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捏住倒山劍,拓跋臨肅身上的氣勢隨之一變,猶如化爲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嶽。

    在他的身上,完全找不出一絲破綻。

    張若塵感受到拓跋臨肅的變化,心中也生出一股戰意,體內的血液沸騰起來。

    終於遇到一個真正的劍道高手!

    張若塵道:“我叫張若塵,你呢?”

    “拓跋臨肅。”拓跋臨肅的心中明白,張若塵已經答應與他比劍。

    兩人相隔只有五步,同時手按劍柄,進入到最佳狀態。

    他們都沒有先動手,而是在靜靜的觀察對方,尋找對方身上的破綻。

    戰武臺下方的那些年輕天才,全部都議論起來。

    “拓跋王子可是龍川郡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據說,在龍川郡國的年輕一代無人是他的一招之敵。他竟然親自與那一個雲武郡國的狂徒交手,真是給足了那一個狂徒的面子。”一個十多歲的天才少年道。

    “那狂徒的確有真本事,接連擊敗朱藝和霍明,要不然的話,他也不配與拓跋王子交手。”

    “你們沒有聽到拓跋王子剛纔的話?拓跋王子十招之內,就能將他擊敗。”

    “我看根本就不需要十招,最多隻需三招。”

    “拓跋臨肅的劍法至剛至陽,想要擋住他一招都極難。”

    ……

    “果然是高手,居然完全沒有破綻。既然沒有破綻,那我就逼你露出破綻。”

    拓跋臨肅的雙目之中,突然,迸射出兩道刺目的精芒。

    體內的骨骼和肌肉快速運動,發出“噼啪”的聲音。

    拓跋臨肅沒有施展任何花俏的步伐,大步向張若塵走過去,看似走得很慢,可是剎那之間,他就走到張若塵的面前。

    “譁!”

    二百四十斤的倒山劍,猶如一塊門板,向着張若塵斜劈下去。

    沒有使用任何真氣,可是劍鋒上卻出現一粒粒火光,猶如變成了火焰之劍。

    看似十分簡單的一劍,張若塵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避開。

    張若塵穩住下盤,使用巧力,手臂抖動,閃魂劍就像是一條靈蛇在黑色巨劍上面遊走,將黑色巨劍上的力量推卸到了另一個方向。

    拓跋臨肅的眼中露出一絲異樣的光芒,大笑道:“好!”

    “唰!”

    拓跋臨肅的反應速度相當快,立即又是一劍劈了下去,劍法大開大合,絲毫都不拖泥帶水。

    “嘭!”

    兩人硬拼了一擊,張若塵被強大的力量震得手臂發麻,身體倒飛了出去,落到戰武臺的邊緣。

    雖然說,論劍大會比的是劍法造詣,不能使用真氣。

    但是修爲強大的武者,肉身的力量也會相當強大,速度也比低境界的武者更快,自然也就更加佔優勢。

    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閃魂劍,發現劍鋒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口子。

    拓跋臨肅手中的倒山劍是七階真武寶器,無論是煉器的材料,還是鋒利程度,都不是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閃魂劍可以比擬。

    拓跋臨肅似乎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公平,道:“我選擇換劍!”

    “不用!”

    張若塵踩着御風飛龍影的步伐,片刻之間,衝到拓跋臨肅的面前,“你也接我一招!”

    好快!

    拓跋臨肅只感覺眼前一花,一道劍影就已經劈到他的頭頂,受到劍風的衝擊,一股刺痛的感覺從頭部傳來。

    “刺!”

    拓跋臨肅的身體向後一仰,雙手抱劍,臨空一刺。

    張若塵的身體一扭,躲過劍尖,落到拓跋臨肅的身後,叫道:“天心指路!”

    閃魂劍由下而上,劃出一道筆直的劍痕,斬向拓跋臨肅的後背。

    拓跋臨肅並不轉身,戰劍向後刺去,就像一面鐵盾,擋住了張若塵劈出的劍招。

    “哧哧!”

    兩劍激烈的碰撞,散發出一粒粒火星。

    “一劍破軍殺!”

    拓跋臨肅猛然轉身,雙腿下沉,一劍橫斬出去。

    這一劍屬於靈級中品的劍招,拓跋臨肅經歷了大小數十場戰役,殺敵數千,纔在軍中將這一劍修煉成功。

    劍法一出,有橫掃千軍的氣勢。

    此刻,兩人近在咫尺,面對拓跋臨肅必殺的一劍,張若塵也不得不硬接。

    這就是拓跋臨肅的厲害之處,他知道張若塵的劍法的優勢是靈巧精妙,所以便絕不給張若塵躲閃的機會,逼張若塵正面與他碰撞。

    “啪!”

    兩劍相擊,發出刺耳的金屬碎裂聲。

    張若塵手中的閃魂劍被斬斷,劍尖飛了出去。

    原本三尺四寸長的劍,變成一柄兩尺半的斷劍。

    但是,張若塵並沒有因此而驚慌,依舊鎮定自若,腳尖一點,身體疾速後退,險之又險的避過拓跋臨肅的劍招。

    “好!拓跋王子不愧是龍川郡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劍法厲害,僅僅八招,就斬斷了那個狂徒的劍。”

    “還號稱劍法天下第一,在拓跋王子的面前,簡直不堪一擊。”

    拓跋臨肅的眼神一寒,向着剛纔說話的那兩人瞪了一眼,道:“他沒有敗,只是他的劍的品階太低,所以纔會折斷。張若塵,我可以借給你一柄劍,我們繼續戰完這一場。”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誰說斷劍就一定不能再用?拓跋王子,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通過剛纔的交手,我已經看出你劍法中的破綻。”

    “你的劍法,陽剛十足,勇猛無敵,可是卻很難連續。你的每一招都只是一招,根本沒有後續的劍招。”

    “這樣的劍法看似一往無前,氣勢十足,可是一旦我抓住了兩招劍法的間隙,就是你落敗的時候。”

    拓跋臨肅的神色不變,道:“你的意思是說,你只需要兩招,就能將我擊敗?”

    張若塵道:“差不多吧!”

    “哼!就連劍都被斬斷,還敢說大話,真是不要臉。”十三郡主噘着嘴說道。

    拓跋臨肅的眼神變得嚴肅起來,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雙手握住劍柄,道:“一劍斷山河!”

    “哧哧!”

    劍鋒上出現一粒粒火光,猶如一片火浪,向着張若塵斬了過去。

    張若塵的雙腿一蹬,彈射而起,一腳踩在拓跋臨肅手中的重劍的劍背,將重劍踩得微微下沉。

    與此同時,張若塵將手中的斷劍甩了出去,擊向拓跋臨肅。

    “嘭!”

    拓跋臨肅快速變招,揮劍向上斬去,將斷劍擊飛。

    他剛剛想要提起來戰劍去攻擊張若塵,突然,一股勁風從側面劈來。

    張若塵以手掌爲劍,劈在拓跋臨肅的脖頸,嘭地一聲,直接將拓跋臨肅打得倒在了地上。

    “轟隆!”

    拓跋臨肅魁梧的身軀,重重的倒在地上,若不是張若塵手下留情,剛纔那一擊,就能將他的脖子打斷。

    張若塵顯得很淡然,將地上的斷劍撿起來,道:“有時候,劍未必要捏在手中。有時候,未必只有手中的劍纔是劍。”

    “厲……害……”

    拓跋臨肅揉了揉疼痛的脖子,感覺到腦袋發昏,依舊從地上站了起來,將手中的倒山劍遞給張若塵,道:“我敗了!準守約定,將倒山劍送給你。”

    張若塵笑道:“君子不奪人所愛。”

    拓跋臨肅雖然也捨不得倒山劍,可是卻更不想做一個沒有誠信的人,堅持的道:“你若是不將倒山劍收下,今後豈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拓跋臨肅是一個出爾反爾的小人?”

    他的性格,就跟他的劍法一樣,十分剛直。

    “好吧!我收下!”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將倒山劍接到手中,隨後,又遞給拓跋臨肅,道:“現在,我又送給你。”

    拓跋臨肅微微一怔,露出一絲笑意,將倒山劍重新收了起來,道:“張若塵,多謝你送的劍。你放心,我拓跋臨肅,一定會還你一柄劍。”

    拓跋臨肅走下戰武臺,金鳳宛的二樓又有很多貴族千金,將一片片金玉葉拋到戰武臺上。

    仔細一看,竟有十多片金玉葉。

    “右相府,卓煙舞。”

    Wωω ¸тTk ān ¸C〇

    “大將軍府,司空湮兒。”

    “太師府,趙璇。”

    ……

    看着如同雨一般飛落下來的金玉葉,那些年輕天才全部都嫉妒的發狂。

    早知道先前張若塵要走的時候,就應該放他離開,現在倒好,他接連擊敗三大高手,就連拓跋臨肅都敗在他的手中,得到了無數貴族千金的青睞。

    他只需要隨便從地上撿起一張金玉葉,今後就能得到一個龐大的勢力的支持。這種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

    “可惡,這個傢伙竟然還挺厲害。”十三郡主感覺有些失算,萬一他奪得論劍大會的第一該怎麼辦?難道還要嫁給他?

    站在旁邊的柳信,看出十三郡主對張若塵的不滿,笑道:“郡主殿下,在下願意出手,將他擊敗。就是不知郡主殿下,還有沒有別的要求?比如,斷他一條腿,或者廢了他的修爲。”

    柳信乃是右相門生,已經得到右相的命令,一定要贏得論劍大會的第一,迎娶十三郡主。

    十三郡主看了柳信一眼,露出喜色,道:“倒也不用斷他的腿,廢他的修爲,只要你能夠狠狠的羞辱一下那個混蛋,本郡主一定重賞。”

    “在下一定不會讓郡主失望。”

    柳信的目光向着戰武臺上的張若塵望去,眼睛一眯,露出一絲冷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