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端木星靈繼續道:“雖然那些進入水底龍宮的武者,全部都在龍宮中得到了巨大的好處,可是因爲危險性太大,敢去水底龍宮歷練的武者少之又少。”

    張若塵道:“端木師姐,你認爲我們這一次探索考試,會去赤空祕府,還是水底龍宮?”

    “應該是赤空祕府。”

    “水底龍宮太危險,以我們現在的境界進去,估計會全部死在裏面。武市學宮只是想要歷練我們,而不是讓我們去送死。”

    端木星靈接着說道:“當然,赤空祕府依舊相當危險,必須要提前做很多準備。”

    “赤空祕府位於地底深處,據說接近岩漿層,十分炎熱、乾燥,所以,我們至少要準備足夠的水和抵擋炎熱的寒冰屬性的寶物。當然,我們都有空間寶物,可以儲存大量水,完全不用擔心飲水不夠用。對於別的武者來說,進入赤空祕府,飲水絕對是一個大問題。這是我們的優勢!”

    端木星靈道:“最需要擔心的有三點,第一,赤空祕府中誕生的各種稀奇古怪的地底蠻獸。”

    “第二,武者。”

    張若塵道:“端木師姐指的是東院、南院、北院的外宮學員?”

    端木星靈道:“他們只是其中一部分,難道你就敢保證西院的十位學員中沒有人想要害你?若是你真的在赤空祕府中發現了寶物,恐怕就算是你認識的朋友,也可能會在你背後捅刀子。”

    張若塵道:“端木師姐提到的第三點是什麼?”

    “流放者!”端木星靈道。

    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情,道:“什麼流放者?”

    端木星靈笑道:“五百年來,三十六郡國中誕生了很多邪人、殺手、兇徒、魔教高手、江洋大盜,只要被抓起來,幾乎全部都被關押在赤空祕府的一些特殊區域。讓他們在赤空祕府中經受煉獄一樣的煎熬、折磨,其中很多人都餓死裏面,能夠活下來的全部都是窮兇極惡之輩。我們若是進入赤空祕府,說不定就會遇到一些關押在裏面的流放者。”

    張若塵道:“他們既然被關押在一些特地的區域,只要我們避開那些區域,應該就不會遇到他們吧?”

    端木星靈搖了搖頭,道:“那些流放者很多都來自黑市和拜月魔教,你覺得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中沒有黑市和拜月魔教的潛伏者?他們不會趁此機會,將那些特地區域的封印解開,將那些流放者放出來?”

    張若塵道:“我明白了!武市學宮這麼做,其實也是在試探我們,想要測試我們是不是黑市和拜月魔教的潛伏者。畢竟能夠進入四院前十的學員,全部都天資絕頂,將來很可能會成爲武市錢莊的高層。”

    “黑市和拜月魔教的潛伏者,若是成爲武市錢莊的高層,對武市錢莊來說絕對是相當不利的事。”

    端木星靈道:“所以,我們進入中級遺蹟之前,必須要最好萬全的準備。赤空祕府雖然危險,可是也充滿機遇。我們進入探索三個月,得到的收穫說不定是我們在外面修煉十年的成果。一切都要看我們自己的機遇!”

    “該說的話,我已經全部告訴你。我現在也要回去閉關修煉,爭取讓修爲更進一步。”

    端木星靈站起身,向外走去,突然,她又停下腳步,回眸一笑,道:“張若塵,塵姐現在畢竟是你的未婚妻,你若是送她一件空間寶物,她進入中級遺蹟也要更加安全一些。”

    隨後,端木星靈發出一連串笑聲,走出黃字第一號。

    若不是黃煙塵的脾氣太壞,張若塵早就送給她一件空間寶物,根本就不需要端木星靈的提醒。

    張若塵想了想,走出黃字第一號,向着黃煙塵居住的地字第一號走去。

    敲門之後,並沒有人迴應。

    “她居然不在!”

    張若塵正打算向回走,突然,停下腳步,向着對面的天字第一號望去。

    天字第一號的主人是洛水寒。

    “洛師姐也要參加中級遺蹟探索考試,肯定也需要空間寶物。上一次在神力殿,多虧洛師姐,我才能進入半聖聖意圖中修煉精神力。既然洛師姐都不在乎將半聖聖意圖與我共享,我又爲何不能送她一件空間寶物?”

    想到此處,張若塵便向着天字第一號行去。

    “咚!咚!”

    張若塵敲動門環,問道:“洛師姐,你在裏面嗎?”

    大門並沒有打開,洛水寒的聲音卻傳出張若塵的耳中,猶如百靈鳥的聲音一般動聽,道:“你找我何事?”

    洛水寒的聲音十分平淡,猶如是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

    張若塵道:“其實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就是想要感謝師姐上一次讓我一起參悟半聖聖意圖。”

    “你進來吧!”洛水寒的聲音再次響起。

    “吱呀!”

    原本緊閉的大門,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推了一下,自動打開。

    張若塵走進去,地上滿是落葉,穿過一條白石鋪成的小道,來到一間十分雅緻的閣樓外面。

    閣樓的大門已經打開,張若塵將鞋子脫下,輕聲的走了進去。

    Wшw▲ ttКan▲ ¢ o

    他知道洛水寒喜歡清靜,深居簡出,武市學宮的那些學員,全部都聽過她的名字,可是見過她的人卻屈指可數。

    據說,洛水寒不是在外面歷練,就是在閉關修煉。

    今天,張若塵能夠見到她,已經算是運氣相當好。

    走進房間,張若塵就聞到一股淡雅的幽香,一眼看去,只見穿着一身白衣的洛水寒,赤着一雙潔白的玉足,坐在木質的地板上,手中捏着一支青銅材質的筆,正在一張靈紙上面作畫。

    作畫的墨汁,是用蠻獸的鮮血製成,

    畫的是一隻二階上等蠻獸,豹頭血蝙蝠。

    就在張若塵停下腳步的時候,洛水寒的最後一筆也落下。

    她伸出一根纖細玉指,一指點在畫卷上面,白色的真氣從她的指尖涌出。

    突然,畫卷劇烈的顫動,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一羣血蝙蝠竟然從靈紙上面飛了出去,撲扇着一米多長的翅膀,向着張若塵飛去。

    血蝙蝠一共足有四十多隻,長着豹子一樣的頭顱,露出鋒利的牙齒。

    每一隻豹頭血蝙蝠都擁有殺死玄極境大圓滿武者的實力,四十多隻豹頭血蝙蝠,可以在剎那之間,將一位地極境初期的武者咬成一具白骨。

    張若塵立即取出雪龍劍,立即施展出一招劍法。

    “天心劍鍾!”

    無數劍氣匯聚成一口高達三米的白色劍鍾,將張若塵守護在中心,疾速旋轉起來。

    瞬間就有三隻豹頭血蝙蝠被劍鍾震飛出去,身體散裂,化爲三縷血氣,消散在空氣中。

    白色劍鍾發出冰冷的寒氣,使房間裏面的空氣疾速下降,凝聚出一片片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落。

    洛水寒伸出一隻纖柔的玉手,將一片雪花接住,盯着被豹頭血蝙蝠圍攻的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嘴裏發出輕柔悅耳的聲音:“回來吧!”

    得到洛水寒的命令,那一羣豹頭血蝙蝠如潮水般飛了回去,重新變成了一幅畫。

    張若塵將劍收起,盯着桌面上的畫卷,道:“師姐,你莫非是一位畫師?”

    洛水寒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只是跟隨一位畫宗的前輩,學習過幾天,與那些畫道大師,還相差很遠。”

    此刻,張若塵和洛水寒所說的“畫師”,並不只是畫畫那麼簡單,而是將畫畫當成一種武道。

    用獸血做墨,畫成之後,可以召喚出蠻獸幫自己戰鬥。

    用人血做墨,畫成之後,可以召喚千軍萬馬。

    用一些特殊珍貴的材料做出的墨汁,用來作畫,甚至可以召喚風雨雷電、搬山斷河、焚天煮海。

    畫師的數量,比煉丹師、煉器師、御獸師更少,幾乎全部都出自畫宗。

    畫宗,在崑崙界,屬於相當古老和強大的宗門。洛水寒能夠與畫宗的一位前輩學習畫道,說明她在畫道上面有極高的天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