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外宮學員也能憑藉令牌,進入內宮學府。

    前提是,不能擾亂內宮學府的秩序,也沒有資格去聽天極境長老講課,同時也不能進入藏書閣翻閱修鍊典籍。

    這些都是規矩!

    正午時分,艷陽高懸。

    一隻拳頭大小的黑貓,大搖大擺的走進內宮學府,來到一處相對僻靜的地方。

    那一隻黑貓顯得十分普通,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小黑的眼睛向著四周看了看,停下腳步,低聲的道:「張若塵,你可以出來了!」

    掛在小黑脖子上的時空晶石,發出一圈白色的光輝。

    「唰」的一聲,一粒白光從晶石中衝出來,落在地上,化為一個白衣少年。

    那個少年,自然就是張若塵。

    「果然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內宮學府。」

    張若塵的嘴角帶着幾分笑意,向著四周打量了一翻,隨後深吸了一口氣。

    天地之間的靈氣,源源不斷向他涌去,匯聚到眉心氣湖。

    「不愧是內宮學府,靈氣比西院要濃郁三倍。」

    張若塵的眼中帶着幾分期待的神情,也想儘快突破地極境,成為內宮弟子。

    若是他願意,現在就能突破到地極境。只不過,他的目標是玄極境的無上極境,現在只能暫時按捺住突破境界的慾望。

    「內宮學府中的學員,修為最弱都是地極境,任何一個走出去,在武道界,也算是頂尖強者,會受到各方勢力的籠絡。」

    凡是能夠成為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的學員,皆是一流天才,幾乎每個人都能跨越一個境界戰鬥。

    如荀歸海那種級別的人物,甚至能夠跨越兩個境界戰鬥。

    對於雲武郡國的那些武者來說,武市學宮的內宮學院,簡直就如武學聖地,所有人都憧憬、嚮往的武學搖籃。

    張若塵來到內宮學府,自然有他的目的,直接向著內宮學府的「通聖山」行去。

    「通聖山」是內宮學府重要修鍊密地之一,在山中,有一條靈晶礦脈。內宮學府的濃郁靈氣,就是從那一條靈晶礦脈中散發出來。

    可以說,那一條靈晶礦脈,就是武市學宮立院的根本。

    在通聖山中,設置有數十個修鍊密室。

    每一座修鍊密室各不相同,有的是「烈焰密室」,有的是「寒冰密室」,有的是「雷電密室」,有的是「地獄密室」。

    張若塵前去通聖山,就是想要借用「颶風密室」,以密室的特殊環境,幫助自己更快將御風飛龍影修鍊成功。

    「通聖山禁地,閑人免入!」

    張若塵來到通聖山的山門外,正要進入山中,兩個器宇軒昂的內宮弟子走了出來,分立在左右兩邊,攔住張若塵的去路。

    其中一個內宮弟子,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名叫霍盛,下巴上留着山羊鬍須,居高臨下,冷峭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你是什麼人?」

    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的數量並不多,幾乎每個人都有名有號。

    兩個看守通聖山的內宮弟子,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自然不會允許他進入通聖山。

    張若塵將武市學宮的令牌取出來,道:「在下是武市學宮的外宮弟子。」

    「原來是外宮弟子。」

    兩個內宮弟子都露出輕蔑的神情,霍盛將張若塵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翻,淡漠的道:「通聖山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速速離去,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

    霍盛和趙明公都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為,屬於武道高手,自然沒有將一個玄極境的外宮弟子放在眼裏。

    張若塵將令牌重新收起,不緩不急的道:「據我所知,外宮弟子也能進入通聖山修鍊。兩位師兄為何要將我擋在門外?」

    兩個看守山門的內宮弟子都笑了起來。

    趙明公道:「學宮的確有這一條規矩,但是,那是針對四院排名前三的外宮學員,才有這樣的待遇。你若是擁有那樣的實力,我們現在就可以讓你進入通聖山。若是你沒有那樣的實力,那就是存心搗亂,我們就將將你擊殺,武市學宮也不會處罰我們。」

    他們見張若塵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自然不會相信張若塵會是四院排名前三的天才。

    就在這時,一個身姿清麗的女子,從通聖山中走了出來。

    她遠遠的道:「霍盛、趙明公,你們兩個也太沒有見識,難道不知道站在你們眼前的乃是西院排名第一的天驕?」

    聽到那女子的聲音,霍盛和趙明公嚇了一跳,立即轉過身,向那一個女子行禮,齊聲道:「拜見陳師姐。」

    張若塵也沒有想到,在武市學宮居然也有人認識自己。向著那一個女子看去,不禁有些驚艷的感覺。

    那是一個極美的女子,長著一頭寶藍色的長發,一直齊到腰部。在髮髻上,系著一隻白色的精緻的小巧鈴鐺。隨着她的走動,鈴鐺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她的身材十分高挑,曲線優美,柳腰纖細,兩條筆直的玉。腿在裙中若隱若現。她的模樣與黃煙塵頗為相像,可是氣質卻和黃煙塵完全不一樣,給人一種柔情似水的感覺,充滿了女人味。

    張若塵對她有些印象,像是在哪裏見過,可是又一時記不起來。

    在張若塵打量她的時候,陳曦兒也在打量張若塵。

    陳曦兒走到張若塵的面前,精緻美麗的臉上露出優雅的笑容,道:「張師弟,你要進入通聖山修鍊?」

    陳曦兒雖然長得極美,可是張若塵見過的美女也不少,所以顯得十分平靜。

    「因為要修鍊一種武技,所以打算借用一間修鍊密室。」

    說完,張若塵又道:「我和師姐是不是在哪裏見過?」

    陳曦兒微微翻了翻白眼,有些埋怨的道:「張師弟真是貴人多忘事,不久之前,我們才在天月樓見過一面。張師弟莫非已經忘了?」

    陳曦兒的聲音十分悅耳,就像百靈鳥一般的動聽,讓人情不自禁的陶醉在她的聲音之中。

    張若塵恍然大悟,終於回想起來,在天月樓的確見過她一面,她當時就坐在黃煙塵的身旁。

    張若塵道:「不知師姐怎麼稱呼?」

    陳曦兒眯着眼眸一笑,道:「我叫陳曦兒,也是煙塵郡主的表妹。按道理說,我還應該叫你一聲表姐夫。」

    遠處,兩個看守山門的內宮弟子,看見張若塵和陳曦兒相談甚歡的樣子,眼中都露出嫉妒的神情。

    在天魔武城有「天魔十秀」和「天魔十美」的說法。

    陳曦兒就是「天魔十美」之一,很多內宮學員都視她為夢中情人,以迎娶陳曦兒為修鍊目標。

    平時的時候,就算是內宮學員中的高手,也未必有資格和陳曦兒說上一句話。區區一個外宮學員,憑什麼可以與她攀談?

    霍盛和趙明公自然感覺到很不平衡。

    「不就是一個外宮弟子,有什麼了不起?」霍盛低聲的道。

    陳曦兒笑道:「張師弟,你若是要進入通聖山修鍊,就必須花費功勛值。進入修鍊密室一次,大概需要花費一百點功勛值。你現在還有多少功勛值?」

    張若塵微微一怔,道:「進入通聖山修鍊,需要花費功勛值?」

    在進入赤空秘府之前,張若塵就將所有功勛值全部花光,一點也不剩。

    陳曦兒像是看出張若塵的窘境,紅唇微微一勾,露出雪白的貝齒,笑道:「師弟的功勛值若是不夠,就用我的功勛值吧!我可以先借給你!」

    「不用了,我現在就花費銀幣,去購買功勛值。」張若塵不想欠陳曦兒的人情。

    使用銀幣購買功勛值,是最不划算的辦法。

    一般來說,一點功勛值,相當於一千枚銀幣。

    若是用銀幣來購買功勛值,卻需要花費兩千枚銀幣,才能買到一點功勛值。

    所以,一般情況下,沒有人願意使用銀幣去購買功勛值。因為,太虧了!

    陳曦兒點了點頭,道:「其實還有一個辦法,你可以使用物品兌換功勛值,這樣也要相對便宜一些。比如,一滴半聖真液,可以兌換兩百點功勛值。」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使用物品兌換功勛值,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反正我現在閑得很,不如我帶你去功勛塔。」陳曦兒主動的道。

    「多謝陳師姐。」

    張若塵的心頭暗嘆,陳曦兒與黃煙塵雖然是表姐妹,可是性格卻比黃煙塵好太多,而且又樂於助人。

    長得美,性格又好。這樣的女子,實在太罕見。

    張若塵和陳曦兒並肩而行,一路談笑風生,竟然有很多共同話題,漸漸消失在通聖山,向著功勛塔的方向行去。

    ……

    「陳師姐竟然親自帶着那一個外宮學員去功勛塔?」霍盛猶如石化了一般,感覺到不可思議。

    陳曦兒可是武市學宮的大宮主的女兒,平時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連天魔十秀級別的人物,也沒有被她放在眼裏。

    現在,居然與一個外宮弟子並肩而行,笑聲朗朗,自然讓霍盛和趙明公震驚不已。

    趙明公更加嫉妒,冷笑道:「那小子居然敢和陳師姐走那麼近,真是不知死活。在武市學宮,追求陳師姐的天才俊傑何等之多,怎麼也輪不到他。我們要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左師兄?」

    「對!將這件事告訴左師兄,讓左師兄去教訓那小子。」霍盛也露出陰冷的笑容。

    「整個內宮學府的學員都知道左師兄在追求陳師姐,若是將此事告訴他,以他的脾氣,非要將那一個外宮學員給撕碎不可。嘿嘿!」趙明公道。

    霍盛留下來,繼續看守通聖山的山門。

    而趙明公則離開通聖山,向著左冷玄的修鍊秘府趕去,要將此事告訴左冷玄。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