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花雕,飛過一座座被樹木覆蓋的高山大嶽,也不知飛行了多遠,站在雕背上的張若塵,終於看見坐落在一片碧綠大湖之畔的天魔武城。

    天魔武城修建得十分壯麗恢宏,用一塊塊五米見方的巨石堆砌成城牆,在城牆上設置有箭樓、陣塔。

    若是天魔嶺中的蠻獸前來攻城,只需要將護城大陣開啓,就能保證天魔武城的安全。

    走進天魔武城,隨處可以看見着裝迥異的武者。他們來自各大郡國,從天南地北趕來天魔嶺冒險,將冒險得到的寶物又帶到天魔武城販賣,兌換修煉所需的資源。

    一位三十來歲的魔狼半人,全身長滿狼毛,袒胸露乳,提着一柄巨大的戰斧,騎着一隻二階蠻獸銀龍獅,大搖大擺的行走在寬闊的街道上。

    那一位魔狼半人的身後,跟着十多個黃極境修爲的武者僕從,眼中帶着敬畏的神色,恭恭敬敬的跟着後面,向着遠處行去。

    兩個容貌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少女,揹着戰劍,穿着雲臺宗府弟子的袍衫,領口上繡着一朵白雲,走進城門。

    她們牽着兩隻五彩斑斕的蠻禽,似乎是雲臺宗府的內府弟子,引來很多武者的圍觀。

    衆人對雲臺宗府的弟子都十分恭敬,紛紛給她們讓路。

    街道兩旁,擺着很多攤位。攤位的主人正在賣力的吆喝,推銷自己的貨物。

    “剛從斷月峯挖出的靈藥,只賣五百銀幣一株。”

    “天殘劍,四階真武寶器,劍中刻有十五道銘紋,價值三萬五千枚銀幣。少俠,來看一看吧!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買來送給女友。”一位五十來歲的乾瘦男子,將那一柄白色的戰劍捏在手中,盯着張若塵,一副十分期望的樣子。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牽着雪花雕,帶着紫茜和小黑,向着武市鬥場的方向走去。

    那一個乾瘦男子,失望的嘆息一聲,繼續站在街邊吆喝。

    “大師兄!”

    “九弟!”

    張若塵的身後,傳來兩個聲音。

    張若塵轉身看去,只見柳乘風和張少初從遠處快速走過來。

    他們也來到了天魔武城。

    見到真的是張若塵,柳乘風和張少初都露出欣喜的神情,步伐加快了幾分。

    “大師兄,你不是在閉關修煉,衝擊地極境,怎麼來到了天魔武城?若不是看見紫師姐也和你在一起,我還以爲看花了眼。”柳乘風笑道。

    柳乘風的武道修爲進步巨大,現在已經達到玄極境後期。

    張少初的修爲也達到玄極境大極位,笑道:“我就說肯定是九弟,我怎麼可能看錯?”

    張若塵笑道:“你們兩個怎麼會來到天魔武城?”

    柳乘風道:“我和四王子來天魔武城購買一些丹藥,順便去看望父親大人。大師兄,多謝你救了我父親一命,父親大人一直對你讚不絕口,叫我以你爲榜樣。”

    柳乘風的父親,就是雲武郡國曾經的武市錢莊的莊主,柳傳神。

    張若塵道:“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柳乘風的神情一動,問道:“大師兄,紫師姐,你們是去武市鬥場嗎?”

    張若塵道:“紫師妹要去武市鬥場,爭奪《玄榜》排名,我只是陪她一起過來走一走,或許也會購買一些修煉資源回去。”

    張少初露出失望的神情,道:“九弟,以你的實力,若是爭奪《玄榜》排名,肯定能夠進入前兩百。你不去爭也太可惜了!”

    “以大師兄的實力,就算要爭奪《玄榜》前十,那也是易如反掌。”柳乘風笑道。

    當然,柳乘風並不太相信張若塵能夠進入《玄榜》前十,之所以這麼說,那也是想要討好張若塵。

    張若塵現在是西院的第一人,柳乘風只要抱住了張若塵這一棵大樹,他今後在西院完全可以橫着走。

    柳乘風又道:“既然大師兄和紫師姐來到天魔武城,那就一定要去天月樓吃一頓。今天我請客!”

    張少初的眼中露出笑意,道:“天月樓的食物,可是貴得嚇人。據說去那裏吃一頓,足以讓一個玄極境初期的武者傾家蕩產。柳少,看來你今天是下了血本。”

    “請大師兄和紫師姐吃飯,就算花再多的錢也值得。”柳乘風笑道。

    對於武者來說,只需要服用血丹,就能維持身體的消耗,根本不用吃一般的食物。

    天月樓,賣的食物,卻不一般。

    每一種食材都價值連城,對武者有巨大的裨益,在別的地方根本吃不到。天月樓的環境也是一絕,有的是清靜的園林,有的是華麗的宮殿,有的是飛天的樓閣。

    很多武者,爲了一飽口福,不惜一鄭千金,只爲在天月樓吃一頓美事,喝一壺美酒。

    正如張少初所說,來到天月樓吃一頓飯,足以讓一般的武者傾家蕩產。所以,能夠來天月樓吃飯的武者,大多都是武道強者,又或者是有勢力背景的天才子弟。

    “天月樓不僅僅只是一座吃食的酒樓,更是天魔嶺中十二個六流勢力之一。天月樓的樓主是一個相當有手腕的人,招攬了很多武道強者,其中甚至有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在爲天月樓做事。”

    柳乘風一邊向張若塵介紹天月樓的背景,一邊將張若塵請進天月樓。

    “區區一座酒樓,竟然都能成爲六流勢力,真是不簡單。也不知天月樓的那一位樓主,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張若塵的心中暗思。

    能夠在武道界稱爲六流勢力,那麼天月樓就一定能夠和雲武郡國這樣的下等郡國抗衡,絕對是相當厲害的勢力組織。

    “掌櫃,近天閣還有位置沒有?”柳乘風問道。

    天月樓的掌櫃瞥了柳乘風一眼,看到他身上穿着武市學宮外宮弟子的袍衫,笑道:“還有一桌,不過……要去近天閣吃飯,先繳納四千枚銀幣。”

    “明白!”

    柳乘風顯然不是第一次來天月樓,立即將四枚靈晶取出來,遞給那一位掌櫃。

    掌櫃將四枚靈晶收起來,吩咐一個穿着鎧甲的武者,道:“將幾位少俠的坐騎遷到蠻獸宮,妥善的安置。”

    隨後,那一位掌櫃將四枚銀色的號牌,遞給柳乘風道:“憑藉號牌,可以乘坐天月樓的黃級飛舟,前往近天閣。”

    近天閣,是天月樓建立的一座吃飯的閣樓,懸浮在天魔武城的上空,距離地面足有四百米,必須乘坐飛舟,才能到達近天閣。

    那一隻載客的黃級飛舟,飛在半空,只有十多米長,是一件七階真武寶器,由一位地極境的武道強者親自掌控。

    “僅僅只花了四千枚銀幣,就能得到一位地極境武者的接送,真是值了!”張少初興奮的道。

    張若塵站在黃級飛舟上面,向着懸浮在上空的近天閣望去。

    那是一座三層的琉璃閣樓,底部懸浮着一座直徑百米的巨大陣法,將閣樓託在半空。

    遠遠望去,近天閣,霧靄繚繞,白鶴紛飛,猶如一座神仙居住的樓臺。

    隱隱約約可以聽到,近天閣中,傳來絲竹管絃的樂曲聲音,十分悅耳,像是從九天之上飄落下來的仙樂。

    不得不承認天月樓的勢力強大,僅僅只是那一座近天閣,就是一件九階真武寶器,完全可以載着數百人飛天遁地。

    黃級飛舟,在近天閣第一層的石階下方停下。

    柳乘風、張若塵、紫茜、張少初走下飛走,登上石階。

    一位穿着宮裝的美麗少女走出來,將他們迎進近天閣,帶到一張空着的桌案邊上,有些歉意的道:“各位少俠,近天閣的二樓和三樓已經滿客,你們只能在一樓進餐。當然,一樓的菜價,要比二樓便宜一半。”

    很顯然,越是坐在上面的人,身份就越高,消費也更高。

    張若塵顯得無所謂,直接找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開始打量近天閣的環境。

    一樓大概有二十多座武者,大多都是年輕人,有的穿着華麗,有的穿着統一的武袍。每個人都顯得精神飽滿,皆是武道高手,沒有一個的修爲低於玄極境。

    在一樓的中央,八個綵衣飄飄的美豔少女,正在翩翩起舞。她們的容顏靚麗,身材完美,肌膚雪白,猶如神仙美眷一般。

    柳乘風看見張若塵正盯着那八個跳舞的美女,向着張若塵靠了靠,低聲笑道:“她們被稱爲‘陪食’,全部都是處子之身,由天月樓的武道高手,從三十六郡國的各大城池收羅而來。近天閣,每天都會換八個不一樣的美女,供給武者‘陪食’。”

    張少初好奇的問道:“什麼是‘陪食’?”

    “嘿嘿!陪食,就是陪睡啊!怎麼?四王子殿下動心了?”柳乘風笑道。

    那八位跳舞的美女,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美人,由天月閣精挑細選送到天魔武城。張少初自然十分動心,口水都要流出來。

    柳乘風知道討好張少初就是在討好張若塵,於是繼續道:“待會近天閣就會拍賣八位陪食的初。夜價格,只要出的價格足夠高,說不定就能拍買到其中一位。當然,她們的初。夜都是天價,沒有數十萬枚銀幣,根本拿不下來。”

    張少初聽到柳乘風說的價格,眼中的火熱,立即消失,道:“也太貴了吧!”

    突然,張少初的目光向着張若塵望去,可憐巴巴的道:“九弟,你一定要幫四哥,四哥可是連一位王子妃都還沒有,你忍心看着四哥孤獨終老?”

    此刻,張若塵像是沒有聽到張少初的話,盯着另一個方向,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影。

    遠處,林辰裕和林濘姍與四個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坐在一起,正在飲酒,談笑風生,正在談論最近發生的幾件大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