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得不說,陳曦兒的話的確提醒了她,讓暴躁的黃煙塵略微冷靜下來。

    黃煙塵的步法輕盈,身上帶着淡淡的幽香,走到七靈藥泉池邊,看着正在池中療傷的張若塵。

    她並沒有立即將他從池中喚醒,反而十分安靜的等在一旁,仔細的觀察着張若塵。

    不可否認,在颶風修煉密室,他真的傷得很重。

    “噠噠!”

    陳曦兒從外面跟了進來,站在黃煙塵的對面,笑道:“表姐,我實在有些不明白,以你那麼高的眼光,莫非真的愛上了張若塵?”

    黃煙塵將劍抱在手中,卓然而力,就像是畫卷中的冰清玉潔的神女,臉上不帶一絲情緒,道:“我和張若塵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進來,要不然的話,休怪我跟你翻臉。”

    陳曦兒笑道:“呵呵!表姐,你讓我真的很難辦,畢竟張若塵那麼優秀,我也十分心動。我們公平競爭怎麼樣?”

    “公平競爭?沒有這個可能。”黃煙塵道。

    “你對自己沒有信心?”陳曦兒彷彿挑釁一般的挺着胸脯,露出胸前到腰部的一道飽滿的弧度。

    黃煙塵的眼睛一眯,盯着陳曦兒,道:“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比張若塵更加優秀的男子比比皆是,你何必非要與我爭搶?”

    陳曦兒抿着晶瑩的嘴脣,笑道:“既然比張若塵優秀的男子比比皆是,爲何表姐就不能將他讓給表妹?”

    黃煙塵的目光一凝,不再壓制心中的怒氣,道:“好啊!你若是能夠赤手空拳接住我十劍,我就給你一個競爭的機會。”

    “唰!”

    黃煙塵手中的劍,自動離鞘飛出去,化爲一道藍色的寶光,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向着陳曦兒****了過去,刺向陳曦兒的胸口。

    陳曦兒呵呵一笑,嬌軀一扭,騰飛而起,衝起七丈多高,避過黃煙塵的第一劍。

    黃煙塵的修爲已經達到地極境中期,速度比以前更快,達到每秒百米以上,猶如一道幻影一般衝出去,捏住劍柄,向着半空揮劍斬了出去。

    “劍雨輕歌!”

    劍氣形成一張巨大的劍網,由下而上,向着陳曦兒攻擊過去。

    陳曦兒的修爲與黃煙塵在伯仲之間,有所不同的是,黃煙塵在速度上更佔優勢,真氣中蘊含強勁的風屬性的力量。

    雖然,黃煙塵的劍法銳氣逼人,帶着無堅不摧的氣勢。

    陳曦兒的真氣之中卻蘊含木屬性的力量,戰鬥力比黃煙塵略遜一籌,可是卻在煉丹上面有很高的天賦。所以,陳曦兒不僅僅只是一個武者,更是一個二品煉丹師。

    “青木盾甲。”

    青色的真氣,從陳曦兒的雙掌涌出,凝聚出一面一米長的青色盾甲,擋在身前。

    “轟!”

    強勁的劍氣,將盾甲擊碎。

    陳曦兒也趁此機會,向後一躍,落到不遠處的一棵楓樹的頂部。

    她的身體就像沒有一絲重量,僅僅只是踩一片楓葉,嬌軀卻懸在半空,並不下落。

    “譁!”

    黃煙塵體內的真氣釋放出來,形成一座巨大的真氣漩渦,一道道風刃在真氣漩渦中飛行,猶如一柄柄無形的利劍。

    “斬!”

    戰劍一指,一道道風刃向着陳曦兒斬了過去,以摧枯拉朽之勢,瞬間就將那一棵楓樹斬碎成一塊塊木屑。

    陳曦兒凌空一躍,化爲一道弧度,向着遠處的湖面飛掠過去。

    “大風雲起!”

    黃煙塵以更快的速度追上去,一劍揮出去,強大的劍氣,在湖面上捲起一大片水浪,涌向陳曦兒。

    “必須要離開了!”

    七靈藥泉池中,張若塵睜開了雙眼,輕嘆了一聲,趁着黃煙塵和陳曦兒交手的時間,立即從池中爬起來,來不及換一身衣服,就悄悄離開陳曦兒的修煉祕府。

    張若塵的確十分疲憊,身上的傷勢也很重,可是在黃煙塵到達七靈藥泉池的時候,他還是在第一時間驚醒。

    因爲他精神力強大,就算是在熟睡的時候,一旦有人靠近,也能在第一時間醒來。

    也就是說,他其實早就已經甦醒,而且聽到了黃煙塵和陳曦兒的對話。

    正是因爲聽到他們的對話,所以,張若塵才選擇裝睡。

    “黃師姐難道已經後悔與我假訂婚?不應該,一定是哪裏出了問題,以她高傲的性格,怎麼可能看得上我?”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並沒有因爲黃煙塵的話感到高興,反而十分頭疼。

    “陳師姐又是怎麼回事,我和她只是見過兩次而已。”

    張若塵轉身看了一眼,黃煙塵依舊還在與陳曦兒戰鬥,整個修煉祕府都被打得支離破碎,就連一座閣樓都給劍氣攪碎,化爲廢墟。

    幸好趁她們交手的時候悄悄離開,要不然的話,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這件事。

    以黃煙塵的性格,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出來。

    剛剛走出陳曦兒的修煉祕府,張若塵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

    “你居然還能活着從裏面逃出來,倒是出乎我的預料。”端木星靈從遠處走了出來,臉上掛着俏皮的笑容,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

    很顯然,她早就等在外面。

    張若塵見到端木星靈,頓時如同見到救星了一般,肅然的道:“端木師姐,你來得太好了!我惹上了大麻煩,這一次,你一定要幫我。”

    端木星靈秀眸寒煙,笑眯眯的道:“是嗎?你自己非要去招惹陳曦兒,現在知道麻煩大了?”

    “你能不說風涼話?再說我也從來沒有主動去招惹她,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實際上,包括黃師姐,我也只是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根本沒有想到會發展成今天的局面。”張若塵眉頭緊鎖,腦海中一片混亂,毫無頭緒。

    “真的?”端木星靈的眼眸微微一亮,道:“你對塵姐真的沒有那種意思?”

    “真的沒有。”張若塵肅然的道。

    “好吧!既然你如此懇求我,那我就幫你一次。”端木星靈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先去我的修煉祕府避一避風頭。若是讓她們追出來,你就走不掉了!”

    來到端木星靈的修煉祕府,張若塵逐漸冷靜下來。

    雖然在感情上,張若塵顯得懵懂無知,簡直就是一隻菜鳥,可他還是很快就理清的思路。

    “你打算怎麼處理和塵姐的關係?塵姐雖然一直都是冷若冰霜的樣子,從來不向任何人吐露心聲,可是我看得出,她應該是對你動了真感情。你若是真的以爲三年之後,她會主動退婚,那就大錯特錯。”端木星靈眯眼的笑道。

    張若塵微微皺眉,依舊有些不相信黃煙塵真的會動情,搖了搖頭,道:“我覺得……黃師姐不是一個會輕易動情的女子,更不可能對我動情。她應該是顧及自己的面子,所以,纔會闖進陳師姐的修煉祕府。畢竟,我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她也不想別人說閒話。”

    端木星靈笑道:“師弟,你是不是將精力全部都用在修煉上面,所以根本不懂女人?你覺得若是塵姐完全不在乎你,會主動闖去陳曦兒的修煉祕府?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經對你生出十分微妙的情愫。”

    “那現在該怎麼辦?”張若塵道。

    “還能怎麼辦?塵姐和陳曦兒都是武市學宮的天之驕女,不知多少人想要得到她們的青睞,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

    “端木師姐,你能不能嚴肅一點?”

    端木星靈變得嚴肅起來,道:“我認爲,你就暫時不要見她們,再慢慢觀察她們的態度。”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只能暫時住在你的修煉祕府,希望師姐爲我保密。”

    “小事一樁。”端木星靈笑道:“只希望塵姐不要誤會我也想橫插一腳就好。呵呵!”

    接下來的五天,張若塵一直待在端木星靈的修煉祕府,身上的傷勢漸漸痊癒,精力也再次恢復到飽滿的狀態。

    張若塵購買了大量療傷丹藥,再一次進入通聖山,來到地級颶風修煉密室,將來自黃煙塵和陳曦兒的煩惱,完全拋於腦後,只想儘快衝擊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現在的他,十分迫切達到地極境,只要達到地極境,就能擁有自保的能力。

    到時候,他就不用故意躲避黃煙塵和陳曦兒,完全可以接武市學宮的任務,到外面去歷練。只要不與她們見面,自然也就不用去想那些頭疼的事。

    再一次進入颶風修煉祕府,張若塵的狀態變得更佳,對御風飛龍影的體悟也更勝一籌。

    “呼!”

    修煉密室之中,狂風大作,四面八方都是強勁的風力。

    張若塵努力控制自己的重心,在風中,踩着步伐,駕馭風力,猶如一道道殘影,在風中不停變換方位。

    “嘭!”

    整整堅持了四十秒,張若塵才一不小心被頂部突然出現的風力擊中,撞擊在地面,摔得七葷八素。

    在修煉之中,時間過得極快。

    很快,半個月時間就過去,張若塵的進步巨大,平均算下來,差不多一分鐘只會與石壁撞擊一次,一個時辰與石壁撞擊一百二十次左右。

    當張若塵第三次進入颶風修煉密室,對風力的駕馭能力更強,一個時辰,最多隻會與石壁撞擊十次。

    張若塵第四次進入颶風修煉密室,已經可以在強勁的風力之中閒庭信步的行走,根本不用擔心失去重心。

    整整三個月過去,張若塵五次進入颶風密室中修煉,每一次修煉時間都是半個月。

    其餘時間,張若塵幾乎全是在端木星靈的修煉祕府中度過,或是療傷,或是體悟在御風飛龍影上面的進步。

    在張若塵第六次進入颶風密室修煉的第七天,終於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最快爆發速度達到每秒八十一米,成功的衝擊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