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和黃煙塵施展出最快速度,片刻之後,他們就來到紫茜剛纔站立的位置。

    可是遲了一步,紫茜已經消失不見,方圓百丈之內,只有灰濛濛的霧靄,根本看不見她的蹤影。

    “到底是誰?”

    張若塵取出雪龍劍,目光鋒銳,緊盯着其中一個方向。

    他強大的精神力,已經感知到對方的位置。

    遠處,瘴氣霧靄之中,響起腳步聲。

    一羣衣衫襤褸的武者走了出去,其中既有年過七旬的老者,也有長滿鬍鬚的中年人;既有男性武者,也有女性武者。

    他們的數量,大概有七十多人,雖然穿得十分破爛,顯得格外狼狽,每一個人的眼神卻無比銳利,精力飽滿,殺氣十足,絕對都是一等一的武道強者。

    人羣之中,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站在紫茜的旁邊,用手指緊緊的扣住紫茜的肩膀。

    五根手指就像五根鐵釘,將紫茜的肩膀鎖住,刺出武道血口,淌出一滴滴鮮血。

    紫茜緊咬着脣齒,盯着站在對面的張若塵,對他搖了搖頭,示意張若塵快逃。

    張若塵看到紫茜的眼神,可是卻並沒有逃走。

    他若是逃走,紫茜怎麼辦?

    一個穿着白袍武袍,揹着雙劍的年輕男子,從那一羣武者中走出來,拱手對着黃煙塵一拜,道:“見過黃師姐,張師兄。”

    黃煙塵的眼神沉冷,盯着站在對面的那一個年輕男子,道:“墨青龍,真是沒想到,你原來是黑市中的潛伏者,倒是隱藏得很好。”

    站在對面的揹着雙劍的年輕男子,正是西院排名第七的學員,名叫墨青龍。

    在西院季度考覈的時候,張若塵就見過墨青龍與別的學員的戰鬥。

    當時,張若塵就看出墨青龍隱藏了實力,絕對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年輕強者。

    只是沒有料到,墨青龍竟然也是潛伏者。

    墨青龍搖了搖頭,道:“我們不是黑市中的人,師姐誤會了!”

    “拜月魔教。”

    關押在赤空祕府中的囚徒,除了黑市的邪人,就是拜月魔教的教衆。至於別的囚徒,基本上都是散兵遊勇,不足爲懼。

    黃煙塵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盯着站在墨青龍身後的那七十多個囚徒,看來他們全部都是拜月魔教的高手。

    拜月魔教比黑市更加可怕。

    張若塵道:“我們和拜月魔教沒有任何仇怨,你們若是想要離開,我們絕對不會阻攔。但是,你們爲何要擒拿紫師妹?”

    墨青龍臉色僵硬的道:“神教中的各位前輩,在赤空祕府之中,關押了多年。他們既沒有兵刃,也沒有戰甲,肉身體質也下降了極多,就算衝出赤空祕府,依舊逃不走,肯定會被武市學宮的強者鎮壓。我們想要逃走,只有一個辦法。”

    墨青龍的目光盯向黃煙塵,道:“我們想要安然的逃出天魔嶺,必須要黃師姐幫忙。”

    黃煙塵道:“我恐怕幫不了你們。”

    墨青龍搖了搖頭,道:“黃師姐是千水郡國的郡主,只要我們用黃師姐做人質,武市學宮的那些強者就一定會讓步。黃師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救紫師妹?只要你答應做我們的人質,助我們逃出天魔嶺,我們現在就可以放人。”

    黃煙塵向着紫茜盯了一眼,道:“我和她又不是很熟,你們就算殺了她,與我有什麼關係?”

    墨青龍沉思了片刻,目光看向張若塵,道:“張師兄,以你和紫師妹的關係,難道要眼睜睜的看着她死在我們的手中?”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道:“你怎麼知道我和紫師妹的關係很好?”

    張若塵和紫茜的關係的確很不錯,但是,知道這件事的人卻很少!

    墨青龍怎麼會知道?

    “張若塵果然厲害,這一點破綻都被他給看出來,難怪小聖女讓我一定要小心他。”墨青龍的心頭暗道。

    拜月魔教的囚徒,之所以來擒拿黃煙塵,也是那一位小聖女出的計策。

    在進入赤空祕府之前,墨青龍就收到小聖女的密信。

    小聖女在密信就提到,想要將神教囚徒救出赤空祕府,就必須要抓住黃煙塵,以黃煙塵爲人質,才能逃出武市學宮的強者的追殺。

    墨青龍並不知道小聖女的身份,但是,他卻可以肯定,小聖女也潛伏在武市學宮。

    墨青龍平心靜氣,並不被張若塵的話影響,繼續道:“張若塵,你若是勸說黃師姐做我們的人質,我們現在就可以放了紫師妹。等我們離開天魔嶺,立即就會放了黃師姐,絕不食言。”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勸說不了她。”

    墨青龍嘆息了一聲,道:“拜月神教和黑市不一樣,既然做出了承諾就一定不會反悔,你應該相信我們。再說,神教高手衆多,若是真的動起手來,你和黃師姐未必逃得掉。”

    “跟他們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現在就殺了這個小妞,然後再擒拿煙塵郡主。”

    那一個扣住紫茜肩膀的白髮老者,眼神中帶着暴戾之色,擡起手臂,一掌向着紫茜的頭頂拍下去。

    他出手極狠,像是要將紫茜的腦袋打碎。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立即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方圓九十米的空間。

    玉淨真氣從張若塵的手掌涌出,融入空間領域,形成空間凝固的力量,將白髮老者的手臂給定在半空,沒有落下。

    那一個白髮老者只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根本無法破開空間領域的壓制。

    “唰!”

    張若塵將真氣調動到雙腿的經脈,踩着步法,化爲一道殘影,速度快如疾風,衝到紫茜的面前,想要將她帶走。

    “嘿嘿!小子,想要從我們拜月神教手中搶人,你還太嫩了!”

    一個兩米多高的光頭大漢飛躍起來,落到張若塵的右側,調動體內殘剩不多的真氣,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腰部。

    光頭大漢的修爲達到地極境中期,曾是拜月魔教的一位舵主,修煉的也是一種強大的功法《大金剛武典》。

    一旦運轉真氣,皮膚表面就蒙上一層金光,肉身像是變成金銅鑄成的一樣。

    張若塵一隻手解開紫茜身上的禁錮,另一隻手疾速擡起,向光頭大漢一劍揮了過去。

    “唰!”

    十多米長的寒冰劍氣,從劍體中飛出,猶如一道白線從光頭大漢的胸前飛過。

    噗嗤一聲。

    鋒利的劍氣,將光頭大漢的胸口破開,留下一條一尺多長的血口,就連肋骨都被斬斷好幾根。

    光頭大漢向後拋飛出去,摔落在地,胸口鮮血直流,受了重傷。

    “一起出手,將他們全部拿下。”

    韓三賦站在衆多魔教高手之中,面容平靜,目光冰寒,身體如山嶽一般,散發出強大的武道氣息。

    他曾是拜月魔教的一位總舵主,修爲達到地極境大圓滿,在魔教教衆之中有極高的威望。

    韓三賦的嘴裏發出的聲音,每一個字都像是一聲悶雷,在張若塵耳邊炸響,震得張若塵不斷後退,體內的經脈和血脈就像是要崩碎。

    隨着韓三賦的命令,十二位拜月魔教的強者,同時向着張若塵攻擊過去。

    張若塵將洛水寒送給他的那一幅戰圖取出來,將戰圖打開,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圖卷。

    戰圖的表面,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輝。

    “譁!”

    數十隻巨大的豹頭血蝙蝠,從畫卷中飛出去,它們露出鋒利的血牙,扇着肉翼,向着那十二個拜月魔教的高手衝過去。

    ……

    這一章算29號的,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