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柳凝捏住腰間的一截金色的劍柄,將一柄三尺長的魚鱗軟劍抽出來。

    劍光閃動,將銀針全部打落。

    “叮叮!”

    紫茜施展出一種速度類的武技,步若清風,不停改換方向,將一片片銀針打出,化爲一波又一波的針雨。

    柳凝的眉頭直皺,想要攻擊紫茜,卻被針雨逼了回來,只能不停揮劍防禦,導致體內的真氣急速消耗。

    挑戰臺上,出現僵持的局面。

    “她……是刺蝟嗎?身上怎麼藏了那麼多針?”端木星靈向着張若塵看過去,似笑非笑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張若塵道。

    “你都不知道?”端木星靈十分吃驚。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繼續盯着挑戰臺。他已經看出紫茜的戰術,她知道不是柳凝的對手,便使用銀針來消耗柳凝的真氣。

    若是柳凝破不了紫茜的銀針飛雨,那麼柳凝肯定會敗。

    不出張若塵的預料,一刻鐘之後,柳凝的真氣大量消耗,遭到紫茜從背後的偷襲。

    當柳凝反應過來的時候,紫茜的劍,已經搭在她的脖子上。

    挑戰勝利。

    “她好快的出劍速度,沒有數十萬次的練習,出劍的速度根本不可能這麼快。我怎麼感覺她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一個殺手?”端木星靈的眼睛一眯,感覺紫茜的出劍方式與地府門的殺手有些相似。

    紫茜雖然已經刻意隱藏,可是依舊留下痕跡,讓端木星靈看出了一些端倪。

    張若塵的心頭一動,笑道:“她若真是殺手,那我豈不是早就被她殺死?”

    “說的也是。”端木星靈點了點頭。

    紫茜最後那一劍,的確十分驚豔,簡直無影無形,只有玄榜武者才能看出她出劍的軌跡,別的武者,全部都沒有看清。

    紫茜戰勝了柳凝,自然就成爲新的西院第九高手。

    柳凝自動下降一位,成爲第十位。

    墨青龍被擠出前十,成爲第十一位。

    接下來,又有很多人前去挑戰排名前十的武者,挑戰紫茜的人最多,大家都覺得她的實力最弱。

    可是前去挑戰她的人,卻沒有一個成功。

    很多人的實力其實比紫茜要強,卻就是糊里糊塗就敗給了她。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紫茜的劍就已經指在他們的脖子上,讓他們不敢動彈。

    一位西院排名第十七的師姐,敗在紫茜的劍下之後,十分氣惱的走下了挑戰臺:“怎麼會這樣?我的實力明明比她強大,怎麼會敗給她?”

    只有玄榜武者,纔看出紫茜的厲害之處:

    首先,她的速度是最大的優勢,詭異的出劍方式,讓人防不勝防。

    其次,她的眼力、耳力都遠遠超過常人,可以提前察覺到危險,提前聽到對方攻擊的聲音,隨後,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做出最正確的應對策略。

    第三,她的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在這一方面,要比別的學員厲害得多。

    張若塵也點了點頭,本來紫茜也有弱點,那就是她的體質要比那些頂尖天才弱一籌。

    最近三個月,她煉化了五滴半聖真液,讓她彌補了這個缺點。她的實力,也跟着突飛猛進。

    在衆人的注視下,紫茜走向挑戰臺,站到張若塵的右邊,學者端木星靈和張若塵的樣子,將雙手抱在胸前,道:“你不去挑戰嗎?”

    “時間也差不多了!”

    張若塵向着挑戰臺上走去,站在臺上,道:“我要挑戰第七名。”

    西院排名第七的學員,名叫司空術。

    他是西院八年前的老生,武道修爲在四年前就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巔峰,也是因爲想要進入中級遺蹟,所以,一直沒有突破境界。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就算是挑戰排名第五的鞠海瀾,也有很大的取勝把握。

    但是,張若塵並不想那麼高調,能夠獲得進入中級遺蹟的資格就行,沒必要將自己推到風頭浪尖。

    挑戰第七名,算是比較保守。

    儘管他想要低調,可是以新生的身份挑戰司空術,依舊引起不小的轟動。很多人都趕過來,想要觀看這一戰。

    “你們說張若塵有沒有可能挑戰成功?”一位排名前五十的老一屆學員說道。

    另一位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學員道:“若是在紫茜出手之前,我可能還不會相信。但是連紫茜都能戰勝第八位的柳凝,張若塵的實力在紫茜之上,未必沒有機會戰勝司空術。”

    “對啊!新生的天資很高,他們的實力,不能用單純的武道修爲來衡量。”

    “今年的新生太強勢了,剛剛入學三個月,就將學院排名前十的高手擊敗,讓我們這些在學院待了幾年的老生情何以堪?”

    ……

    …………

    挑戰臺下的學員越來越多,就連三大學院的副院主和西院院主也趕了過來,站在不遠處,眺望着挑戰臺的方向。很顯然,他們也很期待這一戰。

    張若塵表現得越是優秀,對武市學宮來說,就越是一件好事。

    天才,對任何一個勢力來說,都是最重要的資源。

    司空術長得虎背熊腰,身如鐵塔,全身長着結實的肌肉,雖然只有二十五歲,臉上卻長滿鬍鬚,像是一個青髯大漢。

    他手持一根黑色的鐵棍,登上階梯,站在張若塵十步之外的地方。

    “轟!”

    他將鐵棍向着地面一放,地面立即發出一聲巨響,猛烈的顫抖了一下。

    司空術笑道:“張若塵,我知道你的修爲很強,天資很高,你幫西院贏得了四院新生第一,師兄我佩服你。但是,你小子也狂妄了,居然敢挑戰師兄我。你覺得你有幾成把握能夠取勝?”

    “十成。”張若塵道。

    “十成?你也太瞧不起師兄了?”司空術有些不高興。

    張若塵不驕不躁的道:“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既然選擇了挑戰對手,就一定要有必勝的信心。若是連必勝的信心都沒有,那麼還沒有交手,就輸了一半。”

    “說得好。不挑戰則以,一旦挑戰就一定要有必勝的信念。”

    司空術神秘的一笑,道:“但是,你今天卻選錯了人,註定你要敗在師兄的手中。來吧!讓師兄見識一下,我們西院的新生第一天才,到底有多強?”

    張若塵在司空術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於是不敢輕敵,更加小心謹慎。

    能夠進入西院前十,每一個都有真本事,稍有不慎,就可能會敗在挑戰臺上。

    捏住閃魂劍,將玉淨真氣注入劍中,劍中的十四道銘紋全部激活。

    四道“力”系銘紋,四道“冰”系銘紋,四道“電”系銘紋,兩道“光”系銘紋。

    這是張若塵第一次將閃魂劍的全部銘紋激活,達到最強狀態。

    原本五十三斤的閃魂劍,在四道力系銘紋的加持之下,達到四百五十三斤的重量。

    同時,寒氣、劍光、電流,在劍體上穿梭,一道道劍氣在張若塵的身體周圍流動,像是完全和他融爲一體。

    “這就是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

    司空術知道張若塵達到劍隨心走的高階境界,臉色變得嚴肅,將真氣注入手中的鎢星寒鐵棍。

    鎢星寒鐵棍,是一件五階真武寶器,品級比張若塵手中的閃魂劍還要高一階。

    棍中刻有二十一道銘紋,其中,十五道是“力”系銘紋,六道是“冰”系銘紋。

    真武寶器的銘紋,越是純粹,威力才越強。

    鎢星寒鐵棍一共也只刻有兩種銘紋,算得上十分純粹,所以,在五階真武寶器中也屬於頂尖級別的戰兵。

    將二十一道銘紋激活,鎢星寒鐵棍的重量,達到一千六百零八斤,沉重無比,放在地上,像是能夠將地面壓裂。

    司空術單手揮動鎢星寒鐵棍,一股刺骨的寒氣,從棍中散發出來。挑戰臺上,出現一片片雪花,地面上也凝聚出一層白色的寒霜,整個空氣中的溫度都在急速下降。

    看似隨意的一棍,卻蘊含精妙的武道技藝。

    “不好,司空術竟然也隱藏了實力。”端木星靈開始爲張若塵擔憂起來,道:“以司空術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不比排名第五的鞠海瀾弱,甚至有可能比鞠海瀾還要強大一些。”

    西院的院主的眼睛也微微一縮,露出一絲笑意,道:“沒想到司空術居然將《太阿寒冰功》修煉到第八層了,以他的實力,已經可以和《玄榜》上排名靠後的那些武者抗衡。”

    南院副院主笑道:“恭喜院主,西院又多一位玄榜武者級別的學員。”

    “哎!只可惜了張若塵,若是司空術沒有突破到《太阿寒冰功》的第八層,他還有取勝的機會。至於現在,他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東院副院主惋惜的說道。

    看似他在惋惜,實際上心頭卻在冷笑。

    就是因爲張若塵,東院今年才排在第三,東院副院主自然很討厭張若塵。見到張若塵將要挑戰失敗,忍不住就說了一句風涼話。

    西院院主淡淡的笑道:“就算挑戰失敗也沒關係,反正他還有一次挑戰的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