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護城陣法運轉起來,凝聚出一道道明亮的陣法光束,向地面衝擊下去,在地面上,形成一個個直徑十多米的巨坑。

    巨坑周圍的地面被撕碎,形成密集的裂痕。

    凡是被光束擊中,就算是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被瞬間殺死,變成一團血霧。

    天嶽關中,短短一刻鐘,便有無數邪道高手被陣法鎮殺,慘叫聲一片。

    “轟!”

    黑市的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從一座院落中衝出。他化爲一道黑色的光束,向着天嶽關的城門飛去。

    那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速度快得驚人,與空氣摩擦,身上燃燒起火焰,發出呼嘯的破風聲。

    “還想逃?”陳玉禪站在護城大陣的中央,調動陣法的力量,一指向着那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點過去。

    懸浮在天空的護城大陣,落下一顆直徑一米的巨大電球,急速向那一位天極境武道神話擊下去。

    “吼!”

    那一位天極境武道神話的嘴裏發出一聲大吼,聲音傳遍整個天嶽關。

    近千位守關軍士因爲離他太近,被他發出的音波,震得雙耳流血,暈倒在地。

    又是一聲巨響。

    那一顆從天空落下的電球,被他一掌拍碎,化爲成千上萬道閃電細流。

    方圓百米之內的地面,完全被閃電覆蓋,就像是一條條白色的小蛇在不停的流動。

    “啪!”

    一棵碗口粗的大樹,瞬間變得焦黑,落到地上,化爲了一堆黑色的木灰。

    那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衝到城門的時候,卻發現萬城重提着戰斧,早就已經等在城門口。

    “萬城重,你敢和黑市爲敵?”黑市的那一位天極境武道神話,身材高瘦,雙臂和雙腿都十分細長,猶如一根竹竿。

    他十分惱怒,沒有想到,萬城重敢開啓護城大陣對付黑市的高手。

    “嘭!”

    萬城重將沉重的戰斧放在地上,一隻手捏着鐵柄,道:“莫函,平時的時候,本統領不想和你計較,所以,你才能活到現在。但是,現在正是雲武郡國最爲危急的時候,你居然還敢出來興風作浪,擾亂王城的秩序,本統領便留不得你的性命。”

    “好大的口氣,若是你沒有護城大陣的力量,你還敢口出狂言?”黑市的那一位天極境武道神話冷聲的道。

    萬城重沉聲道:“我不用借住護城大陣,也能殺你。”

    莫函的眼神一沉,將一柄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黑色戰劍取出來,捏在手中。

    那一柄黑色戰劍,長達七尺,劍體表面沾着一片片緋紅的血花。

    劍體中,刻有四十八道銘紋,全部都是“暗”系銘紋。

    “嘭!”

    莫函將黑色戰劍插在地上,大吼一聲:“暗無天日!”

    一道道冰冷的暗黑力量,從劍體中散發出來,就像是章魚的觸角一樣,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片刻之後,以莫函爲中心,百米之內的空間,完全變成漆黑一片的世界。

    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個直徑百米的巨大黑色球體,懸浮在城門口的位置。

    黑色球體,散發出刺骨的寒氣,讓地面結出一層厚厚寒冰,附近的房屋,遠處的城門,也全被冰晶覆蓋。

    “轟隆隆!”

    黑色的球體,向着萬城重碾壓過去。

    萬城重冷哼一聲,提起戰斧,全身散發出刺目的金色光芒,一雙瞳孔像是燃燒起來。

    “給我破!”

    他猛然跳了起來,揮動戰斧,劈了過去。

    那一個直徑百米的黑色光球,向下凹陷,不停晃動。

    轟的一聲,黑色光球被戰斧劈成兩半。

    “轟!”

    萬城重重新落回地面,在石板上踩出兩個深深的腳印,站在了莫函的背後,身上的金色光芒漸漸散去。

    地面上的街道被撕碎,留下一道一百多米長的裂縫,石板變成碎石,街道兩旁的建築完全倒塌,變成廢墟。

    一斧之力,驚天動地。

    “啪!”

    莫函的身體裂開,變成兩半,向着左右兩邊飛去。

    地上只剩一片緋紅的鮮血。

    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隕落在天嶽關。

    ……

    柳傳神和張若塵站在城主府的一座瞭望塔的頂部,遠遠的望着城門方向的戰鬥。

    “萬城重不愧是雲武郡國軍方的第一人,黑市的會主莫函,居然被他一斧鎮殺,果然厲害。”柳傳神輕輕的摸了摸鬍鬚,露出驚歎的神色。

    張若塵道:“看似只是一斧,卻已經蘊含萬城重全部力量。若是萬城重剛纔那一斧破不開莫函的劍法領域,那麼敗的人就是萬城重。”

    柳傳神點了點頭,道:“我就十分好奇,黑市的會主既然已經現身,拜月魔教的那一位總舵主爲何沒有出現?”

    ……

    天嶽關外,停着一輛月白色的香車,香車十分華麗、精美,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在香車的不遠處,圍着很多戴着金色面具的黑衣人。

    秦雅從香車上走了下來,落到溼漉漉的草地上,纖細的玉臂,修長的美/腿,盈盈一握的蠻腰,挺翹的胸臀,簡直就是一個風情萬種的尤物。

    看到秦雅,那些帶着金色面具的黑衣人,全部都低下頭,不敢與她直視。

    “果然不出總舵主的預料,天嶽關的護城大陣被打開。在護城大陣的鎮壓下,黑市派遣到天嶽關的高手恐怕是要死的乾乾淨淨。”墨翰林道。

    秦雅優雅的一笑,聲音十分誘人,道:“陳玉禪沒有這樣的魄力,應該是萬城重趕到天嶽關了!以萬城重的做事風格,黑市會長莫函必死無疑。”

    一位分舵主跪倒在秦雅的面前,問道:“總舵主,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我們要趕在黑市新的會長來到雲武郡國之前,將黑市在雲武郡國的產業儘可能的吞併。十天之內,拜月神教必須要掌控武市錢莊和黑市在雲武郡國的七成產業,控制雲武郡國的整個經濟命脈。”

    秦雅下達命令之後,便回到香車。

    在十八隻鬼影兔的拉引下,白色的香車,就像月宮仙子的仙車,行在草葉的葉尖,向着王城的方向行駛而去。

    ……

    對於天嶽關來說,昨晚絕對是殺戮之夜,不知多少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高手被護城大陣鎮殺,城門外堆滿了屍骸,形成一座高高屍山。

    雖然,拜月魔教提前將大量教衆撤離出城,可是依舊有很多人來不及反應,將屍骸永遠留在天嶽關。

    第二天一早,在萬城重的護送下,張若塵和張少初向着王城趕去。

    昨夜,柳傳神悄悄的離開了城主府,只留下一封書信,告訴張若塵,他已經離開,返回天魔武城請罪。

    天極境的強者就算受了重傷,也完全可以悄然無息的離開,誰都休想發現他的蹤跡。

    張少初坐在劍齒雷虎的背上,道:“九弟,既然黑市的會長已經被鎮殺,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趁此機會,將黑市連根拔起?”

    張若塵笑道:“黑市在這一片大地上的歷史,比雲武郡國都要久遠得多。他們在雲武郡國的勢力,比我們王族在雲武郡國的勢力都要根深蒂固。殺死了一位會長,黑市自然會派遣新的會長來到雲武郡國。想要將他們消滅,談何容易?”

    張少初道:“那武市錢莊在雲武郡國也經營了多年,還不是被黑市和拜月魔教消滅?”

    張若塵望着前方,沉思了片刻,道:“武市錢莊明面上的產業的確已經被吞併,可是武市錢莊也有一些隱藏的產業。武市錢莊在雲武郡國的勢力,並沒有完全瓦解。”

    “只能說,武市錢莊在雲武郡國的影響力已經變得極低,想要恢復到原來的規模,沒有百年的發展,是不可能做到。”

    萬城重帶着一隊千人精銳,將張若塵和張少初護在中央,一路上都沉默不語,也不知他在思考着什麼?

    兩個時辰之後,張若塵和張少初進入王城,徑直向着王宮的方向趕去。

    他們現在要先去面見雲武郡王。

    一行三人,進入王宮大殿。

    “稟告大王,末將護送四王子、九王子安全返回王城。”萬城重十分敬重雲武郡王,雖是天極境的強者,卻依舊拱手向雲武郡王行禮。

    “城重,你就不需要向本王客氣,今後不許再向本王行禮。”雲武郡王坐在上方,正襟危坐,十分嚴肅的道。

    萬城重重新站直了身體,道:“大王,黑市的會長莫函被我殺死,但是,拜月魔教的那一位總舵主卻逃走,要不要繼續追殺她。”

    雲武郡王搖了搖頭,道:“不用了,黑市和武市錢莊的勢力,已經土崩瓦解,拜月魔教完全掌控了雲武郡國的經濟命脈。雲武郡國的勢力平衡,在昨晚,已經徹底被打破。若是,我們現在與拜月魔教一戰,就算將他們鎮壓下去,也必定元氣大傷。”

    雲武郡國的官方力量,幾乎完全被四方郡國的大軍牽制住,哪還有精力去對付如今如日中天的拜月魔教?

    雲武郡王的目光向着張若塵看過去,露出一絲笑意,道:“九兒,本王聽說你成爲了西院的新生第一,現在修爲達到什麼境界了?”

    “玄極境中極位。”張若塵沒有隱瞞。

    站在張若塵旁邊的張少初,立即道:“父王或許還不知道,九弟不僅是西院的新生第一,更是四大院的新生第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