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裡來的雷電?

    那一個殺手的心頭大驚,立即就要退走。

    “嘭!”

    張若塵提着閃魂劍,撞破牆壁,以最快的速度出手,一劍刺向那一個殺手的眉心。

    那一個身穿黑衣的殺手,聽到破風聲,不斷後退,速度比張若塵還要快上一分,躲過張若塵必殺的一劍。

    “唰!”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從那一個殺手的脖頸邊上斬過,刺啦一聲,將一片黑色的衣襟給斬了下來。

    那一個殺手摸了摸脖頸,發現腦袋還在脖子上,才微微鬆了一口氣:“不愧是新生第一,有兩下子。能告訴我,剛纔的雷電是怎麼回事?”

    張若塵知道他是在拖延時間,想要等遠處的那一位殺手射殺自己,於是繼續出劍,道:“下地獄去問閻王爺吧!”

    “哼!區區一個玄極境後期的新生,還想殺玄極境大圓滿的強者?你也太狂妄了!”

    那一個殺手的眼中露出寒光,從衣袖裡面,抽出一柄極細的劍。

    袖中魚腸劍。

    “唰!”

    劍光閃動,劍氣猶如白虹一樣,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他的速度達到每秒五十米,快得不可思議,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刺到張若塵的心臟位置。

    就在他以爲必定能夠將張若塵殺死的時候,突然,張若塵身前的空間發生扭曲。他的劍竟然刺偏,從張若塵的腋下穿過去。

    “怎麼會這樣?不!”

    那一個殺手驚恐到了極點。

    對於兩個正在交手的武道高手來說,不能有任何失誤。稍有失誤,那就是死路一條。

    “噗嗤!”

    張若塵刺進那一個殺手的雙腿腳踝,將他雙腿的腳筋挑斷。

    緊接着,身體一扭,張若塵來到那一個殺手的身後,兩根手指並在一起,點向那一個殺手脊樑中的天心脈。

    “啪!”

    天心脈斷裂,修爲被廢。

    那一個黑衣殺手重重的倒在地上!

    張若塵來不及察看那一個黑衣殺手的長相,提着閃魂劍,躍下閣樓,一步一丈的向着四十米外的另一個殺手飛奔過去。

    那一個殺手藏身在一顆鐵鬆巨樹的樹葉之中,見到張若塵提劍向她衝來,讓她心頭大驚。

    “他是如何發現我的藏身之處?”

    女殺手從背後抽出兩根綠色的淬毒長箭,同時搭在弓弦上面,將黑色的長弓拉成滿月。

    她對自己的箭法十分自信,四十米之內的距離,就算是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不可能躲得過她的箭。

    “喵!”

    就在這時,她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貓叫。

    一道黑影,快速從她的眼前閃過。

    那一個黑影,伸出一隻鋒利的爪子,在她的手腕上一揮。

    “噗嗤!”

    女殺手的右手被爪子割斷,從樹上掉落下去。

    手腕中,涌出緋紅的鮮血,將她身上的黑色衣袍給染紅。

    一股劇痛從手腕傳來,讓那一個女殺手發出一聲悶聲。

    “轟!”

    下方,張若塵揮劍一斬,鐵鬆巨樹的樹幹被斬斷,轟然倒了下來。

    女殺手從二十多米高的樹上墜落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剛剛想要逃走,卻發現一柄帶着寒光的劍指在她的頭頂。

    “還想逃嗎?”

    張若塵的用劍將那一個女殺手臉上的面紗挑下,露出一張頗爲靚麗的容顏。

    “竟然是你?”張若塵微微詫異了一下。

    那一個女殺手,乃是西院六年前的新生第一,花憐。

    花憐緊咬着牙齒,露出一絲冷笑,向着不遠處的小黑看了一眼,十分不甘心,道:“沒想到你還養了一隻強大的蠻獸,是我們失算了!”

    “誰是蠻獸?本皇威震天下的時候,你的老祖宗都還沒有出生。”小黑十分不悅的道。

    張若塵道:“告訴我,西院中還有哪些人是地府門的殺手?”

    “張若塵,你太小看我了!”花憐的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轟!”

    花憐的腳下,形成一座直徑五米的血陣,散發出刺目的血光,將張若塵和小黑同時震飛了出去。

    “去死吧!”

    花憐從衣袖中抽出一柄細劍,風馳電掣的一般,刺向張若塵的眉心。

    太快了。

    張若塵幾乎看不清她出手的招式。

    “糟了,輕敵了。花憐是六年前的新生第一,修爲肯定十分深厚,就算不是玄榜武者,估計也不會比玄榜武者弱多少。”

    張若塵連忙運轉體內真氣,準備再次施展空間扭曲的力量。

    “噗!”

    一聲劍鋒入肉的聲音響起。

    花憐的腳步猛然停了下來,目光怔怔的盯着前方的張若塵,渾身一顫,筆直的倒在地上。

    黃煙塵站在花憐的身後,收回血淋淋的劍,冷哼一聲:“地府門的殺手越來越猖獗,竟然敢到到龍武殿中殺人。”

    張若塵向着地上的花憐看去,剛纔黃煙塵的那一劍十分精確,從背後刺穿了花憐的心臟。

    張若塵盯着黃煙塵,道:“你爲何要殺她?”

    黃煙塵的黛眉微微一皺,十分不悅的道:“我若是不殺她,現在死的那一個人已經是你。你躲得過她剛纔的那一劍嗎?”

    張若塵道:“你剛纔完全可以擊斷她的天心脈,廢了她的修爲,爲何一定要將她殺死。留她的活口,說不定還能從她的嘴裡問出一些東西。”

    黃煙塵笑道:“你太天真了,居然想要從地府門的殺手口中問出東西?”

    “唰!”

    黃煙塵將劍收回,轉身就走。

    張若塵盯着黃煙塵的背影,眼中十分疑惑,“她到底是不是地府門的殺手?”

    “在想什麼?”

    ωwш .тt kan .℃o

    端木星靈站到張若塵的身旁,順着張若塵的目光望去,盯着黃煙塵美麗的背影,驚道:“你不會懷疑塵姐也是地府門的殺手吧?”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只是覺得太巧了!”

    “的確很巧。”

    端木星靈點了點頭,道:“不過,你大可不必懷疑她,她絕對不可能是地府門的殺手。”

    “爲何?”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道:“首先,地府門的殺手主要是在嶺西九郡活動,而塵姐並不是嶺西九郡的人。其次,殺手殺人,主要是爲財。但是,塵姐根本不缺錢,也不缺修煉資源。你知道塵姐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嗎?”

    張若塵問道:“什麼身份?”

    “她是千水郡王最喜愛的一位郡主。你應該聽說過千水郡國吧?”端木星靈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知道。真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有這麼尊貴的身份。”

    千水郡王是一座上等郡國,並不屬於嶺西九郡,但是,與嶺西九郡卻相隔很近。

    嶺西九郡的疆土加起來,也不到千水郡國的疆土的四分之一。

    雲武郡國的東部就與千水郡國接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雲武郡國甚至還要依附於千水郡國。

    每年雲武郡國都會將大量的貢品送到千水郡國,以求得到千水郡國的庇護,要不然的話,四方郡國早就已經將雲武郡國給吞併。

    既然黃煙塵是千水郡國的郡主,那麼也就排除了她是地府門的殺手的可能性。

    “黃師姐的脾氣太暴躁,一點都不像是一位郡主。”張若塵搖了搖頭。

    “塵姐的性格直,不懂得僞裝,若是你和她接觸久了,就會發現她其實是一個很不錯的人。”端木星靈笑道。

    張若塵返回玄字第一號,去察看那一個被他廢掉了修爲的殺手。

    當張若塵返回的時候,卻發現那一個殺手,已經被人殺死。

    “是被人一掌震碎心臟而死。”張若塵的手在那一個殺手的心臟位置摸了摸,發現那一個殺手的心臟被震得四分五裂。

    端木星靈也追了上來,看到那一個被殺死的殺手,道:“怎麼會這樣?我們明明就在院中,離閣樓只有三十米遠,到底是誰能夠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他殺死?“

    張若塵的臉色凝重,道:“對方至少都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爲,甚至有可能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

    端木星靈的臉色一變,道:“西院中,竟然潛伏着如此可怕的殺手,此事必須立即稟告院主。”

    “不用了!大魚已經落網!”

    西院院主揹負着雙手,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

    張若塵問道:“是何人?”

    西院院主的目光向着遠處的那一座假山望去,道:“司徒長老,既然已經來了,何必還要躲躲藏藏?還有那個必要嗎?”

    ……

    推薦票又少了,大家一定要給力啊!現在是總榜第五,爭取這周衝擊前三!求推薦票,什麼票都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