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靈岳鎮,張天圭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停下腳步,對著跟在他身後的兩位師弟,說道:「林辰裕和林濘姍在地火城,他們有沒有查到是什麼人救走煙塵郡主?」

    跟在張天圭身後的兩位師弟,分別叫做沈峰和洛城,皆是雲台宗府的年輕強者,在內府弟子之中排名前二十。

    在雲台宗府,沈峰和洛城一直都是以張天圭馬首是瞻。趕來雲武郡國,就是要助張天圭一臂之力。

    沈峰道:「聽說林師妹見過那個神秘少年,對方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黑虎堂堂主鐵駝背,就被那一個神秘少年輕而易舉的擊殺。」

    張天圭的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似乎自言自語的道:「在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能夠輕鬆擊殺鐵駝背的人,至少也能排進前五十。除了洛水寒,內宮學府排名前五十的學員,沒有一個年齡小於二十歲。武市學宮,怎麼就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少年高手?難道……」

    武市學宮和雲台宗府都在天魔武城,年輕修士之間有很多交手的機會。

    武市學宮有哪些年輕高手,張天圭自然了如指掌。

    「大師兄莫非已經有懷疑的對象?」沈峰問道。

    張天圭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半年前,我就聽說,我的那一位九弟擁有《玄榜》第一的實力,就連荀歸海都敗在他的手中。若是他的修為突破到地極境,實力必定更上一層樓,若是再加上一些別的手段,也不是沒有機會殺死鐵駝背。」

    沈峰皺了皺眉頭,冷笑道:「若真的是他,大師兄反而可以省心。他修武的時間,加起來也才兩年。居然都不在玄極境沉澱幾年,就急不可耐的突破到地極境。根基不穩,成不了氣候。」

    張天圭道:「我三歲就開闢神武印記,已經修鍊十八年,才有現在的武道修為。他應該是急切想要追上我,卻反而誤入歧途,走上了一條自毀之路。」

    洛城道:「大師兄,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難道真的要去地火城?」

    張天圭道:「分為三路,我去地火城,你們分別前往另外兩條去往王城的必經之路,無論是遇到了九弟,還是煙塵郡主,無需留情,直接殺死。最好,栽贓給黑市,不要讓人查到是你們下的手。」

    「明白。」

    沈峰和洛城對著張天圭躬身一拜,隨後就騎著坐騎,各自離開。

    「曾經那一個病弱的九弟,真的已經變成了武道天才?」

    張天圭的臉色露出一絲笑意,摘下一根樹枝,投入湖中。

    唰的一聲,他飛身而起,輕飄飄的落到樹枝上,在真氣催動之下,向著地火城橫渡而去。

    ……

    外界過去三天,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卻過去九天。

    九天時間,張若塵一連煉化八枚火脈丹,身體就像化為一隻燃燒的火爐,皮膚就像赤紅色的晶體。

    特別是他眉心的位置,一團火焰形狀的印記浮現出來,發出忽明忽暗的光芒。

    將八枚火脈丹完全煉化,張若塵的修為更進一步,達到地極境初期的巔峰。雖然還沒突破到地極境中期,卻已經不遠。

    對於張若塵來說,無論是劍道境界,還是精神力,早就已經達到極高的水準,起點就比別的武者高得多。只要有足夠的修鍊資源,自然可以很快將武道修為提升上去。

    黃煙塵的傷勢,在六天前就已經痊癒,此次受傷,反而讓她修為大進,服下張若塵贈送給她的風脈丹之後,她的武道修為一舉突破到地極境後期。

    修為達到地極境後期,黃煙塵再次變得意氣風發,氣質冰冷,神情傲然,似乎又恢復了郡主殿下的氣派。

    「難怪端木師妹的修為突破的那麼快,原來她早就知道那一隻貓能夠煉製出冰脈丹、火脈丹、風脈丹。你既然告訴了她,為何卻沒有告訴我?」黃煙塵顯然是有嫉妒,畢竟她和張若塵已經訂婚,關係應該比端木星靈更好才對。

    張若塵淡淡的道:「不是我告訴她,而是她自己發現。怎麼?你難道在生端木師姐的氣?」

    「怎麼可能?只是幾枚風脈丹而已,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黃煙塵捏著手中的丹瓶,冷峭的道:「這八枚風脈丹,回到學宮,我一定還你。還有……」

    頓了頓,黃煙塵的臉色有些不自然,道:「這一次……謝謝你了……」

    「我們本來就是武市學宮的學員,相互幫助是理所應當的事。」張若塵道。

    黃煙塵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既然你救了我一次,我肯定會還你這個人情。當然,我覺得還不還人情也一樣,畢竟我現在是你的未婚妻,你本就該來救我。」

    張若塵很清楚黃煙塵的脾氣,所以並不想與她多做計較,道:「已經過去三天,相信毒蛛商會的高手也該已經離開地火城,我們現在可以就出去。」

    「三天?不是已經過去九天?」

    黃煙塵的兩條黛眉微微一皺,盯著張若塵,像是在懷疑張若塵與華青山交手的時候,是不是留下了什麼暗傷,以至於腦子都糊塗。

    張若塵知道瞞不了黃煙塵,於是道:「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與外界的時間不一樣,內空間裡面過去三天,外面也才過去一天。」

    「什麼?」

    黃煙塵震驚不已,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久久之後,才道:「我在玄極境大圓滿沉澱了三年時間,端木師妹在玄極境大圓滿沉澱了兩年時間,而你只是沉澱了半年時間。我見你突破地極境的時候,就想訓斥你,可是沒想到你竟然有一件這樣逆天的寶物。早知道,就該借用你的這件寶物,我也就不用耽擱那麼久的時間。」

    張若塵道:「如此寶物,我為何要借給你?」

    「你若是不借給我,我就將你有這件寶物的消息宣揚出去,到時候,恐怕雲武郡王也保不住你。」黃煙塵斜了張若塵一眼,靚麗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若是我不給你宣揚出去的機會呢?」張若塵盯著黃煙塵,露出幾分笑意。

    黃煙塵的臉色微微一變,後退了一步,道:「你要殺人滅口?」

    若是張若塵要殺她,就算她已經突破到地極境後期,估計也難逃一死。特別是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逃都沒法逃。

    張若塵只是盯著她,並不說話。

    半晌之後,張若塵才笑道:「嚇你的,我相信你不會說出去。再說,就算你說出去,也奈何不了我。既然我掌控著空間的力量,想要保住性命,還是輕而易舉的事。」

    黃煙塵不停磨牙,十分氣惱,就在剛才,她居然真的被張若塵給嚇住了片刻。

    「放心吧!我分得清輕重,你的秘密,一個字也不會說出去。但是,你一定要小心陳曦兒,她雖然是我的表妹,可是她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的秘密若是被她發現,估計就不會那麼輕鬆的放過你。」黃煙塵道。

    除了黃煙塵,換成別的任何一個人,張若塵都不可能將時空晶石和空間力量的秘密暴露出來。

    因為張若塵能夠看透黃煙塵,也清楚黃煙塵的脾氣。她的脾氣火爆,性格直率,雖然一副高高在上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樣子,可是她卻絕不會暗中對付張若塵。

    對於別的那些朋友,包括端木星靈和陳曦兒,卻給張若塵一種藏在霧中的感覺。

    若是將自己的底牌暴露給她們,張若塵有些料不準,她們到底會是什麼反應?

    當然,朋友依舊是朋友,至少現在張若塵依舊很願意結交端木星靈和陳曦兒。

    ……

    雲武郡國的大軍,開始攻打地火城,整個地火城陷入戰火之中。

    地火城中的黑市勢力,紛紛乘船逃走。

    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常戚戚,帶著小黑,也趁此機會離開地火城,踏上前往王城的路。

    「這一次前往地火城,沒有撈到功勛值,反而撿了一隻貓。」常戚戚騎著一頭花斑豹,單手捏著小黑的肚子,五指輕輕的捏了捏,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小黑翻了翻白眼,懶得理他。

    這三天小黑一直都和常戚戚待在一起,已經習慣他那猥瑣的笑容。

    「嘩!」

    忽的,小黑貓脖子上的晶石浮現出一圈圈白色光芒,白光越來越強烈,刺得常戚戚的眼睛一疼。

    當常戚戚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遠處站著兩個人。

    常戚戚並沒有將剛才的白光和那兩個人聯繫起來,也不可能想到,一枚晶石裡面可以藏下兩個人。

    他定睛看過去,頓時大喜,叫道:「黃師妹,你是什麼時候逃出地火城?」

    黃煙塵卓然而立,身材纖長,曲線柔美,給人一種冰清聖潔的氣質,冷冰冰的道:「三天之前,我就離開地火城。常師兄,多謝你三天前去毒蛛商會救我。」

    常戚戚嘆息了一聲,「只怪華青山的修為太高,我不是他的對手。」

    突然,常戚戚看向站在黃煙塵身旁的戴著金屬面具的少年,露出疑惑的神情,道:「難道就是這位師弟,將師妹從毒蛛商會救出?」

    張若塵並不否認,道:「見過常師兄。」

    常戚戚對張若塵似乎很有興趣,道:「師弟如何稱呼?以前在武市學宮怎麼沒有見過你?」

    張若塵和黃煙塵早就已經商量出應答的策略,於是從容的道:「在武市學宮,總有一些明面上見不到的學員。」

    常戚戚臉上的表情更加精彩,道:「早就聽說,在武市學宮,一些金袍長老會收秘傳弟子。難道師弟就是其中之一?」

    黃煙塵冷道:「陳師弟乃是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秘傳弟子,常師兄,你最好對他客氣一些。」

    「陳若」是張若塵和黃煙塵早就定下的一個化名,用來掩人耳目。

    常戚戚頓時肅然起敬,道:「陳師弟不愧是雷閣主的高徒,年紀輕輕就能與華青山交手,還能從毒蛛商會將黃師妹救出來。在內宮學府,至少也是排名前十的高手了吧?」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小黑,道:「常師兄,多謝你這幾天照顧小黑,在地火城與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一戰之後,因為走得匆忙。所以將它遺忘在地火城。」

    「啊!這一隻貓是你養的?」

    張若塵點了點頭。

    常戚戚有些不舍,又將小黑的肚子捏了捏,最終還是還給了張若塵。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