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流雲劍歌!”

    黃煙塵的手臂一揮,一道十多丈長的劍氣飛出去,僅僅一劍,將二十多位軍士的身體斬斷成兩截,死傷一大片。

    這一劍的震撼力極強,將那些軍士全部鎮住,沒有人敢上前一步。

    一位玄榜武者若是真的發怒,絕對可以將一支千人軍隊給殺得乾乾淨淨。見識到黃煙塵的強大,誰還敢衝上去送死?

    黃煙塵用衣袖將劍上的鮮血擦乾,收回劍鞘,道:“回去告訴四方郡王,想要給霍星王子報仇,隨時可以來找我黃煙塵。”

    黃煙塵走到張若塵的面前,微微停下腳步,挺了挺不算豐滿的胸脯,道:“張若塵,四方郡國的報復,我幫你接下了,算是還你的人情。但是,上一次我救了一命,你還沒有還我人情,你可以考慮送給你一件空間寶物,我們就兩清了!”

    對於空間寶物,黃煙塵是念念不忘。

    張若塵道:“你以爲你將霍星王子殺了,四方郡王就不會將責任算在我的頭上?等着瞧,半年之內,四方郡國必定以這件事爲藉口,向雲武郡國開戰。”

    四方郡國的軍士將紅耶將軍的人頭和霍星王子的屍體收走,半個時辰之後,所有軍士走得乾乾淨淨。

    空氣中,依舊瀰漫着血腥的味道。

    ……

    半個月之後。

    四方郡國,王宮。

    四方郡王走下王座,看着霍星王子的屍體,臉色鐵青,雙拳緊緊的捏着,一股強橫的氣勢從體內爆發出來,將大殿中的瓷器震得粉碎。

    “嘭嘭!”

    破碎的瓷器,濺得滿地都是。

    “可惡!一個玄榜武者竟然如此囂張,敢殺我兒,本王必定屠她九族。”

    四方郡王咆哮道:“立即去查,一定要給本王查清楚,那個黃煙塵到底是什麼來歷。查出來之後,將她的族人全部殺盡,一個不留。”

    “大王,不可。”

    一個帶着紫金冠的老者,快步從殿外走進來,對着四方郡王微微的行禮。

    四方郡王冷聲的道:“爲何?”

    紫冠老者的神情有些異象,低聲道:“黃煙塵乃是千水郡國的六郡主,天資極高,深受千水郡王的疼愛。”

    “千水郡國。”

    四方郡王的臉色微微一凝,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瞬間冷靜下來。

    千水郡國可是上等郡國,比四方郡國強盛十倍以上。

    四方郡國雖然在嶺西九郡稱霸,可是一旦得罪千水郡國,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紫冠老者陰沉的一笑,道:“大王,雖然我們奈何不了黃煙塵,可是卻能借此機會向雲武郡國發難。我們就對外宣稱,霍星王子是被張若塵害死,若是雲武郡王不交出兇手,並且賠償四方郡國八千萬枚銀幣,那麼四方郡國就要像雲武郡國開戰。”

    四方郡王的臉上露出思索的神情,開始思考老者的話的可行性。

    做爲一位王者,喪子之痛,遠遠不如開疆擴土重要。

    “雲武郡王會交出張若塵嗎?雲武郡王會賠償八千萬枚銀幣嗎?”西方郡王像是自言自語的道。

    老者幽幽的笑:“雲武郡國的內部並不和睦,其中很多人都支持七王子張天圭,所以他們並不希望九王子張若塵成長起來。”

    “若是雲武郡王交出張若塵,賠償八千萬枚銀幣,那就證明雲武郡王軟弱無能,已經屈服於四方郡國。同時,八千萬銀幣的賠償,也是對雲武郡國的國力的巨大消耗。只要得到八千萬枚銀幣,此消彼長之下,我們要攻下雲武郡國又豈是難事?”

    “若是雲武郡王執意要保住張若塵,那麼我們只需要大軍壓境,向着雲武郡國橫推過去。雲武郡國的內部,肯定會將所有過錯全部推到張若塵和雲武郡王的身上,認爲是他們給雲武郡國招來了滅頂之災。到時候,雲武郡國必定內亂。我們要攻下雲武郡國,猶如探囊取物。”

    四方郡王點了點頭,道:“好,就這麼辦。現在就向雲武郡王發戰書,若是他不交出兇手,賠償銀幣,明年年初,就是雲武郡國滅國之時。”

    ……

    雲武郡國和四方郡國的動盪,張若塵能夠猜到幾分,卻並沒有放在心上,全身心在魔風谷中修煉御風飛龍影。

    雲武郡國和四方郡國的矛盾早已存在,霍星王子的死,僅僅只是一根導火索。就算霍星王子不死,四方郡王也會找別的藉口,向雲武郡國開戰。

    現在,只有不斷提升自己的修爲,纔是最重要的事。就像黃煙塵,僅憑一己之力,就能嚇退一千精銳軍隊。

    若是她的修爲突破到地極境,就算是被一萬大軍圍住,也完全能夠從容的殺出重圍。

    只有實力強大,才能掌握主動權。

    離季度考覈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張若塵終於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小成。

    一天後,黃煙塵也修煉到小成。

    五天後,端木星靈最後一個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小成。

    端木星靈仔細的打量着張若塵,緊咬着嘴脣,冷道:“我可塵姐花費的時間都比你多,而且,我們的修爲也比你高,可是你卻比我們先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小成。你是不是對我們有藏私,肯定有什麼訣竅沒有告訴我們?”

    “或許是因爲我的精神力比你們強,所以才比你們更早修煉成功。”張若塵微微一笑,頓了頓,道:“端木師姐,你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小成之後,最強爆發速度可以達到什麼程度?”

    聽到張若塵的話,端木星靈嫣然一笑,道:“御風飛龍影的確是了不起的武技,我現在的最強爆發速度可以達到每秒六十七米。塵姐,你呢?”

    “每秒六十九米。”

    黃煙塵輕輕的摸着下巴,露出幾分笑意,道:“若是能夠去黑市,購買到一滴聖液,說不定我的速度能夠達到每秒七十米。不過我們武市學宮的學員,最好不要和黑市粘上關係。此事就交給父王,讓他去幫我弄一滴聖液,送到武市學宮。”

    “修煉成御風飛龍影,我感覺我的實力又提升了一大截,我要去挑戰別的玄榜武者,提升排名。塵姐,你去不去?”端木星靈道。

    “當然要去。”黃煙塵手按劍柄,早就已經急不可耐。

    對她來說,《玄榜》的排名越高,才越有面子。

    端木星靈和黃煙塵離開之後,張若塵帶着小黑回到西院,將張少初和柳乘風叫到了一起。

    張若塵盯着坐在對面的兩人,道:“現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去幫我辦。”

    也不管張若塵到底指的是什麼事,柳乘風立即站起身,拍了拍胸膛,道:“九王子,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只要我柳乘風力所能及,一定給你辦得妥妥當當。”

    張若塵點了點頭,將十隻裝着丹藥的玉瓶取出來,遞到張少初和柳乘風的面前。

    “這是十瓶三清真氣丹,一共三百四十粒,幫我賣給那些新生。你們覺得,一粒三清真氣丹可以賣多少錢?”

    柳乘風看着十瓶三清真氣丹微微一驚,盤算了片刻,道:“在外面,三清真氣丹的市場價是五千枚銀幣一枚。在西院,花費四點功勳值,就能兌換到一枚。我們若是賣三千五百枚銀幣一粒,肯定會有很多人來買。”

    張少初道:“十天之後就是季度考覈,大家都拼了命的提升修爲。就算我們賣三千八百枚銀幣,他們也肯定會到我們這裏來買。”

    張若塵道:“無論你們買多少錢一枚,我只收三千枚銀幣,多出來的錢,全部歸你們。但是,你們必須在十天之內,全部賣出去。”

    聽到張若塵的話,張少初和柳乘風都激動不已。

    這可是二十多萬枚銀幣的利潤,他們當然十分心動,不去賣就是孫子。

    “九王子殿下放心,根本不需要十天,三天之內,我柳乘風肯定就將所有丹藥全部賣出去。”柳乘風道。

    張少初也信誓旦旦的保證,三天之內,必定將丹藥全部賣出。一大筆銀幣就擺在面前,不賺白不賺。

    張若塵想了想,又取出三百多瓶丹藥,足有數千顆,全部都是二品丹藥和一品丹藥,各種類型的丹藥都有,有的是提升修爲的丹藥,有的是療傷丹藥,有的是解毒丹藥。

    “將這些丹藥,也全部幫我賣出去。你們怎麼賣,我不管。我不會虧待你們,買了的銀幣,我們三七分成。我七,你們三。”

    看到桌上密密麻麻的丹藥瓶,張少初都要瘋了,渾身的肥肉都顫抖起來,如此多的丹藥,得賣多少錢?

    柳乘風則要冷靜很多,道:“這些丹藥的品級都不高,而且西院的學員全部都是玄極境的高手,對這些丹藥的需求並不大。在西院,不太好賣。”

    外面,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張若塵,我幫你賣。”

    紫茜將門推開,從外面走了進來,向張若塵使了一個眼色。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跟着紫茜向外面走去。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張若塵才問道:“你有什麼銷路?”

    紫茜走在前面,頭也不回的說道:“黑市。”

    張若塵想起了紫茜的身份,道:“對啊!我怎麼忘了,你是黑市中的殺手,的確可以將這些丹藥全部帶去黑市中賣掉。”

    紫茜的身材纖細,曲線凹凸有致,翹着長長的睫毛,盯了張若塵一眼,嫣然一笑:“你不怕我賣了丹藥之後,就將所有銀幣全部私吞?”

    “你若是敢私吞我的銀幣,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將銀幣追回來。”張若塵笑了笑,又道:“你回黑市幹什麼?”

    張若塵能夠看出,紫茜是本來就要回黑市,所以才順路幫他賣丹藥。

    紫茜道:“上一次在黑市中購買了五滴半聖真液,我已經煉化完。我打算再去購買一批,張若塵,你有沒有興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