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一位侍女有些訝然,不就是一個來相親的王子,煙塵郡主有必要笑成這樣?

    最近來千水郡國相親的王子那是多不勝數,那一位侍女早就見怪不怪。

    她早就聽說煙塵郡主是一個冷若冰霜的高貴女子,將誰都不放在眼裡,怎麼會因爲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而笑得這麼開心?

    實在有些不懂。

    黃煙塵到了塔樓的頂部,就看見被封住經脈的兩位侍女,還有十三郡主黃煙冉和十王子黃淨。

    黃煙冉和黃淨的修爲都不如張若塵,根本無法將兩個侍女被封的經脈解開。

    “嘭!嘭!”

    黃煙塵快速點出兩指,擊在兩位侍女的眉心。

    兩股強勁的真氣從她的指尖飛出,將她們體內被封住的經脈震開,兩位侍女漸漸的恢復過來。

    她們跪在地上,對着黃煙塵一拜,道:“拜見煙塵郡主。”

    黃煙塵點了點頭,藍髮飄飄,向着黃煙冉和黃淨走了過去,盯着黃淨身上的傷勢,冷聲的道:“十弟,你又出去闖禍了?”

    見到黃煙塵,十王子黃淨立即撲了過去,趴在黃煙塵的腳下,抱住黃煙塵的腳,哭嚎道:“六姐,你可算是回來了!那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簡直欺人太甚,根本不將我們千水郡國放在眼裡,無法無天,目中無人。我身上的傷,全是被他給打的,你可一定要爲我報仇。”

    黃煙塵瞭解張若塵,知道張若塵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揍黃淨。

    當然,她也瞭解自己這個十弟是什麼貨色。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卻也能猜到幾分。

    “十弟居然可以將張若塵那傢伙都給惹怒,真是不容易。”黃煙塵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發怒的樣子,心頭不禁有些佩服自己的十弟。

    黃煙塵裝出惱怒的樣子,冷聲的道:“那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不是來和十三王妹相親,怎麼會這麼狂妄?”

    十三郡主十分氣惱的道:“他?一點規矩都不懂,我纔看不上他。我一定要讓父王下令,將他和雲武郡王都給關押起來。”

    黃煙塵點了點頭,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道:“你說得沒錯,那傢伙的確是一點規矩都不懂,應該給他一個教訓。但是,將他關起來就沒有意思了!他不是想要娶你,那就讓他參加後天的論劍大會,到時候,你再在大會上慢慢的羞辱他。以你的身份,只需要透露出一點消息出去,自然有很多人幫你收拾他。”

    “好吧!就依六姐說的辦。”十三郡主十分佩服黃煙塵,所以對黃煙塵的話是言聽計從。

    黃煙塵的眸中露出幾分笑意,看到桌上的劍匣,道:“這是那一位九王子送給你的禮物?”

    十三郡主的眼中厭惡的神色,立即道:“彩霞,將那混蛋送來的禮物扔掉,看到就心煩。

    黃煙塵將劍匣打開,看着躺在匣子中的一柄冰寒的玉劍。

    她將玉劍捏在手中,注入真氣,感受劍中的銘紋。

    “七階真武寶器。那傢伙爲了相親,倒是夠捨得。”黃煙塵將玉劍收起,道:“扔掉太可惜了!這柄劍與我的體質十分契合,我就幫你收下了!”

    ……

    張若塵走出莊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微微苦笑:“此次來千水郡國求援,最終還是失敗了!”

    本來想要結交十三郡主,卻沒有想到反而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

    當然,張若塵也並不後悔。

    那一位十三郡主和十王子都太不可理喻,就算得罪,那就得罪了吧!

    “黃師姐似乎也是千水郡王的一位郡主,實在不行,倒是可以去走她的門路。”

    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是不願意去找黃煙塵,在他看來,黃煙塵比十三郡主和十王子更加不可理喻,更加喜怒無常。

    此刻,左龍林從莊園中走了出來,盯了張若塵一眼,就像是看死人一般,搖頭嘆息了一聲:“蠢貨!你又給雲武郡國闖大禍了!等着瞧,十三郡主和十王子絕對不會放過你。”

    左龍林已經知道莊園中發生的事,知道張若塵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

    張若塵懶得理會左龍林,看也沒看他一眼。

    尚書府的兩位僕人,駕着兩輛鈴馬古車,來到莊園的外面,分別停在左龍林和張若塵的面前。

    “雲武郡王和火龍郡王都在尚書府等待,兩位王子請上車。”

    張若塵坐着車駕,大概半個時辰之後,就來的尚書府。

    張若塵和左龍林同時走進大門,在老管家的帶領下,前往大堂。

    此刻,寧尚書就坐在大堂的上方,火龍郡王和雲武郡王坐在左右兩邊。

    見到左龍林走進來,火龍郡王立即問道:“林兒,今天見到十三郡主,映象如何?”

    左龍林笑道:“回稟父王,十三郡主美豔絕倫,蕙質蘭心,有傾國傾城的容顏,孩兒心中十分仰慕。十三郡主也十分看好孩兒,已經答應讓孩兒參加後天的論劍大會。”

    火龍郡王大喜,道:“十三郡主將論劍帖給你了?”

    “什麼論劍帖?”左龍林有些詫異。

    火龍郡王道:“只要被十三郡主看中的天才,就能得到一張論劍帖。只有憑藉論劍帖,才能參加論劍大會。”

    “十三郡主……沒有給我論劍帖……”左龍林道。

    寧尚書笑道:“或許是十三郡主一時忘記了,說不定待會就回將論劍帖送過來。”

    左龍林也微微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覺得應該是這樣。

    在場只有張若塵才知道,左龍林並沒有見到真正的十三郡主。

    他之所以知道張若塵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估計也是某位侍女告訴他。

    但是,張若塵並沒有將這些說出來,一旦說出來,未免就顯得太尷尬。

    雲武郡王十分關切的看向張若塵,問道:“九兒,十三郡主對你的映象如何?”

    張若塵還沒有開口,左龍林就先冷笑了起來,道:“雲武郡王,你也該管教管教九王子,他殺死霍星王子,爲雲武郡國惹來滔天大禍也就罷了!今天,他居然又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據說他還將十王子打成了重傷。”

    “什麼?”

    雲武郡王的心頭大驚,額頭上冒出一滴滴冷汗,沒想到張若塵會闖下這麼大的禍。

    就連一貫不動聲色的寧尚書,也微微皺眉,眼神銳利的盯向左龍林,沉聲道:“真有此事?”

    左龍林躬身對着寧尚書一拜,道:“在尚書大人的面前,晚輩哪敢亂說話。此事千真萬確,據說十三郡主已經放話,要將九王子和雲武郡王關進天牢。”

    火龍郡王坐在一旁,臉上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輕輕的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道:“雲武郡王,你真是教了一個好兒子。哈哈!自作孽,不可活。”

    寧尚書豁然站起身來,眼神陰晴不定,冷冰冰的道:“雲武郡王,你還是帶着九王子立即去向十三郡主請罪吧!若是十三郡主發怒,就算是老夫也保不住你們。”

    雲武郡王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嘆息了一聲,知道寧尚書已經徹底放棄了他們。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或許,雲武郡國註定該有這一次劫難,誰都救不了雲武郡國。

    雲武郡王的神情落寞,顯得有些心灰意冷,就在他剛剛站起身來,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僕人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手中捏着一張銀鑄的帖子,道:“尚書大人,這是十三郡主派人送來的論劍帖!”

    左龍林露出喜色,心頭十分激動,肯定是十三郡主補送給他的帖子。

    雲武郡王看着僕人手中的那一張銀鑄的論劍帖,心情十分複雜,若是那一張論劍貼是……哎……

    “九兒,我們走吧!”

    雲武郡王帶着張若塵向着大門外走去。

    剛剛走出大門,就聽到寧尚書的笑聲,道:“雲武郡王,速速回來。這一張論劍貼是十三郡主送給九王子,希望九王子一定要去參加後天的論劍大會。”

    雲武郡王和張若塵都是怔住,十分詫異。

    重新回到大堂,寧尚書的臉上掛着笑容,將論劍帖遞給張若塵,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笑道:“果然是少年英才,難怪能夠得到十三郡主的青睞。下等郡國的王子之中,你是第一個收到論劍帖,如此看來十三郡主還是相當看好你。”

    “不可能,不可能……”

    左龍林死死的盯着張若塵手中的論劍帖,道:“他明明得罪了十三郡主,怎麼可能得到論劍帖?肯定是十三郡主寫錯了名字,那一張論劍貼應該是我的纔對。”

    說着,左龍林就快出兩步,向要去搶論劍貼。

    寧尚書冷冷的瞪了左龍林一眼,沉聲一喝:“大膽,論劍貼也是你可以搶奪?還有沒有將老夫放在眼裡?”

    僅僅被寧尚書瞪了一眼,左龍林的臉色就變得蒼白,向後連退三步,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裡吐出。

    只是一個眼神,就讓一位玄極境大圓滿的高手重傷。

    寧尚書若不是看火龍郡王的面子,剛纔的那一個眼神,就能將左龍林殺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