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這時,兩百米外的對岸,也出現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笑道:“你們兩個傻瓜被騙了,本郡主在這裡,我纔是真正的郡主。”

    “你們兩人從湖中游回來,誰若是先游到本郡主的面前,本郡主肯定收下他的禮物。”

    “噗通!”

    沒有任何猶豫,左龍林搶先一步跳進湖中,拍打起一片片浪花,向着對岸游回去。

    剛纔就已經輸給張若塵一次,這一次他不能再輸給張若塵。

    張若塵並沒有像左龍林那樣急切的跳進水裡,依舊站在湖心亭,他已經看出湖心亭和岸邊的兩個少女都不是真正十三郡主。

    很顯然那一位十三郡主是在故意戲弄他們。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一股說之不出的反感,很不喜歡這種被人戲耍的感覺。

    “算了,本來就是來求人,沒必要冒犯她。”張若塵剋制住心中的怒意,四處尋找真正的十三郡主的蹤跡。

    那一位十三郡主,肯定在一旁看好戲,離這裡絕對不遠。

    遠處,一座塔樓上面,十三郡主穿着珍珠羅衫,梳着整齊的髮髻,頭上插在步搖金簪。

    她望着那一片碧青色的湖泊,看着湖心亭和岸邊的兩個丫鬟,將兩個王子戲耍得團團轉,心中說出的開心。

    一個頗爲漂亮的侍女,站在十三郡主的身後,譏笑着說道:“兩個下等郡國的王子,也想迎娶郡主殿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讓他們幹什麼,他們就幹什麼,就像白癡一樣。”

    “明明是落水狗才對!呵呵!”另一個侍女笑道。

    十三郡主的嘴裡發出一聲輕咦,盯着湖心亭,道:“咦!你們看,那一個少年沒有跳下湖泊。”

    兩個侍女也望過去,盯着站在湖心亭中的張若塵。其中一個侍女露出冷色,道:“他好大的膽子,郡主殿下的話,也敢不聽。”

    就在這時,她們看見那一個少年的眼睛,向着她們的方向盯了過來。

    張若塵站在湖心亭中,看到坐在塔樓上的少女,料定她就是真正的十三郡主。

    “唰!”

    張若塵再次施展出御風飛龍影,踏着水面,飛過湖泊,向着塔樓的方向趕去。

    而此時,左龍林依舊還在水中游泳,賣力向着岸邊游去。

    “郡主殿下,他向我們的方向趕來了,現在怎麼辦?”其中一個侍女有些慌張的道。

    十三郡主坐在椅子上,自信滿滿的道:“就算他知道本郡主是在戲耍他們,他又敢怎樣?再說,十哥還在塔下守着,他們根本不可能闖得上來。”

    張若塵來到塔下,正要登上塔樓。

    一個手持摺扇的少年,從塔樓第一層的大門中走出,攔住張若塵的去路,斜着眼睛盯了張若塵一眼,道:“哪裡來的土包子?這一座塔樓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還不立即給本王子滾一邊去?”

    張若塵微微皺眉,儘量剋制住心中的怒意,平靜的道:“我是來拜見十三郡主,希望閣下稟告一聲。”

    “你算什麼玩意兒?也配見十三郡主?你若是再不退下去,信不信本王子打斷你的狗腿,將你扔出去?”那一個少年揮了揮衣袖,輕蔑的道。

    那一個少年自然就是千水郡國的十王子,只不過是一個紈絝子弟,身上沒有一點王子的樣子。

    張若塵並不知道眼前的少年是千水郡國的十王子,只以爲是別的郡國的王子,想要故意刁難他,阻止他見到十三郡主。

    本來張若塵的心情就不是很好,沒想到到了塔下,又被人刁難,心中自然更加不悅。

    張若塵的態度變得強硬,道:“若是我一定要拜見十三郡主呢?”

    十王子發出嘿嘿的笑聲,將雙腿岔開,向着地下一指,道:“當然可以,你從本王子褲襠裡面鑽過去,本王子就放你去見十三郡主。”

    “閣下不覺得欺人太甚嗎?”張若塵道。

    “哈哈!本王子就欺負你,你敢怎麼樣?”十王子將衣袖挽起來,露出兩截手臂,擡起手掌,就向張若塵的頭頂按了過去。

    他想要逼迫張若塵從他的褲襠裡面鑽過去。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向後退了一步,避過十王子的手掌。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張若塵單手捏住劍匣,將兩米長的劍匣揮出去,擊在十王子的胸口,嘭的一聲,將十王子打飛出去。

    本來張若塵是不想惹事,儘量剋制自己的怒火,可是對方卻一步步的逼迫。

    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靠拳頭說話。

    “轟!”

    十王子慘叫一聲,身體撞在塔樓的大門上,將大門撞破,倒飛了進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混蛋,你居然敢打我……我要你……啊……”

    張若塵抱着劍匣,走進塔樓。

    十王子再次慘叫,嘭的一聲,又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面。

    大概一刻鐘之中,千水郡國的十王子渾身是傷,連滾帶爬的逃到塔樓的頂部,躲到十三郡主的身後,一邊顫抖着,一邊罵道:“小子,你死定了,竟然敢對本王子對手,本王子一定要你死得很難看。”

    “嘭!”

    張若塵冷冷的盯着十王子,運足真氣,一掌打出去,將塔樓的一根柱子崩斷,道:“死又如何?堂堂正正的死,總比被羞辱的活着要強。”

    十三郡主看到被打成豬頭的十王子,嚇了一跳,連忙將十王子扶起來,問道:“十哥,你怎麼被打成這樣?”

    十王子滿臉紅腫,雙眼發青,憤怒咆哮的道:“十三王妹,你一定要爲十哥報仇,這個混蛋太無法無天,居然敢在千水王城動手毆打王族子弟,必須要滅他九族,殺他全家。”

    聽到十三郡主和十王子的對話,張若塵的心頭一驚,暗道:“這個紈絝子弟,居然真的是千水郡王的十王子。這些糟了!”

    十三郡主向着張若塵盯了一眼,也覺得這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太狂妄,居然連王族子弟都敢打,十分惱怒的道:“將這個狂徒給本郡主拿下,關進天牢。”

    那兩個侍女都是玄極境初期的武者,修爲不低,不僅是十三郡主的婢女,更是十三郡主的侍衛。

    她們同時取出一柄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就要去擒拿張若塵。

    張若塵雖然明白事情已經向着相反的方向發展,但是他卻並沒有絲毫畏懼,不卑不亢的道:“郡主殿下,明明是十王子先動手,想要羞辱在下,在下才出手反抗。難道這也有錯?”

    “對與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傷了千水郡國的王子。”十三郡主沒有要和張若塵講道理的意思,冷聲的說道。

    張若塵本來是奉命來結交十三郡主,希望能夠通過十三郡主的門路,爲雲武郡國求到援軍。

    但是,見到十三郡主竟然如此蠻不講理,張若塵也懶得與她多說。

    將禮物留下之後,張若塵便轉身離開。

    兩個侍女想要去擒拿張若塵,但是她們剛剛衝到張若塵的面前,就被張若塵快速點出兩指,封住了她們的經脈,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在下希望十三郡主是一個明事理的人。”張若塵冷漠的盯了十三郡主一眼。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轉身離去,走下塔樓。

    千水郡王的王子和郡主,簡直都是異類,全部都不可理喻。

    走在塔樓,張若塵看着已經游到岸邊的左龍林,嘆息了一聲,便向着莊園外行去。

    “咦!他怎麼會在這裡?”

    黃煙塵在一位侍女的帶領下,來到塔樓下方,看到張若塵離去的背影,美俏的臉上露出一絲異樣的神情,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兩個月之後就是中級遺蹟探索考試,黃煙塵想要儘可能提升自己的修爲,所以就回到千水郡國,打算讓千水郡王幫她購買一滴聖液,助她修煉。

    回到千水郡國,黃煙塵就聽說自己的妹妹十三郡主要選駙馬,而且還是以聯姻的方式將她嫁出去。

    要知道,黃煙塵一共有三十六位姐姐和妹妹,唯獨只有十三郡主與她是同父同母,可以說是唯一的親妹妹。

    得知了消息,黃煙塵一怒之下,闖進了王宮,將千水郡王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差一點將王宮給拆掉。

    隨後,她就立即趕來這一座莊園,想要見十三郡主一面。

    讓黃煙塵沒有想到的時候,剛剛來到這一座莊園,就看到了張若塵。

    “煙塵郡主,請隨奴婢上樓,十三郡主殿下就在塔頂。”先前那一位對張若塵和左龍林十分傲然的侍女,在黃煙塵的面前卻表現得十分恭敬,彎着腰,連頭都不敢擡。

    這位侍女十分清楚煙塵郡主的厲害,在所以郡主裡面,就數她最受大王疼愛。甚至,她就算指着大王的鼻子罵一頓,大王都不敢還口。

    這種大人物,她是萬萬不敢得罪。

    黃煙塵收回目光,輕輕的摸了摸雪白的下巴,不留痕跡的問道:“雲武郡國的那一位九王子來這裡幹什麼?”

    “當然是來相親。”侍女道。

    “相親?”

    黃煙塵驚呼了一聲,緊接着,她差一點笑岔氣,道:“他居然會來和十三王妹相親?哈哈!笑死我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