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色怪物正行走在地面,尋找下一株三葉聖氣草。

    忽然,它停了下來,發出一聲哀嚎,身體表面的甲殼出現一道道裂縫,明亮的電光從它的體內爆發出來。

    “轟隆!”

    一聲巨響,黑色怪物的身軀四分五裂,化爲一塊塊焦肉,飛向四面八方。

    每一塊焦肉上面流動着電光,冒着黑煙。

    一隻強大的地底蠻獸,就這樣死得不能再死。

    “譁!”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之中飛出來,落到地面,剛剛呼吸了一口空氣,腹中就傳來一股劇痛,腦袋裏面發出一聲轟鳴,頓時感覺頭昏眼花。

    空氣中的瘴氣毒性比別的地方濃烈數倍,就算帶着避毒珠在身上,也抵擋不住瘴氣的毒性。

    “時空領域!”

    張若塵將時空領域釋放出來,控制在十米範圍之內,將瘴氣阻擋在時空領域之外。

    他將一枚解毒丹服進嘴裏,又調動玉淨真氣,在體內運轉三個周天,終於將剛纔吸進體內的瘴氣給煉化。

    張若塵的臉上恢復血色,長長吐出一口氣,道:“好厲害的毒瘴,若是換做另一個玄極境大極位的武者,呼吸一口,肯定已經暈厥過去,只能死在這裏。”

    就算是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闖進此處,若是沒有特殊的寶物抵擋瘴氣,那也是死路一條。

    黑色怪物被雷珠的力量,撕碎成一塊塊焦黑的殘屍。在那一堆殘屍之間,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肉香。

    尋着香味,找了過去。

    張若塵在黑色怪物焦炭一般的屍身面前停下腳步,取出雪龍劍,將外面的那一層堅硬的黑色硬殼破開。

    “譁!”

    濃郁的肉香,從焦黑的屍骸中逸散出來。

    被張若塵破開的裂口裏面,露出白色的光芒,一塊雪白如玉的靈肉,散發柔和的光芒。

    張若塵將那一塊靈肉挖出來,足有人的腦袋那麼大一塊,十五斤重,晶瑩剔透,香味濃厚,簡直就像是石頭內部的美玉,沒有一絲雜質。

    “三階蠻獸體內的靈肉,果然比二階蠻獸體內的靈肉更加具有靈性,若是服下,肯定效果更好。”

    張若塵取出一隻玉質容器,將一塊靈肉放進容器,密封保存起來。

    靈肉,也是分品質。三階蠻獸體內孕育出的靈肉,口感更好,靈氣更足,對武者來說益處更大。

    在市場上,一斤三階蠻獸體內孕育出的靈肉,價值比二階蠻獸體內孕育出的靈肉高出十倍,甚至數十倍。

    使用時空領域,包裹住身體,張若塵開始尋找三葉聖氣草。

    很快,張若塵就在百米之外的一處細小的石縫中,找到一株散發出白色光華的三葉聖氣草。

    將這一株三葉聖氣草挖出來,小心翼翼的放進早就準備好的玉盒裏面。

    只有在半聖、聖者隕落的地方,纔有可能找到三葉聖氣草。

    半聖、聖者的力量極其強大,隕落之後,就算過去一千年,聖氣也不會消散。

    щщщ ●тt kan ●CΟ

    在半聖和聖者隕落的地方,聖氣融入泥土,經過時間的積累,自然的孕育,就能長出三葉聖氣草。

    三葉聖氣草比別的靈藥更加珍貴,在於,它可以直接服用,用來提升武者的修爲,增強武者的肉身力量。

    張若塵並沒有急着服用,而是繼續去挖掘別的三葉聖氣草。

    必須要趕在別的學員趕來之前,將所有三葉聖氣草全部採走。

    “此處已經屬於赤空祕府腹地,他們應該沒那麼快趕過來。”

    以那一座地底大山爲中心,生長了不少三葉生氣草,張若塵僅僅只是在外圍,就採集到八株,一共花費了接近一個時辰的時間。

    想要採集到更多三葉聖氣草,就必須向大山深處走。

    張若塵擡起頭,向那一座大山望去,只見五顏六色的瘴氣將整個大山都給包裹,根本看不到大山的全貌,只能看見一個隱約的輪廓。

    隱隱之中,張若塵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從大山深處傳來,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

    將那一張殘破的獸皮地圖取出來,鋪在地上,仔細觀察。

    獸皮地圖是從浪心的身上掉下來,也不知他是如何得到,上面零零碎碎的勾畫着赤空祕府的地形。地圖有殘缺,其中有一些地方,並沒有記錄在上面。

    經過張若塵的研究,終於確定自己的方位,手指在地圖上一點,“我現在應該是在這裏……鬼霧山!”

    地圖上,有關於鬼霧山的標註,下方還有一段小字:鬼霧山,雲金半聖隕落之地。半聖戰死,落地爲山,血氣化爲鬼霧,五百年不散。”

    張若塵有些動容,再次向着遠處望去,心中有些悸動,“難怪地底會出現一座大山,原來是半聖之墓。”

    那一位雲金半聖是一位極其強大的人物,五百年前與四翼地龍一戰,隕落在這裏。屍體落在地上,直接化爲了一座大山。他的血氣逸散出來,形成了常年不散的鬼霧瘴氣。

    “半聖隕落之地,會不會誕生出什麼古怪的生物?”

    張若塵將殘圖獸皮收起,盯着遠處的鬼霧山,有些猶豫起來。

    若是張若塵的修爲達到天極境,肯定會義無反顧的去闖鬼霧山,尋找半聖留下的寶物。可是他現在才玄極境大極位,闖進鬼霧山,與送死幾乎沒有區別。

    就在這時,兩個北院的學員,急速向着鬼霧山的方向趕來。

    嶽林沖在北院排名第七,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眉毛濃黑,身軀孔武有力,手中拿着一卷獸皮地圖,十分欣喜的道:“函妹,根據地圖上的記載,前面就是鬼霧山,是雲金半聖的隕落之地。鬼霧山中,生長着很多三葉聖氣草,若是能夠將三葉聖氣草全部採走,堪比我們數年苦修的成果。”

    陸函在北院排名第十,肌膚白皙,長着標準的鵝蛋臉,雖然比不上黃煙塵和端木星靈,可也算得上是一位靚麗的美女,在北院,有很多天才學員都在追求她。

    嶽林沖爲了俘獲陸函的芳心,將鬼霧山的祕密告訴了她。

    兩人一起來到鬼霧山,準備採摘三葉聖氣草。

    只要得到三葉生氣草,他們就算進入武市學宮的內宮,也能成爲內宮中的高手。

    “我已經準備好最頂級的避毒珠,比一般的避毒珠要厲害十倍,含在嘴裏,足以抵擋鬼霧山的瘴氣。”

    陸函取出兩顆白色的避毒珠,將其中一顆放進嫣紅的嘴脣之中,將另一顆遞給嶽林沖。

    嶽林沖接過避毒珠,向着鬼霧山的方向看去,突然,眼睛一凝,冷聲的道:“有人比我們先到一步,已經將鬼霧山外圍的三葉聖氣草採走。”

    陸函看到遠處站在瘴氣之中的張若塵的背影,將一柄纖長的戰劍拔出,眼神一凝,輕喝了一聲:“你是什麼人?將三葉聖氣草交出來,我可以看在大家都是武市學宮學員的情分上,饒你一命。”

    嶽林沖將背上的蠻骨戰弓取下來,將一根破車箭搭在弓弦上面,將戰弓拉開,箭頭直指一百五十步之外的張若塵。

    張若塵轉過身去,看了嶽林沖和陸函一眼,道:“三葉聖氣草就長在這裏,又不是你們栽種,我爲何要交給你們?”

    嶽林沖的眼睛微微一眯,道:“是你?你是四院新生第一,張若塵?”

    “你認識我?”張若塵搜索腦海中的記憶,發現自己並不認識嶽林沖。

    嶽林沖道:“兩個月前,我隨北院的新生去過西院,見過你在挑戰臺上的戰鬥。以你當時的實力,應該可以與玄榜武者抗衡。你將三葉聖氣草交出來,我可以放你離開。”

    “跟他廢話那麼多幹什麼?就算他是張若塵又如何,現在是在赤空祕府,我們將他殺死,學宮的長老也不會知道。”陸函盯着張若塵手中的玉盒子,眼中露出冷銳的殺氣。

    嶽林沖和陸函都不是玄榜武者,若是在沒有突破地極境之前,他們絕對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但是,進入赤空祕府的時候,他們就突破境界,達到地極境。

    以他們現在的實力,自然不會將張若塵放在眼裏。

    聽到陸函的話,嶽林沖的眼中也露出一絲冷色,手指一鬆,弓弦上的破車箭,發出刺耳的破風聲,猶如一團火球,拖着長長的尾巴,急速向着張若塵飛去。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立即施展御風飛龍影,向右橫移了七步,躲過破車箭。

    “轟!”

    破車箭撞擊在張若塵身後的地面,擊出一個大坑,箭頭上的銘紋釋放出大量火焰,讓周圍的地面燃燒了起來。

    就在嶽林沖射出一箭的時候,陸函立即衝了出去,速度達到每秒六十六米。

    僅僅三秒鐘的時間,她就衝到張若塵的面前,拖着冰冷的劍氣,一劍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張若塵雙腿下沉,穩住身體,雙手握劍,施展出一招“天心斷流”。

    “嘭!”

    雪龍劍帶着一股極致的寒氣,劈在陸函的劍鋒上面,將陸函的攻擊卸到一旁。

    陸函微微怔了一下,在地上一蹬,纖長的雙腿微微一彎,身體騰飛起來,在半空旋轉了一圈,刺出十七道劍光,刺向張若塵全身的各大要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