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嘭嘭!」

    張若塵腳踩步法,身體猶如一道道幻影,一邊後退,一邊抵擋陸函的攻擊。

    片刻之間,兩人就交手二十多招。

    陸函的修為雖然不如浪心,可是依舊很強,遠超一般的地極境初期的武者。她施展出的劍法是靈級中品,威力極強,有幾次都差一點刺中張若塵。

    張若塵借住空間領域的力量,也只能勉強將她擋住。

    「四院排名前十的學員,本來每一個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們突破地極境,果然非同小可,根本不是一般的地極境武者可以與他們比擬。」

    張若塵的眼角餘光一瞥,看見岳林沖快速向著這個方向趕來。

    「以我現在的修為,就算對付陸函,也顯得頗為勉強。若是對上他們兩人,我必敗無疑。」

    「天心指路!」

    張若塵揮出一道七米長的劍氣,將陸函逼退。

    「有本事來鬼霧山中殺我。」

    張若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化為九道殘影,片刻之後,便已經逃到一里之外,消失在瘴氣之中。

    陸函十分惱怒,不停跺腳。

    她已經突破到地極境,只需一招就能將一般的地極境初期的武者殺死,可是竟然被一個新生逃走,心中自然氣不過。

    陸函提着戰劍,就要去追殺張若塵。

    「函妹,不要輕易闖到鬼霧山的深處,根據地圖上的記載,鬼霧山中有一些十分強大的未知生物,就算是地極境武者闖進也是有死無生。張若塵逃進鬼霧山,絕對是死路一條。」

    岳林沖攔住陸函,十分謹慎,又道:「區區一個張若塵而已,翻不起來什麼大浪,我們還是先採集三葉聖氣草才是正事。」

    陸函眼神有些陰晴不定,道:「張若塵雖然只是一個新生,可是他的未婚妻黃煙塵卻是一個狠角色,若是讓他逃出去,將這裏的事告訴了黃煙塵,對我們來說將會相當不利。」

    岳林沖道:「只要我們採集到足夠多的三葉聖氣草,修為必定突飛猛進,到時候豈會懼怕黃煙塵?再說,我們就在外面守着,張若塵若是從裏面逃出來,自然可以慢慢收拾他。」

    「好吧!先採集三葉聖氣草。」陸函道。

    鬼霧山外圍的三葉聖氣草,已經被張若塵采完,可是在鬼霧山的山下,還生長著更多三葉聖氣草。山腰的位置,三葉聖氣草的數量更多。

    當然,越是靠近鬼霧山,瘴氣的毒性就越是強烈,遇到危險的可能性就越大。

    岳林沖和陸函的避毒珠,只能支撐他們到達山腳下的位置。若是他們敢往山腰行去,肯定會中毒身亡。

    即便只是山腳下,也生長著比外圍多十倍的三葉聖氣草。

    此刻,張若塵已經逃到鬼霧山的山腳下,保護他的空間領域已經縮小到直徑五米。

    「還是先不要上山,就在這裏修鍊,將那八株三葉聖氣草煉化了再說。」

    張若塵在山下找到一處頗為隱秘的地點,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與此同時,時空晶石掉落到一條石縫的下方,消失不見。

    在煉化三葉生氣草之前,張若塵將那一塊靈肉取出來,用雪龍劍分割成十份,每一份大概一斤重。

    在那一塊靈肉的內部,竟然還有一塊巨大的火屬性靈晶,品質極佳,比一般的靈晶要更加晶瑩透徹,靈氣也更加濃厚。

    「將這一大塊靈晶兌換出去,至少也能兌換五十枚普通靈晶。」

    靈晶的品質也有高下之分,一般可以分為四個等級:普通靈晶、中等靈晶、優質靈晶、頂級靈晶。

    每一個等級的靈晶,價格差距都是十倍。

    也就是說,一枚頂級靈晶,可以兌換一千枚普通靈晶。

    張若塵手中的靈晶,若是切割開,可以切成五塊中等靈晶,相當五十枚普通靈晶的價值。

    普通靈晶的數量最是廣泛,所以就成為了武者之間交易的貨幣。

    中等靈晶、優質靈晶、頂級靈晶的數量都很稀少,在市面上很難見到。

    一般來說,只有窮困的低境界的武者,才會使用普通靈晶修鍊。境界高的武者,幾乎都會去購買中等靈晶用來修鍊。

    張若塵將那一大塊中級靈晶放到一邊,將一塊一斤重的靈肉捧起來,快速的吃掉。

    這是三階蠻獸體內的靈肉,哪怕只是一斤,卻堪比二十斤二階蠻獸體內的靈肉,靈力十分濃厚,對武者的好處也更大。

    隨後,張若塵又將一株三葉聖氣草服下,開始煉化。

    三葉聖氣草比半聖真液更加容易吸收,吞入腹中,直接融化成一團白色的藥液,向著血液和五臟中滲透,自主的鑽進張若塵的身體。

    僅僅只是花費半天時間,張若塵就將第一株三葉聖氣草的藥力完全吸收,那一斤靈肉也被張若塵吸收,轉化為屬於張若塵自己的力量。

    「不愧是三葉聖氣草,僅僅半天,就讓我氣湖中的真氣增加了三成。」

    張若塵的心頭微微一喜,開始繼續煉化剩下的七株三葉聖氣草。同時,他也將剩下的九斤靈肉,全部服下。

    七株三葉聖氣草的聖力和九斤靈肉的靈力,在張若塵的體內快速蔓延開,簡直就像是十六顆光球懸浮在張若塵的體內,即便張若塵開闢出三十六條經脈,也有些吸收不過來。

    一縷縷白色的真氣,從毛孔中逸散出來,瀰漫在整個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張若塵的身體就像是懸浮在雲中,貪婪的吸收著滂湃的聖力和靈力。

    三十六條經脈每運行一個大周天,氣湖中的真氣就會增加一大截。

    整整四天過去,張若塵將七株三葉聖氣草和九斤靈肉全部煉化,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被真氣塞滿,修為達到玄極境大極位的圓滿境,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玄極境大圓滿。

    但是,張若塵卻壓制住境界,沒有讓自己突破。

    他一共服下了八株三葉聖氣草,十斤靈肉,根本不可能在四天時間之內,將所有聖力和靈力全部吸收。

    他估算了一下,自己應該只吸收了所有聖力和靈力的五分之一,還有五分之四的聖力和靈力都潛藏在體內,並沒有被吸收。

    若是他願意,現在就能突破到玄極境大圓滿,可那樣的話,他將不可能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反而,若是他能夠壓制住境界,將潛藏在體內的五分之四的聖力和靈力全部吸收,然後再突破境界,體質肯定能夠達到另一個高度,對衝擊玄極境的無上極境有很大的好處。

    「以我現在的修為,應該已經達到《玄榜》前五十的水平。」張若塵感覺自己現在的實力,並不比黃煙塵弱。

    若是兩人交手,很難說清誰勝誰負。

    當然,黃煙塵現在很可能已經突破到地極境,達到另一個高度。除非張若塵突破到玄極境大圓滿,才有機會將她擊敗。

    「以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懼北院的那兩個學員。」

    張若塵將真氣釋放出來,引動時空晶石,使時空晶石從石縫中飛出,落到地上。

    晶石表面的白光一閃,張若塵再一次來到鬼霧山的山腳下。

    張若塵使用時空領域包裹住身體,前去尋找岳林沖和陸函的蹤跡。

    「山下的三葉聖氣草果然被他們全部采走,也不知他們離開沒有?」張若塵在時空晶石中修鍊了四天,外界也才過去一天多的時間。

    他們應該沒那麼快離開。

    就在這時,張若塵在遠處看到岳林沖和陸函的身影,他們正站在登山的道路口,似乎正在爭執。

    張若塵站在一塊血紅色的巨石後面,調動真氣,注入耳脈,仔細聽他們的對話。

    岳林沖的背着一個鼓脹的包袱,裏面裝着數十株三葉聖氣草,勸道:「函妹,我們已經在山下採到九十八株三葉聖氣草,足以讓我們修為突飛猛進,沒必要再去鬼霧山上冒險。」

    陸函的美眸微微的一翻,露出輕蔑的神情,道:「九十八株三葉聖氣草很多嗎?最多也就支持我們修鍊到地極境後期,想要達到天極境,成為武道神話,得等到何年何月?我陸函可不想嫁給一個廢物!一句話,你到底去不去?你不去的話,那我就一個人去。」

    岳林沖緊緊的咬了咬牙,拉住陸函的手腕,經過不斷的掙扎之後,最終下定決心,道:「函妹,你留在山下,鬼霧山太危險,還是我去吧!採到三葉聖氣草,我分你一半。」

    說完這話,岳林沖毅然決然的向著鬼霧山走去。

    陸函看着岳林沖的背影,眸光盯着岳林沖背上的包袱上面,美麗的臉上露出一絲冷峭的笑意,閃電般的出手,一劍刺進岳林沖的背心。

    「噗!」

    血紅色的劍鋒,從岳林沖胸膛的前面穿出去。

    一滴滴滾燙的鮮血,從劍尖滾落,滴滴答答的掉在地上。

    「為……為什麼?」岳林沖渾身顫抖,聲音中帶着一股說不出的絕望和悲憤。

    「唰!」

    陸函的臉色十分冰冷,將劍抽出,一腳踢在岳林沖的背上,將岳林沖踢倒在地上。

    隨後,她走了過去,將岳林沖背上的包袱取下來,將包袱打開,看到裏面的數十株三葉聖氣草,眸中露出滿意的笑容。

    陸函將包袱合上,看着血泊中的岳林沖,冷笑一聲:「你以為我不知道鬼霧山的兇險?你若是登上鬼霧山,絕對是有去無回,既然都是死,為何不選擇死在我的劍下?至少,我還能得到你的那一份三葉聖氣草。」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