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骨生肌丹,不愧是四品療傷丹藥,蘊含強大的血氣之精和草木之精。

    在張若塵煉化丹氣的同時,左肩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不到一個時辰,傷勢就完全痊癒。

    傷勢痊癒之後,張若塵便與陳曦兒分開,前往通聖山。

    「以我現在的實力,在不暴露劍心通明和空間領域的情況之下,最多也就能夠與地極境小極位的武者抗衡,甚至有希望將對方擊敗。」

    「但是,遇到左冷玄那種級別的強者,就算將所有底牌全部使用出來,也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修為境界,差距太大。」

    張若塵的心中十分迫切突破到地極境,可是又不得不壓制境界,衝擊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而且,不僅僅只是為了衝擊無上極境,更重要的是,張若塵也想讓境界再沉澱一段時間,將基礎打得更加牢固。

    「左冷玄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若是他再一次對付我,我又該如何應對?」張若塵深深的皺眉,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再次來到通聖山,看守山門的霍盛和趙明公根本不敢阻攔張若塵,直接放行。

    就連岳千帆都敗在張若塵的手中,他們兩人都只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為,就更加不是張若塵的對手。更何況,張若塵的背後還有陳曦兒撐腰,他們根本不敢得罪張若塵。

    張若塵走遠之後,趙明公和霍盛才低聲議論起來。

    「那個張若塵真的擊敗了岳千帆?」霍盛並沒有親眼看到那一戰,所以依舊有些不相信。

    趙明公低聲的道:「我親眼所見,豈能有假?那個張若塵很不好惹,還沒突破地極境就這麼厲害,若是等他突破地極境,肯定更加恐怖。」

    霍盛冷笑一聲,「就算厲害又怎樣?若不是有陳師姐給他撐腰,他都已經被左師兄給廢掉修為。逃得過一次,還能逃得過第二次?」

    「話說回來,張若塵還真是夠幸運,不僅與煙塵郡主訂婚,而且還能夠得到陳師姐的青睞。」趙明公有些嫉妒的道:「像我們這種內宮學員,煙塵郡主和陳師姐根本看都懶得看一眼。」

    霍盛冷哼一聲,道:「你以為對張若塵來說,這是好事?在天魔嶺,追求煙塵郡主和陳師姐的天才俊傑有多少?張若塵能夠擋得住幾人?等著瞧吧!張若塵得意不了多久了!」

    ……

    通聖山中,一共有六座颶風修鍊密室,其中三座為地級颶風修鍊密室,專為地極境武者提供的修鍊場所。

    另外三座為天級颶風修鍊密室,專為天極境武者提供的修鍊場所。

    張若塵來到修鍊密室外的時候,正好有一座空着的地級颶風修鍊密室。

    看守六座颶風修鍊密室的人,是一個穿着銀袍的老者。他盤坐在地,似乎正在修鍊,直到張若塵將他叫醒,他才緩緩的睜開蒼老的雙眼。

    「你不是內宮學員?」老者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眼神猶如一道道針芒。

    張若塵道:「學生乃是西院的外宮學員。」

    老者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修為沒有達到地極境,進入地級颶風修鍊密室會很危險,你最好考慮清楚。」

    張若塵道:「學生既然敢來到通聖山,就肯定已經考慮得十分清楚。」

    張若塵必須要儘快將御風飛龍影修鍊到大成,就算再危險,也必須要進入地級颶風修鍊密室中修鍊。

    老者見過太多自以為是的外宮學員,進入修鍊密室之前,全部都是鬥志昂揚的模樣。但是,進入修鍊密室沒多久,便立即傷痕纍纍的逃了出來。

    這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老者也不再勸告張若塵,將一枚透明的感應珠取出來,遞給張若塵,道:「記住兩點,第一,若是在修鍊密室之中,堅持不住,立即捏碎感應珠。千萬別硬撐,會有生命危險。」

    「第二,修鍊密室開啟一次,需要交納一百點功勛值,最長可以在裏面修鍊半個月。當然,若是你只在裏面修鍊了一分鐘,就堅持不住,逃了出來,功勛值也不會退還給你。你考慮清楚了嗎?」

    「我考慮清楚了!」

    張若塵接過老者手中的感應珠,走到地級颶風修鍊密室的外面,等待密室大門開啟。

    「轟隆隆!」

    修鍊密室的巨大石門,緩緩打開。

    石門的後面,出現一層連接地面和頂部的光門。

    光門上面,一道道陣法銘紋在流動,就像是水面上的波紋一般。

    「嘩!」

    張若塵一步走了進去,身體被光門吞噬,隨即來到一個黑暗的修鍊密室。

    這是一個球形的巨大密室,密室的直徑,大概五十米。

    四面八方都是堅硬如鐵的石壁,石壁上鑲嵌的靈晶,就像是一顆顆黑夜中的星辰,散發出零星的光點。

    除此之外,修鍊密室之中,沒有任何別的東西。

    突然,石壁上出現一道道明亮的銘紋,將一顆顆靈晶連接在一切,形成一個全封閉的陣法。

    「呼!」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颶風,從石壁上湧出來,發出震耳欲聾的風嘯聲。

    原本平靜的修鍊密室,在一瞬間,就被颶風灌滿,變得洶湧滂湃,像是能夠撕裂人的身體。

    儘管張若塵早有準備,可是還是被颶風吹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對面的石壁上面,發出轟的一聲巨響。

    張若塵的五臟六腑劇烈震動,身體疼痛欲裂,幸好他的身體足夠強大,要不然,就剛才這一次撞擊,就能將他撞成重傷。

    「不愧是地級修鍊密室,若是換做別的玄極境大圓滿武者,現在肯定已經受了重傷。」

    沒等張若塵緩過氣來,背後的石壁,也湧出一股強大的風力,再次將他吹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另外幾個方向也吹出風力。張若塵就像是一片樹葉,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又一次撞擊在石壁上。

    「轟!」

    「轟!」

    ……

    在不斷颳起的狂風之中,僅僅一分鐘過去,張若塵就在石壁上面撞擊了四十三次。

    有時是背部撞在石壁上面,有時是面部撞擊在石壁上面,有時是頭部撞擊在石壁上面……,在不斷的撞擊之下,張若塵終於受傷,一口鮮血吐出。

    「難道就要這樣逃出修鍊密室?不行,絕對不行。」

    張若塵緊咬牙關,努力保持清醒。

    就在下一波風力吹來的時候,張若塵立即分析風力的方向,施展御風飛龍影,在風中,腳踩九種步法,想要與風力抗衡。

    「嘭!」

    僅僅只是堅持了兩秒,張若塵再一次被吹飛出去,右肩狠狠的撞擊在石壁上面,右手手臂瞬間變得麻木,一股劇痛從肩膀處傳來,像是骨頭都已經斷裂了一般。

    堅持!

    再一次被吹飛出去,張若塵依舊努力控制身體重心,施展御風飛龍影駕馭颶風,與四面八方的風力抗衡。

    颶風修鍊密室之外,那一位銀袍長老,盯着張若塵所在的密室大門,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真是不簡單的小子,居然在地級颶風修鍊密室之中抗住了一分鐘,比很多內宮學員都要厲害。真不知他能夠在裏面堅持多久?」

    別的那些外宮學員,幾乎全部都是在一分鐘之內,就從修鍊密室中逃出,而且已經受了重傷。

    就算是一些地極境初期的內宮學員,第一次進入地級颶風修鍊密室,也很少有人能夠堅持一分鐘以上。

    那一位銀袍長老,本來還覺得張若塵狂妄,現在卻對張若塵充滿期待。

    第二分鐘,張若塵的身體,一共在石壁上面撞擊了三十七次,比第一分鐘好了很多。

    張若塵逐漸適應颶風修鍊密室的環境,雖然依舊會被吹飛出去,可是他與石壁撞擊的次數越來越少。

    很快一個時辰過去,颶風修鍊密室中的風力消失,嘭地一聲,張若塵從半空掉落下來,狠狠的摔在地上,

    此刻,張若塵的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就連骨頭都被撞斷了三處,可謂是渾身是傷。

    「終於熬過了一個時辰。」

    張若塵忍着疼痛,用血淋淋的雙手,撐起身體,盤坐在地上。

    從空間玉鐲之中,取出一枚療傷丹藥。

    服下丹藥,張若塵開始爭分奪秒,煉化丹藥,恢復傷勢。

    颶風修鍊密室中的陣法,並不是持續不斷,開啟一個時辰之後,就會停歇一個時辰。

    這一個時辰的時間,顯得無比寶貴,可以用來療傷,也可以用來消化修鍊成果。

    「雖然只是一個時辰,可是我的進步還是很大。最開始,一分鐘要在石壁上面撞擊四十三次,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僅僅只在石壁上面撞擊了二十七次。」

    根據張若塵的預估,若是他能夠完美駕馭地級颶風修鍊密室中的風力,那麼御風飛龍影就算是達到大成。

    完美的駕馭風力,不僅僅只是躲避風力的攻擊那麼簡單,而是能夠在颶風修鍊密室中行走自如,甚至將風力利用起來,變成屬於他自己的力量。

    「竟然在裏面待了一個時辰。」銀袍長老的心中十分驚訝,有些擔心張若塵已經死在修鍊密室。

    畢竟,一個外宮學員,根本不可能堅持那麼久。

    就算是在內宮學員之中,至少也需要地極境後期的修為,才有可能在修鍊密室之中堅持一個時辰以上。

    雖然他給了張若塵一枚感應珠,實在堅持不住,可以捏破感應珠,停止修鍊密室中的陣法運轉。但是有些時候,武者還沒來得及捏破感應珠,便暈厥過去。

    一旦發生這樣的事,待在修鍊密室之中的武者,那就是死路一條。

    銀袍長老有些擔心,立即將巨石大門打開,向著裏面的那一層光門看去。

    光門上的畫面,正是修鍊密室中的畫面。

    只見張若塵盤坐在修鍊密室的中央,全身被白色的真氣包裹,正在修鍊養傷。

    看到這一幕,銀袍長老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盯過去,道:「他真是外宮學員?」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