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盯著端木星靈曼妙的背影,張若塵露出幾分疑惑的神色,悄聲無息的跟了上去。

    端木星靈走過的地方,空氣中,殘留著淡淡的幽香。

    在端木星靈的帶領下,兩人走過一座座殿宇,來到西院中一座懸崖的下方。懸崖下,是一處水榭,修建著一座三層高的閣樓,算得上環境優雅。

    張若塵向著遠處的一座三層閣樓望去,看到一個熟悉而又美麗的人影,露出幾分驚訝的神色,道:「黃師姐,她怎麼在這裡?」

    張若塵向端木星靈望去。

    「等著看好戲。」端木星靈媚俏的一笑。

    只見黃煙塵抱著一柄寶劍,站在閣樓的頂部,寶藍色的長發在風中飛揚,給人一種異常清美的感覺。

    一個二十來歲的俊逸男子,走到閣樓的下方,似乎正在和黃煙塵交流著什麼?

    「是他。」

    張若塵將閣樓下的那一個男子認了出來,白天的時候見過,正是東院老一屆學員中的高手,修為十分強大。

    端木星靈玉手搭在張若塵的肩膀上,與張若塵靠近了一些,低聲的道:「他是東院的第一高手,荀歸海,在《玄榜》上排名第十四位。整個武市學宮的四大院,只有洛師姐能夠壓他一頭。」

    張若塵摸了摸下巴,笑道:「他們怎麼會在這裡密會?難道他和黃師姐是情侶關係?」

    「怎麼可能?」

    端木星靈白了張若塵一眼,道:「荀歸海是中等郡國大乾郡國的王子,而大乾郡國一直想要和千水郡國聯姻,希望能夠借住千水郡國的力量,統一嶺東九郡。」

    「千水郡國也有意想要和大乾郡國聯姻,以此來加強對嶺東九郡的控制。」

    張若塵明白了過來,若有所思的道:「莫非大乾郡國選中的就是黃師姐?千水郡國也看中了荀歸海?」

    「估計是這樣。」

    端木星靈伸出****添了舔嘴唇,盯著遠處的一男一女,露出準備看好戲的表情。

    張若塵道:「可是今天在武場上,兩人劍拔弩張,並不像要聯姻的樣子。」

    端木星靈笑道:「那是因為,荀歸海今天晚上才知道塵姐是千水郡國的郡主。」

    「他怎麼會知道?」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道:「我告訴他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端木星靈道:「我若是不告訴他,我們現在能夠看到好戲?再說,若是荀歸海真的娶了黃師姐,你豈不是可以少很多麻煩?」

    張若塵更加不解,道:「我少什麼麻煩?」

    「你自己最清楚!」端木星靈瞪了張若塵一眼,突然,再次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道:「別說話,我們聽聽他們談些什麼?」

    遠處,荀歸海站在閣樓的下方,穿著一襲白衣,俊逸非凡,氣質儒雅,手中捧著一隻金色的盒子,道:「煙塵郡主,白天多有得罪,請你一定不要放在心上。在下特地前來向你賠罪,希望你能夠原諒我的冒失。這是一顆丹辰珠,價值連城,就算是我賠罪的禮物。」

    黃煙塵站在閣樓的頂部,踩著飛檐,向著下方瞥了一眼,冷峭的道:「我和你又不是很熟,你跟我賠罪幹什麼?你若是真想賠罪,那就與我一戰。」

    荀歸海笑道:「不用戰了,我明天就向所有人宣布,我敗在你的手中。今後,你就是《玄榜》第十四位。」

    「你敢侮辱我?」黃煙塵並不領情,臉色反而更加冰冷。

    「在下絕無此意。在煙塵郡主面前,在下甘做手下敗將。」荀歸海彬彬有禮的道。

    黃煙塵傲然的道:「荀歸海,我知道你的來意,但我是不會答應與你聯姻。你們大乾郡國若是真的想要和千水郡國聯姻,那你就去迎娶我的妹妹和姐姐,反正我的姐妹足有三十六位,你隨便挑一個就行。」

    「嘩!」

    說完這話,黃煙塵的雙臂展開,御風而行,劃出一道美麗的影子,飛到遠處一座硃紅色的大殿頂部。人影再次一閃,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荀歸海站在閣樓下方,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自言自語的道:「黃煙塵,既然你是千水郡國的郡主,那我就一定要娶你為妻。別的那些郡主,又有誰能夠比得上你的十分之一?」

    捧著金色盒子,荀歸海也跟著離開。

    「哎!還以為能夠看好戲,真是失望。」端木星靈嘆了一口氣,有些遺憾的道。

    張若塵道:「走了,回去了。黃師姐這樣的女子,沒有人能夠駕馭得了她,若是荀歸海真的娶了她,肯定後悔莫及。誰娶她,誰倒霉。」

    端木星靈道:「你錯了!荀歸海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向千水郡王求婚,而且,十之八、九能夠成功。」

    「為何?」張若塵問道。

    端木星靈道:「首先,荀歸海的確是絕頂天驕,《玄榜》第十四位,足以無數天才望塵莫及。」

    「其次,大乾郡國雖然是中等郡國,可是卻有一位半聖級別的老祖。看在那一位半聖的面子上,千水郡王很可能會答應荀歸海和塵姐的聯姻。」

    「大乾郡國有一位半聖?」張若塵有些吃驚。

    端木星靈道:「的確有一位半聖,是荀歸海的先祖,但是,那一位半聖卻並不在大乾郡國,而是去了一處遙遠的人族戰場,已經有六十年沒有回來,很可能已經隕落。」

    「當然有那一位半聖的威懾力,大乾郡國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依舊擁有超然的地位,綜合國力在三十六國中排名第一。」

    張若塵道:「反正不關我們的事,就算要發愁,也是黃師姐自己的事。我們得回去了,季度考核應該已經結束。」

    季度考核,一直持續到深夜,才完全結束。

    墨青龍在第二次挑戰的時候,擊敗蔡晨,成為西院第八名。

    司空術擊敗鞠海瀾,成為西院第六名。

    鞠海瀾則下降到第七名。

    因為張若塵曾經擊敗司空術,所以,張若塵就自動成為西院第五名。

    所以,西院前十的最新排名就是:洛水寒、黃煙塵、端木星靈、陀木子、張若塵、司空術、鞠海瀾、墨青龍、蔡晨、紫茜。

    他們十人,在兩個月之後,將會代表武市學宮,進入中級遺迹,參加探索考試。

    同時,成為西院前十的高手,每個季度能夠領到兩滴半聖真液。

    今天,正是發放半聖真液的時間。於是,張若塵又得到兩滴半聖真液。

    張若塵身上的半聖真液加起來,已經有二十七滴。

    季度考核結束,張若塵就再次回到龍武殿,暫時居住在玄字第一號。

    兩個月之後,就是中級遺迹探索考試,時間相當緊迫,修為能夠提升一分,在中級遺迹中存活率就要高一些。

    中級遺迹雖然是一個擁有大機緣的地方,同時也是相當危險的地方,就算是玄榜武者進去,也很有可能會死在裡面。

    在時空晶石中修鍊兩天,張若塵總是心神不寧,根本無法靜下心來,腦海中總是會想到遠在雲武郡國的娘親,為她的處境感到擔憂。

    「不行,這樣修鍊下去,非要走火入魔不可。看來我必須要回一趟雲武郡國才行,最好能夠將娘親接來武市學宮。」張若塵睜開雙眼,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也不知四方郡國和雲武郡國的戰爭開始了沒有?」

    「小黑,跟我回一趟雲武郡國。」張若塵的心中十分擔憂,放不下親情,下定決心,一定要回去一趟。

    就算時間再如何寶貴,也比不過自己的親人的安危。

    「好啊!你先等我一個時辰,我要去藏書閣多借一些書。」小黑化為一道黑色影子,飛掠了出去。

    「我要先去見四哥一面,你到四哥的住處找我。」

    張若塵走出龍武殿,向端木星靈告辭了一聲,便徑直去了張少初的宿舍。

    端木星靈得知張若塵要回雲武郡國,美眸中露出一絲異色,但是,卻並沒有多說,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吩咐張若塵早些趕回來,不要耽誤了兩個月後的中級遺迹探索考試。

    張少初見到張若塵,立即將大門關上,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道:「九弟,你是不是殺了霍星王子?」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坐在椅子上,在茶杯中倒滿白水,輕輕的喝了一口,道:「發生了什麼事?」

    張少初就像是一座肉山,坐在張若塵的對面,嚴肅的道:「當然發生了天大的事,四方郡國已經向雲武郡國宣戰。「

    「我收到了最新傳來的消息,短短十天之內,四方郡國就攻下雲武郡國邊疆的十二城池,屠殺了雲武郡國十萬軍士,俘虜貧民三百多萬。那些被俘虜的軍士和貧民百姓,全部都成敵國的奴隸。哎!想想都覺得十分惱火,恨不得我就在戰場上,與他們決一死戰。」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道:「不是說明年年初才開戰?」

    張少初道:「那是四方郡國的詭計,就是用來迷惑雲武郡國的將帥。」

    「實際上,他們在十天前的晚上,就對雲武郡國發起攻擊。在四方郡國的軍隊的偷襲之下,一夜之間,雲武郡國邊疆的三座城池全部淪陷。消息傳回王城,朝野震動,人心惶惶。」

    ……

    求推薦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