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少初又道:「雲武郡國的內部也是亂成一團,王後娘娘和國師主張將你交出去,平息四方郡國的怒火。但是,軍隊中的各位統領和將軍卻主張與四方郡國決一死戰,絕不妥協。」

    「雲武郡國的各大家族和宗門也是人人自危,大家都覺得是你闖了大禍,才給雲武郡國惹來滅頂之災。他們都太愚蠢,四方郡國早就已經想要吞併雲武郡國,霍星王子的死,僅僅只是一個借口罷了。哎!」

    「九弟,現在形勢對你相當不利,你最好待在西院,千萬不要回去。」

    張若塵笑了笑,道:「那可不行,我正準備回王城一趟。」

    「不行,千萬回去不得。」張少初道:「你現在回到王城,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所有人都會將矛頭指向你。說不定會將你的人頭割下,送去四方郡國,以此來平息戰亂。」

    張若塵站起身來,眼神中帶着堅決的神色,道:「我是一定要回去,要不然娘親一個人在王宮,將會承受多大的壓力?」

    張少初陷入沉默,緊捏著拳頭,像是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道:「九弟,四哥跟你一起回去。就算是要和四方郡國的軍隊決戰於殺場,咱們兄弟也要並肩作戰。」

    「好!咱們一起回去!」張若塵道。

    當張若塵和張少初走出宿舍的時候,小黑已經等在外面。

    小黑坐在雙頭血獅的背上,向著張少初盯了一眼,道:「胖子,你也要回去?」

    看到一隻比他還要胖的貓,居然叫他胖子,張少初自然有些不高興,努力瞪大眼睛,道:「說誰胖子?」

    「本皇就說你,你敢怎樣?」雙頭血獅的背上,小黑人立了起來,搓了搓兩隻爪子,露出十分兇悍的樣子。

    「九弟,你養的貓,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張少初也不示弱,也露出兇悍的樣子,將奪命鐮刀取出來,捏在手中,就要和小黑大戰一場。

    張若塵不想浪費時間,道:「你們都別鬧了,先回王城。」

    小黑和張少初立即分開,各自瞪了對方一眼,並沒有戰起來。

    張若塵翻身坐到雙頭血獅的背上,道:「從西院到雲武郡國的王城,至少要趕兩天兩夜的路,我要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修鍊。小黑,若是有事,記得叫我。」

    張少初牽出一隻二階下等蠻獸坐騎,從蠻獸宮裏面走出來,聽到張若塵的話,有些詫異的問道:「什麼時空晶石?」

    就在這時,原本坐在雙頭血獅背上的張若塵,咻的一聲,消失不見。

    雙頭血獅的背上,只剩下一枚拴著鏈子的晶石。

    「怎麼回事?」

    張少初嚇了一跳,大叫一聲。

    「大驚小怪。」

    小黑鄙視了張少初一眼,將時空晶石撿起來,掛在脖子上。

    張少初驚魂未定,四處尋找張若塵,問道:「九弟,去哪裏了?」

    小黑顯得有些不耐煩,駕着雙頭血獅,大搖大擺的向著學院大門外行去,道:「你管那麼多幹什麼?跟着本皇走,自然不會有錯。」

    張少初有些將信將疑,坐到二階下等蠻獸劍齒雷虎的背上,向著小黑追了上去。

    張若塵爭分奪秒的修鍊,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花費六天時間,煉化了兩滴半聖真液,修為又提升了一些。

    想要得到玄極境大極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將二十七滴半聖真液全部煉化,估計也達不到玄極境大極位。

    當然,若是煉化二十七滴半聖真液,他的體質肯定會提升一大截,對他衝擊玄極境的無上極境很有幫助。

    「嘭嘭!」

    張若塵開始練掌,將龍象般若掌打出一遍又一遍,通過練掌的方式,讓半聖真液的藥力完全融入身體。

    整整修鍊了一天一夜的掌法,張若塵全身冒熱汗,差不多將兩滴半聖真液的藥力完全吸收。

    「應該已經快要回到王城。」張若塵覺得時間已經差不多,便停止修鍊,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走了出去。

    「咻」的一聲,白光一閃,張若塵又出現在雙頭血獅的背上。

    張少初騎着劍齒雷虎,走在旁邊,見到突然出現的張若塵,又被嚇了一大跳,身體向後一縮,差一點滾下劍齒雷虎,驚道:「九弟,你這兩天去哪裏了?」

    張若塵笑道:「閉關修鍊。」

    「在哪閉關修鍊?」張少初四處尋覓,想要找到張若塵的閉關之地,可是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見到張少初沒有發現時空晶石的秘密,張若塵也不打算告訴他。對於張少初來說,知道得太多,對他未必是一件好事。

    張若塵指著雙頭血獅的鼓脹肚子,含糊的笑道:「我在雙頭血獅肚子裏面修鍊,你當然看不見我。」

    「真的?」

    張少初圓溜溜的臉上,露出精彩的神情,激動的道:「我小時候就聽說一些奇人,專門進入蠻獸的腹中修鍊,以吸收蠻獸的精血來提供營養,從而讓自己的修為突飛猛進。難道九弟你也精通這種秘術?」

    他居然真的信了!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我也是偶然在一座洞府中找到了一本古書,從古書上學習到這一種秘術。」

    「那你可以教我嗎?」張少初眼巴巴的望着張若塵,十分渴望的說道。

    「這個……今後再說……」張若塵立即岔開話題,向著前方望去,道:「我們現在到什麼地界了?離王城,還有多遠?」

    張少初道:「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天岳山,翻過天岳山,離王城就只有兩百里的路程。」

    張若塵聽說過天岳山,王城西邊的一處重要的防禦屏障,整座大山覆蓋方圓三百里的地域,窮山惡水,蠻獸橫行,地勢險峭,易守難攻。

    三百年前,雲武郡國就在天岳山中修建了一座城關,名叫天岳關。

    經過三百年的經營,天岳關的城牆修得比王城還要堅固,佈置了大量陣法,屯兵十二萬,外拒蠻獸,內安王城,具有很重要的戰略意義。

    雖然走在險峭的山道上,可是張若塵和張少初的坐騎都是二階蠻獸,所以,趕路的速度依舊很快。

    忽的,張若塵的耳朵輕輕的動了動,向著不遠處的樹叢中望去,沉聲道:「什麼人?」

    「唰!」

    張若塵將閃魂劍拔出來,做出防禦的姿勢。

    樹叢中,爬出一個全身血淋淋的人,搖搖晃晃的倒在雙頭血獅的面前,道:「救……救我……」

    說完這兩個字,那人就暈厥過去。

    張少初提防著那一個血衣人,慎重的道:「九弟,小心有詐。」

    張若塵從雙頭血獅的背上跳了下去,走到那一個血淋淋的人的面前,看到他身上的傷勢,心中有些怵然。

    此人身上至少有三十條傷口,就連手臂都被斬斷了一條。最嚴重的傷口在頭部,頭骨被利刃劈碎,能夠清晰的看到頭部的碎骨,整個腦袋都差一點被劈成兩半。

    幸好他的修為強大,武體超越常人,所以才活了下來。

    若是換做別的武者,受了這麼重的傷,肯定早就已經死去。

    張若塵將他臉上的亂髮撩開,露出一張有些熟悉的臉。

    看到這一張臉,張若塵的臉色大變,道:「怎麼會是他?」

    張少初也湊過去,看着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道:「我怎麼感覺他有點像柳乘風?」

    「因為他就是柳乘風的父親,雲武郡國武市錢莊的莊主,柳傳神。」張若塵肅然的道。

    「什麼?」

    張少初被嚇得跌坐在地上,驚道:「傳說中,柳傳神可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大宗師級別的存在,擁有劈山斬河的強大實力,在雲武郡國堪稱最頂尖的武道強者。誰人能夠將他傷得這麼重?」

    張若塵也露出凝重的神色,覺得此事非同小可,仔細觀察柳傳神身上的傷勢,分析道:「若是我猜得沒錯,柳傳神應該是遭到了一群地極境強者的圍攻,而且,那一群敵人裏面,肯定還有另外一位修為強大的天極境武道神話。他的手臂,就是被那一位天極境武道神話斬斷。」

    張若塵立即取出一瓶療傷丹藥,倒出一把,一連給柳傳神服下十枚。但是,服下療傷丹藥之後,效果似乎並不大。

    張若塵的療傷丹藥都是二品丹藥,對玄極境武者的效果明顯,可是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來說,效果就微乎其微。

    天極境的武者的體質太強,一般的傷勢,僅靠血脈和真氣就能療養痊癒。可是天極境武者一旦受了重傷,一般的丹藥對他就根本沒有用處。

    張少初道:「柳傳神可是武市錢莊的莊主,誰敢圍攻他?難道不怕得罪武市錢莊?」

    「恐怕王城已經發生巨變。」張若塵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轟隆隆!」

    就在這時,前面的山道上,傳來響亮的鐵蹄聲。

    遠遠地,就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肅殺之氣,林中的飛鳥,成群結隊向遠處飛去,消失在山坳之中。

    張若塵立即將柳傳神送到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隨後,重新跳到雙頭血獅的背上,向張少初使了一個眼神,讓他保持冷靜。

    到底是什麼人,連武市錢莊的莊主都敢殺?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