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天過去,儘管張若塵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卻並沒有逃出去,依舊還在颶風密室中修煉御風飛龍影。

    在密室獨特的環境和巨大的壓力之下,張若塵的進步神速。

    現在,每分鐘他最多隻會撞在石壁上十次,若是發揮得好,甚至只會撞擊七次。

    這是御風飛龍影在進步的標誌!

    撞擊在石壁上面,並不僅僅只是受傷,同時也是在錘鍊他的身體。

    每一次修煉結束,張若塵都能感覺自己的肉身提升了一分,變得更加結實,脛骨的力量更加強大。

    同時,體內的真氣也變得更加精純,經脈更加堅韌。

    “颶風修煉密室中的環境雖然十分惡劣,可也在讓我加速鞏固境界。若是一直這樣修煉下去,最多隻要三個月,我就能將現在的修爲,錘鍊到完美境界。”

    張若塵計算過,在颶風密室中修煉,幾乎每天都會與石壁撞擊數百次。

    半個月時間,很快就過去。

    在颶風修煉密室中,張若塵幾乎從來沒有休息過,不是修煉,就是養傷。

    若不是他的精神力強大,估計早就已經崩潰。

    即便如此,他現在也感覺到筋疲力盡,頭昏腦漲,整個人都像是在渾渾噩噩之中,全身連一絲力氣都使不上來。

    當然,半個月的魔鬼式修煉,張若塵的收穫也很大。

    現在,他在颶風修煉密室之中,每分鐘差不多隻會與石壁撞擊五次。

    在颶風之中,他的最佳狀態,可以懸空三十秒。在三十秒之內,能夠駕馭風力,控制住自己的重心,保證自己不撞擊在石壁上面。

    ……

    陳曦兒走進通聖山,來到颶風修煉密室的外面。她的身上穿着雪蠶真絲的衣衫,挽着髮髻,勾着眉毛,塗染紅脣,頭上依舊掛着一隻白色的鈴鐺。

    每走一步,就會發出悅耳的鈴鐺聲音。

    半個月來,陳曦兒是第五次來到通聖山。

    “他還沒有從修煉密室中出來?”陳曦兒問道。

    那一位銀袍長老站起身來,道:“他已經在裡面修煉了半個月,算一算時間,也該出來了!”

    銀袍長老知道陳曦兒的身份,所以,在她的面前,並沒有以前輩自居,反而以平輩的姿態與她對話。

    陳曦兒的玉指輕輕的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笑意,道:“才玄極境,就能在地級修煉密室中堅持半個月。姚長老,你覺得他爲何能夠做到?”

    銀袍老者道:“最近十年,在颶風修煉秘密室中表現最優秀的天才,就是煙塵郡主。她第一次來到颶風修煉密室,一共堅持了三天。不過,她當時的修爲,已經達到地極境初期。”

    “她第二次來颶風修煉密室,一共堅持了半個月。她那個時候的修爲,已經達到地極境中期。而且,那是因爲,她本來就是風屬性的體質,所以才能那麼厲害。”

    “張若塵並不是風屬性的體質,又是玄極境的修爲,卻比煙塵郡主還要厲害。那麼他的修爲,很可能已經相當接近玄極境的無上極境。說不定,他去颶風修煉密室中修煉,就是爲了衝擊無上極境。”

    聽到銀袍老者的分析,陳曦兒白皙的臉上露出一絲異色,道:“不是說,自古以來,也沒有人能夠達到無上極境?”

    銀袍長老笑道:“其實也未必就沒有人能夠達到無上極境,只是達到無上極境的人,根本不會公開說出來而已。就像張若塵,若是他達到無上極境,他也絕對不會說出來。”

    陳曦兒點了點頭。

    若是張若塵真的是在衝擊無上極境,那麼就更加不能放過他。

    ……

    遍體鱗傷的張若塵,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走出颶風修煉密室。

    此刻的他,只想找一個地方,好好的睡一覺。

    看見走出來的張若塵,陳曦兒立即迎了上去,聲音清脆悅耳,關心的道:“張師弟,你怎麼傷得這麼重?”

    張若塵看到陳曦兒,露出幾分詫異的神情,道:“陳師姐,你怎麼在這裡?”

    陳曦兒道:“我算了算時間,你大概會在今天出關,所以就來接你。”

    “接我?接我去哪裡?”張若塵道。

    陳曦兒白了張若塵一眼,道:“當然是接你去養傷,順便好好的休息。”

    張若塵雖然半個月沒有休息,十分疲憊,可是卻已經保持理智。

    畢竟他和陳曦兒並不是很熟,她爲何對他那麼好?

    “不用了吧!”張若塵道。

    陳曦兒道:“怎麼就不用了?以你現在的狀態,難道還要離開內宮學府、去外面尋找住處,那多危險。再說,萬一你又遇到左冷玄怎麼辦?”

    不得不說,陳曦兒的確十分聰明,說的每句話,都是現在張若塵最擔心的事。

    張若塵思考了片刻,道:“好吧!”

    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只需要花費一百點功勳值,就能在內宮學府兌換一座修煉秘府。

    絕大多數內宮弟子都有自己的修煉秘府,陳曦兒自然也不例外。

    走進修煉秘府,便有十二個侍女走出來,迎接陳曦兒和張若塵。

    “拜見主人。”領頭的一個侍女,修爲達到黃極境大極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容顏頗爲靚麗。

    那些侍女都比較詫異,因爲,她們的主人還是第一次帶一個男子來到修煉秘府。

    陳曦兒向張若塵看了一眼,笑道:“在武市學宮,只要有功勳值,什麼都可以兌換到。就比如這些侍女,最便宜的侍女,只需要一點功勳值就能兌換一個。只要兌換成功,從今往後,她就屬於你。若是你的功勳值足夠多,甚至能夠兌換玄極境、地極境修爲的侍女。”

    陳曦兒吩咐了一句,道:“青茶、綠茶,七靈藥液泉水準備好了嗎?”

    “按照主人的吩咐,藥液已經準備好。”兩個侍女同時說道。

    陳曦兒點了點頭,道:“你們兩個立即帶張師弟去藥液泉水中療傷。”

    張若塵向着陳曦兒盯了一眼,心中有些詫異,“我和她只是見過兩次而已,她爲何對我如此上心?”

    就算陳曦兒是黃煙塵的表妹,也沒有理由做到這個程度。

    她到底有什麼目的?

    此刻,張若塵十分疲憊,不願多想,跟隨兩個侍女,來到一座浴池。

    浴池中的藥液,呈現出七種不同的顏色,散發出濃烈的異香。

    七靈藥液泉水,是用七種療傷藥液按照某種比例搭配而成。任何一種藥液的價值都超過十萬銀幣,七種藥液的價值加起來,更是超過百萬枚銀幣。

    即便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只有在受了極重的傷勢的時候,纔會使用七靈藥液泉水來療傷。

    一池藥液,差不多可以買下半座城池,可以說是相當奢侈。

    躺在七靈藥液泉水之中,張若塵感覺到全身說不出的舒爽,毛孔張開,貪婪的吸收泉水中的藥力。

    漸漸地,張若塵在池中,沉睡了過去。

    ……

    與此同時,黃煙塵來到陳曦兒的修煉秘府,一隻手捏着戰劍,另一隻手揮掌打了出去。

    轟然一聲。

    銅環被震斷,掉落在地。

    兩扇巨大的銅門,在掌力的衝擊之下,豁然打開。

    “煙塵郡主,主人正在閉關修煉,你現在千萬不要闖進去。”兩個侍女立即迎出來,跪在左右兩邊,哀求的說道。

    黃煙塵抱着戰劍,身體站得筆直,眼神銳利的道:“是嗎?我怎麼看見她剛從通聖山回來?”

    “唰!”

    一道靚麗的人影,從修煉秘府中飛掠出來,留下一連串殘影,出現在一棵楓樹下面。

    正是陳曦兒。

    陳曦兒的臉上掛着笑容,向着黃煙塵走了過去,道:“表姐,到底誰將你給惹到了,怎麼發這麼大的火氣?”

    黃煙塵的眼神冰冷,沒有一絲笑容,開門見山的道:“張若塵在哪裡,叫他給我滾出來。”

    “呵呵!原來表姐是來找張師弟。”

    陳曦兒的臉上沒有一絲驚慌,反而笑容更加美豔,柔聲的道:“張師弟在颶風密室中修煉,受了很重的傷勢,現在正在七靈藥液泉水中療傷。”

    黃煙塵的眼神更冷,道:“表妹,他是我的未婚夫,就算要療傷,也該去我哪裡療傷。他住到你的修煉秘府,恐怕不太好吧!”

    陳曦兒依舊笑着,道:“還不是因爲上一次在天月樓的事,他擔心你還在生他的氣,所以,就沒有去找你,暫時住到了我的修煉秘府。表姐,你先回去吧!我會幫你照顧好張師弟,只要在我的修煉秘府,沒有人可以傷得了他。”

    黃煙塵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眼神一沉,道:“陳曦兒,你不要做得太過分。你在打什麼主意,我清楚得很。老實告訴你,既然張若塵與我訂婚,那他就是我的未婚夫。任何女人,若是敢打他的主意,那就是在與我爲敵。”

    陳曦兒笑道:“呵呵!真沒想到,表姐竟然是真的將張師弟當成了未婚夫,我還以爲,你們只是假訂婚。表姐,你放心,若是真有女人敢打表姐夫的主意,我也會幫你教訓她。”

    黃煙塵與陳曦兒從小就一起爭鬥,所以她十分了解陳曦兒。

    陳曦兒是那種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肯定是看出張若塵的天資和潛力,所以纔會主動爭搶張若塵。

    她不僅僅只是爲了搶張若塵,更是爲了打擊黃煙塵。只有搶到了張若塵,才能顯示出她比黃煙塵更加優秀,更加有魅力。

    黃煙塵懶得和陳曦兒耍心機,道:“張若塵在哪裡?今天,我是一定要帶他離開,誰若是敢攔我,別怪我不客氣。”

    陳曦兒笑了笑,道:“表姐,別怪表妹沒有提醒你,男人可不喜歡被女人強迫,你若是一定要帶他離開,恐怕會適得其反。”

    “我做事,不用你來教我。”

    黃煙塵的一雙黛眉微微一橫,冷冷的盯了陳曦兒一眼,拖着瑰麗的藍色長髮,向着七靈藥泉池的方向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