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相隔只有七步,一直在相互對峙,誰都沒有先出手。

    誰先出手,就肯定會先露出破綻。

    此刻,他們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筆直的盯着對方。

    只有七步的距離,誰敢眨眼睛?

    在你眨眼睛的那一剎那,你就已經敗了!

    這就是高手對決,任何一個細微的錯誤也不能犯,不僅僅只是比劍,更是在比精神力,比意志,比耐心。

    對峙了半個時辰,他們依舊紋絲不動。

    漸漸地,青赤白的眼睛開始酸澀,眼皮也微微跳動起來。

    反觀張若塵,依舊穩如泰山,古井無波,一動不動,沒有任何變化。

    要知道,張若塵可是開闢出了眼脈,可以將真氣直接輸入雙眼,自然比青赤白堅持得更久。

    “不能再等下去,再等下去,對我來說,會相當不利。”青赤白捏劍的手,微微的緊了緊。

    “咻!”

    沒有任何徵兆,青赤白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真氣進入雙腿的經脈,將速度激發到最快的程度。

    在下方的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青赤白的劍已經刺穿了張若塵的身體。

    可是張若塵的身體卻逐漸變淡,最後完全消失。

    原來,青赤白僅僅只是刺中張若塵的虛影,並沒有刺中張若塵的真身。

    在青赤白出手的那一剎那,張若塵就提前騰躍了起來,從上空,一劍斬向青赤白,速度比青赤白還要快一分。

    青赤白在一劍刺空的時候,就立即變招,向上一斬。

    “嘭!”

    兩柄斷劍碰撞在一起,濺出大片火光。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左手一掌打了出去,施展出一招“飛龍在天”,擊向青赤白的胸口。

    只有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以上,才能做到一心二用,一手使劍,一手用掌,互不影響。

    “崩雲拳!”

    青赤白的左手也向前一伸,打出一拳,以他拳頭爲中心,空氣都跟着震動了一下。

    “轟!”

    兩人同時分開。

    剎那之後,兩人又碰撞在一起,繼續交鋒。

    “水龍連珠。”

    青赤白施展出一種靈級下品的劍法,在真氣的帶動下,戰劍急速揮舞,化爲一條影子虛淡的巨龍。周圍的空氣中,發出潮水涌動的聲音。

    劍氣匯聚成的巨龍,向着張若塵撞擊過去。

    青赤白也跟着衝出去,劍鋒不停轉動,形成一個個劍圈,就像是巨龍吐出的一顆顆龍珠。

    一連八個劍圈,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招融會貫通的絕妙劍法。

    在劍氣巨龍和八個劍圈的攻擊下,張若塵只能被動的防禦,一步步向後退。

    終於,張若塵退到戰武臺的邊緣,腳掌一踩,雙臂展開,身輕如燕,向後飛了出去,落向下方的水池。

    “哪裏走!”

    青赤白一隻手捏住戰劍,一隻手背在身後,也踏在戰武臺的邊緣,飛了出去,追上張若塵。

    就在這時,張若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原本下落的身體,微微停頓了一下,竟然向上騰躍起三丈的高度,飛到青赤白的上方。

    “天心滿月!”

    張若塵雙手握劍,將真氣完全注入劍體,凝聚出一個明亮的巨大劍圈,向着青赤白劈了下去。

    “好身法!”

    青赤白叫了一聲好,雙手向上一頂,受到反衝的力量,身體疾速向下落去,落到戰武臺下方的水池的池面。

    若是別的武者,此刻肯定會掉進水中。

    但是青赤白在落到水面的那一剎那,腳下立即出現一團青色的真氣雲霧,將身體托住。

    他的雙腳只是微微下沉了一點,就如同踩在平地,向着遠處飛掠而去。

    “轟!”

    青赤白剛剛躲開,張若塵便一劍斬了下來,劈在青赤白剛纔站立的位置,將水面破開,濺起大片的水花。

    張若塵腳踩水浪,御風而行,身法無比的飄逸,就像是一位白衣少年劍仙,踏在水面,急速追向青赤白。

    青赤白的“平步青雲”的確是相當厲害的身法武技,可是在速度上卻不如“御風飛龍影”,很快就被張若塵追上。

    “天心弄潮!”

    張若塵的身體疾速旋轉,頭下腳上,將池中的水捲起來,形成一片片水浪,在劍氣的帶動之下,水浪向着青赤白涌了過去。

    眼看青赤白就要被水浪捲到池中,突然,青赤白停下腳步,豁然轉身,一劍直劈下去,嘴裏念出一個字:“破!”

    “轟!”

    一道十多米長的劍氣,將水浪破開,向着張若塵斬了過去。

    張若塵的腳尖在水面一踮,猶如一條飛龍,騰飛去三十多米高,輕飄飄的落到池邊的一棵楊柳的頂部,踩着枝葉,身體不墜。

    “青赤白不愧是千水郡國百年來最傑出的天驕,他在玄極境中極位的時候,估計與同境界的洛虛也弱不了多少。他現在雖然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可是他畢竟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爲,無論是真氣的凝練程度,還是體質的強度,或者是武技的精妙程度,遠不是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可以比擬。”張若塵的心頭暗想。

    也就是說,青赤白現在雖然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可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卻能輕鬆擊敗六年前他在玄極境中極位的自己。

    若是張若塵真的將他當成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那就大錯特錯。

    “本來以爲青赤白會佔據絕對的優勢,可以在數招之內,擊敗張若塵。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勢均力敵的局面。”拓跋臨肅敗在張若塵的手中,本來還有些不甘心,見到張若塵與青赤白交手之後,就徹底服氣了。

    柳信的臉色頗爲猙獰,憤然的道:“他怎麼會這麼強?青赤白可是將劍意境界,修煉到了劍隨心走的巔峯境界。”

    拓跋臨肅冷峭的一笑,道:“你難道看不出來,張若塵也將劍意境界修煉到了劍隨心走的巔峯?”

    “什麼?”

    柳信先前的心頭一直都在想着張若塵會敗得有多慘,卻並沒有仔細看張若塵與青赤白的交鋒,所以,纔沒有看出張若塵在劍道上的境界,實際上並不比青赤白低。

    荀歸海道:“若是張若塵沒有將劍道境界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巔峯,他早就已經敗在青赤白的手中。”

    年僅十七歲,而且才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爲,就已經將劍法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巔峯,這種天資,太讓人震撼了!

    其實,荀歸海也有些嫉妒張若塵,但是他此行的目的是爲了更加美麗、更加優秀、更加讓千水郡王重視的煙塵郡主,並不是十三郡主,在利益上他和張若塵沒有衝突,所以表現得就沒有柳信那麼激進。

    “這個淫/賊……居然還隱藏了實力,竟然將劍意境界修煉到了劍隨心走的巔峯,他到底還藏了多少實力?”黃煙塵瞪大了一雙杏眼,有一種想要親自出手,將張若塵的全部實力逼出來的衝動。

    要知道,黃煙塵也在前幾天,纔將劍意境界修煉到劍隨心走的高階。

    爲此,她高興了許久,沒想到才高興幾天,就被張若塵給再次打擊。

    “以青赤白的實力,應該可以將他的真實實力逼出來。”黃煙塵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排雪白的貝齒。

    青赤白平穩的站在水面,身上的青衣比池水更青,頭上整齊的長髮無風自動。

    即便他只是靜止不動,身體周圍也出現一道道無形的劍氣,發出“唰唰”的聲音,若是有人敢走進他的五步之內,必定被無形的劍氣撕碎身體。

    這是劍隨心走巔峯的境界!

    在普通人看來,此刻的青赤白,與傳說中的劍神沒有什麼區別。

    青赤白是一個愛惜自己名聲的人,做爲半聖弟子,他必須要做到最優秀,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張若塵擊敗。

    張若塵則沒有青赤白那樣的包袱,但是,張若塵卻也想贏,想要借住與青赤白的一戰,衝擊劍道的更高境界。

    那個境界,被稱爲“劍心通明”。

    青赤白只是剛剛達到劍隨心走巔峯而已,想要達到劍心通明,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張若塵上一世就是劍心通明的境界,所以要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比青赤白容易得多。現在,張若塵在劍道上的境界,已經相當接近劍心通明。

    同樣是劍隨心走巔峯的境界,張若塵的境界卻比青赤白更高。

    當然,青赤白也有很多張若塵不具備的優勢,所以兩人才會戰得勢均力敵。

    “若是我使用時空領域,那麼我就有八成的機會將青赤白擊敗。”

    認真的思索了一下,張若塵又搖了搖頭,時空領域的力量,還是不要暴露爲好。

    千水郡國的那些大人物,肯定也在暗中關注這一戰。

    別的底牌都可以暴露,但是,時空領域是張若塵最大的底牌,絕對不能暴露出去。

    “燕子抄水!“

    短暫的對峙之後,青赤白率先出手,猶如飛掠在水面的燕子,青色的戰劍猶如燕子的尾巴,不停顫動,形成一道道劍影。

    靈級中品的武技,燕子劍法。

    張若塵根本沒有修煉過靈級中品的劍法,只得繼續使用靈級下品的天心劍法與青赤白對決。

    “天心破梅!”

    張若塵從柳樹的頂部飛起,一劍刺了過去,將青赤白的劍氣全部震碎。

    青赤白絲毫都不慌亂,立即變招:“燕子歸巢!”

    青色的戰劍,直接刺向張若塵的心窩。

    察覺到劍氣的銳利,張若塵快步後退,可還是被劍氣攪碎的衣袖,發出“刺啦”的聲音。

    白色的衣袖,被劍氣撕碎成一片片布塊,掉落在水面。

    青赤白趁勝追擊,手中的劍,就像是飛行中的燕子,急速刺向張若塵的頸部。

    ……

    今天暫時到這裏,爆發一次,累成狗。爲了存稿,最近一週沒有睡覺時間都不超過六小時,現在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小魚雖然知道月票榜沒什麼希望,但還是希望大家將月票投給小魚。謝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