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幅戰圖送給你,你只需要將真氣注入畫卷,自然就能喚出豹頭血蝙蝠。當然,隨着畫卷中的血氣的流失,戰圖的威力會越來越弱,到最後就會變成一幅普通的畫”

    洛水寒將桌上的靈紙捲起來,遞給了張若塵。

    張若塵伸出雙手,接過圖卷,“多謝師姐。”

    洛水寒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向着裡面的一間寬闊的房間中走去。

    張若塵捧着戰圖,也跟上去。

    洛水寒坐在寒冰雕琢的椅子上面,身前放着一張寒冰桌,桌上放着一隻小巧的寒冰玉杯。

    接着,她又取出另一隻寒冰玉杯,放到了對面。

    “坐下吧!你是第一個來的天字第一號的男子,陪我喝一杯如何?”洛水寒道。

    “恭敬不如從命。”

    張若塵走了過去,四平八穩的坐在洛水寒的對面。

    別的年輕武者見到她都會顯得束手束腳,不敢與她直視,但是張若塵卻顯得十分從容灑脫,沒有絲毫拘謹。

    洛水寒點了點頭,衣袖一揮,原本放在兩丈之外的架子上的一隻玉壺,在真氣的控制下,落入她的手中。

    “嘩嘩!”

    她的動作十分優雅,微微擡起玉臂,玉壺一斜,從玉壺裡面倒出一杯半聖真液,足有十滴,遞給張若塵。

    隨後,她也在自己面前的寒冰玉杯裡面倒滿半聖真液,差不多也是十滴。

    她將玉壺放在桌上,用兩根纖細的玉指,將寒冰玉杯端起,將十滴半聖真液一飲而盡。

    張若塵看着杯中的半聖真液,那可是十滴,若是去黑市中購買,需要花費四百萬枚銀幣。

    別的武者想要得到一滴都相當難,可是洛水寒卻裝了一壺,還直接請他喝一杯。

    以張若塵現在的煉化速度,至少也需要兩天兩夜才能將一滴半聖真液煉化,若是將這十滴半聖真液喝下,那就需要煉化二十天。

    十天之後就是中級遺蹟探索考試,張若塵哪有那麼多時間來煉化半聖真液?

    更何況半聖真液的聖力十分猛烈,別的玄極境中極位武者,若是敢同時喝下十滴半聖真液,那簡直就像是服下烈性毒藥。武者的身體,瞬間就會被半聖真液的聖力撐爆。

    洛水寒給他倒滿一杯半聖真液,其實也是在考驗他。

    若是他承受不住十滴半聖真液的藥力,或者不能在十天之內將半聖真液完全煉化,那麼他就沒有資格喝下這一杯半聖真液。

    今後,她也不可能再請張若塵喝半聖真液。

    洛水寒將一杯半聖真液喝下,微微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將杯子重新放回桌上,道:“師弟,不敢喝嗎?”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將杯子端起來,笑道:“一杯半聖真液,師姐果真是豪爽大方,既然如此,師弟就不客氣了!”

    仰頭,倒杯。

    張若塵將一整杯半聖真液喝下,立即將杯子放下,盤坐在地,開始煉化半聖真液的藥力。

    看到張若塵將一杯半聖真液全部喝下,洛水寒的眼眸微微一亮,露出幾分讚歎之色。

    她知道以張若塵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爲,無論如何都煉化不了一杯半聖真液,很可能會被半聖真液撐破經脈,爆體而亡。

    既然張若塵有喝下一杯半聖真液的膽量,洛水寒自然不會讓他真的被撐死,她有一些特殊的辦法,可以幫他壓制半聖真液的藥力。

    當然,必須要等到張若塵真的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洛水寒纔會出手。

    可是洛水寒等了整整一個時辰,張若塵也沒有出現經脈破碎的現象,反而張若塵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烈,盤坐在地的身體,竟然被一團赤紅色的血氣給託了起來。

    “轟!”

    張若塵身下的血氣,逐漸凝聚成一座直徑九米的圓形血陣,幾乎覆蓋整個房間,將房間的牆壁都震得搖搖晃晃。

    若不是這一間房間佈置有陣法銘紋,剛纔被血陣一個衝擊,整個房間都會倒塌。

    洛水寒的一雙美眸中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血氣凝陣!他居然趁此機會突破到玄極境大極位!”

    既然張若塵藉助半聖真液的力量,衝破了原來的境界,以他的體質,應該是可以同時將十滴半聖真液煉化,不再需要她的幫助。

    “他凝聚出的血陣的直徑竟然達到九米,也就是說,他凝聚的是聖級血陣”洛水寒盯着張若塵身下的血陣,心中十分驚訝。

    武者達到玄極境大極位,就能用血氣凝聚出陣圖。

    直徑三米的血陣,被稱爲“低級血陣”。

    直徑五米的血陣,被稱爲“中級血陣”。

    直徑七米的血陣,被稱爲“高級血陣”。

    直徑九米的血陣,被稱爲“聖級血陣”。

    一般來說,絕大多數武者,達到玄極境大極位,只能凝聚出低級血陣。

    十個武者裡面,纔可能出現一個凝聚出中級血陣的天才。

    一旦凝聚出中級血陣,那麼突破玄極境大圓滿之後,就有很大的機會成爲玄榜武者。

    至於高級血陣,數量更加稀少。只要有武者能夠凝聚出高級血陣,幾乎都能進入玄榜前十。

    聖級血陣是最強大的血陣,武者若是能夠凝聚出聖級血陣,那麼就說明他具有成聖的潛力。

    張若塵凝聚出來的就是聖級血陣,直徑九米,只需要將血陣激發出來,根本不需要出手,在同境界,就可以輕易碾壓那些低級血陣、中級血陣的武者。

    張若塵在喝下那一杯半聖真液的時候,就已經想得很清楚,只有突破到玄極境大極位,他纔有機會在十天之內將十滴半聖真液煉化。

    突破到玄極境大極位,張若塵煉化半聖真液的速度明顯提升了許多,三十六條經脈都在貪婪的吸收半聖真液的聖力。

    盤坐在血陣中的張若塵,緩緩的旋轉。

    每旋轉一圈,真氣就在經脈中運行一個大周天。

    大概十天過去,在中級遺蹟探索考試的前一天,張若塵終於將十滴半聖真液完全煉化,從修煉中醒過來。

    直徑九米的血陣,化爲一縷縷血氣,重新飛回他的體內。

    張若塵睜開雙眼,盯着盤坐在對面的洛水寒,問道:“師姐,我修煉了多久?”

    “十天九夜。”洛水寒道。

    張若塵感覺到十分飢餓,若是再不將十滴半聖真液煉化,恐怕他會在修煉中餓死。

    將一枚二品血丹取出,服下之後,腹中的飢餓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股膨脹的力量感。

    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像是充滿爆發力,血脈中的血氣也十分濃厚,就像是一條條江河在體內流淌。

    若是將人體比作天地,那麼骨頭是石頭,皮肉就是泥土,血液是河流,真氣是空氣,眉心的氣湖就是那一片天空。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力量,強大了太多,最快的爆發速度,應該已經可以達到每秒六十八米,就算與《玄榜》排名前一百的強者相比,也不會差多少。

    “再次多謝師姐的一杯半聖真液。”張若塵站起身來,對着洛水寒拱手,又道:“明天就是中級遺蹟探索考試,我現在要回去準備一些東西,師姐,我們明天再見。”

    張若塵將戰圖收起,剛剛轉身欲走,又立即返回,有些尷尬的一笑:“只顧着收師姐的禮物,卻忘了我也有禮物送給師姐。”

    張若塵將一隻白色的空間玉鐲取出來,遞給洛水寒。

    看到張若塵拿出的玉鐲,洛水寒微微一怔,露出一絲不解的神色:“師弟是什麼意思?”

    “這是一件真武寶器,師姐將真氣注入玉鐲,激活銘紋,自然就明白了!”張若塵笑道。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帶着戰圖,離開天字第一號。

    張若塵離開之後,洛水寒纔將玉鐲拿起來,將真氣注入玉鐲,玉鐲中的八道空間銘紋立即亮了起來,形成一個獨立的內空間。

    發現玉鐲的妙處之後,洛水寒的嘴脣輕輕一勾,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隨後,她便將空間玉鐲,戴在了手腕上面。

    張若塵剛剛走出天字第一號,就被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給堵住。

    黃煙塵的臉色有些不善,站在張若塵的前方兩米處的地方,冷惻惻的一笑,真如一個女魔頭一般,道:“你去找洛師姐了?”

    張若塵道:“這是我的事,恐怕黃師姐,你管不着吧?”

    “我才懶得管你去見誰!”

    黃煙塵擡着下巴,露出纖細雪白的脖頸,一副高冷的樣子,又道:“張若塵,我要購買一件空間寶物,你開一個價吧!”

    張若塵想了想,將一隻空間戒指取出來,遞給黃煙塵,道:“不用了,送給你。”

    將空間戒指遞到黃煙塵的手中,張若塵便離開龍武殿,前去功勳塔,準備用功勳值,兌換一些東西,爲進入中級遺蹟做準備。

    黃煙塵雪蔥般的五指,捏着那一枚精緻的空間戒指,微微一愣,盯着張若塵離開的方向,依舊感覺有些失神。

    “他居然……送給我一枚戒指。這是什麼意思?”黃煙塵有些失神。

    雖然是空間戒指,屬於儲物寶物,可是黃煙塵卻總覺得張若塵似乎還有別的意思。

    端木星靈盯着黃煙塵手中的空間戒指,香舌輕輕的舔了舔嘴脣,道:“塵姐,你們訂婚的時候,他沒有送給你戒指?”

    黃煙塵搖了搖頭。

    端木星靈道:“或許這是他補送給你的吧!”

    “或許吧!”

    黃煙塵緊緊的捏着空間戒指,突然,擡起頭來,向着天字第一號的大門望去,一雙柳葉般的黛眉輕輕的一皺,道:“星靈,你說張若塵去找洛師姐幹什麼?”

    端木星靈呵呵一笑,道:“你吃醋了?塵姐,你不要真的喜歡上他了!”

    “怎麼可能?”黃煙塵的眼神一冷,狠狠的瞪了端木星靈一眼。

    不可否認,黃煙塵剛纔看到張若塵從天字第一號走出來,心中的確生出一股很不高興的情緒,甚至有十分強烈的危機感。

    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