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卓然的站在靈嶽鎮的鎮口,手中只是握着一柄斷劍,不悲不喜,整個人猶如與劍融爲一體。

    林濘姍也並沒有離開,依舊站在一旁,盯着那一個戴着金屬面具的神秘少年。

    半晌之後,一片滾滾的煙塵,從遠處席捲過來,發出轟鳴的鐵蹄聲。

    “堂主,就是那個少年,聶護法就是死在他的手中。”一個黃極境的邪道武者指着張若塵狠狠的說道。

    鐵駝背騎在一隻雪白的飛雲虎的背上,弓着身體,遠遠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露出一口黃牙,笑道:“原來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娃娃,我還以爲是司行空來到了靈嶽鎮。嘿嘿!”

    鐵駝背聽說聶政韓被一個內宮學員一招擊殺,確實是嚇了一跳,還以爲是內宮學府第一人司行空要對付黑虎堂。見到對方只是一個少年,心中也就不再懼怕,反而生出輕蔑之心。

    “轟隆隆!”

    兩百多位黑虎堂的邪道武者,在黑虎堂的堂主鐵駝背的帶領之下,騎着兩百多頭鈴馬,呈半包圍的形狀,向着張若塵衝了過去。

    煙塵滾滾,嘯聲不決。

    林濘姍沒想到黑虎堂竟然有如此多的強者趕來,心中大驚,僅憑那少年的一己之力,能夠敵得過黑虎堂的衆多邪道高手?

    在離張若塵只剩二十丈的距離,鐵駝背的手臂微微一擡,所有黑虎堂的邪道武者全部停了下來。

    鐵駝背看了一眼,地上的十具屍體,眉頭深深的一皺,冷道:“小子,你居然沒有逃走,膽子不小。”

    張若塵道:“爲何要逃走?我本就是在這裡等你們。”

    因爲駝背的緣故,鐵駝背的身高看上去只有一米五,站在飛雲虎的背上,冷冽的一笑:“不知天高地厚,別以爲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就有多了不起,難道你不知道,已經有四位武市學宮的學員被關押在地火城?其中,甚至還有一位內宮弟子。”

    “哦!還有這件事?”

    張若塵有些意外,道:“好吧!你若是將那四位武市學宮的學員放回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哈哈!被抓到地火城的囚徒,豈有被放出來的說法?”鐵駝背朗聲大笑,隨後,眼神一寒,沉聲道:“佈陣!將這個狂妄的傢伙,給我圍起來,不要讓他逃走。”

    鐵駝背的身後,衝出一百零八位邪道武者,其中八人是玄極境的修爲,另外百人是黃極境的修爲。

    每個武者的手中捏着一塊陣基玉石,將真氣注入玉石,陣法銘紋立即被激發出來,將張若塵完全包圍在陣法之中。

    “又是合擊陣法,難道不知道所謂的合擊陣法,對我根本沒有任何用處?”張若塵道。

    鐵駝背笑道:“聶政韓使用的只是一套不完整的合擊陣法,自然奈何不了你。現在,他們一百零八人,佈置出了完整的合擊陣法,再無任何破綻,威力也不知提升了多少倍。你以爲,你還擋得住?”

    “沒有地極境武者主持的合擊陣法,在我看來沒有任何威力。”

    張若塵也不跟鐵駝背繼續廢話,提起沉淵古劍,將體內的真氣完全調動起來,注入劍體,將劍體中的二十九道力系銘紋完全激活,沉淵古劍的重量立即攀升到兩千九百九十四斤。

    沉淵古劍之中,一共有六十六條力系銘紋,若是將銘紋全部激活,古劍的重量可以達到六千六百九十四斤。

    每一道基礎力系銘紋,可以增加劍體一百斤的重量。

    只不過以張若塵地極境初期的修爲,體內的真氣數量有限,只能同時催動二十九道銘紋。

    接近三千斤重的戰劍,哪怕只是純粹的物理攻擊也相當可怕,更何況還有張若塵體內強大的靈火真氣。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更加強大。

    若真的是一百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和十位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佈置的合擊陣法。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未必扛得住。

    但是,黑虎堂根本不可能培養出那麼多精銳武者,佈置陣法的邪道武者的武道修煉良莠不齊,其中竟然還有黃極境後期的武者。那些黃極境後期的武者,僅僅只能勉強撐起陣法銘紋,根本沒有戰鬥的力量。

    看似威力強大的陣法,在張若塵的眼中卻漏洞百出。

    只要找到陣法的薄弱點,只需一擊,就能將他們擊潰。

    “給我破!”

    張若塵的雙瞳之中像是冒着火焰,雙腿一蹬,急速彈射了起來。

    雙手握住劍柄,向下一斬。

    沉淵古劍就像是化爲一條火龍,從張若塵的手中落下,拖出一道十多米長的火焰劍氣。

    “轟隆!”

    一百零八位武者聯合起來佈置的合擊陣法,根本擋不住張若塵的全力一擊。

    只是支撐了一瞬間,陣法銘紋就被劍氣擊穿。九位邪道武者被劍氣斬成兩半,身體左右飛出去,只留下一地鮮血。

    另外還有二十多位邪道武者,在強大的劍氣衝擊之下,受了重傷,就像被大風吹起一般,向後倒飛出去,摔得七零八落。

    僅僅只是一劍,就擊潰一百零八位邪道武者佈置的合擊陣法。

    站在遠處的林濘姍,看到那一個強勢至極的神秘少年,驚得目瞪口呆,大腦一片空白。

    “百丈飛雪!”

    張若塵的體內涌出一股冰冷的真氣,真氣與空氣相融,空氣中的溫度急速下降,片刻之後,天空飄落下一片片指甲蓋大小的雪花。

    雪,越下越大。

    方圓百丈,大雪紛飛,就像是一下子進入寒冬臘月,讓那些黑虎堂的邪道武者感到一股深深的寒意。

    “真氣一動,百丈飛雪。”鐵駝背的臉色驚變,看向張若塵,再也不敢有絲毫輕視。

    鐵駝背的修爲在張若塵之上,已經達到地極境大極位,可是卻根本無法做到“真氣一動,百丈飛雪”。

    只有擁有特殊體質的天才,在達到地極境之後,才能引動天地異象,改變周圍的戰鬥環境。

    張若塵並不是寒冰體質,只是因爲服用了冰脈丹,經脈和真氣產生了寒冰屬性,所以纔會出現“百丈飛雪”的異象。

    若是張若塵願意,完全可以造成“百丈雷鳴”和“百丈燎原”的異象,因爲他的真氣中本來就攜帶有雷電屬性和靈火屬性。

    “斬!”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空氣中的飛雪,立即凝聚成十多道劍氣。

    “噗!”

    “噗!”

    ……

    七個邪道武者被劍氣洞穿身體,發出一連串慘叫聲。

    百丈之內,全是飄飛的雪花。每一片雪花,皆可以化爲張若塵的劍。

    一連倒下三十多人,那些邪道武者也都嚇住,不敢再和張若塵戰鬥,轉身就逃。

    與此同時,張若塵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虎嘯,地面震動,飛沙走石。

    一股強大的真氣波動,從身後傳來。

    “小子,本堂主來會一會你!”

    鐵駝背站在飛雲虎的背上,捏着一柄金背戰刀,衝到張若塵的身前,一刀劈斬了下去。

    “嘭!”

    張若塵也是揮劍一斬,與鐵駝背硬拼了一擊。

    鐵駝背手中的金背戰刀是一件六階真武寶器,銘紋被激活之後,也是重達兩千多斤。

    再加上三階蠻獸飛雲虎的衝擊力和鐵駝背的臂力,三者疊加起來,爆發出來的力量與張若塵不相上下。

    刀劍碰撞在一起,激盪出一大片能量漣漪,將離得最近的十多個邪道武者震得飛了出去。

    張若塵穩穩站在原地,可是雙腳卻下沉了半尺,陷入地底。

    “不愧是黑虎堂的堂主,果然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比擬。”張若塵的心頭微微一驚,手臂感覺到有些發麻。

    鐵駝背卻更加心驚,只見金背戰刀的刀鋒之上,竟然出現一道缺口。

    “他的手中僅僅只是一柄斷劍,怎麼可以損傷六階真武寶器級別金背神刀?”鐵駝背更加不敢低估張若塵。

    這個少年,實在是詭異。

    武市學宮的內宮,什麼時候冒出一個如此厲害的人物?

    鐵駝背畢竟是成名數十年的武道強者,殺人無數,戰鬥經驗豐厚,而且還是黑虎堂的堂主,肯定擁有一些必殺的底牌。張若塵不敢掉以輕心,十分謹慎的應對這一戰。

    “他竟然可以和黑虎堂的堂主鐵駝背交手,似乎還佔據了上風。”林濘姍屏住呼吸,緊緊的盯着那一個從始至終都十分冷靜的神秘少年。

    以前,她一直以爲,七王子張天圭就是天下最了不起的人傑,沒有人可以與他相比。可是這個神秘少年出現之後,卻讓她改變了以前的觀念。

    就算是她的父親,林家的家主,在談到鐵駝背的時候,也會生出幾分懼意。

    神秘少年的實力,絕對比她父親更加強大,甚至堪比她的祖父。

    “若是他能殺死鐵駝背,必定成爲雲武郡國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林濘姍心中暗道。

    “小子,再接我一刀試一試。”

    鐵駝背緊咬着牙齒,手中金背神刀散發出刺目的金光,一道道銘紋在刀身之中涌動。

    “碎月刀法第一式,刀風殘月。”

    碎月刀法,是一種靈級上品的刀法。

    鐵駝背得到一位高人的傳授,雖然只學了一招,可是僅憑這一招,就讓他殺死了多位強敵,成功的成爲黑虎堂的堂主。

    在同境界,沒有人可以擋得住他的這一招刀法。

    三年前,他甚至使用這一招強大的刀法,殺死了一位受傷的地極境大圓滿武者。正是那一戰,讓鐵駝背的兇名傳遍雲武郡國,使黑虎堂成爲雲武郡國的黑市排名第九的大勢力。

    雖然只是一招靈級上品的刀法,卻改變了鐵駝背的一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