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嶽林沖的心臟被刺穿,就算他使用真氣封住血脈,鮮血依舊不停的從胸口涌出來,很快就將他的衣袍染成血紅色。

    “你……你就算問我要……三葉……聖氣草,我也……也肯定是會……給你……你……”嶽林沖十分痛苦,手掌按着胸口,臉色變得越來越慘白。

    陸函取出一根潔白的絹布,將劍上的鮮血擦乾,清美的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道:“嶽林沖,你傻得太可愛了!你真以爲我會看得上你?追求我的男子之中,至少有五個都比你更加優秀,更加強大。”

    “噗!”

    嶽林沖口吐鮮血,雙眼瞪直,徹底死去。

    也不知是被氣死,還是鮮血流盡而亡?

    陸函將自己背上的包袱取下來,將兩個包袱中的三葉聖氣草彙集在一起,一共足有九十八株,散發出一圈圈乳白色的光華。

    只是聞着三葉聖氣草散發出來的藥香,陸函體內真氣的運轉速度就加快了幾分。她美麗的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將這些三葉聖氣草全部煉化,我的修爲必定突飛猛進,就算進入內宮,我也能夠立即成爲內宮中的強者。”

    一個聲音,在陸函的身後響起。

    “我看得出來,他是真心愛你,你爲何要殺他?”

    “誰?”

    陸函的心頭一驚,立即轉身,將劍橫在身前,做出防禦的姿態。

    張若塵從血紅色的巨石後面走出來,盯着陸函,道:“女人的心真的都那麼狠?都那麼善於僞裝?對愛她的人,也能下殺手?”

    張若塵彷彿在陸函的身上,看到池瑤公主的影子。

    當然,陸函與池瑤公主根本沒有可比性,兩人差得太遠。

    陸函看到是張若塵,原本有些緊張的神情,逐漸放鬆。在她看來,張若塵就算再厲害也只是一個新生,根本威脅不到她。

    陸函冷哼一聲,道:“張若塵,我就算殺了嶽林沖,似乎也不關你的事。你若是躲起來,或許我還找不到你,既然你主動出來,那你就去死吧!”

    陸函展開一種速度類武技,纖細的身體化爲一連串殘影,剎那之間,便衝到張若塵的面前,一劍刺向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站在原地,雙腳微微一移,身體直接橫移五步遠,十分輕鬆躲過陸函的劍。

    陸函微微一怔,還沒來得及反應,忽的,眼前一個人影閃過。

    張若塵出現到了陸函的面前,一掌擊向她的胸口。

    “龍象歸田!”

    感覺到鋪面而來的掌風,陸函的臉色一變,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只能將戰劍橫在胸前,抵擋張若塵擊過來的掌印。

    “嘭!”

    陸函倒飛出去十多米遠,身體猶如被風吹走的落葉。

    落到地上,她不停向後倒退,每在地上踩一步,就會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她的胸口巨疼,五臟六腑都像是被震傷,體內血氣翻涌,真氣紊亂。

    “纔過去一天,他怎麼變強了這麼多?”

    一天之前,陸函與張若塵交手的時候,還能在一定程度上壓制住張若塵。可是現在,才僅僅交手一招,就差點被他打成重傷。

    特別是張若塵的速度,簡直快得不可思議。

    張若塵根本不給陸函喘息的機會,爆發出最快速度,衝到陸函的身前,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都調動起來,又是一掌擊了過去。

    “血氣凝神!”

    陸函立即激發出血脈的力量,身下出現一座直徑五米的中等血陣,她的背後凝聚出一隻三頭血鳥和一柄血劍的虛影,匯聚成一幅血氣異象。

    陸涵的力量急速攀升,提升了一倍左右。

    反應速度,也變快了不少。

    她的調動背後的三頭血鳥的虛影,向着張若塵衝擊過去,抵擋張若塵的掌力。

    “破!”

    張若塵一掌將三頭血鳥的虛影擊碎,化爲一縷縷散亂的血氣。

    一道破風聲響起,陸函施展出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斬向張若塵的脖頸。

    張若塵向後退了一步,十分巧妙的躲過陸函的劍招。

    “血氣凝陣!”

    張若塵也激發出血脈的力量,轟的一聲,腳下猛烈震動了一下,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呈現出來,急速旋轉,將陸函捲進血陣之中。

    “這是……這是聖級血陣……”

    陸函終於明白張若塵爲何會那麼強大,原來他居然能夠凝聚出聖級血陣,只有擁有成聖天資的人,纔有如此強大的血脈。

    在聖級血陣之中,陸函完全被張若塵壓制,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僅僅只是交手三招,張若塵便一掌擊在陸函的右肩。

    “嘭!”

    強大的掌力將陸函的右肩骨震斷,一口鮮血從她嘴裡吐出,倒飛出去,墜落在地上。

    她手中的那一柄劍也脫手飛出,掉在地上。

    張若塵的手臂臨空一揮,地上的劍飛了起來,落入張若塵的手中。他將劍指在陸函的頸部,道:“向你這樣的女人,空有一副嬌好的面容,卻不懂得珍惜,死有餘辜。”

    陸函躺在地上,眸中露出恐懼的神情,哀求道:“張若塵,求你不要殺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我可以做你的女人,做你的奴僕,只要你放過我。”

    陸函的眼中散發一絲陰冷,快速取出一顆雷珠,向着張若塵扔過去。

    與此同時,她一掌拍在地面,身體向後滑行三米遠,從地上翻身而起,向着遠處逃遁。

    看着陸函扔出的雷珠,張若塵絲毫都不慌張,五指抖動,手中的劍形成一個圓圈,使用真氣將雷珠包裹起來,甩飛到數十丈之外。

    “轟!”

    雷珠在陸函的前方的上空砸開,散發出一道道電光,形成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將陸函震得倒飛了回來,再一次摔落到張若塵的腳下。

    “噗!”

    沒有任何猶豫,張若塵一劍刺向陸函的眉心,在她的眉心留下一個紅色的劍痕,一滴緋紅的鮮血從皮膚中流出。

    陸函的身體靜止不動,失去生命的氣息,變成一具美豔的死屍。

    剛纔那一劍,張若塵使用劍氣,擊穿了陸函的腦海。

    看似只有一個紅色的小點,實際上已經震碎陸函的靈魂。

    張若塵看着手中細長鋒利的寶劍,輕輕的點了點頭,“五階真武寶器,可以賣出一個好價格。”

    將那一柄寶劍收進空間戒指,張若塵便去取陸函背上的兩個包袱,包袱中不僅裝着九十八株三葉聖氣草,還裝着陸函和嶽林沖帶進赤空秘府的丹藥和一些保命的寶物。

    將那些寶物和丹藥,全部收進空間戒指,以後再慢慢清點。

    那九十八株三葉聖氣草,張若塵全部用玉質容器保存起來。

    “有了這些三葉聖氣草,要衝擊玄極境的無上極境,機會更大了!”

    張若塵擡起頭,向着鬼霧山看了一眼,只見山腰的懸崖峭壁上也長着很多三葉聖氣草,比山腳下更多。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斷了心中的貪念,自言自語的道:“還是不要去冒險了,沒必要將自己的性命搭上。”

    鬼霧山太危險,就算是地極境武者進去,也很少有人能夠活着走出來。

    在山腳下就能得到如此豐厚的收穫,已經很不錯。

    張若塵正打算離開,突然,感覺到少了什麼?

    停下腳步,仔細向着地面看去,驚恐的發現,陸函的屍體不見了!

    張若塵明明記得陸函的屍體,就躺在離他不到十米的地上,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

    “就算是地極境的武者,也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離,無聲無息的將屍體偷走。”

    突然,張若塵感覺到身後一股寒風吹來,正要一掌向着身後拍擊過去。一隻冰冷的玉手,將他的脖子掐住,使他不能動彈。

    “不要動!”

    一個沙啞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背後響起。

    背後那人全身冰冷,散發出極致的寒氣,將張若塵背上的冷汗凍結成冰晶,張若塵感覺自己的血液像是都要被凍住。

    張若塵努力保持鎮定,沒有轉過頭,道:“你是誰?”

    “我?我是誰……我是……我是誰?”那一個聲音顯得有些茫然。

    那一個聲音雖然有些沙啞,可是張若塵還是覺得有些耳熟,與陸函的聲音有些相像。

    掐住張若塵脖子的那一隻手,突然鬆開,那人向後退了兩步,茫然無措的自言自語:“我是誰?我是誰……”

    見她鬆手,張若塵急速向前衝出去,與她拉開十多丈遠的距離,轉身向後看去。

    剛纔那一個抓住他脖子的人,果然是陸函,確切的說是陸函的屍體。

    “怎麼會這樣?她怎麼活過來了?不可能,我明明使用劍氣,擊碎了她的靈魂。”

    張若塵盯着站在遠處的陸函,突然,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陸函的頭頂,竟然有一圈金色的光暈。

    金色光暈散發出強大的聖力,寒氣森森,在方圓數十米的地面,結上一層厚厚的寒冰,將張若塵逼得不能靠近。

    “那是半聖之光,怎麼會出現在陸函的頭頂?”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十分凝重,想到了一個可能。

    天極境的武者,使用真氣滋養靈魂,可以將靈魂修煉成武魂。

    шωш•тt kΛn•¢O

    半聖,可以使用聖力,將武魂孕育成聖魂。

    半聖隕落之後,聖魂也就跟着消散。但是,也有極少數的聖魂,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沒有消散,化爲半聖之光,遊離在墓地之中。

    “鬼霧山是金雲半聖隕落的地方,難道金雲半聖的聖魂化爲了半聖之光,在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陸函的屍體?”

    張若塵有些懊悔,早知道就該一劍斬下陸函的脖子,也就不會造就出這樣一隻恐怖的怪物。

    沒錯,陸函此刻就是一隻非人非屍的怪物,誰都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