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他一戰,說不定能夠讓我的劍法造詣更上一層樓。”

    青赤白看着戰武臺的方向,發現柳信連張若塵的衣角都碰不到,完全被張若塵壓制。

    “他的確是一個劍法高手。”青赤白的心中更加堅定與張若塵一戰的信念。

    “嘭!”

    張若塵終於睜開雙眼,一劍刺在柳信的腹部,強大的力量從劍中傳出,將柳信震飛出去,掉落下戰武臺。

    因爲斷劍沒有劍尖,所以,柳信並沒有受太重的傷,只是顯得十分狼狽罷了!

    若是敗在青赤白的手中,柳信沒有任何怨言,可是卻敗在一個下等郡主的王子手中,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比殺了他更加難受。

    柳信的雙眼有些呆滯,嘴裡不停的念道:“他使用的只是斷劍,我怎麼會敗……怎麼會敗……”

    衆人都看得相當清楚,柳信從始至終都沒有碰到張若塵的身體,若是張若塵真的想要擊敗他,估計真的只需一招。

    柳信灰溜溜的躲進人羣之中,十分害怕被張若塵看見,逼他剁手。若是他真的將自己的手剁掉,必定會影響今後的修煉。

    張若塵自然看到躲在人羣中的柳信,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想逼迫他,畢竟他是左相的門生。

    若是張若塵逼他剁掉了手,那就等於是在打左相的臉,左相肯定會報復。對雲武郡國的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反正經歷了今天的事,柳信也會淪爲千水郡國的笑話,張若塵懶得再去火上澆油。

    現在,整個論劍大會,再也沒有人敢嘲笑張若塵,就算他真的自稱自己是天下第一劍法高手,大家也不會覺得可笑,只會覺得他是一個十分自信的人,擁有狂傲的本錢。

    霍明也完全呆住,盯着站在戰武臺上的張若塵,感覺到像是被張若塵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嘩嘩!”

    金鳳宛二樓的那些貴族千金,又拋出一片片金玉葉,紛紛揚揚的落到戰武臺上。

    甚至,就連金鳳宛三樓也拋出了兩片金玉葉。要知道,三樓上面,觀戰的可都是千水郡國的郡主。

    居然有兩位郡主,也向張若塵示愛。

    與此同時,隱藏在虛空的飛天閣上,也響起千水郡王的笑聲,道:“寧尚書,你提到的這一個張若塵,果然是少年英傑,使用斷劍都能戰勝拓跋臨肅和柳信。”

    寧尚書笑道:“這個張若塵的確是相當出衆,但是,他與大王年輕時候相比,還是差了一點。微臣記得,大王當年在東海聖城,一人一劍,敗盡各國天才,那等風采至今也無人能及。”

    聽到寧尚書奉承的話,千水郡王的心情大好,想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大笑一聲:“寧尚書,你可別忘了,張若塵使用的可是斷劍。使用斷劍也能如此厲害,本王當年也不及他。”

    在場的十大權臣可都是老狐狸,已經聽出一些別樣的東西。

    看來大王已經動了愛才之心,準備招張若塵爲婿。

    寧尚書自然也聽出千水郡王話中的意思,心頭暗道,“大王看來是相當看好張若塵,這個張若塵今後前途無量,我一定要將與雲武郡國的關係更加拉近一些。四方郡國那邊,也要去敲打一翻。”

    大將軍公孫霖笑道:“今天,張若塵在論劍大會上斷劍戰羣英,敗盡各路天驕,不久之後,必定名傳各國。”

    左相道:“張若塵能不能名傳各國,還差最後一戰。若是他敗給了青赤白,那麼他先前贏下的所有榮耀,全部都將轉移到青赤白的身上。”

    寧尚書微微皺眉,道:“青赤白乃是半聖弟子,而且修爲達到地極境中期,劍意境界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堪稱千水郡國百年以來的第一天驕。張若塵敗在他的手中,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另外一位權臣道:“青赤白在玄極境中極位的時候,應該比張若塵還要弱一點。但是現在,他就算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也要比張若塵強得多。兩人一戰,本就不公平。青赤白必勝!”

    “若是青赤白將修爲壓制到玄極境小極位,應該就是勢均力敵。不過那樣的話,對青赤白也頗爲不公平。畢竟作爲半聖弟子,他也不想敗,更加不能敗。”

    “張若塵只需要在青赤白的手中堅持十招,當今天下的少年英才,必有他一席之地。”

    ……

    金鳳宛的衆人並不知道,千水郡國的那些大人物也在關注各國最新崛起的年輕天才。

    對於這些大人物來說,每一位頂尖天才,將來都可能會成長爲蓋世霸主。現在提前將他們拉攏,自然是沒有壞處。

    張若塵站在戰武臺上,並沒有急着離去,因爲他知道,就算他現在想要走,也肯定會有人出來攔住他。

    不將他擊敗,不可能放他離開。

    既然如此,那就將有意見的人全部擊敗,將不服的人全部打服,到時候,自然就可以從容的離開。

    “誰還要與我比劍?”張若塵提着斷劍,目光掃視着下方的每一位天才俊傑。

    見到張若塵的目光,衆人紛紛低下頭。

    “我來吧!”

    青赤白站起身來,將劈在肩上的外袍脫下,露出一身整潔乾淨的青袍,提着一柄青色的戰劍,向着戰武臺上走去。

    青色的真氣,在他腳下涌動,凝聚成一片真氣雲。

    他每踏出一步,腳下就會出現一片真氣雲,託着他的身體,將他送上戰武臺。

    看到青赤白施展出來的身法,人羣中傳出一聲驚呼:“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身法武技‘平步青雲’?”

    “應該就是那種武技,據說是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青赤白估計已經快要修煉到大成。”

    “青赤白終於要出手了,他代表的可是我們千水郡王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既然他出手,應該可以輕鬆擊敗雲武郡國的那一位九王子。”

    ……

    青赤白落到戰武臺上,顯得十分灑脫,盯着張若塵,笑道:“在下青赤白,本來是不想在論劍大會上出手,但是,見到九王子的精妙劍法,心中佩服,也想與閣下切磋一翻。你已經連戰了四場,真氣必定大量消耗,你先休息半個時辰,我們再戰。”

    張若塵知道青赤白是一個強勁的對手,並不狂妄的認爲自己就一定能夠戰勝他。

    張若塵點了點頭,立即盤坐在地,開始恢復消耗的真氣。

    大概一刻鐘之後,張若塵恢復到巔峰狀態,站起身來,盯向青赤白,道:“你打算如何比試?”

    青赤白道:“我的劍意境界達到了劍隨心走的巔峰境界,若是我們只比劍招,對你來說,絕對是相當不利。所以,我們還是按照先前的規矩,我將修爲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咋們在同境界一戰。”

    張若塵道:“好!我沒有意見!”

    此刻,坐在十三郡主不遠處的荀歸海站起身來,笑道:“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大家願不願意聽一聽?”

    青赤白向着荀歸海看了一眼,笑道:“荀兄有什麼提議,但說無妨。”

    荀歸海道:“戰武臺只有九米見方,對於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來說,顯得太小了一點。兩位都是劍道的頂尖高手,你們兩人一戰,必定無比精彩。爲何不將戰場擴大到整個金鳳宛,豈不更加利於你們發揮自己的劍技?”

    十三郡主知道青赤白的身法十分厲害,肯定佔據優勢,於是立即贊同,道:“荀公子說得沒錯,戰武臺的侷限性的確太大。你們這一戰,就以金鳳宛爲戰場,不需要侷限於區區一座戰武臺。”

    青赤白向着張若塵望去,道:“九王子,你覺得嗎?”

    張若塵道:“既然大家都已經決定,那我自然也沒有異議。”

    青赤白盯着張若塵手中的斷劍,道;“九王子,你還是換一柄劍吧!”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用自己的劍已經用習慣,若是臨時換一柄劍,反而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

    青赤白顯得瀟灑從容,手臂一擡,青色的戰劍在虛空劃出一個弧度,一隻手捏住劍柄,一隻手捏住劍尖。

    真氣從指尖涌出,手指就像是蒙上了一層青色的光暈。

    “啪!”

    那一柄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在青赤白的真氣作用下,被強行折斷,也變成了一柄斷劍。

    青赤白一揮手,將斷掉的劍尖拋了出去,掉落進戰武臺下方的池水之中。

    衆人都用佩服的眼神盯着青赤白,覺得他光明磊落。只有張若塵明白,其實青赤白在登上戰武臺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斷劍的準備,所以才只帶着一柄四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登上戰武臺。

    他若是使用一柄完好無損的劍,就算擊敗了張若塵,衆人也不會承認他的實力。

    反而,若是他主動折斷戰劍,再擊敗張若塵,不僅只是贏了張若塵,更是贏得了名聲。

    對於一個天才來說,名聲也很重要。

    張若塵將腦海中的雜念,全部清除,眼神筆直的盯着站在對面的青赤白,整個人就像是與周圍的空間完全獨立了出來,進入一種無比空明的境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