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出乎張若塵的預料,四個月的積累,竟然領到一滴聖液和四十滴半聖真液。

    若是在黑市之中,一滴聖液和四十滴半聖真液的價值,絕對超過兩千萬枚銀幣。

    如此豐厚的資源,就算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會大吃一驚。

    當然,武市錢莊擁有屬於自己的渠道,一滴聖液和四十滴半聖真液的真正價值,估計只是市面上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普通的外宮弟子,一年才能領到一滴半聖真液。即便是內宮弟子,一個月也只能領到一滴半聖真液。可我一個月卻能領到十滴,而且,每一個季度,還能領到一滴聖液。《地榜》學員的待遇,真是出乎想象的豐厚。”張若塵的心情極好。

    領到修煉資源之後,他將十滴半聖真液交給孔宣,幫她提升體質。

    以孔宣現在的修爲,還不能單獨煉化半聖真液,所以張若塵教了她一種辦法。將半聖真液滴入浴池,利用池水將聖液稀釋,然後再慢慢吸收。

    這種方法,雖然會讓半聖真液的藥力流失一部分,但是對孔宣來說卻最爲適用。

    張若塵又將另外十滴半聖真液交給了張少初,幫助張少初衝擊玄榜武者。

    以張少初的體質,與玄榜武者雖然有一定的差距,可是在大量半聖真液的輔助之下,再加上金剛泰斗拳的威力,還是有一定的機會達到玄榜武者的級別。

    畢竟,張少初能夠成爲西院的外宮學員,天資本來就不低。

    十滴半聖真液,價值數百萬枚銀幣,足以買下一座城。也只有張若塵才那麼大方,可以拿來隨便送人。

    將該交代的事,全部交代之後,張若塵和小黑才離開天魔武城,踏上返回雲武郡國的路。

    當然,爲了不暴露行蹤,張若塵在離開天魔武城之前就進入時空晶石,走出天魔武場之後,才從時空晶石中出來。

    “你要不要這麼小心謹慎?在天魔武城,應該還是相當安全。”小黑瞥了張若塵一眼。

    “就連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都有黑市和拜月魔教的人潛入進去,更別說天魔武城。若是不小心一點,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說完這話,張若塵就將一張金屬面具戴在臉上,將大半張臉遮擋起來。

    要知道,張若塵的人頭,現在可是相當昂貴,在《賞金榜》上排名第三十七。

    張若塵自然不能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若是將天極境的邪人引出來,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根本逃不掉。

    “你要的電脈丹,已經快要煉製出來,我先去時空晶石的內空間繼續蘊丹。”小黑跳躍了起來,化爲一道黑線,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住在端木星靈脩煉秘府的這短時間,小黑一直在研究電脈丹,經過不斷嘗試,終於快要將第一爐丹藥煉製出來。

    張若塵的武魂,不僅僅具有時空屬性,而且,還具有雷電屬性。

    “若是它真的能夠煉製出電脈丹,我的真氣品質和武魂強度,肯定又能提升一截。”張若塵有些期待起來。

    既然武市錢莊、黑市、拜月魔教在雲武郡國開戰,王族肯定會受到波及,所以,張若塵打算先回王城。

    王城,也必定是風暴的中心。

    坐在三階下等蠻禽雪花雕的背上,張若塵將時空秘典取出來,捏在手中,仔細研究,繼續參悟空間領域的秘密。

    達到地極境之後,張若塵的空間領域已經可以延伸到三百米之外,覆蓋的空間範圍算是相當廣闊。

    但是,張若塵對空間領域的運用卻依舊還停留在相對淺薄的階段,只能使用簡單的“空間扭曲”,“空間凝固”。

    根據時空秘典上面的記載,空間領域的威力相當強大,可以做到“空間挪移”,“空間裂縫”,“空間崩塌”,“空間幻境”……等等,還有一些別的更快厲害的手段。

    “空間裂縫”和“空間崩塌”,可以殺人於無形,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空間吞噬。

    “先研究‘空間裂縫’。”

    張若塵捧着時空秘典,調動武魂,緩緩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方圓三百米的空間區域。

    “空間裂縫!”

    張若塵的手指急速一揮,離張若塵十多米遠的空間,微微扭曲了一下,就像一道水紋浮現在空氣之中。

    沒有成功。

    “空間裂縫果然比空間扭曲要難得多,當然,一旦將空間裂縫修煉成功,破壞力也要強大得多。”

    張若塵繼續一遍又一遍的練習。

    隨着張若塵不斷研究,對空間裂縫的認知也越來越清晰,在練習的時候,有時候也能將空間撕裂,形成一道細小的空間裂縫。

    時間過得很快,經過兩天飛行,雪花雕進入雲武郡國的境內。

    “空間裂縫!”

    張若塵站在雪花雕的背上,將真氣運至指尖,手臂一揮,整個空間都微微顫抖了一下。

    “譁!”

    百米之外,出現一道兩尺長的空間裂縫,就像是一張漆黑的嘴巴張開,發出強大的吸力,以空間裂縫爲中心,形成一個強力的暴風漩渦。

    空間裂縫之中,是一片混沌虛無,彷彿能夠吞噬世間的一切。

    空間裂縫只是十分短暫的出現,隨後就立即閉合。

    “空間的力量,果然厲害。就算是天極境的武者,若是被空間裂縫擊中,也一定是非死即傷。”張若塵看着空間裂縫緩緩閉合,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當然,張若塵也十分明白,天極境武者對危險的感知能力極強,若是空間裂縫的波動出現,他們會在第一時間躲開。、

    以張若塵現在對空間裂縫的運用水平,還傷不到天極境武者。

    除非張若塵能夠將“空間崩塌”修煉成功,一旦空間發生崩塌,天極境武者就算想逃,也逃不掉。

    空間崩塌比空間裂縫更難修煉。

    張若塵現在也僅僅只是剛剛可以施展出空間裂縫而已,還需要很長時間的修煉,才能嫺熟的控制空間裂縫。

    張若塵撫摸着雪花雕的羽毛,道:“雪花雕,你也飛了兩天,應該也很累,先降落到地面,休息一下。”

    雪花雕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俯衝而下,很快就落到地面。

    牽着雪花雕,沿着一條青石官道,張若塵緩緩的走進一座頗爲古舊的小鎮。

    在雲武郡國,有很多這樣的小鎮,雖然不如大型城池那麼繁華,但是,卻應有盡有,五臟俱全。

    這一座小鎮,名叫“靈嶽鎮”,。

    最近,靈嶽鎮十分不平靜,發生了多次武者血拼事件,造成巨大的動盪。

    可是前來靈嶽鎮的武者不僅沒有減少,反而還變得更多。

    此刻,雲臺宗府的外府弟子,林濘姍和林辰裕也在靈嶽鎮。

    “大哥,這一次是武市學宮、黑市、拜月魔教爭鬥,我們雲臺宗府爲何要插手進來?”林濘姍牽着一頭五米高的巨大蠻獸,一邊前行,一邊問道。

    林辰裕也牽着一頭蠻獸,臉色蒼白,身上散發出陰冷的氣息,冷峭的笑道:“你以爲就憑武市學宮能將黑市和拜月魔教打壓下去?應該是雲臺宗府的高層,與武市學宮的高層,達成某種協議,所以,雲臺宗府纔會派遣我們加入到這一次爭鬥之中。”

    街邊,兩個武者正在酒肆中喝酒,一邊在談論最近發生的大事。

    他們的話,引起林辰裕和林濘姍的興趣,於是停下腳步,駐足傾聽。

    坐在左邊的那一個武者,只有一隻獨眼,身軀魁梧,虎背熊腰,聲音也是粗聲粗氣,道:“據說黑市的地火城分會,就在靈嶽鎮的附近。武市學宮的學員,爲了剿滅地火城,已經在靈嶽鎮發生了七次血戰,死了上百位武者。”

    坐在右邊的那一位武者,只穿着一條獸皮長褲,袒露着胸膛,手中提着一口門板那麼巨大的戰刀,恐怕至少也有五百斤重。

    他道:“黑市豈不是損失慘重?”

    左邊的那一個武者搖了搖頭,道:“黑市固然死了一些武者,但是,武市學宮的損失更大。據說,已經有七位武市學宮的學員,在靈嶽鎮失蹤。有的是被黑市給擒住,有的是被黑市給殺死。”

    “武市學宮培養一位學員得花費多少資源?哪怕只是損失一位外宮學員,也絕對會讓武市學宮心痛。據說,武市學宮已經有高手趕來靈嶽鎮,準備一舉剿滅黑市地火城分會。”

    林辰裕和林濘姍對視的一眼,正準備離開,忽然,剛纔那兩個武者站起身來,攔住他們的去路。

    “嘿嘿!兩位,你們不會就是武市學宮派來的高手吧?”穿着獸皮長褲的大漢,將戰刀橫在身前,眼中帶着毒辣的冷笑。

    這兩個武者都是黑市中的高手,故意說出剛纔的那些話,就是想要將武市學宮的學員給引出來。

    見到林辰裕和林濘姍停在路邊聽他們的對話,加上林辰裕和林濘姍的年紀不大,於是他們覺得林辰裕和林濘姍很可能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發現武市學宮的學員,可是大功一件,兩個邪道高手自然不會放過這一次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