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立宣揹負着雙手,盯着張若塵,笑道:“當我看到你,我覺得,或許我的心結能夠在今天被解開。”

    “哦!”

    張若塵道:“我能幫到你?”

    “若是今天我敗在你的手中,說不定就能解開心結。”閻立宣道。

    原來他是來求敗!

    張若塵並不知道閻立宣的心結是什麼,也沒有去問,若是他覺得可以告訴張若塵,自然就會告訴張若塵。若是他不想說出來,就算張若塵去問,他也不會說。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將你擊敗,助你解開心結。”張若塵道。

    “想要擊敗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說不定,敗得那個人是你,而我只能失望而歸。”

    閻立宣走到路邊,將一片一尺長的碧青草葉採下,捏在兩指之間。

    “譁!”

    一縷金色的真氣,從他的指間涌出。

    原本柔軟的草葉,瞬間繃直,變得劍一般的鋒利。

    閻立宣身上的氣勢隨之一變,整個人顯得銳利起來,頭髮猶如鋼針,眼神如同利劍。

    空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像是有一柄柄無形的劍,在圍繞他的身體飛行。

    “沙沙!”

    張若塵緩緩的擡起手臂,地上的落葉飛起來,匯聚到他的掌心,凝聚成一柄劍的形狀。一共七十二片樹葉,在真氣的控制下,不停旋轉。

    閻立宣的眼睛一眯,露出一絲異色,道:“好!”

    聲音還沒有落下,閻立宣就唰的一聲衝出去,速度快得猶如離弦的箭,速度達到每秒七十二米。

    手中的草葉,猶如一柄細劍,劃出一道弧形,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在閻立宣出手的前一刻,張若塵揮劍斬了出去,斜劈向閻立宣的脖頸。

    閻立宣的臉色微微一變,連忙向右橫移了三步。

    “竟然後發而先至,難道他在劍意上的境界,還在我之上?”

    閻立宣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大喝一聲:“血氣凝神!”

    閻立宣的腳下,凝聚出一座直徑九米的巨大血陣,背後出現一隻巨虎的虛影,頭頂上方懸浮着一柄四尺長的血劍。

    激發出血脈之力,閻立宣的力量、速度,攀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般若無量!”

    閻立宣的氣勢大增,施展出一種靈級上品的劍法,般若劍法。

    般若無量,就是般若劍法的第一招。

    閻立宣手中的草葉,散發出金色光華,像是變成一輪金色的烈日,帶着一股無匹的氣勢,向着張若塵壓過去。

    靈級上品的劍法,威力非同小可,根本不是靈級下品的劍法可以比擬。

    “不能與他硬拼,只能使用巧力。”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天心弄潮!”

    張若塵手中的樹葉戰劍,突然分裂,化爲七十二片樹葉。

    每一片樹葉,都是一柄小劍。

    劍氣猶如水浪一般,一層疊着一層,將閻立宣施展的劍法不斷抵消,最終化解爲無形。

    “譁!”

    破掉閻立宣的劍法之後,七十二片樹葉重新凝聚成一柄戰劍,懸浮在張若塵的手掌心。

    “張若塵,老夫花費十四年時間,纔將般若劍法修煉成功。在玄極境,你是一個能夠擋住老夫一劍的人。”閻立宣大笑起來,心情十分高興。

    張若塵道:“外人說你的最強爆發速度是每秒七十二米,可是你剛纔爆發出來的速度,卻達到每秒七十六米。你隱藏了實力?”

    “你不也隱藏了實力?”

    閻立宣笑了一聲,再次攻了過去,“我的無量劍法一共有八招,你若是能夠將八招全部擋下,老夫立即認輸。”

    “第二招,無量乾坤!”

    閻立宣的身體就像是在空中跳躍,時東時西,劍招也變幻莫測,讓人根本無法判斷,他到底會從哪一個方位出劍?

    張若塵豁然轉身,一劍揮斬出去。

    張若塵的這一劍,並沒有擊中閻立宣。

    閻立宣從張若塵的頭頂上方,一劍刺了下來,刺穿張若塵的身體,將張若塵的身體一分爲二。

    但是,閻立宣沒有絲毫喜悅,反而臉色大變。因爲他剛纔只是刺穿了張若塵留下的虛影,而張若塵的本尊卻不知所蹤。

    “無量之盾!”

    閻立宣立即施展出一招防禦劍法,一道道劍氣,匯聚成一面巨大的盾影,擋在身前。

    “轟!”

    張若塵揮動樹葉戰劍,斬在盾影上面。

    兩人同時後退。

    片刻之後,兩人又一次碰撞在一起。

    “無量破殺!”

    “無量之光!”

    ……

    成百上千道劍氣,聚集在閻立宣方圓十丈之內的空間,形成一個渦輪,使閻立宣身上的氣勢攀升到了頂點。

    閻立宣施展出最後一招,大吼一聲:“無量輪迴!”

    張若塵猶如巨浪之中的一葉輕舟,身體筆直的站在狂暴的劍氣之中,淡淡的道:“也該結束了!”

    “唰!”

    張若塵爆發出每秒八十米的速度,一劍刺出去,猶如一道白虹貫穿虛空,將閻立宣施展出來的所有劍招,全部破去。

    當張若塵的身體停下的時候,已經跨越十多丈遠,手中的樹葉戰劍,擊穿了閻立宣的胸膛。

    其中,十三片樹葉,穿胸而過,染着緋紅的鮮血,懸浮在閻立宣的身後。

    只不過,在張若塵的精妙控制之下,十三片樹葉避開了五臟六腑,僅僅只是刺穿皮肉,並沒有真正重傷閻立宣。

    閻立宣就像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看着一片片樹葉匯聚成的劍,臉上露出苦澀的笑意,道:“我敗了!在我出第一招的時候,就已經敗了!”

    張若塵將真氣收回,那一柄劍自動消散,化爲一片片樹葉,輕飄飄的掉落在地上。

    “我就想見識一下靈級上品劍法的威力,只可惜,沒有我想象中那麼強。”張若塵道。

    閻立宣道:“我當年也以爲,得到無量劍法,就能在同境界無敵。直到今天,我才發現,自己修煉了多年的劍法,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爲了得到這一種劍法,做出那一件錯事。欣蓮,也不會死在仇家的手中,一切都是報應。”

    張若塵大致明白,閻立宣的心結,或許就與無量劍法有關。

    一個玄極境武者,能夠得到靈級上品的劍法,本來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就在這時,張若塵感知到天地之間的靈氣在快速流動,全部向着閻立宣匯聚過去。

    “轟!”

    閻立宣身體周圍的靈氣,猛烈震動了一下,潮水一般涌入他的眉心。

    片刻之後,閻立宣再次睜開雙眼,臉上帶着幾分釋然,對着張若塵躬身一拜,道:“今日一敗,讓老夫大有收穫。若是將來突破天極境,一定會將今日的人情還給你。”

    說完這話,閻立宣便大袖飄飄的離去。

    就在剛纔,他已經解開心結,打破了多年的桎梏,突破到地極境。

    “大師兄,閻立宣怎麼突然就走了?你們之間到底誰勝誰負?”柳乘風從外面衝了進來,十分好奇的問道。

    “誰勝誰負,並不重要。”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問道:“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就在天魔武城吧?”

    “大師兄,你去武市學宮的內宮幹什麼?現在,很多人都想對付你,據說有人花費天價,聘請殺手,取你的人頭,賞金高達一千四百七十萬枚銀幣。在黑市的《賞金榜》上,你名列第三十七位,與一些天極境武者的價格相差無幾。”柳乘風有些擔心的道。

    《賞金榜》是黑市對外發布的榜單,根據每一個武者的懸賞價格排位,價格越高,排名越是靠前。

    比如張若塵,不僅僅只是荀歸海想殺他,還有別的勢力,別的人,也想取他的性命。

    所有人的賞金加起來,就是張若塵的人頭價格。

    只有累計達到一百萬枚銀幣的武者,才能進入《賞金榜》。

    張若塵有些驚訝,道:“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高?我記得以前賞金也才一百多萬枚銀幣,勉強能夠進入《賞金榜》而已。”

    柳乘風道:“因爲你與荀歸海的那一戰實在太耀眼,甚至有人懷疑你達到了玄極境的無上極境。你的天賦威脅到很多人的利益,想要殺你的人自然很多。他們不想讓你成長起來,卻有不敢明目張膽的殺你,自然就只能花錢請黑市的殺手來殺你。賞金不斷疊加,自然就越來越高。”

    張若塵輕輕的摸了摸下巴,道:“若是我的賞金真的達到一千四百七十萬枚銀幣,肯定會將天極境武者引來。就算我住在你父親的府上,也未必安全。真正安全的地方,只有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

    “而且,我想要在最短時間之內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也必須去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

    若是待在柳傳神的府上,就算再修煉一年,也不可能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必須要借住外力,必須要去內宮學府,因爲內宮學府有可以幫助張若塵修煉的地方。

    柳乘風道:“那我去請父親大人過來,讓他親自護送你去內宮學府。”

    “不用那麼麻煩,你告訴我內宮學府的方位,我自己過去就行了!”張若塵神秘的一笑。

    “大師兄,你別開玩笑了。萬一你在前往內宮學府的路上,遭到黑市殺手的刺殺,我可擔不起這麼大的責任。”柳乘風有些着急的道。

    “我沒有開玩笑,要躲過那些殺手,對我來說,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四哥、紫師妹、孔宣就暫時住在這裡,那些殺手針對的人是我,應該不會爲難他們。”張若塵嚴肅的道。

    別的武者,自然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張若塵卻可以,因爲張若塵擁有時空晶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