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戴着斗篷的黑衣人,從假山後面走出來,發出沙啞的笑聲:「院主真是厲害,你是故意用張若塵將我們引出來?」

    西院院主道:「只可惜沒有將所有人全部引出來,不過將你這一條大魚給拿下,別的那些小蝦米就不足為懼了。」

    既然已經被認出,司徒長老也不再隱藏身份,將頭上的斗篷給摘下,露出一張消瘦蒼老的臉,那一雙深凹的眼睛中帶着兩道銳利的光芒,緊緊的盯着西院院主。

    「院主,老夫已經十年沒有見過你出手,不知道你的修為達到了何等境地?」司徒長老從衣袍中取出兩截赤紅色的槍桿,催動銘紋,將槍桿合在一起,形成一桿八尺長的滴血槍。

    槍,紅得似血。

    長槍揮舞,猶如血瀑下涌。

    火焰一樣的真氣,從司徒長老的手掌心湧出來,將長槍完全包裹。

    一股熾熱的溫度,從槍身中傳出,讓周圍空氣中的溫度急劇攀升。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司徒長老要和西院院主決一死戰的時候,突然,司徒長老的眼神一凜,向著張若塵盯去,左手的手掌拍在長槍的尾部。

    「咻!」

    八尺長的滴血槍,就像是一支離弦的火焰箭矢,發出刺耳的破風聲,急速向著張若塵飛去。

    空氣中,發出「噼啪」的爆裂聲。

    與此同時,司徒長老向右橫移了一步,腳掌一踮,身體就像是大鳥一樣飛起,剎那之間就飛到數十米之外,躍過龍武殿的圍牆,向著遠處逃去。

    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西院院主的對手,所以,他只能攻擊張若塵。只要西院院主去救張若塵,他就有逃走的機會。

    盯着飛過來的滴血槍,張若塵快步向後退。

    就在火焰長槍飛到張若塵面前的時候,西院院主一把抓住槍桿,手臂一揮,長槍以更快的速度飛出去。

    「轟隆!」

    滴血槍撞穿龍武殿的圍牆,猶如一條火龍一樣飛出去。

    外面,傳來一聲慘叫。

    龍武殿的圍牆足有七米高,一米厚,用磚石堆砌而成。此刻,卻被火焰長槍撞出一個直徑兩米的大窟窿,堅厚的牆體搖搖欲墜。

    通過窟窿看去,司徒長老被長槍洞穿身體,倒在血泊之中。

    張若塵向著西院院主看了一眼,心頭暗道,好厲害的武道修為,隨手一招,就將司徒長老給鎮殺,根本都沒有使用出真正的力量。

    西院院主看着張若塵脖頸上的紫黑色毒印,將一隻藥瓶取出來,道:「你中了地府門的奇毒『黃泉水』,幸好只是微量的毒液,並不致命。藥瓶中是特製的解毒丹,你現在就服下。」

    張若塵將藥瓶中的解毒丹取出,服進嘴裏,脖頸上紫黑色的毒印果然慢慢散去,很快就完全消失。

    西院院主盯着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我聽岳靜禪提起,你的精神力達到二十九階,成為武市學宮歷史上的第一精神力天才。哈哈!好小子,你可是讓本院主爭足了面子,下次去武市學宮的內宮,老夫一定要在那些老傢伙的面前多炫耀一番。」

    頓了頓,西院院主的臉色變得嚴肅,道:「還有一件事,老夫必須要慎重的問你,你想不想走精神力聖者的道路?」

    張若塵沒有任何猶豫,道:「不會,我不會放棄武道。」

    西院院主盯着張若塵的眼睛,道:「張若塵,你知道你在精神力上面的天資有多高嗎?哪怕是在整個崑崙界的人族歷史上,估計也能排進前十。以你的天資,加上武市學宮的大力培育,你至少有五成的機會能夠成為精神力聖者。」

    張若塵道:「院主不用再勸我,我絕對不可能放棄武道。」

    西院院主道:「好吧!其實你在武道上的天賦也極高,將來的成就絕對不低。青華副院主承諾幫你申請十滴半聖真液,應該在三天之內,就能申請下來。」

    「在武道上,若是有疑惑,隨時可以來詢問老夫。還有兩個月就是季度考核,你要努力修鍊,爭取在四院新生的比試上奪魁,為我們西院爭得榮耀。」

    張若塵道:「學生一定儘力而為。」

    西院院主盯着司徒長老的屍體,想了想,道:「司徒長老死了,可是西院中肯定還潛伏着別的地府門的殺手,他們的修為應該都不會太強。端木丫頭,今後兩個月,就由你來保護他的安全。你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師尊,你放心便是。」端木星靈笑道。

    西院院主點了點頭,隨後他就命人將三具地府門殺手的屍體清理了出去,掛在西院中的一堵九丈高的血牆上面。

    凡是黑市和拜月魔教的潛伏者被殺死之後,全部都要被掛在血牆上面三天,用來警告別的那些潛伏者。

    「那是花憐師姐,沒想到她居然是地府門的殺手,她還指點過我在箭法上的修鍊技巧。」

    「司徒長老在西院待了數十年,竟然也是黑市中的邪人,幸好他被院主擊殺,要不然不知有多少天才學員會被他暗害。」

    ……

    三位殺手被鎮殺,在西院引起巨大的轟動,很多學員都來到血牆下面看熱鬧。

    紫茜站在人群之中,盯着血牆上的三具屍體,心中感覺到一股說不出的悲涼。今後,說不定她也會被殺死,掛在那一堵血牆上面。

    選擇做殺手,就應該做好被人殺死的心理準備。

    不僅僅是紫茜,人群中還有另外兩位學員的眼中也露出異色,悄然的退了下去。

    龍武殿。

    端木星靈雙手抱在胸前,笑道:「地府門潛伏在西院中的殺手遭受了重創,就連司徒長老都被殺死,估計短時間沒有人再敢刺殺你。」

    張若塵盯着地面上的瓦礫,倒塌的牆壁,道:「玄字第一號也變成了廢墟,估計需要一個月才能重新建好,我們今後住哪裏?」

    端木星靈停下腳步,摸了摸下巴,笑道:「我們去塵姐那裏。」

    「你剛和她大戰了一場,鬧得那麼僵,她還會讓你住進地字第一號?」張若塵道。

    「放心!既然我和塵姐已經戰了一場,那麼她的氣應該已經消了大半。走吧!相信我,塵姐肯定會接納我們。」端木星靈道。

    來到地字第一號,大門敞開着,端木星靈和張若塵徑直走了進去。

    突然,張若塵停下腳步。

    「咻「的一聲,一柄寶藍色的劍,從窗戶中飛出,貼著張若塵的鼻尖飛過去。

    黃煙塵從屋中走出來,傲然的站在上方,盯着端木星靈和張若塵,冷若冰霜的道:「你們來地字第一號幹什麼?不想死,就立即滾出去。」

    端木星靈呵呵一笑,飛撲了過去,抱住了黃煙塵的手臂,就像是撒嬌一樣,楚楚可憐的道:「現在黃字第一號和玄字第一號都被毀掉了,你讓我們去哪兒?塵姐,你看我們這麼可憐,就收留我們吧!拜託!拜託!」

    張若塵站在下方,鎮定自若的道:「若是黃師姐還是生氣,那我就去四哥那裏,跟他一起居住。告辭!」

    「誰說我還在生氣?我何時生過氣?」

    黃煙塵臉上的寒氣融化,明眸皓齒的笑道:「既然你們來投靠我,做為師姐,我怎麼能不收留你們?跟我進來吧!」

    黃煙塵的手臂向前一伸,真氣從掌心吐出,化為扭曲的風勁。

    在那一股風勁的帶動之中,原本插在張若塵身旁的石壁中的藍色寶劍,唰的一聲,重新飛回她的手中。

    「隔空取物。」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一眯,對黃煙塵又高看了幾分。

    以她對真氣控制的精妙程度,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達到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

    「今後,星靈跟我住在二樓,你就住在樓下大堂,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踏上二樓一步。你沒有意見吧?」黃煙塵瞪着一雙美麗的眼眸,睫毛微微的上翹,悠然的盯着張若塵。

    樓下大堂十分寬敞,不僅僅只是一個房間,還有一間書房,一間琴室,一間練武堂。琴室的外面,就是浴池,浴池邊載着一排楓樹,環境十分優雅。

    張若塵道:「好吧!今後我就住在練武堂,絕對不會打擾二位師姐。」

    說完這話,張若塵就帶着小黑,走進了練武堂。

    練武堂十分廣闊,足有八米長,六米寬,除了進門,四面都是石壁。而且,石壁上面還刻着陣法銘紋,用來守護石壁,防止被劍氣擊穿。

    「張若塵,我去書房看書去了!」說完這話,小黑就嗖的一聲,離開了練武堂。

    接下來的三天,張若塵白天在練武堂中修鍊天心劍法,入夜之後,他就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服用丹藥,修鍊真氣。

    他的身上有大量的丹藥,全部都是在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從那些考生的身上搜取。

    不僅有提升真氣的丹藥,還有提升力量的丹藥,療傷的丹藥,解毒的丹藥,增加血氣的丹藥。一共足有三百多瓶。

    張若塵粗略的計算了一下,如此多的丹藥,足夠支撐他修鍊到玄極境大圓滿。

    三天後,青華副院主將十滴半聖真液送到地字第一號,交給張若塵。

    得到十滴半聖真液,張若塵就迫不及待的煉化起來。

    「小黑,幫我護法,若是黃師姐和端木師姐來找我,你就告訴她們,我在閉關修鍊。」

    張若塵給小黑打了一聲招呼,便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第一滴半聖真液取出來,直接服進嘴裏,開始煉化。

    在時空晶石之中,一連花費八天時間,張若塵煉化了兩滴半聖真液,修為成功突破到玄極境小極位。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