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位玄極境大圓滿的軍士,抬著五箱寶物,進入尚書府。

    雲武郡王和張若塵,來到側殿,靜靜等待寧尚書的接見。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那一位老管家從外面走了進來,對著雲武郡王低聲說了一句。

    雲武郡王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向著張若塵吩咐了一句:「九兒,你在這裡等待,別亂跑,本王先去見寧尚書。」

    雲武郡王與十位穿著鎧甲的玄極境大圓滿抬著五箱寶物,來到尚書府中一座金碧輝煌的大堂。

    說是一間大堂,可是卻比雲武郡國的王宮還要高大巍峨,地面上鋪著玉石,立著三十六根粗壯的銅柱,站著兩排容顏美麗的侍女。

    遠遠的,雲武郡王就拱手對著寧尚書一拜,笑道:「拜見尚書大人,這是雲武郡國的一些小小意思,希望尚書大人一定笑納。」

    寧尚書是一個白須白眉的老者,穿著紫色官袍,坐在紫金太師椅上,捧著一隻玉質的茶杯,微微一笑,道:「老夫就料到你最近幾天必定會來拜訪,你小子,最近修為似乎又有精進。」

    寧尚書已經有一百三十七歲的高齡,修為深不可測,雲武郡王在他的面前,的確只能算是小輩。

    寧尚書雖然老邁,但是眼睛卻十分明亮,就像是兩顆星辰一樣,將雲武郡王的修為完全看穿。

    在這位寧尚書的面前,雲武郡王不敢有絲毫大意,連忙道:「與尚書大人比起來,我的這點微末的修為,哪上得了檯面?」

    寧尚書坐在上方,穩如山嶽,氣勢如同瀚海,笑了笑道:「你坐下吧!我們慢慢談。剛才老夫接見了火龍郡國的郡王,他也想要與千水郡國聯姻。」

    他又道:「火龍郡國的那一位王子,是一表人才,天資極高,年僅十九歲,就已經達到玄極境大圓滿,有很大的機會衝擊玄榜武者。他想要讓老夫幫忙,讓他的兒子與十三郡主單獨見一面,老夫已經答應了他。」

    雲武郡王微微皺眉,道:「尚書大人,我這次來的目的……」

    寧尚書笑道:「老夫明白,也是想要聯姻,對吧?若是你能夠將七王子帶來,機會就相當大。可是根據老夫得到了情報,你帶來的並不是七王子,而是九王子,恐怕機會就要小很多。」

    雲武郡王道:「九王子的天資不在七王子之下,只要給他時間,必定成為玄榜武者。」

    寧尚書搖頭嘆息,道:「你根本不明白這一次的競爭有多激烈,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郡王幾乎都帶著最優秀的王子,來到千水王城。不僅如此,還有別的一些郡國的王子。在千水郡國的內部,各大家族也想和王族聯姻,紛紛派遣出最傑出的弟子,全部都想俘獲十三郡主的芳心。」

    「若是你帶著七王子來到千水王城,至少還有一定的競爭力。畢竟七王子也算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驕,在千水郡國的年輕一代也沒有幾個人競爭得過他。老夫估計,他至少有三成的機會。但是,九王子的話,想要得到十三郡主青睞,機會不到百分之一。」

    雲武郡王也有些黯然,知道寧尚書說的都是實話。這一次的競爭的確很激烈,主要還是因為那一位十三郡主長得十分美麗,而且擁有修鍊的天資,更是千水郡王的女兒,大家自然都想娶她。

    千水郡王的女兒足有三十七位,可是像十三郡主這樣優秀的郡主卻沒有幾位。

    寧尚書看著雲武郡王送來的五隻箱子,沉思了片刻,道:「雲武郡王,我們也算是老交情,該幫的忙,老夫是一定會幫。在論劍大會之前,十三郡主都要提前見一見前來千水王城的天驕人傑,若是被她看中,才有資格參加論劍大會。最後,在論劍大會上,表現最傑出的天才,才能成為她的駙馬。」

    「老夫能夠幫的就是盡量讓九王子和十三郡主見一面,能不能過十三郡主的那一關,就要看九王子的表現。」

    雲武郡王的心頭一喜,道:「多謝尚書大人。」

    寧尚書笑道:「你也別高興得太早,十三郡主的眼光很高,最好讓九王子送一件價值不菲的禮物給她。若是她能夠喜歡那一件禮物,那麼被她看中的機會也要大一些。畢竟,第一映像很重要。」

    「還有一件事,來到了千水郡國,讓九王子最好低調一些。特別是『王子』這個稱呼,最好不要用,免得得罪千水郡國的那些王子。」

    「我會告訴他這些細節。」雲武郡王道。

    寧尚書沉思了片刻,道:「今天的天色已經不早,見十三郡主的時間,就安排在明天早上,千萬不要來遲。」

    雲武郡王將五箱寶物留在尚書府,帶著張若塵和十位護衛,回到了莊園。

    雲武郡王將張若塵單獨叫到房間,將一個兩米上的匣子取出來,放到張若塵的面前,道:「匣子中有一柄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古劍,你明天將古劍送給千水郡國的十三郡主。你要記住,我們此次來千水郡國,是來求人。一定要爭取獲得十三郡主的歡心,若是十三郡主一高興,說不定雲武郡國的危機就能迎刃而解。」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我會盡最大的努力。」

    將劍匣收了起來,張若塵便退了出去。

    雲武郡王坐在燈下,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他對張若塵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但是,只要有一絲希望,總是要盡量去爭取,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第二天,在尚書府的老管家的帶領之下,張若塵來到一座環境優雅的莊園。

    除此之外,還有火龍郡國的王子左龍林,也來到莊園的外面。他也是來與十三郡主相親。

    左龍林的手中捧著一隻一尺見方琉璃匣子,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年紀,的確長得俊逸非凡,武道修為也是相當強大,達到玄極境大圓滿。

    左龍林挺著胸膛,感覺自己高人一等一般,向著張若塵瞥了一眼,笑道:「你就是雲武郡國的那一位九王子?」

    張若塵捧著劍匣,回道:「嗯!」

    「據說,四方郡國向你們雲武郡國宣戰,將你們雲武郡國打得落花流水,你們逼不得已,才能走十三郡主這一條門路?」左龍林的眼中帶著譏諷的笑意。

    一個即將就要被滅國的郡國的王子,根本沒有被他放在眼裡。

    張若塵並沒有表現出不悅的神情,只是道:「這是我們雲武郡國的事,不用閣下操心。」

    左龍林冷笑一聲,就不再多說。

    片刻之後,一個穿著青色衣衫的侍女,走了出來,看了張若塵和左龍林一眼,道:「你們是火龍郡國的龍林王子和雲武郡國的九王子?」

    「正是!」左龍林和張若塵同時道。

    「十三郡主已經答應接見你們,你們可以進來了!」那一位侍女顯得頗為傲然的道。

    左龍林和張若塵同時跟了上去。

    穿過一條條迴廊,來到一座栽種著無數葯花的園林,在那園林的中央是一片湖泊。

    此刻,一個十五、六歲的美麗少女,正坐在湖泊中央的亭子之中,看到站在岸邊的左龍林和張若塵,笑道:「你們兩個誰若是能夠先到達湖中心,本郡主就先看他的禮物。」

    左龍林盯了張若塵一眼,眼中露出自信的笑容。

    速度是他的強項,若是連一個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都比不過,那才是怪事。

    「唰!」

    左龍林從岸邊飛躍起來,落到湖中的一隻木舟上。

    在真氣的催動之下,木舟立即向湖中的亭子急速行去,速度極快,猶如破浪的游龍。

    即便是修為達到玄極境大圓滿,也不能踏水而行,必須要借住外物。

    當初,張若塵和洛水寒在半聖聖意圖中踏水而行,那並不是真正的水,那是用來淬鍊武者精神力的半聖精神意志。

    若是在以前,張若塵也不能踏水而行。

    可是修鍊成御風飛龍影之後,張若塵卻可以踏水渡湖,不需要藉助外物。

    將御風飛龍影修鍊到小成,踏出九步,可以跨越一里的路途。

    現在,張若塵距離湖心亭,僅僅只有兩百米而已。

    「咻!」

    張若塵將體內的真氣完全運轉起來,湧向雙腿,身體疾速沖了出去,化為一個弧形,僅僅只是一步就跨出二十多米遠。

    落到湖面,張若塵的腳掌在水面上輕輕一踩,接住湖面的風力,身體再次飛了起來。

    第二步跨出了三十多米遠,第三步跨出四十多米……

    當張若塵跨出第三步的時候,就完全超越左龍林,飛到了前面。

    左龍林站在木舟之上,盯著飛躍在湖面上的張若塵,驚得目瞪口呆,「他……他竟然能夠踏水而行,怎麼……可能……」

    就連湖心亭的那一個少女也被驚呆,盯著飛躍在湖面的少年的英姿,實在想不通他是如何做到?

    就在這時,張若塵踏出第五步,身體就像一片樹葉一般,輕輕的落到了湖心亭外:「郡主殿下,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隨後,左龍林也到達岸邊,將手中的琉璃盒子雙手呈上,道:「郡主殿主,請收下在下的禮物。」

    站在亭中的那一位少女,輕輕的眨巴著眼眸,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

    ……

    今天晚上11點至12點左右上架,到時候會爆發十章左右,可能九章,也可能十一章,主要看今天白天能多寫幾章,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小魚。

    做一個承諾,若是訂閱達到三千,小魚就每一天三章,差不多一萬字,保持一個月。畢竟有訂閱,就有動力。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