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前他根本不缺少修煉資源,自然就沒有將功勳值花費出去。

    兌換功勳值的地方,在功勳塔。

    走進功勳塔,就有很多學員,將張若塵認出來,全部都用着好奇的目光盯着他。

    “他就是張師兄,武市學宮四院新生第一,據說他是堪比三大女魔頭的奇才。”一位年紀不大的少年,用着崇拜的目光,盯着走進功勳塔的張若塵。

    在他看來,張若塵就是他的偶像,是自己努力的目標。

    一位玄極境大極位的頗爲靚麗的女子,眼眸中露出興奮的光芒,道:“你們聽說沒有,不久之前,張師兄在千水郡國使用斷劍戰敗各國英傑,一夜之間,名動天下。”

    “許師姐,莫非你對張師兄動心了?”另一位白衣少女笑道。

    那一位叫做許師姐的女子,用着花癡一般的眼神,看着張若塵,道:“像張師兄那麼優秀的男子,又有哪一個女子不會動心?就算只是和他有一夜露水之情,我也願意。”

    旁邊那一個白衣少女捂嘴笑道:“你若是真的和張師兄有了什麼關係,黃師姐非要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西院那些女性學員都十分大膽,講話頗爲露骨,聽得張若塵都有些尷尬。

    若不是有黃煙塵的威懾力,恐怕張若塵已經再次被衆多女性學員給圍住。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保持平靜,在功勳塔中,挑選自己需要的物品。

    功勳塔一共有十三層,每一層都放着各種修煉資源,越到上面,需要的功勳值就越多。

    功勳塔的第一層,全部都是一些低等級的修煉資源。最廉價的是二品血丹,一點功勳值就能兌換一百枚。

    張若塵現在並不缺血丹,也就沒有兌換。

    第一層價格最高的物品,也不超過五點功勳值,對張若塵來說價值不大,張若塵沒有停留多久,便向着更高層走去。

    一直來到第七層,張若塵終於找到自己想要兌換的物品。

    風之翼。

    風之翼,看上去就像是兩塊連在一起的銀色鐵片,上面刻滿了細密的“風”系銘紋。

    只要將真氣注入風之翼,風之翼就能帶着武者,飛上天空,爆發出每秒一百米的恐怖速度。

    要知道,即便一般的地極境初期的武者,速度也只能達到每秒六十米。只要地極境中極位的武道強者,才能夠達到每秒一百米的速度。

    凡是能夠進入《玄榜》的武者,全部都是頂尖天才,所以速度才堪比地極境初期的武者。

    張若塵很清楚,進入中級遺蹟肯定萬分兇險。

    什麼最重要?

    保命最重要。

    反正只是進入中級遺蹟之中探索,只要保住性命就行,沒必要太拼命。

    下等品質風之翼:

    飛行速度,每秒一百米。使用次數,三次。兌換功勳值,五百點功勳值。

    中等品質風之翼:

    飛行速度,每秒兩百米。使用次數,五次。兌換功勳值,五千點功勳值。

    上等品質風之翼:

    飛行速度,每秒三百米。使用次數,十次。兌換功勳值,五萬點功勳值。

    張若塵本來還想兌換一件中等品質的風之翼,這樣的話,就算是在中級遺蹟中遇到地極境大圓滿的蠻獸、怪物、邪人,也有逃命的機會。

    但是看到上面的兌換價格之後,張若塵果斷斷了這個念頭。

    太貴了!

    張若塵一共也只有三千點功勳值,根本不夠兌換中等品質的風之翼。

    “下等品質的風之翼也不錯,雖然只能使用三次,也足夠讓我保命三次。”

    張若塵將武市學宮的令牌取出來,放到陣法牆上面的凹坑裡面。

    令牌中的銘紋,一圈圈的亮了起來,與陣法牆上面的銘紋連接在一起。

    “譁!”

    陣法牆裂出一道縫隙,將一張青色的靈紙呈了出來,靈紙上面流動着一個個白色的光文,刻畫着風之翼的圖案。

    張若塵只需要憑藉這一張靈紙,就可以去功勳塔的大殿中領取風之翼。

    張若塵將令牌收回,發現五百點功勳值已經被扣除。令牌中,只剩二千五百點功勳值。

    繼續購買別的物品。

    隨後,張若塵又去兌換了五顆雷珠。

    每一顆雷珠價值一百點功勳值,一旦引爆,就如雷電炸響。

    就算是地極境武者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之下,遭到雷珠的攻擊,也有可能會隕落。

    當然,地極境武者的速度都相當快,發現張若塵扔出雷珠,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逃走,雷珠根本傷不到他們。

    只有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將雷珠扔出,才能殺死地極境武者。

    接着張若塵又花費一百枚功勳值,兌換了一顆避毒珠。

    只要將避毒珠攜帶在身上,就能抵擋絕大多數毒霧、瘴氣。爲了以防萬一,張若塵又兌換了一瓶解毒丹。

    隨後,張若塵又兌換了別的一些修煉資源和保命寶物,將三千點功勳值花費得乾乾淨淨。

    回到龍武殿,張若塵備足飲用水,裝滿兩隻空間戒指和一隻空間玉鐲。

    第二天早上,在青華副院主的帶領下,西院排名前十的學員,乘坐青華副院主的坐騎,離開西院,向着天魔嶺的深處飛去。

    西院排名前十的學員,分別是洛水寒、黃煙塵、端木星靈、陀木子、張若塵、司空術、鞠海瀾、墨青龍、蔡晨、紫茜。

    別的八位學員全部都是老一屆的學員,在西院待了三年以上,只有張若塵和紫茜是新生。

    司空術的性格十分豪邁,站在獅鷲的背上,詢問道:“副院主,我們是要去的中級遺蹟是赤空秘府嗎?”

    青華副院主點了點頭,確認道:“正是赤空秘府。關於赤空秘府的兇險,就不用我多說,相信你們全部都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張若塵、紫茜,你們兩個都是新生,做好準備沒有?”

    張若塵和紫茜同時點了點頭。

    西院建立在天魔嶺的外圍,雖然蠻獸也很多,可是基本上都是一階蠻獸和二階蠻獸,危險性很低。

    但是,赤空秘府卻在天魔嶺的深處,與西院隔着遙遠的距離,窮山惡水,充滿險惡,生存着很多強大的蠻獸,相當危險。

    外宮弟子若是敢單獨進入天魔嶺的深處,絕對是死路一條。即便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若是進入天魔嶺的萬里深處,也有隕落的危險。

    越是向着天魔嶺的深處飛去,山峰就越來越高聳、險峭,樹木越來越粗壯,一些粗壯得古藤,將整座山峰纏繞,簡直就像是一條盤龍。

    其中一些地域,常年被瘴氣覆蓋,一般的蠻禽飛到瘴氣的上空,片刻就會中毒身亡,落到地面,摔得粉身碎骨。

    在叢山峻嶺之中,流淌着一條條巨大的河流。

    那些河流中,也生存着強大的水域蠻獸。在張若塵等人飛到其中一條大河上空的時候,突然,河水中,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

    河水被震得斷流。

    坐在獅鷲背上的十位學員,全部都被那聲音震得耳鳴,體內血氣翻騰,幸好他們的修爲強大,要不然必定會暈過去。

    強大的力量涌動,大河周圍的地面被撕裂,一棵棵巨大的古樹被強大的真氣波浪震碎,變成碎木塊。

    一隻黑色的玄蛟,從大河中飛了起來,身軀足有六十多米長,脖子有水缸那麼的粗,背上長着一對肉翼,向着半空之上的寧小川等人衝來。

    “大膽,連武市學宮的弟子都敢襲擊,你是在找死。”

    青華副院主站在獅鷲的頭頂,眼神冰冷,取出一卷白色的陣圖,將陣圖展開,形成一個直徑百米的巨大球形光球,將獅鷲和十位年輕學員全部保護在光球裡面。

    “轟隆!”

    玄蛟血紅色的眼睛裡面,射出兩道火焰光柱,撞擊在白色光球的表面,將白色光球撞擊的猛烈晃動了一下。

    青華副院主的眼神更加冷沉,將手中的木杖舉起來,將真氣注入木杖。

    木杖中的銘紋被激活,原本只有兩米長的木杖,變得粗有碗口粗,長達五十六米。

    青華副院主蒼老的身體,變得十分精猛,全身骨骼都像是凸了起來,雙腿微微彎曲,身體猶如弓箭一樣****出去,從獅鷲的頭頂跳下,揮動木杖,砸在玄蛟的頭頂。

    “轟隆!”

    玄蛟的巨大身軀直線墜落下去,摔在三百米下方的大河之中,濺起十多米高的巨浪。

    河水變成血紅色,很顯然青華副院主剛纔那一擊,將玄蛟打成重傷。

    青華副院主施展出一種身法,雙腳在虛空一蹬,身體倒衝了起來,重新落到獅鷲的背上。

    獅鷲背上的十位學員,全部都用着震驚的眼神,盯着青華副院主。

    誰都沒有料到,看上去走路都搖搖欲墜的老人,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武道力量。

    要知道,那一隻玄蛟可是四階蠻獸,戰力堪比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可是,青華副院主僅僅只是一擊,就將玄蛟打成重傷,逃回水底。

    青華副院主在天極境武者之中,估計也屬於十分強大的那一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