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市錢莊發生的事,張若塵早就猜到了幾分,可是聽到柳傳神說出來,依舊感覺到驚心動魄,道:“武市錢莊在雲武郡國經營了那麼長的時間,又有官方實力的扶持。誰有那麼大的能耐,可以在一夜之間將武市錢莊的產業全部奪走?”

    柳傳神悵然的道:“對方已經佈置了很久,只是在等一個時機。”

    “是黑市嗎?”張若塵問道。

    柳傳神點了點頭,道:“不僅僅只是黑市,還有另一股勢力。這一次對武市錢莊的清洗,那一股藏在黑市背後的勢力,纔得到了真正的好處。黑市雖然也奪取了一些產業,可是卻只有兩成而已。”

    “比黑市還要厲害,難道是……拜月魔教?”張若塵道。

    柳傳神道:“沒錯,就是拜月魔教。爲了發起這一次的爭奪,拜月魔教在雲武郡國所有分舵的高手全部調動起來。而且,我懷疑他們還從別的郡國調來了大量高手,所以武市錢莊才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張若塵道:“武市錢莊和官方勢力一直都是相互合作的關係。難道官方勢力,沒有出手幫忙鎮壓黑市和拜月魔教?”

    柳傳神苦笑着搖了搖頭,道:“四方郡國向雲武郡國宣戰,十天之內,連下雲武郡國十二城,十萬大軍化爲白骨。雲武郡國的朝廷,早就已經是人人自危,亂了陣腳,哪還有精力調動軍隊援助武市錢莊?黑市和拜月魔教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才挑在這個時間動手,打得武市錢莊措手不及。”

    張若塵安慰道:“莊主不要氣餒,黑市和拜月魔教聯手,當今天下,誰人能擋?”

    “無論如何,柳某是一定要感謝九王子的救命之恩,今後若是有用得着柳某的地方,只有九王子一句話,柳某必定會將今天的恩情還上。”柳傳神的心頭一動,道:“九王子可是要回王城?”

    “是的。”張若塵道。

    柳傳神搖了搖頭,道:“千萬不要回去,如今的雲武郡國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外有四方郡國的大軍橫推而來,又有黑市和拜月魔教在內部虎視眈眈,朝堂之中也是爭議不斷。”

    “因爲有云武郡王坐鎮王城,所以,王城纔沒有鬧出大亂。若是雲武郡王發生了什麼不測……說句難聽的話,那個時候,就是雲武郡國滅國之時。”

    “你想象一下,若是雲武郡國被滅,你回到王城,豈不是自尋死路?隨我回武市學宮吧!四方郡國、黑市、拜月魔教,就算他們再如何猖獗,也不可能攻下武市學宮。”

    張若塵的腦海中想到了孃親,想到了九郡主,想到了那一位既是陌生也有熟悉的父王,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道:“柳莊主不必勸我,我是一定要回王城。就算再危險,我也要回去。”

    柳傳神不再勸他,道:“你若是回王城,一定要小心王后和國師,他們一直都想除掉你。而且,他們現在控制了王城中一半的勢力,很多家族和宗門都投靠了他們。”

    “多謝提醒。”張若塵問道:“柳莊主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柳傳神再次嘆息了一聲,道:“雲武郡國的產業在我的經營之下全部丟失,讓錢莊損失慘重,我必須要回天魔武城請罪。”

    就在這時,城主府外,傳來驚天動地的廝殺聲。

    張若塵和柳傳神對視了一眼,停止交談,向着外面走去。

    一聲轟鳴聲響起,天地之間的靈氣就像是在一剎那之間全部被抽空,地面跟着顫動了一下。

    城主府中,一道道陣法銘紋被激活,交織成一張大網,升到半空。

    護府陣法開啓了!

    天嶽關的大將軍陳玉禪,親自主持大陣,率領五千精銳軍隊,與前來闖城主府的黑衣人發生激烈交鋒。

    聽到外面傳來的動靜,柳傳神的臉色依舊很鎮定,問道:“九王子,這裡是什麼地方?”

    “天嶽關的大將軍府。”張若塵道。

    柳傳神輕輕的點了點頭,“原來是在天嶽關,以陳玉禪的能力,加上護城大陣,應該是可以擋住黑市和拜月魔教的攻擊。”

    張若塵道:“天嶽關一旦發生大戰,必定會驚動王城。王城中的高手,在一個時辰之內,就能趕到。所以,只要陳玉禪能夠撐住一個時辰,天嶽關的危機自然迎刃而解。”

    “你說得沒錯!”

    柳傳神看着張若塵,露出十分欣賞的神情,道:“你選擇來到天嶽關,也算正確的做法,這裡是唯一的活路。你若是我的子嗣,那該多好?”

    “柳乘風也是一位少年天才,將來的成績必定不低。”張若塵道。

    柳傳神搖了搖頭,道:“他不足你的十分之一。”

    張若塵看着懸浮在頭頂的巨大陣法,輕輕的點了點頭,“不需開啓護城大陣,只需要開啓護府大陣,應該就能擋住黑市和拜月魔教的人。”

    護城大陣相當消耗靈晶,不能輕易開啓。

    天嶽關的護城大陣開啓一次,至少都要消耗一萬枚靈晶,價值一千萬枚銀幣。

    所以,不到絕對的危機關頭,護城大陣就一定不能開啓。

    即便只是守護城主府的護府大陣,開啓一次,也要消耗五百枚靈晶。

    既然開啓了護府大陣,憑藉外面的將士,應該就能擋住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根本不需要張若塵出手。

    一個時辰之後,那些來攻擊城主府的黑衣人全部退走,街道上,留下數百具武者的屍體。

    守護城主府的五千軍士也死傷慘重,近千人戰死,兩千多人重傷,算得上是相當慘烈。

    柳傳神望着那些退走的黑衣人,眼睛微微一縮,露出疑惑的神色,道:“奇怪!怎麼只有黑市的邪人來攻擊城主府,拜月魔教的高手怎麼沒有出動?”

    “拜月魔教的高手沒有出動?”張若塵道。

    柳傳神點了點頭,道:“若是拜月魔教的高手也來攻擊城主府,僅靠護府大陣,未必擋得住他們。”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黑市和拜月魔教雖然聯手對付武市錢莊,但是,他們畢竟不是一路人。既然拜月魔教已經從中得到了好處,說不定現在他們就在一旁看好戲,就等黑市和我們鬥得兩敗俱傷。”

    “應該是這樣。”

    柳傳神想了想,又道:“拜月魔教鎮守雲武郡國的那一位總舵主絕對是一位狠角色,我派出去調查她的人,一個都沒有活着回來。我到現在都沒有查出她的真實身份,只知道她應該是一個女人。你今後若是與她交手,一定要萬分小心。”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陳玉禪、張少初向着張若塵的方向走來,走在他們前面的還有一個長着一對巨大的象耳的光頭大漢。

    那一個光頭大漢,穿着金色的鎧甲,身高二米七,猶如一個鐵塔巨人。他的背後拖着長長的披風,手持一柄青色的戰斧,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武道氣息。

    就連陳玉禪和張少初在那一個光頭大漢的面前,也顯得十分恭敬,小心翼翼的走在光頭大漢的身後。

    陳玉禪介紹道:“九王子殿下,這位乃是王城禁軍大統領,萬城重。”

    張若塵聽說過萬城重的名號,雲武郡國軍中的第一號人物,號稱力能背山,乃是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

    像萬城重這樣的人物,本來是不會擔任區區一個下等郡國的禁軍大統領。那是因爲,在他年輕的時候,曾經欠了雲武郡王一條命,所以,才答應幫助雲武郡王坐鎮王城四十年。

    萬城重一直都深居簡出,很少過問禁軍的事。

    直到最近雲武郡國發生鉅變,雲武郡王纔將他請出來,鎮守王城。

    萬城重的一雙銳利的眼睛,仔細的打量張若塵,見到張若塵在他的面前表現得從容鎮定,心中便多了幾分讚許。

    “果然是傑出英才,難怪大王讓我親自來接你。你的天資,應當不在老七之下。”萬城重道。

    萬城重,並不是純粹的人類,而是蠻象半人族,體內不僅流淌着人類的血液,也流淌着蠻象的血液。

    張若塵道:“多久回王城?”

    “明天。”

    頓了頓,萬城重冷冷的道:“今晚,我還要去解決一些事。黑市和拜月魔教將王城鬧得天翻地覆,完全沒有將我這個禁軍大統領放在眼裡,也該讓他們付出一些代價。”

    “現在,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高手都聚集在天嶽關,正是收拾他們的時候。陳玉禪,開啓護城大陣,我要對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進行一次大清剿。”

    陳玉禪的眉頭微微一縮,道:“大統領,開啓一次護城大陣要消耗一萬枚靈晶……”

    萬城重瞪了陳玉禪一眼,道:“這一萬枚靈晶由我來出,你只管去開啓護城大陣,別的事交給我就行。”

    陳玉禪和萬城重離開之後,沒過多久,天嶽關的護城大陣被打開。

    “轟隆!”

    整座城關都在劇烈的震動,一座圓形的巨大陣盤懸浮在百米高空,緩緩旋轉,將整個天嶽關覆蓋了起來。

    天嶽關的劇烈震動,讓城關周邊的山嶽都跟着搖晃,整個天地都像是在晃動。

    一根根刺目的光柱,從地底衝出,與天空的陣盤連接在一起。

    短短一個剎那,漆黑的夜空,完全被陣法的光芒照亮,猶如變成白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