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陸函頭頂的半聖之光,猶如一粒粒金色的光雨,不斷落下,與她的屍身相融。

    漸漸地,陸函的肌膚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輝,一雙瞳孔也變成金色,猶如兩團金色的火焰在眼睛之中燃燒。

    體內的每一根血脈和經脈也變成竟然,可以清晰看到每一根脈絡的紋路。

    她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大了!

    張若塵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移動身體,想要趁此機會,逃出鬼霧山。

    突然,陸函猛然轉身,金色的眼瞳向張若塵盯過去,嘴脣上翹,露出兩顆尖銳的牙齒,發出陰測測的笑聲:“血,鮮血……”

    猶如一股陰風,陸函雙腿邁出,向着張若塵衝了過去。

    “哧哧!”

    陸函的每一個腳印踏下去,地面上,就會出現一片厚厚的寒冰。她身上的寒氣,變得更加濃烈。

    張若塵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關於半聖之光的記載:一個死去的人,若是與半聖之光相融,就會需要大量鮮血來增強肉身力量。

    陸函的武道修爲是地極境初期。

    她的肉身根本無法和半聖的肉身相比,想要承受住半聖之光的力量,就必須要吸收大量鮮血,用鮮血來凝練肉身。

    “譁!”

    張若塵將真氣注入風之翼,片刻之後,背上長出一對光翼,以每秒百米的速度,向後疾速逃去。

    後方,就是鬼霧山。

    陸函就追在後面,張若塵只能硬着頭皮向着鬼霧山中衝去。

    若是稍有猶豫,肯定會被吸乾鮮血而死。

    陸函只是融合了極少部分半聖之光,還沒有真正掌控半聖之光的力量,所以,她的速度僅僅只比張若塵快上一絲。

    她緊緊追在身後,與張若塵的距離越拉越近。

    眼看陸函就要追上來,張若塵將一顆雷珠扔出去,拋向陸函。

    “轟!”

    雷珠裂開,形成一道道閃電。

    強大的毀滅之力,在陸函的身前爆發出來,將陸函掀飛了出去。

    陸函的身上有半聖之光護體,雷珠根本沒有傷到她一絲一毫。很快她就從地上躍起,嘴裡發出一聲長嘯,再次向着張若塵追去。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暗暗叫苦,“雷珠的力量,居然都傷不了她,半聖之光果然厲害。若是我能得到半聖之光,肯定可以節省十年苦修。”

    半聖之光,在一定程度上,相當於半聖的傳承。

    吸收半聖之光,武者雖然不可能立即變成半聖,可是也有諸多好處,今後的修煉速度會遠超同齡人。

    因爲受到鬼霧山的瘴氣的壓制,張若塵就算有風之翼,也無法飛行,只能拼命的向山頂衝去。

    張若塵剛剛衝到半山腰,突然停下腳步,額頭上的冷汗,猶如雨點一般落下。

    只見,前方數十米之外的地方,趴着一隻身軀十多米長的青色蠍子,全身長滿鋒利的倒刺,露出兩顆青色的眼球,怒目的盯着張若塵。

    青色巨蠍趴在一片水潭的旁邊,水潭大概十多米長寬,岸邊長滿青色、黑色的毒草。

    水潭中的水,十分腥臭,散發出強烈的毒性,一具具人類的白骨浮在水面上,不知已經死去多少年?

    那一隻青色巨蠍看到張若塵,立即興奮起來,發出古怪的叫聲。

    “譁!”

    它揮動着兩隻鋒利的巨鉗,尾巴在地上拖動,與地面的巨石撞擊在一起,發出金屬般的聲音,冒出一粒粒火花。

    陸函也從後面追了上來,快速向張若塵靠近。

    前有毒獸,後有邪屍,張若塵似乎已經逃無可逃。

    張若塵並沒有絕望,同時取出兩枚雷珠,向着前面的青色巨蠍和後面的陸函拋去,緊接着,他立即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穿過一片陡峭的崖壁,向着另一個方向逃去。

    雖然,陸函的意識模糊,可是在張若塵第二次拋出雷珠的時候,她在第一時間就躲閃過去,化爲一道殘影,衝到張若塵背後。

    她的雙手,變成爪子,想要抓住張若塵的雙肩。

    就在陸函的雙爪,即將抓住張若塵的雙肩的時候。張若塵身後的空間發生扭曲,陸函的雙爪就好像是在半空稍微停頓了一下。

    刺啦!

    陸函的雙爪撕開張若塵背上的衣袍,在張若塵的肩膀到背部,留下十道血紅色的爪印。一滴滴鮮紅的血珠,從爪印中冒出來。

    張若塵忍住背部冰寒的刺痛,繼續向前衝去。

    “嗷!”

    陸函舔了舔手指上的鮮血,嘴裡發出一聲嚎叫,再次衝了上去。

    另一個方向,那一隻青色巨蠍也向着張若塵撲來。剛纔那一顆雷珠,並沒有將它殺死,反而將它激怒。

    青色巨蠍的嘴裡吐出一口毒氣,毒氣凝聚成柱形,猶如一根光柱,向着張若塵衝擊過去。

    就在張若塵準備躲進時空晶石的時候,突然,看見前方出現一個地下洞穴,洞穴的入口,只有碗口大小,十分幽深,似乎通往地底。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喜色,立即使用真氣,將時空晶石的內空間打開。

    咻的一聲,張若塵消失在鬼霧山,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與此同時,時空晶石準確無誤的掉落進洞穴,猶如落進無盡深淵。

    陸函和青色巨蠍同時衝到洞穴口,但是,洞穴口實在太過狹小,它們根本無法進入。

    “轟!”

    青色巨蠍使用巨鉗,在洞穴口攻擊了一下,想要將洞口砸開。

    強大的攻擊力,將洞口邊緣的石頭劈碎,反而將洞口給封住。

    “血……鮮血……”

    陸函盯着那一隻巨大的青色巨蠍,撲了上去,伸出雙爪,將青色巨蠍的甲殼撕開,鮮血從青色巨蠍的體內涌出來,將陸函全身都染成血紅色。

    原本豔麗的女屍,變得有些猙獰嚇人。

    ……

    那一個洞穴是垂直向下,也不知通往什麼地方?

    時空晶石一直向下落了很久,才掉落在地上。

    張若塵忍着背部的疼痛,將真氣注入魂脈,將武魂激發出來。使用武魂的力量,張若塵向着時空晶石外面探查。

    以時空晶石爲中心,周圍八十米的距離,一片黑暗,沒有什麼生命的氣息。

    “看來是落到鬼霧山的底部,也好,至少暫時安全,青色巨蠍和陸函一時半刻絕對闖不進來。”

    張若塵並沒有急着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走出去,先將傷勢養好,再出去也不遲。

    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張若塵運轉體內殘剩不多的真氣,開始煉化丹藥,療養傷勢。

    兩天之後,張若塵的傷勢恢復得七七八八,真氣也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

    “譁!”

    時空晶石的光芒一閃,張若塵走了出來,出現在一片漆黑的地底世界。

    赤空秘府,別的地方炎熱如火爐,可是在鬼霧山的地底卻十分寒冷,簡直就像是一座地底冰窖。

    張若塵撿起地上的時空晶石,將時空晶石捏在手中,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幸好有時空晶石,要不然我已經在赤空秘府中死了兩次。”

    但是,張若塵很快又發現一個問題,時空晶石似乎又變小了一些。

    “看來時空晶石的靈力也會被消耗,終有一天,肯定會被完全消耗殆盡。”

    時空晶石讓張若塵比別的武者多出三倍的修煉時間,這是張若塵的優勢。可是就算失去時空晶石,張若塵也有信心成爲真正的強者,心中的信念不會改變。

    張若塵將時空晶石收起來,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塊火屬性靈晶,注入真氣,嘩的一聲,靈晶就像火球一樣燃燒起來。

    火焰將黑暗的空間照亮,顯露出這一座地底世界的全貌。四周都是天然的石壁,沒有人力開鑿的痕跡。

    石壁和地面完全被一層白色的寒冰覆蓋,形成千奇百怪的冰晶形狀。

    張若塵踩着寒冰,向前走去,大概走了一百多米遠,突然,在厚厚的寒冰下面,看見一塊巴掌大小的金屬碎片。

    “啪!”

    張若塵一掌擊碎寒冰,伸手將那一塊金屬碎片撿起來。

    “好沉,至少也有五百斤。”

    張若塵有些不可思議,僅僅只是一塊金屬碎片而已,竟然如此沉重,也不知是什麼材質?

    仔細觀察金屬碎片,上面刻着一道道細密的紋路,很像是一具鎧甲上面的殘塊。

    也不知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那一具鎧甲撕碎,變成了碎片?

    金屬碎片的內部,也有很多銘紋,只可惜那些銘紋全部都已經碎裂,根本無法再激活。

    張若塵將金屬碎片放下,繼續向前行去。

    在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眼前出現一個直徑六十多米的大坑,地面凹陷,周圍凸起。就像隕石墜落,造成的自然景象。

    在大坑的底部,躺着一位老者的屍骨,完全被寒冰封禁。

    他身上的鎧甲十分破碎,胸膛被擊穿,身體都像是要四分五裂。可是,就是這樣一具死去數百年的死屍,卻散發出強大的氣息,造成這一座地底寒冰世界。

    張若塵感覺到巨大的壓力,盯着那一具死屍,道:“難道他就是金雲半聖?”

    只有達到半聖擊敗的存在,在死去之後,纔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氣息。

    五百年過去,金雲半聖的屍骸,絲毫都沒有腐爛。

    面對此情此景,張若塵沒有一絲恐懼,反而露出喜色,終於有辦法對付陸函,甚至將她的半聖之光收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