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龍郡王將左龍林拉了下去,連忙賠罪,道:“小兒只是一絲衝動,纔會冒犯尚書大人,希望尚書大人莫要生氣。”

    寧尚書冷哼了一聲,道:“火龍郡王,今後要多管教自己的兒子,免得給火龍郡國招惹禍端。寧安,送客。”

    一位老管家走出來,將火龍郡王和左龍林給送了出去。

    寧尚書將雲武郡王和張若塵留了下來,又一起交流了許久。夜宴之後,纔派人將雲武郡王和張若塵送回莊園。

    回到莊園,張若塵捏着手中的論劍帖,看着上面娟秀的字,實在有些想不通,那一位十三郡主爲何會將論劍帖發給他?

    張若塵將論劍貼收了起來,不再去想,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準備在論劍大會之前,再煉化一滴半聖真液。

    兩天後,張若塵帶着論劍帖,直接前往千水郡國的王宮,參加論劍大會。

    所謂的“論劍大會“,其實就是爲十三郡主挑選駙馬,只有經過十三郡主篩選過後的天才,纔有資格參加。

    除此之外,即便是雲武郡王,也不能踏入王宮一步。

    可以說,這是一場年輕一代高手的風雲際會,各國的頂尖天才齊聚一堂,爭雄鬥劍,只有劍術最強者,才能娶到十三郡主。

    舉行論劍大會的地點,選在千水王宮的金鳳宛,由三千禁軍看守,只有憑藉論劍帖才能進入。

    千水王宮顯得異常的恢弘大氣,修建着一座座硃紅色的高大殿宇,懸空的飛檐塔閣。其中一些大型的廣場上圈養着一隻只強大的四階蠻獸,用碗口粗的鐵鏈鎖着,散發出震懾人心的強大氣息。

    即便只是看守金鳳宛的普通禁軍,也是玄極境的修爲,根本不是雲武郡國的禁軍可以比擬。

    只需要調動一支千人禁軍,就能擊潰雲武郡國的十萬大軍。

    一位玄極境大極位的禁軍小統領攔住張若塵的去路,神情十分嚴肅的道:“請公子出示論劍帖。”

    張若塵將銀鑄的帖子拿出來,給那一位禁軍小統領看了一眼。

    那一位禁軍小統領的眼神立即變得恭恭敬敬,微微躬身,道:“公子請進。”

    張若塵走進金鳳宛,便看到園圃中栽種着很多珍奇的藥材,散發出怡人的藥香。而且,空氣中的靈氣,十分濃度,幾乎是雲武郡國王宮的四倍。

    在這樣的環境下修煉,武者的修煉速度肯定比別處快得多。

    金鳳宛的水池上空,佈置了一座陣法。陣法的上空,懸浮着一座九米見方的戰武臺。

    此刻,很多天才俊傑已經來到池畔,不僅僅只是別的郡國的王子,還有千水郡國的一些大家族、大宗門的人傑,每一個都是年輕一代的高手,沒有一個長得醜陋,沒有一個是庸才。

    庸才和醜陋的人,早就已經被十三郡主排除在外。

    就在這時,張若塵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正是在武市學宮東院的第一高手,荀歸海。

    他居然也來參加論劍大會!

    荀歸海坐在十三郡主的不遠處,穿着武市學宮的錦色武袍,顯得俊朗神豐。僅僅只是看他坐的位置,就可以看出,十三郡主是相當看好他。

    除了荀歸海之外,十三郡主的身邊還坐着另外三個年輕男子。

    那三個年輕男子的身上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勢,每一個都不比荀歸海弱。

    來到金鳳宛,張若塵的心頭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明明是來千水郡國求援,怎麼偏偏要來參加這個莫名其妙的論劍大會?

    更加奇怪的是,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天才俊傑,從天南地北聚集到這裏?

    不會每個人都是來求援吧?

    “在下陳天書,不知公子尊姓大名?”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張若塵的身旁,笑眯眯的問道。

    張若塵向着陳天書看了一眼,發現此人長得異常俊美,比荀歸海都要更勝一籌。

    張若塵道:“張若塵。”

    陳天書顯得有些自來熟,盯着遠處的十三郡主,笑道:“你也想贏得論劍大會的第一,抱得美人歸?”

    “嗯?”張若塵微微一愣。

    “抱得美人歸”是什麼意思?

    陳天書道:“你看下方的那人,一個個都想表現出驚人的天資,從而俘獲十三郡主的芳心。卻不知,他們都只是綠葉,真正有希望的人,只有坐在上面的那四位。大乾郡國的‘荀歸海’,龍川郡國的‘拓跋臨肅’,左相門生‘柳信’,半聖弟子‘青赤白’。”

    “等等……你剛纔說什麼?在論劍大會的第一,就能俘獲十三郡主的芳心?”張若塵道。

    陳天書驚訝的道:“你難道不知道?論劍大會,就是幫十三郡主挑選駙馬。”

    張若塵道:“……”

    陳天書看着張若塵的神情,恍然大悟,道:“難道你會站在最後面,原來你根本不知道論劍大會的目的。也好,反正我們都爭不過那四個絕頂天驕,就站在這裏看好戲吧!”

    “我明白了!”

    張若塵回想起雲武郡王交代他的話,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

    雲武郡王竟然是想要他迎娶十三郡主,只要雲武郡國和千水郡國聯姻,那麼四方郡主自然不敢再攻打雲武郡國。

    只不過,張若塵根本就不喜歡那一位十三郡主,甚至有些反感,自然不可能娶她。

    陳天書說得沒錯,反正也爭不過,那就留下來看一看也無妨。各國的天才俊傑匯聚在一起,這樣的盛會可不多見。

    來參加論劍大會的人,除了來自天南地北的天才俊傑,還有另外一些郡主和千水郡國的一些貴族千金。

    若是她們看上了某一位天才俊傑,也可以主動向那一位天才俊傑示好,表達自己的愛意。

    任何一個勢力都會不惜餘力的拉攏有潛力的天才,甚至以聯姻的方式,與那一位天才拉近關係。

    這是大家族、大宗門長盛不衰的生存之道!

    同時,天才也需要依靠這些大勢力提供的修煉資源,才能真正的強大起來。

    可以說,他們相互之間本來就是互利共贏的關係,聯姻只是一種建立關係的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

    離金鳳宛不遠的地方,有一座飛天閣。

    飛天閣,看似一座懸浮在半空的巨大閣樓,實際上,是一件九階真武寶器。

    飛天閣的表面,刻滿了陣法銘紋,就算懸浮在金鳳宛的上空,也沒有人可以發現它的存在。

    此刻,千水郡王和王后,還有十多位姿容美麗的妃嬪,全部都站在那一座飛天閣的上方,望着金鳳宛的方向。

    除此之外,千水郡國的十大權臣也在飛天閣,其中就有寧尚書。

    十大權臣其實也代表了千水郡國僅次於王族的十大勢力,每一個勢力都比中等郡國要強大得多。

    千水郡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樣子,露出鬍鬚,帶着王冠,穿着金袍,身上散發出一股帝王之氣,道:“左相,你覺得這一次論劍大會,誰能贏得第一,迎娶十三郡主。”

    千水郡國的左相,十大權臣之首,長得鶴髮童顏,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笑道:“老夫的門生,柳信,年僅二十二歲,已經達到地極境後期,更是將劍意境界修煉到劍隨心走的高階境界,或許有機會贏得第一。”

    大將軍公孫霖,笑道:“柳信的天資的確很高,只可惜年紀比十三郡主要大太多。我反倒覺得青赤白的機會要大很多,他今年才二十歲,已經突破到地極境中期,而且,他還是血空半聖的親傳弟子,劍意境界深不可測。”

    坐在不遠處的右相,笑道:“柳信和青赤白都是我們千水郡國的逆天人傑,老夫覺得,既然大王向周邊百國都發出請帖,就應該給那些中等郡國、下等郡國的王子一個機會。”

    “比如,大乾郡國的荀歸海,雖然只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可是他卻達到《玄榜》第十四,絕對是一位潛力無窮的天才。”

    ……

    十大權臣,全部都在極力推薦與自己有關係的晚輩,爭得面紅耳赤。

    千水郡王看到坐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寧尚書,笑道:“寧尚書,大家都有晚輩參加論劍大會,寧家也是千水郡國的頂尖家族,難道就沒有派遣一個天才俊傑參加?”

    寧尚書笑了笑,道:“寧家的年輕一代的確有幾個天資還算不錯的玄榜天才,只可惜他們與柳信、青赤白、荀歸海比起來差得太遠。老夫就沒有讓他們參加,免得丟人現眼。”

    寧尚書的話鋒一轉,又道:“不過,老夫也要向大王推薦一個天才。他並不是半聖弟子,也不是大勢力的傳人,也沒有地極境的修爲。但是,卻是一位頂尖的奇才。”

    千水郡王生出幾分興趣,笑道:“寧尚書,你指的是何人?”

    “他叫張若塵,下等郡國雲武郡國的王子,今年十七歲,武道修爲達到玄極境中極位……”

    寧尚書還沒有說完,坐在一旁的大將軍公孫霖就笑了起來,道:“太普通了,太普通了,這些的天才,在我們千水郡國,就算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寧尚書笑了笑,道:“大將軍,你聽老夫說完,再說這話也不遲。張若塵是在十六歲纔開始神武印記,到現在,修煉時間還不足一年。”

    聽到這話,另外九位權臣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