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竟然是洛虛前輩的半聖聖意圖。”

    張若塵對洛虛十分佩服,對着半聖聖意圖微微躬身一拜。

    洛水寒看到張若塵的動作,眼眸微微一亮,輕輕的點了點頭,對張若塵又更加欣賞幾分。

    不僅天資絕頂,而且不驕不傲,今後,絕非池中之物。

    洛水寒道:“這一幅半聖聖意圖上一共有一千八百九十四條小溪,三百二十五條小河,六十四條大河,九條江河,一片大海。小溪、小河、大河、江河、大海,分別對應着精神力的五重境界。你嘗試一下,能夠走到哪一步?”

    張若塵點了點頭,盤坐在圖卷下方,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

    與此同時,洛水寒輕輕的捻起白色長袍,盤坐在張若塵的身旁,也將自己的精神力調動出來,凝望着半聖聖意圖。

    “譁!”

    “譁!”

    片刻之後,兩人的精神力同時進入半聖聖意圖中的世界,來到了一片水流穿梭的澤國。

    洛水寒猶如一隻白色的仙蝶,赤着雙足,露出兩截雪白晶瑩的小腿,踏水而行,偏偏然的走到一條小溪的中央,簡直就像是一位凌波仙子。

    她轉身盯着站在岸邊的張若塵,聲音柔美動聽,猶如天籟,猶如琴瑟,道:“修煉的路,有成千上萬條,可是最終小道會匯入大道,大道會通往同一個方向。”

    “大道三千,殊途同歸。”張若塵道。

    張若塵走到小溪之畔,緩緩閉上雙眼,擡起一隻腳,踩在水面,腳掌微微下陷,可是最終還是沒有落入水中。

    隨後,兩隻腳都站在水面,就像走在平地,向着洛水寒走了過去。

    洛水寒輕輕的點了點頭,順流而下,向前走去。

    張若塵加快腳步,走到洛水寒的左側,與她並肩而行,閉着雙眼,只感覺心情說不出的平靜和舒適。

    “張若塵,你的天資真的很高,比我見過的任何天才都要強,能夠告訴我,你是如何將精神力修煉到現在的高度?”洛水寒閉着雙眼,憑藉着本能,向前行走。

    “對不起,有些秘密,不能告訴任何人。”張若塵道。

    洛水寒不再詢問,又道:“你知道精神力到底是什麼嗎?”

    張若塵道:“精神力來源於大腦靈臺。人的大腦,充滿無窮的潛力。一般的普通人只能利用大腦的百分之十,所以,精神力只有十階。修煉精神力,可以將大腦的寶庫打開,呈現出無窮的可能。”

    “據說,一個沒有修煉武道的普通人,若是能夠讓大腦的利用率達到百分之五十,也就是精神力達到五十階。那麼他就能通過精神力,衝破人類極限,成爲聖者。”

    “精神力聖者,比武道聖者更加可怕。他們有的可以召喚雷電,有的可以施雲布雨,有的可以喚醒沉睡千年的死屍,有的可以溝通神靈,有的可以預知未來。”

    洛水寒點了點頭,道:“精神力聖者的確比武道聖者更加強大,更加詭異,但是,想要成爲精神力聖者卻比成爲武道聖者要難百倍,千倍。精神力的修煉,越是往後,難度就會成倍的增加,每提升一階都難如登天。就像嶽靜禪長老,他修煉精神力八十年,將精神力修煉到了三十九階。若是沒有特殊的機緣,他想要將精神力修煉到四十階,至少還需要花費四十年時間。可是,他還能活四十年嗎?”

    此刻,他們走過了小溪,進入一條小河。

    在小河的水面,繼續向前行走,向着大河走去。

    小河中的水,變得更加湍急,水面上吹起了風,阻擋洛水寒和張若塵向前行走的步伐。

    沒過多久,他們進入一條大河。

    大河中的水變得更加洶涌,水面上的風也變得更加猛烈,像是要將他們吹飛一樣。

    在大河上走了一半的距離,張若塵的耳邊傳來洛水寒的聲音。

    她道:“這裡就是我的極限,不能再往前走!”

    張若塵停下腳步,向着身旁的洛水寒看去,不知什麼時候,洛水寒的整個身體都沉入水中,只剩一張傾世絕塵的臉還露在水面。

    若是繼續向前走,她就會被水徹底淹沒。

    洛水寒道:“我就在這裡修煉,只要我的精神力增長,就能從水中浮起來,擁有繼續向前走的能力。”

    “保重。”

    張若塵說出兩個字之後,便繼續向前行走。

    走出了這一條大河,張若塵進入一條更加廣闊的江河。

    只要順着這一條江河,他就能進入大海。

    從小溪到小河,從小河到大河,從大河到江河,從江河到大海,人的視野變得越來越寬廣,需要的精神力也越來越強。

    剛剛踏入江河,張若塵的腳就微微下沉了幾分,江河中的水已經可以淹沒他的腳背。

    向前走了三千米,水淹沒到他的膝蓋。

    繼續走了兩千米,水淹沒到他的腰部。

    又走了兩千米,水淹沒到他的胸口。

    邁着艱難的步伐,張若塵繼續向前行走,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只有使用全力,才能前行。

    江河中的水,在不斷錘鍊他的精神力。

    當江河中的水,淹沒到他的頸部的時候,張若塵也不得不停下腳步,努力的與水流抗衡,使自己能夠保持呼吸,不被河水給淹死。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張若塵的身體逐漸從水中浮起來,水平與腰部持平。

    岸邊傳來洛水寒的聲音,道:“張若塵,一個時辰的時間已經到了!”

    張若塵從精神力增長的沉醉中驚醒過來,向着岸邊的洛水寒看去,道:“這麼快?”

    洛水寒道:“你若是想要走精神力聖者的道路,我可以將這一幅半聖聖意圖借給你,助你一臂之力。當然,若是那樣的話,你就必須放棄武道。”

    “若是你想要繼續修煉武道,現在,就必須要離開半聖聖意圖了!”

    張若塵當然明白洛水寒的意思。

    一個武者可以兼修精神力,但是卻不能過分的沉溺到修煉精神力裡面,那樣對武道的影響相當大,對於武者來說是一種忌諱。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放棄武道,於是向着岸邊走去。

    就在這時,張若塵在遠處的河面上看到了一個虛淡的人影。那一個人影站在水面中央,像是在演練一種高深的拳法。

    那一個人影只是一閃而逝,當張若塵再次看去的時候,那個人影已經消失。

    “你在看什麼?”洛水寒問道。

    “我好想看了一個與洛虛前輩很像的人影。”寧小川道。

    洛水寒的心頭一動,美眸中露出奇異的光彩,立即問道:“那一個人影在幹什麼?”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那一個人影已經消失,說不定是我看花了眼。”

    洛水寒的眼眸中露出些許的失望,道:“或許你根本沒有看花眼,那很可能真的是先祖留下的虛影,正在演練他的武道。”

    “或許吧!”張若塵顯得無所謂,走出水面,登上了岸。

    洛水寒的眼神有些複雜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你知道你的精神力達到多少階了嗎?”

    張若塵笑道:“不太清楚。”

    “三十四階。”洛水寒道。

    張若塵並不覺得驚訝,上一次的諸神共鳴,讓他的精神力增長了一大截,達到三十四階,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洛水寒又道:“你知道先祖在達半聖的時候,精神力是多少?當時,先祖的精神力也只有三十八階。直到先祖成爲聖者,精神力才突破四十階。”

    “張若塵,你現在才玄極境後期,精神力就達到三十四階,在整個崑崙界的歷史上,估計也能排進前十。若是你從現在放棄武道,專修精神力,你至少有五成的機會,成爲精神力聖者。”

    張若塵自然明白洛水寒的意思,目光十分堅定,道:“我不可能放棄武道。”

    “好吧!路在你的腳下,怎麼選擇,全在你的本心。”洛水寒隨後又道:“你的精神力高度,我會爲你保密,不會告訴任何人。”

    “多謝。”張若塵道。

    洛水寒和張若塵從半聖聖意圖中退出來,向着神力殿外走去。

    看到洛水寒和張若塵一起走出神力殿,那些已經等在殿外的學員,全部都露出羨慕和嫉妒的眼神。

    特別是尉遲天聰和霍星王子簡直嫉妒得發狂,死死的盯着張若塵,像是要用眼神將張若塵殺死。

    神力殿的大門,再次關上,十二位學員各自離開。

    回到玄字第一號,張若塵正打算進入時空晶石中修煉劍法,準備兩個月之後的季度考覈。

    “嘭”的一聲,房間的大門被一掌打開,端木星靈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衝了進來,俏麗的臉上掛着古怪的笑容,道:“張若塵,洛師姐帶你去神力殿第三層了?”

    張若塵笑道:“沒錯。”

    “神力殿第三層有什麼?”端木星靈問道。

    “不能說。”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的眼眸一瞪,做出氣鼓鼓的樣子,道:“不說就算了,本來還想告訴你,關於兩個月之後的季度考覈的事。既然你不說,那我也不說。”

    張若塵苦笑道:“端木師姐,此事真的不能說。”

    端木星靈狠狠的盯着張若塵,忽然,臉上浮現出絢爛的笑容,道:“不說也行,那你告訴我,你是如何將精神力修煉到那麼恐怖的高度?”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十分認真的道:“天賦。”

    端木星靈緊捏着拳頭,有一種想要掐死張若塵的衝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