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市與武市學宮一直都是死對頭,若是讓浪心將關押在赤空秘府的黑市邪人放出來,對進入赤空秘府的學員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對張若塵來說,也同樣是相當不利的事。

    “必須要將浪心除掉,若是讓他得逞,我在赤空秘府將寸步難行。”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小黑給喚出來。

    小黑的身軀變得足有獅子那麼大,腰圓腿粗,肚子十分鼓脹,一雙圓溜溜的眼睛足有碗口那麼大。它的背上長出一對黑色翅膀,展開之後,足有八米長寬。

    “小黑,我先去跟住浪心,你留在這裡等端木師姐,若是她進入赤空秘府,立即讓她來岩漿河谷,助我一臂之力。”張若塵道。

    小****:“那可是一位地極境初期的強者,確定追上去不是送死?”

    “若是讓他將黑市中的邪人放出來,那才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張若塵的目光堅定,既然做出決定,就不會改變。

    小黑點了點頭,道:“好吧!那你要小心,這個地方有些古怪,我感受到似乎還有別的強大蠻獸的氣息,別一不小心死在這裡,將我也給連累。”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身體直接消失在原地。

    張若塵並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使用空間領域的力量,使身體周圍的空間出現扭曲,造成一種視覺盲點。

    正是因爲掌握着空間領域,張若塵纔有信心去追蹤浪心,就算他現在還不是浪心的對手,至少也有把握從浪心的手中逃走。

    尋着浪心留下的痕跡,張若塵一步步向着赤空秘府的深處行去。

    赤空秘府,位於地底深處,乃是四翼地龍的老巢,佔據了相當廣闊的地底空間。

    一路上,張若塵都能看見白森森的骸骨,還有一些插在白色骸骨身上的殘兵。既有人類的白骨,也有蠻獸的白骨。

    向前追了大概十里,張若塵發現浪心的身影。

    浪心走下一條石階,小心翼翼的前行,在他的身旁,是一條洶涌的岩漿河流。

    張若塵正要跟上去,忽然,颶風的聲音響起。

    “呼!”

    一片赤紅色的熱浪,從秘府的深處吹來,風力十分強勁。

    張若塵連忙將雪龍劍插入地底,穩住身體,同時又使用空間領域的力量,消減熱浪的風力。

    距離張若塵不遠的位置的石壁,裂出一道手指寬的縫隙。

    “啪啪!”

    縫隙不斷變大,最後變得足有一米多寬。

    “嗷!”

    振聾發聵的獸嘯聲,從石縫中傳出來。

    一隻十多米長的長滿黑色甲殼的觸手,從石縫中飛出來,將張若塵的身體緊緊纏繞,向着石縫中拖去。

    張若塵的雙臂被捆住,只能使用五指捏着劍柄,將雪龍劍向上一刺。

    “嘭!”

    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雪龍劍,刺在黑色觸手的甲殼上面,冒出一粒粒火星,竟然沒有將甲殼刺穿。

    那一條觸手使用出更大的力量,將張若塵拖到石縫的邊緣。張若塵使用一隻腳,踩着石壁,努力撐住身體。

    “到底是什麼蠻獸,僅僅只是一隻觸手就如此強大的力量,若是被它拖進石縫,豈不是死路一條?”

    聽到腳步聲,張若塵轉過頭,向着身後望去,發現浪心竟然向着這邊走了過來。

    浪心盯着被黑色觸手纏住,無法動彈的張若塵,臉上露出一絲獰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張若塵,去死吧!”

    浪心再次打出飛刀,向着張若塵的脖頸斬了過去。

    張若塵使用空間扭曲的力量,使飛刀微微改變方位。青色飛刀從張若塵的臉頰旁邊飛過去,撞擊在黑色觸手上面。

    嗤的一聲,青色飛刀插進黑色觸手三寸深,鑲嵌在了黑色觸手上面。

    剛纔,張若塵的雪龍劍之所以刺不穿觸手的甲殼,那是因爲張若塵的雙臂被束縛,只能使用五根手指的力量。

    力量不夠,衝擊力就不夠,自然刺不穿觸手的甲殼。

    青色飛刀不僅力量強大,速度也極快,所以才能傷到觸角。

    石縫中的那一隻怪物吃痛之後,發出更加震耳的叫聲,堅厚的石壁被震得搖搖晃晃,裂縫變得更寬。

    “譁!”

    第二條觸手從石縫中飛出來,抽打在浪心的身上,強大的力量,將浪心抽得飛了出去。幸好他用雙臂擋住了觸手,雙臂上戴着六階真武寶器級別的護臂鐵凱,將絕大多數力量都給擋住。

    要不然的話,剛纔那一擊,就能將他打成重傷。

    “到底是什麼怪物?”浪心看着鮮血直流的雙臂,震驚的盯着那一條越來越寬的石壁。

    他現在的實力,比地極境中期的高手都要強大幾分,卻被一根觸手抽飛,由此可見那一隻生長在石壁中的怪物的強大。

    浪心只是微微遲疑了一下,第三條觸手從石縫中飛出來,將他的身體也纏住,向着石縫的方向拖去。

    浪心將真氣注入雙臂的護臂鐵凱,將護臂中的火系銘紋催動。

    他的雙臂燃燒起來,護臂鐵凱的表面散發出一道道赤紅色的光芒,將觸手撐得鬆開了一些。

    “啪!”

    第二條觸手抽了過去,抽在浪心頭上,將浪心的臉打得鮮血淋漓,顴骨都塌下去,嘴裡不斷流血,一顆顆牙齒從嘴裡吐出。

    第二條觸手又抽了過去,直接將浪心的腦袋打得裂開,變得血肉模糊。

    原本還在掙扎的浪心,突然,靜止不動,就連護臂鐵凱上面的光芒也逐漸消失,變得暗淡無光。

    張若塵看到浪心的慘樣,倒吸了一口涼氣,若是不想辦法脫身,自己的下場肯定比浪心更慘。

    兩根觸手將浪心的屍體,拖進石縫。

    隨後,石縫之中,響起“吧唧吧唧”的嚼食的聲音。

    剛纔還是一位地極境的武道高手,頃刻之間,就變成一隻怪物的血食。

    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冷汗,浪心都已經死掉,自己難道也要變成那怪物的血食?

    “有了!”張若塵突然想到辦法。

    張若塵運轉真氣,注入時空晶石,將時空晶石的內空間打開。

    “譁!”

    時空晶石的表面白光一閃,將張若塵吸擊內空間。

    在外面看去,張若塵的身體突然就從黑色觸手之中逃走,消失不見,只剩一顆白色晶石掉落在地上。

    www⊙TTkan⊙C○

    白色晶石剛剛落地,張若塵又從晶石中跳躍出來,將白色晶石撿起,立即向着遠處逃去。

    “嗷!”

    石縫之中的那一隻怪物,發出咆哮聲,同時伸出三根觸手,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張若塵已經被觸手捆了一次,自然就更加小心謹慎,就在三根觸手伸出來的時候,就一連變化四次方位,化爲四道幻影,穿梭在觸手的縫隙之間,躲了過去。

    “給我斷!”

    張若塵臨空一躍,騰飛起來,激發出雪龍劍中的銘紋,雙手一揮,一劍劈了下去。

    “噗嗤!”

    一根兩米長的黑色觸手被張若塵斬了下來,掉落在地上。

    那一隻怪物被張若塵激怒,將三根觸手收回石縫,發出震耳欲聾的嚎叫聲。

    “轟隆隆!”

    石縫中,發出決裂的撞擊聲,將石牆撞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紋。

    “糟了!石壁就要被撞破,那一隻怪物要跑出來了!”張若塵剛剛轉身欲逃,突然,看見地上有一張獸皮殘圖。

    殘圖是從浪心的身上掉下來。

    張若塵將殘圖撿起來,就立即衝下石階,沿着那一條岩漿大河,向着遠處逃去。

    “轟隆!”

    八十多米高的石壁垮塌,發出山崩地裂般的聲音。

    一隻巨大的黑色怪物,從石壁中衝出來,向着逃走的張若塵追去。

    那一隻黑色怪物足有三十多米高,全身長滿厚厚的甲殼,身上長着八根五十多米長的觸手,在地上急速爬行,速度快得驚人。

    “應該是地底孕育出的蠻獸,至少都是三階中等蠻獸,甚至有可能是三階上等蠻獸。”

    根據張若塵的判斷,那一隻黑色怪物的戰力,至少都達到地極境後期,甚至更加厲害。

    “風之翼。”

    張若塵將真氣注入風之翼,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兩片鐵翼,在真氣的催動下,化爲一根根金屬細絲,順着張若塵的手臂,匯聚到張若塵的背上,形成兩隻光翼。

    真氣運轉,張若塵猶如離弦的箭一般,以每秒百米的速度衝出去。

    那一隻黑色怪物的速度,竟然絲毫都不比張若塵慢,緊緊的追在後面,不時發出咆哮聲,嘴裡吐出綠色的毒霧。

    也不知逃了多遠,前方的路被封死,出現兩扇巨大的石門。

    石門的頂部,刻着四個大字:“巖河煉獄!”

    字跡斑駁,似乎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

    “沒有路了!”張若塵的臉色一變。

    石門的左邊是一條赤紅色的岩漿大河,右邊是堅硬如鐵的石壁。

    張若塵在石門下方停下,心頭暗道:“莫非這裡就是關押黑市兇徒的牢獄?”

    張若塵的心頭也在想,要不要將牢獄中的兇徒放出來,抵擋追上來的黑色怪物。

    只可惜那兩扇石門都佈置了封印陣法,張若塵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開封印,也就不可能將石門打開。

    “嗷!”

    那一隻黑色怪物追了上來,看見張若塵被擋在石門外面,發出興奮的叫聲,速度變得更快,很快就追到張若塵的身前。在它看來,張若塵現在只能任他宰割。

    ……

    今天有事,欠下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