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武郡國和四方郡國的戰爭,張若塵是一點也不擔心。兩個郡國鬥了多年,若是雲武郡國真的那麼不堪一擊,早就已經被四方郡國吞併。

    現在,他唯一擔心的只有孃親,林妃。

    以王后娘娘毒辣的性格,肯定不會放過她。

    “只要成爲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就能將自己的家人接來武市學宮,得到武市學宮的庇護。我一定要儘快成爲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張若塵心頭暗下決心。

    紫茜準備離開,剛剛將門打開,就看見黃煙塵和端木星靈從外面走進來。

    黃煙塵的心情似乎很好,臉上帶着笑容,可是看到紫茜之後,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唰的一聲,她將戰劍拔出,散發出一片絢爛的劍光,沉聲一喝:“張若塵,你這個淫/賊,竟然屢次三番敗壞龍武殿的風氣,我今天非要殺了你!”

    “咻!”

    黃煙塵的身體周圍形成一片旋風,雙腳離地,揮劍斬了出去,劈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劍氣。

    張若塵微微一驚,立即抓住紫茜的肩膀,施展出御風飛龍影,身體閃動,剎那之間就橫移出去,躲過銳利的劍氣。

    “轟隆!”

    四根柱子被斬斷,剛剛重新修建好的閣樓,再一次倒塌,變成了一片廢墟。

    “喵!”

    小黑從廢墟里面爬了出來,全身都是泥灰,腦袋被砸得暈乎乎,半天才清晰過來。

    發現罪魁禍首是黃煙塵,頓時恨得咬牙切齒,幸好被張若塵給攔下來,要不然它都已經撲上去與黃煙塵決一死戰。

    “躲得倒是挺快,再接我一劍試試。”

    黃煙塵冷着臉,提起戰劍,又要斬過去。

    張若塵將紫茜擋在身後,鎮定自若的道:“黃煙塵,有什麼話,能不能平心靜氣的說?”

    黃煙塵盯着紫茜,又看了看張若塵,道:“誰允許你帶別的學員進入龍武殿?”

    “我和紫師妹有一點事情要商量,帶她來到黃字第一號,好像與黃師姐沒有什麼關係吧?”張若塵道。

    “商量事情,你關門幹什麼?有什麼事不想讓人知道?”這話剛剛要說出去,黃煙塵又意識到不對,似乎這件事與她真的沒啥關係。

    對啊!與我又沒有多大的關係,我表現得那麼憤怒幹什麼?

    端木星靈立即迎了過去,攔住黃煙塵,道:“塵姐,我們還有正事要商量,這件小事,今後再慢慢與他們計較。”

    黃煙塵得到一個臺階下,立即將劍收了起來,冷哼道:“念在明天就是季度考覈,我今天就放過你一馬。既然紫師妹也在,那就再好不過,一起跟我去地字第一號,我有一些事要交代你們兩人。”

    張若塵看了看變成廢墟的閣樓,輕輕的搖了搖頭,跟了上去。

    來到地字第一號,黃煙塵和端木星靈坐在最上方,張若塵和紫茜坐在客廳的左右兩邊。

    黃煙塵端起一杯剛剛沏好的雪蓮冰茶,輕輕的抿了一口,道:“你們應該知道,明天的季度考覈,分爲兩場。第一場是四大院的新生之間的比武,第二場是西院內部的季度排名考覈。”

    “今年,正是輪到西院舉辦新生聯合比武,你們兩人是西院的新生第一和第二,所以,西院的新生能不能在今年一舉奪魁,就看你們兩人明天的表現。”

    黃煙塵又道:“張若塵,我知道你的修爲很高,但是,你千萬別掉以輕心。其它三院的新生之中,也有頂尖高手,實力說不定還在你之上。”

    端木星靈點了點頭,道:“四大院中,實力最強的是東院,幾乎每一年都是新生第一。今年,東院的新生中出了一個頂尖高手,名叫獨孤林,修爲已經達到玄極境大極位。”

    “不久前,獨孤林擊敗了東院排名第十的高手華雪怡,名震四大院。”

    “學宮的長老都一致認爲,獨孤林有進入《玄榜》前五十的潛力。現在,一般的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他這一次來到西院,主要的目標就是你。他要當着所有人的面,擊敗你這一個武市學宮歷史上的第一精神力天才。”

    緊接着,黃煙塵說道:“南院和北院也都分別出現了一個玄極境大極位的新生,實力雖然比獨孤林弱一點,可是也依舊是你們的大敵。”

    “張若塵,你的天資雖然很高,在他們之上,可是畢竟纔剛剛突破到玄極境小極位,與他們相差了兩個境界。真正戰鬥起來,勝負之數,很難預料。”

    黃煙塵和端木星靈並不知道,張若塵昨天就已經突破到玄極境中極位,以爲張若塵還是玄極境小極位的修爲。

    她們沒有問,張若塵也就沒有說,只是突破到中極位而已,本來就沒有什麼值得炫耀。

    黃煙塵盯着紫茜,道:“紫師妹,你的修爲已經達到玄極境大極位了吧?”

    紫茜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最近兩天才剛剛突破。”

    本來正常情況下,紫茜還需要修煉半年,纔有機會突破到玄極境大極位。但是,爲了季度考覈,她花費高價,在黑市中購買了一枚四品丹藥。煉化了那一枚四品丹藥,才一舉突破境界。

    當然,她之所以能夠買得起四品丹藥,也是因爲三個月前的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殺死了近百位考生,得到了數百萬銀幣的巨資。

    若是換做以前,她根本不可能買得起四品丹藥。

    黃煙塵點了點頭,道:“你的天賦與獨孤林相比,雖然略遜一籌,可是卻與北院和南院的新生第一相差無幾,至少能夠進入前五。”

    “你和張若塵只要都進入前五,就算第一名被獨孤林奪走,我們西院依舊有很大的機會成爲這一屆的新生的綜合第一。”

    黃煙塵和端木星靈又講了一些新生比武的注意事項,一直到天黑的時候纔講完。

    張若塵將紫茜送回去之後,就去找張少初和柳乘風。

    他們已經將三百四十粒三清真氣丹全部賣出去,至於他們到底賣了多少錢,張若塵並沒有過問,只將每一粒三千枚銀幣的錢取走。

    一共是一百零二萬枚銀幣!

    在離開的時候,張若塵又悄悄的將張少初拉到一邊,將五滴半聖真液交給了他。

    張少初感動得熱淚盈眶,說什麼都不肯將五滴半聖真液收下。

    “僅僅只是五滴半聖真液而已,我若是想要,還能買到很多。這一次四大院的新生聯合比武,我若是能夠贏得第一名,又可以得到十滴半聖真液。四哥,你根本不用跟我客氣。”張若塵笑道。

    張若塵知道,張少初的天資雖然還算不錯,可是在天才聚集的武市學宮之中,就顯得頗爲平庸。

    只有服用半聖真液,才能提升他的體質,將來在修煉之路上走得更遠,變得更強。

    “九弟……謝謝你。”

    張少初緊緊的捏着手中的五瓶半聖真液,十分清楚它們的價值,心中即是高興,又是感動。

    五瓶半聖真液,在黑市中,價值兩百萬枚銀幣以上。也只有九弟纔會送給他如此貴重的東西,別的人根本不可能。

    張若塵又將奪命鐮刀取出來,遞給張少初,道:“這是一件五階真武寶物,今後,你就拿去用吧!”

    輕輕的拍了拍張少初的肩膀,張若塵轉身離去,回到龍武殿。

    第二天,天剛亮,西院中想起洪亮的鐘聲。

    鐘聲,一連九響。

    西院的所有學員,全部聚集到西院武場,所有人都穿着白色武袍,精神抖擻,神氣飛揚,足有八百多人。

    站序的方式,按照學員的排名,排名第一的洛水寒,站在第一列的第一個位置,接下來依次是黃煙塵、端木星靈、陀木子……

    張若塵擊敗風知林之後,就排在西院學員的第一百八十四位,站在衆多學員的中央。

    沒過多久,西院外圍的陣法打開。

    東院、南院、北院的新生,在一位副院主的帶領下,也來到西院武場。

    除此之外,三大院也有一些老生跟着一起,每一院的老生不超過十人,全部都是頂尖強者,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玄榜武者,顯得英氣十足。

    東院的新生陣營之中,一個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新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以前就聽說西院陰盛陽衰,今天一見,才發現傳言果然不虛。西院的男性學員,真是太不爭氣。”

    武者的耳力都十分敏銳,很多西院的學員都聽到那一個東院新生的嘲笑聲。

    女性學員也就罷了,但是,男性學員卻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所有人都露出憤怒的神色。

    其中一個新生排名前十的男性學員,名叫赤明海,修爲達到玄極境中極位,冷聲道:“這裏可是西院,說話時候,最好小心一點。”

    那一個東院的新生再次笑了起來,道:“難道我說的有錯?大家請看,站在西院武場最前方的那一百人就是西院排名前一百的高手,其中至少有七十個都是女性學員,男性學員只有區區二十多個。大家在看西院武場最後面的三百人,其中兩百人以上都是男性學員,女性學員只有數十人。”

    “說明什麼?只能說明西院並不是沒有男性學員,只不過,男性學員都是慫包。一個個都不思進取,肯定就只能排名靠後。哏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