🏡
PTT小說網
x
    走進神力殿,所有學員全部保持安靜,沒有任何喧嘩,也沒有相互交流。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大家都十分珍惜,不想浪費每一秒。

    在神力殿的第一層的牆壁上,掛着十二幅金箔圖,分別掛在十二個方位。

    雪玲、尉遲天聰、花憐、鞠海瀾進入神力殿,便各自選擇了一幅金箔圖,盤坐在圖卷的下方,開始修鍊起來。

    他們都是老生,不止一次進入神力殿,早就已經輕車熟路,十分清楚神力殿中的修鍊法則。

    「十二幅半聖聖意圖。」

    張若塵看着掛在牆壁上的十二幅金箔圖,微微一驚,心頭暗道,武市學宮也太財大氣粗,僅僅只是一個外院而已,居然一次性拿出十二幅半聖聖意圖供學員參悟。

    張若塵走近一看,又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那十二幅半聖聖意圖似乎並不是真跡,而是拓印卷。

    沒錯,是拓印卷。

    每一幅半聖聖意圖,就代表一位半聖的武道和半聖的精神意志。

    通過觀想半聖聖意圖,學員就能通過半聖的精神意志來錘鍊自己的精神力,從而讓精神力變得越來越強。

    當然,學員也有機會參悟到半聖的武道,甚至是領悟出一些特殊的半聖絕學。

    掛在牆壁上的十二幅半聖聖意圖,並不是真跡,而是拓印卷。只能模擬出半聖的精神意志,不能模擬出半聖的武道。

    神力殿中的陣法,可以將靈氣注入拓印卷,使拓印卷產生出半聖的精神意志,用來錘鍊學員的精神力。

    神力殿開啟一個時辰,需要消耗五千枚靈晶,來維持拓印卷的半聖精神意志。

    五千枚靈晶,就是五百萬枚銀幣。

    因為消耗巨大,所以,每個月神力殿只會開啟一次。

    紫茜在十二幅半聖聖意圖中挑選了一幅,盤坐在半聖聖意圖的下方,開始參悟起來。那一幅半聖聖意圖的左下角刻着一行小字——「血徒半聖聖意圖」。

    圖卷旁邊的牆壁上,刻着關於血徒半聖的生平介紹,同時又明確告訴進入神力殿的學員,血徒半聖聖意圖適合女性武者,適合追求速度和殺戮的武者。

    紫茜追求的就是速度和殺戮,估計正是看到了那一段話,所以,她才選擇用血徒半聖聖意圖來錘鍊自己的精神力。

    霍星王子和姚青桐也分別選擇了一幅半聖聖意圖。

    洛水寒、陀木子、黃煙塵、端木星靈卻向著神力殿的第二層走去,在樓梯上,端木星靈向著張若塵使了一個眼神,似乎是在示意他跟上。

    張若塵心領神會,跟了上去。

    端木星靈低聲的道:「精神力二十階以下的學員,全部都是在第一層修鍊。二十階以上的學員,要去第二層修鍊。」

    「也是半聖聖意圖?」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道:「西院的神力殿中的半聖聖意圖都是拓印卷,並不是真跡。聖意圖中的半聖精神意志的強弱,與注入聖意圖的靈氣成正比。」

    「同樣都是半聖聖意圖的拓印卷,第一層的十二幅半聖聖意圖,只能讓學員的精神力達到二十階。但是,第二層的六幅半聖聖意圖,卻能讓學員的精神力達到三十階。據說,神力殿的第三層,還掛着一幅聖者聖意圖的拓印卷,但是,只有洛水寒能夠前去神力殿的第三層。」

    張若塵點了點頭,不再多問。

    來到神力殿的第二層,陀木子在九真半聖聖意圖的下方盤坐,開始爭分奪秒的修鍊。

    黃煙塵在天風半聖聖意圖的下方修鍊;端木星靈盤坐在冰河半聖聖意圖下方修鍊。

    張若塵也選擇了一幅半聖聖意圖,圖上畫着十顆星辰,排列成一條線,就像十星連珠一樣。

    十分普通的圖卷,若不是它放在神力殿中,根本看不出它是半聖聖意圖。

    「半聖雪萬劍,留下真意圖」,圖卷的左下角,刻着十個小字。

    每一個字都充滿力道,像是用鐵劍書寫成。

    張若塵盤坐在半聖聖意圖的下方,平心靜氣,目光向著圖卷盯去。

    大概一分鐘之後,張若塵的腦海中響起一聲轟鳴,眼前一黑。

    當張若塵再次恢復視覺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片漆黑的大地之上,空氣寒冷,地面長滿雜草,頭頂上方懸浮着十顆星辰。十顆星辰排成一列,與半聖聖意圖上面的排列方式一模一樣。

    「這就是半聖聖意圖的畫中世界?」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沒有一絲驚慌,因為他以前也進入過聖意圖中修鍊精神力,所以十分清楚,他並不是真的進入聖意圖,只是精神力進入聖意圖。

    「轟!」

    懸浮在天穹的十顆星辰,散發出奪目的光華,化為十根光柱,同時從上空落下,照射在張若塵的身上。

    每一根光柱落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就感覺自己肩上的重量增加了一倍。當十根光柱同時落下的時候,簡直就是十座大山壓在頭頂。

    「好強的精神意志!」

    張若塵的雙腿踩地,重心下沉,以扎馬步的方式,承受身上的重壓。雙腳都已經陷入地底,由此可見他承受的力量是何等沉重。

    就在他穩住身體的時候,一個背着戰劍的白衣人,從天而降,揮劍向他斬了過去。

    「唰!」

    戰劍揮出,凝聚出成千上萬道劍影。

    劍影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柄白色的光劍,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破!」

    張若塵調動自身的精神力,在手中凝聚出一柄劍,猛然刺出去,將那一柄白色的光劍震碎,化為一縷縷白色的煙霧。

    那一個白衣人露出會心一笑,道:「在十重星力的壓力下,還能出劍破掉我的攻擊。你的精神力至少已經達到三十階,這一幅拓印卷已經幫不了你。你出去吧!」

    「嘩!」

    白光一閃。

    張若塵的精神力,從畫卷中退出來。

    「你的精神力達到了三十階!」一個十分悅耳的女子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張若塵微微一驚,向著身後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白衣女子站在離他三步的位置。

    她的身姿高挑,眉目俏麗,卓然的站在張若塵的身後,一雙星眸盯着那一幅十星半聖真意圖,也不知在想着什麼?

    「見過洛師姐。」張若塵站起身來。

    洛水寒盯着張若塵的眼睛,道:「在你第二次測試精神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依舊沒有發揮出全部實力。我真好奇,你的精神力到底達到了多少階?」

    張若塵笑道:「還是瞞不過洛師姐。」

    「跟我去神力殿第三層!」

    洛水寒的聲音平淡,向著神力殿第三層走去。她的背影完美無瑕,青絲搖動,淡淡的幽香像是能夠永遠留在空氣中,讓人陶醉。

    張若塵跟了上去,走在梯子上,問道:「洛師姐,據說只有你才能登上第三層,外人都不可以登上去。」

    洛水寒道:「你知道為什麼呢?」

    「為什麼?」張若塵道。

    洛水寒道:「因為神力殿的第三層放着一幅半聖聖意圖的真跡,而且,那一幅真跡是我從洛家帶來西院。」

    張若塵停下腳步,表現得也很平靜,道:「既然那一幅半聖聖意圖的真跡是洛師姐從家族中帶出來,那就是洛師姐的私人寶物,我還是不要去了!」

    洛水寒轉過身,盯着張若塵的眼睛,道:「張若塵,你要明白一件事,既然那是我的私人寶物,我自然可以邀請你一起修鍊。因為,整個西院,只有你有那個資格。」

    「洛師姐心懷寬廣,師弟佩服。」張若塵道。

    洛水寒和張若塵來到神力殿第三層,一眼看去,就看見掛在牆壁中央的那一幅半聖聖意圖。

    依舊是一幅金箔圖,可是卻與那些拓印卷有着本質的不同。即便只是站在圖卷的旁邊,也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圖卷中散發出來,讓人難以喘息。

    張若塵走到半聖聖意圖的下方,抬頭看去,只見圖卷上勾畫着一條條水流,小溪連小河,小河連大河,大河連江河,江河匯入大海。

    畫卷上的小溪數量,至少也有上千條。小河的數量得有上百條,大河的數量足有數十條,江河的數量也有九條。

    最終,九條江河匯聚到大海。

    「這是先祖洛虛,在半聖的境界的時候,留下了半聖聖意圖。據說,圖中不僅蘊含有先祖的精神意志,而且還蘊含着一種強大的武道。只可惜,兩百年來,洛家天才輩出,卻沒有一個能夠從中將那一種武道領悟出來。」洛水寒顯得有些遺憾的道。

    ……

    大家看完之後,請花費幾秒的時間,幫忙投一投退票。爭取今天破兩千票!謝謝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