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水郡王站在飛天閣的頂部,盯着下方站在張若塵身旁的黃煙塵,眼中生出一絲微妙的變化。

    他的心頭,也是浮現出一個古怪的念頭,難道煙塵也看上了張若塵?

    千水郡王根本不相信,霍星王子真的是被黃煙塵殺死,只以為,黃煙塵是在故意幫張若塵解圍。

    千水郡王雖然十分疼愛黃煙塵,可是也不會允許她胡來,畢竟張若塵是論劍大會的第一,就必須是十三郡主的駙馬。

    姐姐搶妹妹的駙馬,這算怎麼回事?

    千水郡王的臉色一肅,身上露出一陣隱隱的金光,一雙瞳孔猶如化為兩顆赤金色的火球,冷聲的道:「煙塵,霍星王子的死與你無關,你最好不要參合進去。」

    黃煙塵卻十分固執,站得筆直,猶如一株亭亭玉立的荷蓮,毫無懼色的道:「人本來就是被我殺死,我為何不能管?當時我和張師弟,一起修鍊,霍星王子帶領軍隊來殺我們。我將霍星王子殺死,四方郡王不敢找我報仇,就將責任全部推到張若塵的身上,這件事很多人都親眼看到,只要去查,很快就能查出結果。」

    千水郡王的眉頭微微一皺,道:「霍明、張若塵、煙塵郡主,本王允許你們進入飛天閣,將此事講清楚。」

    下方,張若塵向著黃煙塵看了一眼,露出一個感激的眼神,道:「多謝黃師姐幫我解圍。」

    黃煙塵依舊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一雙明亮的美眸,盯着張若塵,道:「你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贏了論劍大會的第一,就必須要娶十三郡主,要不然父王絕對不會放過你。除非……」

    張若塵道:「除非什麼?」

    黃煙塵低聲的道:「除非你告訴父王,你來到千水郡王的目的,其實是想要向他提親,求他將我嫁給你。」

    張若塵微微後退了一步,有些警惕的盯了黃煙塵一眼,道:「師姐,娶你和娶十三郡主有區別嗎?若是只有這兩個選擇的話,我寧願……」

    看着黃煙塵冰冷的眼神,張若塵沒有將後面半句說出來,免得掃了她的面子。畢竟剛才,她的確幫自己解圍。

    黃煙塵肅然的道:「我這是在救你,你別不識好歹。你還沒有看出父王的意思?他是想要將你拉進千水郡國的王族,你若是敢拒絕他,他肯定會將你滅殺在搖籃之中。再說,你以為本郡主真的就想嫁給你?本郡主只是看在與你還有幾分交情,所以才決定幫你一次。」

    張若塵的心頭也想了想,覺得黃煙塵的話有一定道理。

    「黃師姐何等冷傲,而且她又恨我入骨,肯定不會真的想要嫁給我。莫非真的只是想要助我脫離困境?」

    張若塵實在想不到黃煙塵還能有什麼目的,至少就目前的形勢來看,黃煙塵就算是要殺他,也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還是實力太弱,若是能夠成為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就算是千水郡王想要殺我,也必須要三思而後行。

    張若塵迫切的希望,自己的武道修為能夠變得更強,能夠儘快成為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

    既然心中做出決定,張若塵便不再猶豫,盯着黃煙塵,道:「今後,我必定會還上師姐的人情!」

    黃煙塵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眼眸上翹,傲然的道:「小事一樁而已。我殺死霍星王子,的確是給雲武郡國招惹了很大的禍端,那是我的責任。四方郡國竟然敢與師弟你作對,他們奪走了雲武郡國多少疆土,本郡主一定讓他們十倍還回來。走吧!我們去飛天閣,拜見大王。」

    遠處,荀歸海看着竊竊私語的黃煙塵和張若塵,心中生出一絲警惕。

    他並不相信,冷艷美麗的煙塵郡主會看上武市學宮的一個新生。張若塵就算天資再高,現在也才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為,而且還是下等郡國的王子,怎麼可能配得上高高在上的煙塵郡主?

    在荀歸海的眼中,現在的張若塵依舊還是只有螞蟻那麼弱小,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荀歸海卻不得不防,萬一讓張若塵先一步追求到煙塵郡主,到時候他就只能後悔莫及。

    「張若塵,你若是敢和我搶煙塵郡主,我必饒不了你!」荀歸海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看着向飛天閣行去張若塵和黃煙塵,荀歸海也從座位上站起來,跟了上去。

    他決定,現在就去向千水郡王提親,求千水郡王將煙塵郡主嫁給他。

    飛天閣已經落回地面,化為一座紫金宮殿,高達十二丈。紫金宮殿的外圍,立着一根根紫色的柱子,牆壁上流動着一道道閃爍的銘紋。

    張若塵剛剛踏進飛天閣,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迫力,作用在他的身上。

    越是向飛天閣的殿中走去,那一股壓迫力就越來越強。若是換成一個沒有修鍊過真氣的普通人,可能剛剛踏入飛天閣,就會被那一股壓力給壓趴下。

    飛天閣中,千水郡王坐在最上方,帶着王冠,穿着金袍,給人一種威嚴、神聖的感覺。

    一般的武者,若是見到千水郡王,肯定會以為是一位神帝坐在上面,會被千水郡王身上無形的力量,鎮壓得跪在地上。

    除了千水郡王,十大權臣也在飛天閣,坐在左右兩邊。

    左右的首位,分別是左相和右相,代表着千水郡王座下最具權勢的兩位大人物。

    寧尚書坐在右手方的第三個位置。

    飛天閣中的十一人,任何一個都是跺一跺腳就能讓千水郡國顫抖一下的存在,隨便一句話,就能滅掉一個下等郡國。

    霍明雖然也是玄榜武者,修為強大,可是走進飛天閣之後,便雙腿發顫,根本不敢抬頭看坐在上方的千水郡王。

    「拜……拜見,千水郡王!」霍明走到大殿的中央,再也承受不住那一股強大的壓迫力,雙腿一軟,跪在地上,對着千水郡王一拜。

    張若塵和黃煙塵都顯得很從容,並肩而行,從霍明的身邊走過去,站在離千水郡王只有九丈的地方才停下來。

    「拜見千水郡王!」張若塵沒有下跪,只是拱手一拜。

    「拜見父王。」黃煙塵只是隨意的站在那裏,拜也沒有拜一下。

    看着大殿中三位年輕天才的表現,十大權臣都輕輕的點了點頭。

    黃煙塵是千水郡王最疼愛的女兒,又是王后所生,從小便集萬千寵愛一身,見到千水郡王自然是沒有任何懼意。

    甚至是十大權臣,見到黃煙塵,也要讓她三分。

    張若塵只是一個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卻能在千水郡王的面前表現得從容不迫,在年輕人之中實在太罕見。他向千水郡王拱手行禮,其實表達的就是對千水郡王的尊重。

    反觀修為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霍明,武道修為雖然比張若塵高,但是,表現卻太差勁。

    千水郡王的臉色嚴肅,道:「霍星王子到底是被誰殺死,給本王說清楚。霍明,既然霍星王子是你的弟弟,你應該最了解他是死在誰的手中,對吧?」

    千水郡王的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在霍明的耳邊炸響。

    霍明渾身冒冷汗,在千水郡王的面前,根本不敢說謊,顫聲的道:「回……回稟郡王,我……我聽父王提起……霍星的確是死在煙塵郡主的……的手中。但……但是,我們絕對沒有任何怨言,那都是霍星咎由自取,不識好歹。煙塵郡主殺了他,那是替天行道。」

    千水郡王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四方郡王為何打着替霍星王子報仇的旗號,進攻雲武郡國?」

    「這……這……」

    霍明在千水郡王強大的壓力之下,直接暈厥過去,雙眼一閉,倒在大殿的中央。

    千水郡王失望的搖了搖頭,目光又向張若塵盯去,道:「既然霍星王子是被煙塵郡主殺死,那麼禍端就是因她而起,本王一定會給雲武郡國一個交代。但是,今天是論劍大會,你取得了論劍大會的第一,就必須要迎娶十三郡主,沒有任何借口可以講。你明白嗎?」

    黃煙塵乾咳了一聲,用眼神示意張若塵。

    張若塵盯着坐在上方的千水郡王,顯得堂堂正正,平靜的道:「回稟郡王……」

    就在這時,十三郡主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跪在了千水郡王的面前,邊哭邊道:「父王,女兒不要嫁給張若塵,求你收回成命。女兒就算嫁給一條狗,也絕不嫁給他。」

    聽到十三郡主的話,張若塵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當然,張若塵又突然意識到哪裏不對勁,什麼叫嫁給一條狗,也不嫁給他?

    千水郡王聽到十三郡主的話,臉色變得鐵青,道:「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在論劍大會之前,本王就已經給你特權,讓你先篩選了一遍。張若塵能夠去參加論劍大會,也是你的意思。現在,張若塵贏得論劍大會的第一,你自然要無條件的嫁給他,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講。明白本王的意思嗎?」

    十三郡主第一次見到千水郡王如此嚴厲,心中也生出幾分懼意,立即閉上的嘴巴,不敢再多言。

    若是真的激怒千水郡王,就算她是郡主,也肯定會受到嚴厲的責罰。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認命。

    「千水郡王太強勢了!」張若塵看着跪在地上的十三郡主,心頭暗道:「若是我拒絕他,今天肯定走不出飛天閣。難道真的要使用黃師姐的辦法?」

    千水郡王的心情很不好,臉上沒有一絲笑容,沉聲道:「張若塵,你考慮得如何了?」

    本來答應大家中午更新,但是上午發生了很多事,先是系統出問題,找編輯調整。然後又聽到一個噩耗,起點的一位大神「賊道三痴」去世了,當然,給我的感覺就像腦袋空白了一下。最近幾年,去世了很多網絡作家,比如猝死在家幾天後才被人發現的「十年雪落」,比如「雨魂」,「天照」,很多網絡作者去世,讓人不寒而慄。為了拚命的趕稿子,很多人每天睡覺時間不超過五個小時,就像我前幾天存稿,真的是每天睡眠不足六個小時,經常寫到深夜,頭痛欲裂。

    今天聽到這個消息,我一下就感覺全身冰涼,心情說不出的低落。

    網文作者,真的是用生命在寫作,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多理解。

    小魚承諾的這周每天三章,一定會盡量做到,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哎!

    今晚凌晨,爭取更新兩章!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