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辰裕的眼角微微一擡,不屑的盯了那兩個武者一眼,冷峭的一笑:“趁我還沒有動怒,立即給我滾。”

    提着巨大的戰刀的男子,站咋林辰裕左側的位置,冷聲的道:“真是傲氣,看來的確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小妞,長得挺不錯,今年多少歲了?”另一個獨眼武者,盯着身材姣好的林濘姍,露出猥瑣的笑容,舌頭輕輕的舔着嘴脣。

    林濘姍皺了皺眉,冷道:“你的左眼,不會就是因爲太招人討厭,所以才被人給挖掉的吧?”

    “伶牙俐齒!”

    獨眼武者的眼神一沉,冷哼一聲:“看來你們還不知道我們兄弟的身份,我們可是黑虎堂的洪氏兄弟,洪雷和洪猛。小妞,你若是老實一點,將大爺我侍候舒服,還能活着跟我們去地火城。若是不老實的話,那就是死路一條。”

    “黑虎堂!”林辰裕的眼睛一縮,瞳中閃過一絲精芒。

    在雲武郡國的黑市,一共有十個強大的勢力,其中,黑虎堂排在第九。

    黑虎堂的勢力,雖然遠遠比不上地府門,可是在雲武郡國,依舊是讓很多武者聞之色變的邪道門派。

    洪雷和洪猛都是黑虎堂的高手。

    “快逃,黑虎堂的人,可是吃人不吐骨頭。”

    “居然是洪雷和洪猛,據說他們一個好色,一個嗜殺,兩人都是黑虎堂的狠角色。”

    ……

    …………

    聽到“黑虎堂”的名字,周圍的那些武者和普通百姓就像是見到洪水猛獸,全部都嚇得膽戰心驚,在第一時間逃得乾乾淨淨。

    洪雷和洪猛看到那些逃走的武者,顯得頗爲得意。他們再次向着林辰裕和林濘姍望去,也多了幾分傲然的神情。

    “區區一個黑虎堂而已,在雲武郡國或許還算有一定的影響力,可是在天魔嶺,黑虎堂根本就上不了檯面。”林辰裕的聲音尖細,冷笑了一聲。

    “看來你們真的是武市學宮的學員,太好了,抓住你們,應該就能換取一大筆修煉資源。”

    “特別是那一個小妞,臉蛋和身材都是一流,若是賣到朱雀樓,肯定能夠賣到一個很好的價格。”洪猛道。

    洪雷盯着林濘姍的胸口,笑得更加肆無忌憚,道:“再賣出去之前,最好讓我們兄弟也樂呵樂呵。”

    “找死!”

    林濘姍緊咬着貝齒,雙目就像是兩顆寒星,拔出戰劍,快速一劍刺出去。

    “天心指路!”

    唰的一聲,一道八米長的劍氣,從劍鋒中飛去,在地面上拖出一道劍路。

    “嘿嘿!小丫頭不僅臉蛋長得漂亮,就連劍法也這麼高明,大爺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洪雷施展出一種身法武技,橫移出去,躲過林濘姍的劍氣。

    就在林濘姍準備施展出第二招劍法的時候,洪雷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後,手中捏着一柄匕首,靠在林濘姍的脖頸,在林濘姍耳邊嘎嘎的笑道:“小丫頭,你還差得太遠!”

    林濘姍大驚,感覺到一股寒氣從匕首上面傳來,幾乎將她的脖頸凍僵,讓她不敢動彈。

    她的修爲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位,也算是武道高手,可是卻被對方一招制服。

    這兩個黑虎堂的邪人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好白的皮膚,真想親上一口。”

    洪雷的嘴脣向着林濘姍雪白的頸部靠過去,突然,身體一顫,嘴裏吐出一口鮮血,雙手捂着自己的胸膛,不斷後退。

    洪雷轉身,向着站在十步之外的林辰裕看了一眼,嘴裏發出沙啞的聲音,“你……你……”

    “嘭!”

    洪雷倒在地上,鮮血不斷從體內涌出來。

    不知什麼時候,林辰裕的手中,多出一柄血淋淋的劍,眼神冰冷的看了洪雷一眼,柔聲的笑道:“連我妹妹都敢染指,真是不知死活。”

    站在不遠處的洪猛,一直都在防範林辰裕,可是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看看清林辰裕是如何出手將洪雷殺死。

    “你是玄榜武者?”洪猛盯着林辰裕,雙手不禁有些顫抖。

    只有玄榜武者,纔有如此強大。

    洪猛雖然也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可是他知道,玄榜武者只需要一招,就能將他殺死。

    “《玄榜》第九百七十四位,林辰裕。”林辰裕的嘴角微微一勾。

    確認對方真的是玄榜武者,洪猛立即轉身就逃。

    “還想逃?”

    林辰裕的眼睛一縮,揮劍斬了出去,一道弧形的劍氣飛出去。

    “天心弄潮!”

    林辰裕施展的也是天心劍法,在劍法上面的造詣,比林濘姍要高明一大截,劍氣直接飛出十多米的距離。

    “噗!”

    洪猛的頭顱被劍氣斬斷,拋飛出去,就像皮球一般掉落在地上。

    緋紅的鮮血,灑了一地。

    林辰裕將劍收回劍鞘,道:“濘姍,將這兩人的頭顱收起來,帶回雲臺宗府,應該可以換取兩枚三品丹藥。”

    既然雲臺宗府也參與到這一場爭鬥之中,殺死黑市的武者,雲臺宗府的弟子,自然也能得到獎勵。

    “嗷!”

    街道上,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掀起一股颶風。

    霎時間,飛沙走石,落葉漫天飄飛。

    林辰裕的眼神一凝,向着虎嘯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隻長着金斑的巨虎,從街道盡頭走來。

    金斑巨虎每走一步,地面就會跟着震動一下。

    巨虎的背上,坐着一個頭發蓬亂,滿臉鬍鬚的男子。

    他揹着一柄兩尺寬的銀色巨斧,身後跟着數十個面目猙獰的武者,將林辰裕和林濘姍圍了起來。

    “殺死黑虎堂的人,就想這麼一走了之?”坐在金斑巨虎背上的男子,盯着林辰裕,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林濘姍被那男子的氣勢驚住,臉色變得慘白,一連向後退了六步,躲到林辰裕的身後。

    林辰裕的臉色也變得凝重,道:“閣下是什麼人?”

    “黑虎堂,聶政韓。”

    揹着銀色巨斧的男子的目光,盯在林濘姍的身上,道:“我知道你們不是武市學宮的學員,而是雲臺宗府的弟子。但是,你們殺死了洪雷和洪猛,總要給我們黑虎堂一個交代。做爲補償,那一個女子必須留下。來人,將那一個女子拿下,帶回地火城。”

    “我看誰敢?”

    林辰裕騰躍而起,雙手握着劍柄,龐大的真氣從體內涌出來,將劍中的銘紋激活。

    “譁!”

    劍尖衝起一道丈長的光芒,將周圍的靈氣全部吸引過去。

    聶政韓冷笑一聲,捏住背上的銀色戰斧,從金豹巨虎的背上跳躍起十多米高,猛然落下,一斧向着林辰裕劈了下去。

    “天心滿月!”

    林辰裕調動全身真氣,一劍斬了出去。

    “噗嗤!”

    林辰裕手中的戰劍被銀色巨斧斬斷,巨斧劃出一道銀色的軌痕,劈在林辰裕的身上,將林辰裕的右臂給斬斷。

    “啊……”

    林辰裕的嘴裏發出一聲慘叫,捂着鮮血直涌的手臂,倒在血泊之中,不停的翻滾。

    “呸!”

    聶政韓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收起銀色戰斧,不屑的道:“看在你是雲臺宗府的弟子,今天就饒你一條狗命。”

    聶政韓的目光向着林濘姍盯過去,手指將林濘姍的下巴挑起,看着眼前這一張美麗的容顏,笑道:“倒是一個不錯的美人,帶回去,送給堂主做侍妾。”

    林濘姍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林辰裕,大腦一片空白,大哥的修爲那麼強大,竟然被人一斧擊敗,就連手臂都被斬斷。

    看着聶政韓的背影,林濘姍感覺到深深的恐懼。

    “你……你放我離開……我可是七王子殿下的未婚妻……”林濘姍揮動戰劍,將兩個想要擒她的邪道武者給擊退。

    “什麼狗屁七王子,今晚一過,你就是我們堂主的女人。”其中一個武者笑道。

    “說不定將來還是我們黑虎堂所有兄弟的女人。”另一個武者也向着林濘姍走了過去。

    聶政韓有些不悅的道:“別浪費時間了,將她捆起來,送到地火城。”

    兩個武者同時向林濘姍攻擊過去,他們都是玄極境大極位的修爲,很快就將林濘姍制住,使用鐵鏈將她捆了起來,綁在金斑巨虎的背上。

    林濘姍一直都十分驕傲,從未遭遇過這樣的挫折,若是真的被帶到地火城,無疑是墜入魔窟。

    現在該怎麼辦?

    那些邪人武者全部都眼神炙熱的盯着她,就像是要將她身上的衣服剝光一般,讓林濘姍感覺十分無助和害怕,眼中淌出淚水。

    就在黑虎堂的一行人走到靈嶽鎮的鎮口的時候,卻遇到了一個戴着金屬面具的少年。

    那少年看上去也就十來歲,牽着一隻雪花雕,徐徐的走來,停在了黑虎堂一羣邪人的前面。

    “小子,還不立即滾開,連黑虎堂的路都擋,你是找死嗎?”一個邪道武者喝斥了一聲。

    聶政韓瞪了那一個邪道武者一眼,那一個邪道武者立即閉上嘴巴,不敢多言。

    別的邪道武者看不出那一個少年的厲害,聶政韓卻看得出來。因爲那一個少年牽着的蠻禽,是一位三階蠻禽,雪花雕。

    三階蠻禽的戰力,堪比地極境武者。

    三階蠻禽的速度,更是比一般的地極境武者都要快得多。

    能夠將三階蠻禽當成坐騎,那一個少年又豈是一般人?

    聶政韓盯着那一個少年,微微拱手,道:“在下黑虎堂,聶政韓,不知道閣下如何稱呼?”

    張若塵看着聶政韓,隨後,目光又向着被綁在金斑巨虎背上的林濘姍看了一眼,目光中不帶任何表情,道:“黑虎堂?你們是黑市中的那個黑虎堂?”

    聶政韓的眼睛一縮,道:“正是。”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好吧!我找的就是你們!你們若是帶我去地火城,我可以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張若塵也沒有想到會在一座小鎮,遇到黑市的邪人。

    既然遇到,那就順手剿滅一個黑市的分會。既可以歷練自己,也可以賺取功勳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