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華名公點了點頭,道:“我現在就令人去查,一定要將那一個能夠控制空間力量的神秘少年的身份查不來。”

    華名公又向華青山看了一眼,眼神中帶着讚賞的神情。

    對於這個獨子,華名公還是十分滿意,不僅天賦奇高,而且聰慧過人,只是性格有一些叛逆。

    但凡逆天才俊,又有哪一個不叛逆?

    在黑市之中,若是性格不叛逆、狠辣一點,根本成不了真正的梟雄。

    “現在,他也纔不到三十歲,就已經名傳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在年輕一代絕對屬於頂尖人物,只需要假以時日,武道修爲必定會跨入天極境,成爲武道中的神話。”華名公的心中如此想着,先前的憤怒,早就已經拋到九霄雲外。

    華名公的神色一肅,道:“必須要加緊速度搜尋煙塵郡主和那一個神秘少年,若是三天之內無法將他們找出來,我們也必須離開地火城,返回王城,再做謀劃。”

    華青山冷哼一聲,道:“我們有紅蛛鉅艦,就算千水郡國、武市學宮、雲武郡國的高手趕來地火城,又有何懼?”

    “黑市之所以被稱爲黑市,那是因爲我們隱藏在暗處,所以,武市學宮和官方實力奈何不了我們。但是現在地火城已經暴露,必定會成爲各方勢力攻擊的目標,再加上千水郡國會牽涉進來,我們就算有紅蛛鉅艦,也絕對抵擋不住。”華名公道。

    華青山雖然自負,卻也懂得分寸,點了點頭,道:“好吧!三天之內,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們找出來。若是找不出來,也只能先返回王城。”

    華名公道:“王城纔是真正決定勝負的地方,無論是武市學宮,還是拜月魔教,頂尖的高手,幾乎全部匯聚在那裡。只要我們返回王城,自然會有拜月魔教替我們分擔壓力。”

    此後三天,毒蛛商會將所有武者全部派遣出去,在地火城中全力搜尋張若塵和黃煙塵,可是卻一無所獲。

    另一方面,又有消息傳來,雲武郡王派遣軍方第一號人物萬城重,率領八萬軍隊,趕來地火城,大有要剿滅地火城之勢。

    武市學宮內宮學府的第一高手司行空,奉學宮長老之令,攜帶半聖血書,離開天魔武城,也已經到達雲武郡國境內,矛頭直指地火城。

    司行空乃是《地榜》上的高手,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年輕一代,戰力排名第一。曾經誅殺過天極境的強者,現在又攜帶有半聖血書,似乎是專爲用來鎮壓紅蛛鉅艦。

    雲武郡國的七王子張天圭,雖然被譽爲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不過終究還是太年輕,在實力上面,與司行空依舊還有差距。

    與此同時,千水郡國也有兩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攜帶九階真武寶器,趕來地火城。

    在各方勢力的威懾之下,華名公和華青山不得不乘坐紅蛛鉅艦,逃離地火城。

    ……

    樹林之中,一隊披着戰甲的將士,騎着鈴馬,來到隱霧湖畔。

    冬日,樹葉早已掉光,飛鳥也已絕跡,只能聽見一聲聲沉重的鐵蹄聲。

    萬城重騎着一頭十多米高的鱗甲蠻獸,身穿紅色戰凱,眺望着白霧迷茫的湖面,雙目之中像是隱含雷電,給人一種懾人的威勢。

    “大統領,紅蛛鉅艦已經駛出隱霧湖,華名公看來是想逃走,我們追不追?”一個神采奕奕的將士說道。

    萬城重搖了搖頭,道:“華名公駕馭的是紅蛛鉅艦,他若是要逃,我們也攔不住。當然,他想要逃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武市學宮和千水郡國的強者已經趕去對付他。”

    “那我們來地火城的目的是什麼?”那一位將士問道。

    萬城重道:“既然華名公已經逃走,別的那些黑市勢力,應該也要逃出地火城。我們的任務就是將地火城中的黑市邪人,一網打盡,一個不留。只有這樣,郡王那邊才能給千水郡國一個交代。要不然,堂堂煙塵郡主在雲武郡國的境內,居然被黑市給抓住。這個責任,我們雲武郡國承受不起。”

    “原來如此。”

    萬城重的神情凝重,道:“現在只能希望煙塵郡主平安無事,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煙塵郡主不是已經被人救走?”那一位將士說道。

    萬城重瞪了他一眼,道:“誰又親眼看見了?只有將煙塵郡主找到,才能確定她真的脫離危險。”

    “轟隆隆!”

    一位修爲達到玄極境的將士,騎着一頭鈴馬,停在十丈之外。他從鈴馬的背上躍下,來到萬城重的面前,單膝跪下,道:“稟報大統領,七王子殿下到了!”

    “七王子殿下?”

    萬城重的眼神微微一凝,道:“七王子殿下不是在雲臺宗府閉關修煉,怎麼突然來到這裡?現在,他人在哪裡?”

    “靈嶽鎮。”那一位將士說道。

    “這裡就交給你們,但凡有地火城的黑市邪人從隱霧湖上逃出來,一律格殺勿論。”萬城重的臉色有些沉凝,料不準七王子突然回國的原因,但是,他卻必須要趕去迎接。

    萬城重來到靈嶽鎮,很快就見到七王子。

    七王子張天圭揹負着雙手,站在鎮口,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的年紀,穿着一身紫色錦袍,眉清目秀,英姿傲然。

    雖然只是隨意那麼一站,卻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力。

    周圍的那些軍士,承受不住他身上的氣勢,全部都跪倒在地上,不敢擡頭。

    “不愧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居然連我都感覺到幾分壓力。這才幾年,他就已經達到如此高度?”萬城重遠遠的盯了張天圭一眼,走了過去,微微拱手一拜,道:“拜見七王子殿下。”

    張天圭立即迎上去,拖住萬城重的雙手,熱切的笑道:“萬叔,你可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更是父王的臂膀兄弟。你若是拜我,回到王城,父王必定饒不了我。”

    萬城重重新站直身體,再次向着張天圭看去,卻發現張天圭已經站在十步之外,心中又是微微一驚,道:“以七王子殿下現在的武道修爲,怕是已經能夠進入《地榜》。”

    《地榜》上的強者,每一位都擁有與天極境武道神話抗衡的實力。要知道,張天圭現在也才二十歲出頭,若是以如此年紀就能進入《地榜》,絕對是駭人聽聞。

    張天圭笑了笑,道:“的確已經進入《地榜》,不過與萬叔比起來,依舊還有差距。”

    “七王子殿下爲何來到靈嶽鎮?”萬城重肅然的道。

    張天圭道:“我聽說九弟的未婚妻,在靈嶽鎮被黑市的邪人給抓住,囚禁在地火城,心中十分擔憂,所以便立即出關,準備助九弟一臂之力,幫他救出未婚妻。等我到了靈嶽鎮,才聽說煙塵郡主已經被人救出,真是萬幸。”

    “這些黑市的邪人,實在太狂妄,在雲武郡國的境內,竟然敢囚禁一位王子的未婚妻,簡直無法無天,若是不給他們一些教訓,王族的威嚴何在?萬叔,這次可要辛苦你,一定將地火城中的那些邪道武者一網打盡,爲九弟報仇。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任憑萬叔調遣。”

    萬城重十分清楚,七王子和九王子的關係並不好,七王子怎麼可能爲了救煙塵郡主特意出關?

    驀地,張天圭又道:“下個月就是祭祀大典,據說父王有意在祭祀大典之上冊封世子。萬叔,聽說這件事沒有?”

    萬城重的心中一動,原來他是爲了世子的爵位,所以才返回雲武郡國。

    像張天圭那樣的頂尖天驕,將來絕對不會待在區區一個雲武郡國。

    但是雲武郡國的世子的名號卻十分重要,因爲世子能夠繼承雲武郡國的王爵。

    無論是下等郡王、中等郡王,甚至於上等郡王,他們的王爵身份,只有第一中央帝國的池瑤女皇能夠冊封。

    一旦擁有爵位在身,將來會有諸多好處。在武道修行上面,也會有很多便利。

    所以說,張天圭在乎的是王爵的爵位,而並不是雲武郡王的位置。

    若是在以前,雲武郡國的世子,必定是張天圭。

    但是現在冒出一個九王子,張若塵,而且張若塵還得到千水郡國的支持。世子之位到底會落入誰的手中,那就難說了!

    張天圭那麼急切的趕來地火城,真的是來救煙塵郡主?

    很顯然不是。

    若是萬城重沒有猜錯,張天圭實際上是趕來殺煙塵郡主。

    只要煙塵郡主一死,張若塵自然得不到千水郡國的支持,到時候,張若塵又拿什麼來跟他搶奪世子的位置?

    “郡王要冊封世子?沒有聽說。”萬城重搖了搖頭,道:“黑市、拜月魔教、武市學宮在雲武郡國鬧得天下大亂,郡王的精力全部耗費在這件事上面,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冊封世子。”

    “我也只是隨口一問,萬叔何必那麼緊張?”

    張天圭笑了笑,又道:“既然煙塵郡主已經被人救出,不知她現在身在何處,是否已經安全?”

    “不太清楚,應該還被困在地火城。”萬城重道。

    張天圭的眼中閃過一絲異光,嘴角一勾,笑道:“既然如此,我得親自去一趟地火城,千萬不要出什麼意外才好。萬叔,我先就告辭了!”

    張天圭對着萬城重拱手一拜,隨後,便帶着兩個雲臺宗府的師弟,離開了靈嶽鎮,向着隱霧湖的方向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