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師姐,我假冒雷閣主的秘傳弟子,若是傳出去,會不會惹怒雷閣主?”張若塵將黃煙塵拉到一旁,低聲的詢問。

    “應該不會。”

    黃煙塵道:“你可能還不知道,雷閣主對你相當看重。就是他下令,給你《地榜》學員的待遇,所有修煉資源,全部向你傾斜。就因爲這件事,在內宮學府還引起不小的轟動。”

    張若塵有些不解,道:“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那一位雷閣主,他爲何如此關照我?”

    黃煙塵道:“雷閣主執掌銀袍長老閣,位高權重,雖然不是金袍長老,卻比很多金袍長老的實力更強。他應該是看重了你的潛力,所以想要收你爲弟子。你若是能夠拜入他的門下,就是得到一座大靠山,今後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恐怕幾個人敢招惹你。”

    “當然,你也別高興得太早,雷閣主還有一句話,你若是不能在一年之內,成爲內宮學府排名前十的學員,就將取消你《地榜》學員的待遇。”

    “我本來就不在乎。”張若塵笑道:“得到《地榜》學員的待遇,固然是好事。同時,卻也將我推到風頭浪尖,成爲所有學員都想挑戰的對象。”

    黃煙塵道:“或許這就是雷閣主對你的歷練,以你現在的武道修爲,雖然已經很強,可是終究還是年齡太小,與內宮學府排名前十的學員,依舊還有不小的差距。”

    “你若是能夠在一年之內,進入學宮前十,說不定雷閣主就會親自收你爲徒,甚至將來還會保你進聖院。”

    “一切隨緣吧!武道修煉,本來就是一步一個腳印,我也不知道一年之後,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水平?”張若塵笑道。

    常慼慼走了過來,盯着並肩站在一起的張若塵和黃煙塵,眼中露出幾分疑惑的神色,遠遠的叫道:“黃師妹、陳師弟,你們在談論什麼?”

    張若塵轉過身去,笑道:“我們正在談論最近雲武郡國的局勢。”

    忽的,張若塵看到常慼慼眼中疑惑的神情,旋即明白過來,立即移了移腳步,與黃煙塵拉開了一些距離。

    要知道,他現在的身份是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秘傳弟子陳若,而黃煙塵的身份是張若塵的未婚妻。以他現在的身份與黃煙塵走得太近,的確不太合適。

    常慼慼的身材矮瘦,看上去身高也就一米六,皮膚黝黑,眉毛濃黑,鼻樑高挺,眼睛似乎只有綠豆大小,背上一柄青銅古刀,給人一種短小精幹的感覺。

    他的臉上隨時掛着笑容,道:“我比你們更加了解雲武郡國現在的局勢,從一個月前開始,我們武市學宮和武市錢莊聯手,再加上雲武郡國官方勢力的協助,將黑市和拜月魔教各大分舵打得落花流水,其中三十多個分舵都被剿滅,殺死的邪道武者超過萬人,真可謂是血雨腥風。”

    “除了一些隱藏得極深的分舵勢力,別的那些邪人,全部向着王城逃去。”

    “我估計,最後的決戰,肯定是在王城。”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武市學宮和武市錢莊打壓得太狠,黑市和拜月魔教肯定會反擊。周邊各個郡國的邪道武者,肯定會趕過來,到時候,局面不知道會有多混亂。也不知王城的軍隊能不能控制住局面?”

    常慼慼笑道:“我們只管對付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道武者,至於王城的局勢,自有王族的那些掌權者去操心。”

    黑市、武市學宮、拜月魔教,甚至就連雲臺宗府也插手進來,整個王城肯定已經天翻地覆。就算王宮高手衆多,恐怕也不得安寧。

    張若塵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在王城還有他關心的親人。

    “我必須立即趕去王城。”張若塵道。

    張若塵的話音剛落,樹梢上面傳來唰的一聲風聲,一個黑影閃了過去,速度奇快無比。

    一片枯葉,從上方飄落下來。

    “什麼人?”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鋒銳,手臂閃電般伸出去,用兩根手指夾住那一片枯葉。

    靈火真氣從體內涌出,將枯葉包裹。

    手指一彈,枯葉在靈火之中繼續旋轉,飛了出去,轟的一聲,將一棵碗口粗的大樹的樹幹斬斷。

    一個黑影從樹幹的後方飛了出來,躍起十多米高,落到另一棵大樹的樹枝上面。

    他的身上穿着黑袍,戴着面巾,身材高瘦,目光如炬,絕對是一位武道高手。

    “哈哈!你們真是天真,以爲還能趕去王城?”黑衣人笑道。

    “你是何人?”張若塵道。

    “殺你們的人。”黑衣人冷沉的道。

    常慼慼翻了翻白眼,道:“切!說大話,誰不會?我們三大內宮學員在此,就憑你也能殺得了我們?除非你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還差不多,但是我看你似乎不像是那樣的強者。”

    “內宮學員又如何?這些年來,我們黑市殺死的內宮學員似乎也不少。”黑衣人不屑的道。

    “你是黑市中人?”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一挑,表示有些懷疑。

    對方雖然蒙面,可是隻聽聲音,就可以聽出,他的年紀絕不超過三十歲。黑市中,什麼時候,又冒出一個年輕高手?

    “沒錯。”黑衣人朗聲的道。

    張若塵繼續問道:“你是黑市中哪一個勢力的成員?”

    “你們都已經將要變成死人,我何必還要告訴你們?”黑衣人發出尖銳的笑聲。

    他將真氣融入聲音,施展出一種音波類的武技,大音玄虛。

    在音波的震動之下,空氣就像水浪一般,一層一層向着張若塵三人衝擊過去。

    在音波響起的那一剎那,方圓數十丈之內,所有飛鳥全部被音波震死,從樹上掉落下來。

    “啪!”

    張若塵身邊的一棵枯樹,樹幹被音波震得裂開。

    即便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在音波的攻擊之下,也感覺全身血氣激盪,耳膜發疼。空氣中的音波氣浪,就像利刃,割得皮膚髮疼。

    黃煙塵的臉色有些發白,在音波攻擊之下,不停後退,似乎已經受傷。

    要知道她的修爲已經達到地極境後期,也依舊擋不住音波,若是換一個境界更低的地極境武者,估計此刻已經重傷。

    在場,以常慼慼的武道修爲最高,已經達到地極境中極位,而且又是二絕天才,實力相當深厚,可以抵擋住黑衣人的音波攻擊。

    “我來會一會你。”

    常慼慼向前猛衝出去,背上的戰刀離鞘飛了出去,落入手中。他雙手握刀,劈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刀氣。

    刀氣將音波破開,向着黑衣人斬過去。

    “轟!”

    刀氣將周圍十多根大樹斬斷,清空了一大片山林。

    黑衣人的身體再次騰躍而起,猶如一隻黑色的大鳥,輕飄飄的站在樹枝的頂部,笑道:“不愧武市學宮排名第四十一位的高手,刀法還算不錯。”

    “一般的地極境大圓滿武者的速度只有每秒一百二十米,他剛纔爆發出來的速度,至少也達到每秒一百四十米,此人不是等閒之輩。黃師妹、陳師弟,你們先走,我來擋住他。”常慼慼的臉色凝重,橫刀而立,如臨大敵般的盯着那一個黑衣人。

    “我們先走吧!”張若塵道。

    張若塵也看得很清楚,那一個黑衣人的實力的確相當強大,就算他們三人加起來,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黃煙塵有些擔心,道:“常師兄擋得住那一個黑衣人嗎?”

    “擋不住。”

    張若塵道:“但是,那一個黑衣人明顯是衝着我們兩人而來,他的目標並不是常師兄。”

    “你怎麼知道他的目標是我們?”黃煙塵更加好奇,目光緊緊的盯着張若塵。

    “先離開這裡再說。”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黑衣人和常慼慼已經開始交手,道:“不用爲常師兄擔心,就連華青山都殺不了常師兄,說明常師兄保命的本事絕對一流。”

    不再耽擱,張若塵和黃煙塵同時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身法,以最快的速度逃走。沒過多久,就已經達到百里之外。

    山道上,只能看見兩道虛幻的殘影,急速向前奔行。

    “張若塵,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知道,那人是衝着我們而來?”黃煙塵再次問道。

    “因爲他根本不是黑市中的邪道武者。”

    張若塵道:“那個黑衣人沒有問常師兄的名字,就知道常師兄在武市學宮的排名,難道你不覺得很奇怪?”

    張若塵一提醒,黃煙塵也反應過來,道:“的確相當奇怪,看來那一個黑衣人應該曾經認識常師兄,難道……那一個黑衣人也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未必只有武市學宮的學員才認識常師兄。”

    張若塵道:“天魔武城之中有那麼多宗門,任何一個宗門的弟子都可能見過常師兄。雖然那一個黑衣人的身份,我們現在還無法判斷,但是對方既然謊稱是黑市中的邪道武者,就肯定別有目的,絕不僅僅只是想要殺三個武市學宮內宮學員那麼簡單。”

    黃煙塵道:“你和常師兄的身份都不算特殊,對方應該不會專門來殺你們,估計也是來對付我。”

    “或許吧!”

    兩人急速前行,速度超過每秒百米,不敢絲毫停歇。

    天黑的時候,他們已經到達七百里之外。也只有他們纔有如此快的趕路速度,若是換做別的地極境武者,估計早就已經累趴下。

    入夜之後,張若塵和黃煙塵暫時停止趕路,在一座殘破的山神廟裡面暫住,準備先恢復消耗的真氣。

    張若塵站在破敗的廟門前,眺望着昏暗的夜色,眼神有些凝重。

    空氣冷寒,烏雲遮天,似乎在蘊育一場巨大的風暴。

    黃煙塵恢復真氣之後,也走了出來,看着張若塵的神情,道:“那一個黑衣人應該不會那麼快追上來,再說,就算他追上來,以我們的實力,也未必就沒有一拼之力。對了,我忘了,你不能隨便使用空間力量。”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今晚絕對不會平靜,或許會有大敵出現。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們返回王城,到底是誰?”

    “你的精神力遠超常人,是不是感應到了什麼?”黃煙塵道。

    她知道一些精神力強大的人物,可以預知到一些將要發現的事,恰好張若塵的精神力就相當變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