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看着張若塵就要敗在青赤白的劍下,忽然,張若塵激發出血脈的力量,一縷縷緋紅的血氣從體內涌動出來,形成一片濃密的血雲。

    血氣凝獸。

    “吼!”

    神龍和蠻象的低亢吼聲,從血霧中傳出。

    只看見張若塵的背後,一縷縷血氣相互纏繞在一起,呈現出一龍一象的血色影子。

    血龍足有十多米長,長着七爪,頭角崢嶸,龍鱗、龍角、龍爪,紛紛呈現出來,看得到清晰的輪廓。血象的影子則氣勢恢宏,猶如一座撐起天地的大山,神異到了極點。

    在血脈力量的加持之下,張若塵的肉身力量再次提升,雖然依舊比不過青赤白地極境的肉身,但是,已經比先前強大了許多。

    “嘭!”

    在最後時刻,張若塵擋住了青赤白剛纔那精妙絕倫的一劍。

    借住血脈的力量,張若塵開始絕地反擊。

    “天心風雨!”

    張若塵猶如與龍象合爲一體,手舞戰劍,腳踩步法,一連呈現出九道人影。

    身體周圍,出現一座巨大的劍氣漩渦,形成劇烈的劍風。

    青赤白也激發出血脈的力量,在身後凝聚出一隻孔雀血獸的虛影。那一隻孔雀血獸足有六米多長,一根根血羽都能清晰看見,輪廓分明,簡直猶如上古蠻獸之神孔雀明王的化身。

    青赤白借住血脈的力量,施展出燕子劍法的最強一招。

    “燕子無淚!”

    本來以青赤白現在的玄極境中極位的實力,施展不出“燕子無淚”。在血脈力量的價值之下,青赤白卻強行將這一招劍法施展出來。

    “轟隆!”

    雙劍再次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振聾發聵的金石巨響。

    遠處的那些年輕天才,根本看不到張若塵和青赤白的身形,只能看見龍象血獸虛影和血色孔雀猛烈撞擊了一下。湖面上,形成一層又一層的浪濤。

    一聲孔雀的悲啼響起,聲音十分尖銳,震得在場所有人都耳膜一痛。

    幸好能夠在參加論劍大會的都是年輕一代的高手,若是換做修爲稍弱的武者,說不定已經被剛纔的音波震得暈倒。

    青赤白施展的是靈級中品的劍法,威力更強,變化更加精妙,在劍招上佔據優勢。但是,張若的劍道境界更高,血獸的威力更強。

    這一次交鋒,兩人都沒有佔到便宜。

    剛纔的那一次碰撞,張若塵凝聚出來的龍象血獸虛影,差一點就將青赤白凝聚出來的孔雀血獸虛影撕碎。

    金鳳宛中,響起了一聲驚呼,“天吶!他們凝聚出的血獸,竟然如此神異,一般的天才俊傑在同境界能夠擋住他們一招?”

    “青赤白凝聚出孔雀血獸,在千水郡國並不是秘密,在當時就已經震動全國。根據他的師尊所說,青赤白擁有成聖的天資。”

    “張若塵凝聚出的龍象血獸豈不更加神異,無論是神龍,還是蠻象,皆是縱橫天地之間的霸主。更何況,張若塵還同時將兩種血獸都凝聚出來,血脈之力,恐怕還在青赤白之上。”

    “兩人都有成聖的天資。”拓跋臨肅道。

    柳信冷哼一聲,道:“現在說這話,還太早了吧!很多天才在最開始,表現得天資驚人,大家都覺得他們有成聖的天資。但是,他們卻後繼無力,有的被某一個瓶頸卡住,一輩子都無法突破。有的修煉速度越來越慢,最終停歇不前。這樣的例子,多不勝數。”

    周圍的幾人點了點頭,柳信說得的確不錯,現在就預測他們將來的成就,的確顯得爲時過早。

    一擊交手之後,張若塵重新落到岸邊的柳樹頂部,飄然而立。

    他將手中的斷劍擡起來,仔細一看,斷劍的表面出現一道道細密的裂紋,如同陶瓷一般,隨時都可能碎掉。

    青赤白手中的斷劍也是一樣,出現很多裂紋。

    由此可見,剛纔那一擊碰撞的力量之強,就連戰劍都差點震碎。

    青赤白遇到了自己出道以來,最艱難的一戰。

    他盯着張若塵身後的龍象血影,眼中沒有一絲畏懼,反而帶着強烈的戰意。

    “譁!”

    他站在水面,雙手平舉,將體內的真氣和劍意釋放出來。

    湖中的水,開始涌動。

    一滴滴水滴,從湖面飛起來,懸浮在青赤白的身體周圍,足有數百滴,不停的旋轉。

    “凝!”

    青赤白的真氣帶着寒冰屬性,在他吐出一個字之後,數百滴水滴立即凝聚成白色的冰劍。每一柄冰劍都只有一寸長,完全被真氣包裹。

    看到這一幕,很多年輕天才都驚得說不出話。

    那些劍道修爲極高的武者卻明白,只要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一花一草都可以當劍。哪怕只是一滴水滴,也能凝聚成劍。

    與此同時,站在柳樹頂部的張若塵,手臂一擡,柳樹上的碧青色柳葉,全部從樹枝上落下,飛了起來,圍繞他的身體旋轉,發出一道道飛劍一樣的聲音。

    “嘩嘩!”

    張若塵將斷劍一揮,指向青赤白,無數碧青色的柳葉,在真氣的包裹在,猶如一片青色的劍雨,向着青赤白攻擊過去。

    “啪啪!”

    青赤白也將數百柄寒冰小劍,同時打出,與柳葉劍雨撞擊在一起。

    一連串的碰撞之後,寒冰小劍和柳葉劍雨同時湮滅。

    “斬!”

    張若塵飛在柳葉劍雨的後面,踏着柳葉飛行,就在柳葉劍雨湮滅的時候,凝聚全部真氣,一劍劈斬了下去。

    青赤白微微一驚,立即向後一退。

    刺啦!

    青赤白胸前的衣襟被劍氣撕開,原本的青色長袍,變成了開衫。

    幸好他退得快,要不然,張若塵剛纔那一劍,就能將他重傷。

    既然佔據上方,張若塵自然是乘勝追擊,絕不給青赤白喘息的機會。

    “天心破梅!”

    “天心滿月!”

    “天心風雨!”

    ……

    張若塵一連施展出十八招劍法,猶如化爲十八道人影,顯得行雲流水,劍意縹緲,劍光幾乎將青赤白完全包裹。

    每一招劍法都銜接在一起,沒有任何停頓,逼得青赤白險象環生。

    他的衣服上面,又多了四道劍口。

    其中一道劍口,還劃破了他的皮膚,留下一道刺目的血痕。

    青赤白顯得有些狼狽,眼神一沉,大喝一聲:“永寒劍歌!”

    永寒劍歌,靈級上品劍法。

    青赤白整整修煉了三年,也僅僅只是修煉到小成。

    本來以他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爲,無法發揮出永寒劍歌的威力,可是在血脈之力和劍隨心走巔峰的劍意境界的加持之下,青赤白將永寒劍歌的威力發揮了三成。

    雖然僅僅只是三成,卻輕易就將張若塵的攻擊破解,並且還在張若塵的手臂上留下一道劍痕。

    擊退張若塵,青赤白立即轉身向後一躍,腳尖在水面一點,身體騰飛而起,重新落到戰武臺上。

    戰武臺是高位,水池是低位。

    站在高位的地方,自然可以輕鬆擊潰來自低位的攻擊。

    可以說,青赤白佔據了戰武臺,就等於是立於不敗之地。無論張若塵如何從下方攻擊,他都能輕易化解。

    所謂:天時地利人和。

    現在,青赤白就佔據了地利,進可攻,退可守,似乎他已經掌控了勝局。

    “這下子張若塵還想取勝就難了!不過,他能夠逼得青赤白退守高位,已經相當了不起。”

    “這一戰無論輸贏,張若塵必定名動各國,成爲與青赤白比肩的頂尖天驕。”

    柳信盯着張若塵,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你現在還能如何取勝?”

    ……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身體動了!

    張若塵並沒有去攻擊站在戰武臺上的青赤白,而是施展出御風飛龍影,腳踩虛空,向着遠處的金鳳宛飛去。

    拓跋臨肅看出了張若塵的意圖,道:“戰武臺高十八米,但是,金鳳宛卻高達八十三米,比戰武臺足足高了四倍多。若是張若塵登上金鳳宛的三層殿宇,那麼他就將佔據真正的高位。”

    對於別的武者來說,想要登上金鳳宛是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可是對修煉了御風飛龍影的張若塵來說,卻並不算太難。

    青赤白自然也看出張若塵的意圖,所以,在張若塵踏出第三步的時候,他也立即施展出“平步青雲”的身法,急速向金鳳宛的頂部飛去。

    張若塵踏出第九步,落到金鳳宛殿宇之頂,腳踩琉璃瓦,猶如一位從天而降的少年劍仙。

    青赤白比張若塵稍晚一步,眼看就要一步落到殿宇之頂。驀地,張若塵手臂一揮,一道七米長的劍光斬向青赤白的雙腿。

    青赤白的十分從容,並不與張若塵硬碰,身體下沉,落到金鳳宛的第四層。

    剎那之後,殿宇頂部響起一聲轟響,青赤白撞破琉璃瓦,沖天而起,飛到十多米高的地方,雙手握劍,一劍劈出十三劍。

    張若塵穩穩的站在殿宇的頂部,也一連劈出十三劍,將青赤白的劍氣完全震碎。

    “嘩啦啦!”

    一大片琉璃瓦被劍氣震碎,從殿宇頂部掉落下去。

    兩人站在八十多米高的殿宇之頂,人影交錯,劍法不停碰撞,發出一道道刺耳的劍鳴聲。

    “他們是要決戰王城之巔?”

    下方的年輕天才,全部都仰着脖子,望着上方。

    不僅僅只是他們,整個王宮的武者,幾乎都能看見青赤白和張若塵站在殿宇頂部的戰鬥,引起不小的轟動。

    “轟!”

    張若塵和青赤白手中的劍,再次碰撞在一起。

    兩柄斷劍同時破碎,化爲一塊塊鐵質碎片,向着四面八方飛了出去。

    看着向自己飛來的戰劍碎片,青赤白將手中光禿禿的劍柄扔掉,立即向後倒退,躲避戰劍碎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