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據說最近天魔嶺出一個女魔頭,以吸血練功,兇狠毒辣,修爲強大,也不知是什麼來歷?”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的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說道。

    林辰裕冷笑一聲,道:“你們說的是從赤空秘府裡面逃出來的那一隻怪物?”

    林辰裕的面容十分俊俏,眉清目秀,只是臉色卻十分蒼白,脖子上也沒有長喉結,說話的聲音十分尖翹,猶如女人的聲音一般。

    另一個雲臺宗府的女弟子道:“對!就是她!聽說武市學宮派遣了十大高手去對付她,卻依舊被她逃脫。”

    “半個月前,大劍宗被人一夜滅門,只留下八百多具乾屍,全部都是被吸乾鮮血而死。就連大劍宗的宗主雲開山都受了重傷,躲進天魔武城。”

    林濘姍坐在林辰裕的身旁,有些吃驚的道:“大劍宗可是一個十分強大的七流勢力,宗主雲開山更是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在天魔嶺可是威名赫赫。那一隻怪物,竟然比雲開山還要強大?”

    在張若塵拜入武市學宮的時候,林濘姍也拜入雲臺宗府,現在修爲已經達到玄極境後期,進步相當大。

    張少初順着張若塵的目光看過去,也看到林辰裕和林濘姍。

    他當然知道九弟從小就喜歡林濘姍,可是林濘姍卻根本看不上九弟,而且她還和七王子張天圭訂婚。

    “那件事對九弟的打擊應該很大!”張少初盯着張若塵,心頭如此想到。

    他以爲張若塵依舊還喜歡林濘姍,所以,有些關切的道:“九弟,林濘姍根本不值得你對她如此癡情。再說,煙塵郡主比她優秀一百倍,她根本就配不上你。”

    “嗯?”

    張若塵回過神來,道:“你在說什麼?”

    張少初嘆道:“我是說,過去的事,該放下,就要學會放下。”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在聽他們談論那一隻吸血怪物的事。”

    張若塵也沒有料到,陸函竟然變得如此強大,竟然能夠從武市學宮十大高手的圍攻之下逃走,而且還滅了一個七流宗門。

    讓她繼續成長下去,必定會釀成大禍。

    可是張若塵現在只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武道修爲與她差距太大,就算掌握着金雲半聖的血液,也很難將半聖之光收回來。

    張若塵道:“四哥,你剛纔還說了什麼?”

    張少初見張若塵似乎真的沒有將林濘姍放在心上,心中也就不再爲他擔憂,於是眯着眼睛一笑,道:“九弟,四哥求你幫我拍買一位‘陪食’,免得四哥只能孤獨終老。”

    “有那麼嚴重?”張若塵道。

    張少初立即向着張若塵靠過去,哭喪着臉,聲音嗚咽:“上一次回王城,母親已經給我下了命令。若是我下一次不能帶一位王子妃回去,她就不認我這個兒子。九弟,你也知道,四哥長得沒有你俊俏,天賦也沒你高,學宮的那些師姐、師妹根本看不上我。現在只有你能幫四哥,四哥真的是爲了盡孝道,所以纔打算買一位‘陪食’。”

    紫茜盯了張少初一眼,冷淬了一聲:“無恥!”

    “紫師姐,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張少初道。

    張若塵嘆道:“若是我幫你拍買了一位‘陪食’,你真的願意娶她做王子妃?”

    張少初的眼睛向着那八位美麗絕倫的女子飛快的看了一眼,立即肅然的道:“我可以對天發誓……”

    “不用了!咋們兄弟一場,只要你真的是想要娶妻,我又怎能不幫你?”張若塵道。

    聽到張若塵的話,張少初頓時大喜,緊緊抱住張若塵的手臂,激動的淚流滿面。

    張若塵也向着那八位身姿妖嬈的女子看去,問道:“你看中了哪一位?”

    張少初道:“隨便一位都可以。”

    “怎麼能夠隨便,必須要拍買下‘頭食’,那才配得上四王子殿下的身份。”柳乘風道。

    “若是能夠拍買下‘頭食’,那自然是最好不過。”張少初咧嘴一笑,口水都要淌出來。

    所謂的“頭食”,就是八位陪食中領頭的那一位,無論是容貌,還是舞技,皆是萬里挑一。

    當然,爭奪“頭食”的人很多,到時候拍賣的價格,肯定也最高。

    此刻,遠處的那幾個雲臺宗府的弟子,又開始談論另一件事。

    Www● Tтkǎ n● C〇

    其中一個雲臺宗府的弟子,帶着獻媚的神情,幫林辰裕倒滿一杯美酒,笑道:“林師兄,聽說你今天下午要去武市鬥場,爭奪《玄榜》排名,祝你旗開得勝,連贏十場,成爲玄榜武者。”

    另一個弟子笑道:“林師兄上一次就已經連贏九場,差一點成爲玄榜武者。現在,林師兄的修爲又有精進,要連贏十場,絕不是難事。”

    “一旦連贏十場,就能得到一百萬枚銀幣的獎勵,真是讓人羨慕。”

    看見大家都在討好自己的兄長,林濘姍美麗的臉上,也露出得意的神情,道:“我大哥可是已經將《雲臺訣》修煉到了第七層,別說是成爲玄榜武者,就算是爭奪玄榜前五百位,也有很大的機會。”

    聽到這話,四位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全部都臉色大驚,竟然在玄極境就將《雲臺訣》修煉到了第七層,整個雲臺宗府的外府也沒有幾人能夠做到。

    張少初本來就看不慣林家兄妹,此刻,看見那些雲臺宗府的弟子賣力的討好林辰裕,心中就極度不爽,冷哼一聲,道:“區區一個玄榜武者有什麼了不起?我九弟可是要爭奪《玄榜》前十的人物。”

    張少初的話,頓時將那些雲臺宗府的弟子激怒,目光紛紛望了過來。

    其中一個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看到說話的人居然是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心中便不免有一些輕視,沉聲道:“誰在那裡大言不慚,難道不知道林師兄是雲臺宗府外府排名第八的天才?”

    張少初露出鄙夷之色,道:“第八天才?不過只是別人養的一條狗,而且還是一條閹狗。”

    雲臺宗府的弟子都知道,林辰裕是張天圭收得奴僕,但是,卻沒有人敢明着說出來。

    “大膽!竟然敢侮辱林師兄,看我不割了你的舌頭!”那一個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名叫華九寒,修爲達到玄極境大極位。

    華九寒知道林辰裕是張天圭的奴僕,所以便拼了命的討好林辰裕,今天就是他請林辰裕和林濘姍到天月樓吃飯。

    既然有人攪局,他自然要出頭。

    林辰裕按住華九寒的肩膀,端起一杯酒,從容鎮定的站起身,笑道:“真是沒有想到,四王子居然也在近天閣。還有表弟,我們好久不見,要不過來喝一杯?”

    紫茜向着林辰裕看了一眼,發現這個男子有些面熟。

    仔細回想了一遍,她終於記了起來。林辰裕曾經花費重金到地府門聘請殺手,刺殺張若塵。

    她怎麼也料不到,林辰裕竟然是張若塵的表哥。

    要不要提醒張若塵?

    就在紫茜沉思的時候,張若塵站起身來,向着林辰裕看了一眼,淡淡道:“喝酒,就不必了吧!”

    華九寒冷冷一笑,道:“林師兄親自請你喝酒,你卻不給面子。你們武市學宮的學員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將我們雲臺宗府的弟子放在眼裡?”

    張若塵向着華九寒盯了一眼,想了想,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張若塵站在七丈之外,手指一擡,原本放在林辰裕身邊桌子上的一杯酒,平穩的飛了起來。

    下一刻,那一杯酒飛過七丈的距離,落入張若塵的手中,一滴也沒有灑落在地上。

    張若塵一飲而盡,手臂一揮,酒杯又平穩的落回七丈之外的桌面。

    近天閣的一樓,很多人都看到這一幕,全部都大驚失色。

    “隔空取物!”遠處,一位頗爲漂亮的少女,驚呼了一聲。

    只有修煉到劍隨心走的高階境界,才能做到隔空取物。就算是地極境的武者,也很少有人能夠達到這個境界。

    張若塵露的這一手,將雲臺宗府的那幾個外府弟子全部鎮住,沒有人再敢多說一句話。

    “短短一年不見,表弟的武道修爲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境界,真是讓表哥歎爲觀止。但是,表哥有一事不解,表弟爲何沒有成爲玄榜武者?”林辰裕道。

    柳乘風道:“九王子殿下現在可是我們西院的第一高手,早就已經名動天下,豈會在乎《玄榜》虛名?”

    “原來他就是西院的第一高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張若塵。”

    衆人恍然大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