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本來是比寧尚書先一步離開王宮,在半路上卻遇到拓跋臨肅。

    拓跋臨肅將一柄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贈送給張若塵,隨後又拉着張若塵一起去千水王城中最爲華貴的酒樓中喝了一頓酒。

    當張若塵喝完酒,時間已經接近傍晚,回到莊園的時候,雲武郡王已經被寧尚書接進王宮。

    雖然喝了酒,張若塵的頭腦卻依舊十分清醒,將拓跋臨肅送給他的那一柄戰劍取出來,唰的一聲,拔出劍鞘。

    “譁!”

    一道刺目的白光,從劍上散發出來!

    隱隱的,張若塵在劍中聽到龍吟的聲音。

    張若塵看到劍柄上刻着三個字,唸了出來:“雪龍劍!”

    雪龍劍長達四尺七寸,劍寬兩指,劍柄的形狀很像龍頭,劍尖的形狀很像龍尾。

    劍體中,一共刻有四十道銘文,其中三十道是“冰”系銘紋,還有十道是“光”系銘紋。

    拓跋臨肅果然是出手大方,直接就送了一柄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劍,這一份禮物太珍貴了!

    張若塵使用真氣,注入劍體,同時催動雪龍劍中的十七道冰系銘紋。

    以他現在的修爲,最多隻能同時催動十七道銘紋,若是想要強行催動更多的銘紋,就肯定駕馭不住那麼強大的力量。稍有不慎,銘紋的力量反而會傷到他。

    “天心指路!”

    “天心劍鍾!”

    “天心滿月!”

    ……

    他在月下舞劍,劍體上散發出刺骨的寒氣,在空氣中凝聚出一片片白色的雪花,隨風飄落。

    半個時辰之後,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大量消耗,胸前的傷口也傳來一股疼痛,於是便停了下來。

    “端木師姐施展劍招的時候,可以做到‘十丈飛雪’,我現在雖然能夠凝聚出雪花,可是與端木師姐相比,還差得太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更加意識到自己現在武道修爲的不足。

    “若是能夠突破到玄極境大極位,或許我也能做到‘十丈飛雪’的地步。”

    張若塵捂着胸前的傷口,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進入時空晶石裏面,開始養傷。

    在時空晶石裏面大概調養了一天一夜,加上丹藥的藥力,張若塵的傷勢終於痊癒。

    當他從時空晶石裏面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

    傷勢痊癒之後,張若塵便又開始練劍,修煉天心劍法的第七招,天心碎空。

    他心無雜念,全身心投入到劍法的修煉之中,至於他和黃煙塵的婚事,自然由雲武郡王去忙碌。

    自從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峯境界,張若塵修煉劍法的速度就相當快,僅僅只是花費了一個月時間,就將剩下六招天心劍法全部學會。

    至此,張若塵將整套十二招天心劍法全部修煉成功,融會貫通,達到大成的境界。

    將整套天心劍法修煉成功,劍法的威力似乎又提升不少,劍招之間的銜接更加流暢。

    這就是大成,再往上,就是化境。

    將一套劍法修煉到大成容易,想要修煉到化境卻相當難。只能等以後,在不斷的運用之中,讓劍法更上一層樓。

    一個月來,張若塵不僅在修煉劍法,也煉化了十滴半聖真液,再加上丹藥的輔助,張若塵氣湖中的真氣已經達到氣湖容量的七成,離玄極境中極位的巔峯已經不遠。

    自從張若塵和黃煙塵的婚事傳出去之後,在千水王城中造成巨大的轟動,前來拜訪的人絡繹不絕,既有十大權臣的門人,也有各個郡國的郡王。

    當然這些事,張若塵根本懶得理會,專心修煉自己的劍法,自然有云武郡王去接待那些千水郡國的王孫貴族。

    昨天,四方郡王親自登門道歉,並且送來大量珍貴的寶物,希望得到雲武郡王的原諒。

    同時,四方郡王還承諾,回國之後,立即從雲武郡國退兵,將曾經佔領的城池,搶奪的錢財和平民百姓,全部還給雲武郡國。

    雲武郡王並沒有表態,也沒有收四方郡王送來的寶物,很不客氣的將四方郡王送了出去。

    要知道,現在雲武郡國和千水郡國可是聯姻的關係,而且迎娶的那是煙塵郡主,雲武郡王既然已經有了談判的籌碼,又怎麼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四方郡王?

    現在該四方郡王害怕了!

    四方郡王懷着忐忑的心情,回去之後,第二天便又前來拜訪雲武郡王,帶來的寶物更多,許下的好處也更多。

    雲武郡王終於答應與四方郡王和談,他們關上大門,開始商討具體的賠償協議。

    張若塵並不知道四方郡王到底賠償給了雲武郡國多少座城池,只是看見四方郡王離開的時候,臉比苦瓜還要難看。

    反而,雲武郡王的房間裏面卻傳出了笑聲:“九兒,我們今天就回雲武郡國!”

    “哦!好吧!”

    張若塵將劍收回劍鞘,也不想再待在千水王城,準備返回武市學宮。

    距離中級遺蹟探索考試,只剩二十天時間,張若塵準備早些回到學宮,安心修煉,爭取在探索考試之前,衝擊到玄極境大極位。

    “若是達到玄極境大極位,倒是可以去挑戰《玄榜》,也不知能夠排進《玄榜》第幾?”

    當然,在回武市學宮之前,必須要先回一趟雲武郡國。

    若是能夠將孃親接到武市學宮,那就最好不過,其實關鍵還是要看孃親願不願意跟他一起離開。

    來到千水王城的時候,雲武郡王一共帶來了二十箱子寶物,但是回去的時候,卻帶回去五十箱子寶物,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四方郡王的賠罪禮,也有別的訪客贈送的寶物。

    總的來說,這一次千水王城之行,雲武郡王是絕對的大豐收,心情相當愉悅。

    最主要的是,還與千水郡國聯姻。

    有千水郡國的支持,雲武郡王有信心將雲武郡國發展成中等郡國。

    二十位穿着鎧甲的軍士,將一箱箱沉重的寶物,不斷擡上金羽雕的背上。

    張若塵抱着雪龍劍,站在金羽雕的下方,他的身體比金羽雕的爪子都要小很多。

    身後,傳來黃煙塵的聲音,道:“張若塵,本郡主也要回武市學宮,可不可以同行?”

    張若塵還沒有答應,雲武郡王就先一步走到黃煙塵的面前,笑道:“郡主殿下肯與我們同行,本王十分歡迎。”

    黃煙塵看着雲武郡王,滿意的點了點頭,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身法,飛天而起,穩穩的落到金羽雕的背上。

    半個月前,張若塵和黃煙塵就已經完成訂婚,至於成婚的時間,卻是定在三年後。

    也就是說,黃煙塵現在可以算是張若塵的未婚妻,兩人的關係變得有些奇妙。

    兩天後,雲武郡王、張若塵、黃煙塵返回雲武郡國。

    因爲張若塵和黃煙塵的婚事,已經傳回雲武郡國,所以,在他們到達王宮的時候,隆重的接迎儀式早就已經準備妥當。

    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悅的氣氛之中,特別是張若塵的孃親,林妃。她見到黃煙塵的時候,就對黃煙塵是喜歡得不得了!

    更加讓張若塵吃驚的是,黃煙塵竟然也表現得十分溫柔可人,緊緊的拉着林妃的手,顯得十分孝順的樣子。

    張若塵只能搖頭一嘆,這位黃師姐裝得也太像了!

    接迎儀式上,張若塵唯一沒有看到的人,就是王后娘娘。

    其實也在張若塵的預料之中,要知道張若塵現在可是娶到了千水郡國的郡主,王后娘娘開心得起來纔是怪事。

    張若塵在林妃的身後,看到了小黑,將小黑捉了起來,臉色十分嚴肅的詢問:“小黑,我離開的這一段時間,有沒有人謀害孃親?”

    張若塵和雲武郡王前去千水郡國的時候,爲了預防王后謀害林妃,就讓小黑留下來,保護林妃的安危。

    小黑搖了搖胖乎乎的腦袋,道:“沒有!張若塵,你就是關心過度,所以纔會這麼緊張。你要明白,在那一位王后娘娘的眼中,你纔是最大的威脅,至於你的孃親,只是一個普通人,對她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她若是害死你的孃親,反而會惹怒雲武郡王。這樣的蠢事,那一位王后娘娘是不會做的。”

    張若塵眼神陰晴不定,點了點頭,道:“你說得沒錯,只要雲武郡王還活着,王后娘娘就不敢對孃親下手。”

    “你就是當局者迷,太在乎林妃的安危,所以纔看不清問題的關鍵。”

    小黑又道:“現在,你和千水郡國的郡主訂婚,雲武郡王只會更加重視你,對你孃親也會更好。放心吧!你現在最應該做的是提升武道修爲,只要你成爲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今後任何人想要殺你,也必須先要考慮清楚,能不能夠承受得住武市錢莊的怒火。”

    張若塵道:“明天我就會回武市學宮,靜心修煉,準備中級遺蹟探索考試。”

    小黑將一隻青色的木盒取出來,發出神祕的笑聲,道:“這是我根據一種中古丹方,煉製的一種丹藥,或能助你一臂之力。”

    “你煉製的丹藥?”

    張若塵的眉頭一掀,盯向那一隻青色木盒,露出疑惑的神情。

    ……

    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