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搖了搖頭,就算自己精神力強大,也最多隻能感應到一些危險的氣息,根本不能肯定自己的感應就一定正確。

    黃煙塵進入山神廟,繼續修煉起來。

    小黑架起一個火堆,不知道從哪裡獵殺了一頭蠻獸,正架在火堆上面烘烤,散發出陣陣的肉香。

    夜色越來越暗,山中吹來一股淒冷的寒風,將火堆中的火焰吹得越來越旺。

    風吹得越來越急,發出呼嘯的聲音。不知何時,一片片雪花竟然跟着飄落下來,越下越大,最後變成一片片鵝毛大雪。

    半個時辰過去,整個山野就完全被風雪覆蓋,銀裝素裹,寒氣森森,風中就像是有巨獸在咆哮一般,聲音十分淒厲。

    “雪花雕被丟在了隱霧湖,當時離開得太急,沒能將它帶上。”張若塵盤坐在火堆的旁邊,似乎自言自語的說道。

    小黑的兩隻爪子抱着一塊巨大的熟肉,一邊吃着,一邊說道:“雪花雕畢竟是三階蠻獸,已經擁有一定的智慧,既然等不到你,估計已經飛回武市學宮。”

    黃煙塵停止修煉,睜開一雙美麗的寶藍色眼眸,睫毛輕輕的顫動,盯着吃得正香的小黑,道:“一隻貓居然懂那麼多東西,難道你是蠻獸中的靈種?”

    小黑圓的一雙溜溜的眼珠子微微一瞪,道:“靈種算什麼?本尊乃是屠天殺地之皇,不知吃過多少靈種。”

    黃煙塵看着小黑的那一副樣子,只會覺得滑稽,根本不會相信它的話,道:“小黑,那是被你烤的肉?”

    “那是自然。”小黑挺了挺胸膛,十分自豪的道:“青火鹿的肉還是不錯,要不要來一塊?”

    “那就嘗一嘗吧!”黃煙塵道。

    “唰!”

    黃煙塵的手指一引,玉白色的雪龍劍離鞘飛出,切下一塊二兩重的熟肉,落到她的玉手之中。

    黃煙塵的劍被毒蛛商會給收走,所以,張若塵纔將雪龍劍借給她使用。

    不得不說,小黑烤的肉的確是一絕,味道奇香,就連從不沾葷腥的黃煙塵也吃得津津有味。

    當然,黃煙塵的吃相比小黑優雅得多,兩隻纖細的玉指,只是輕輕的捻下一條肉絲,放入晶瑩的嘴脣,細嚼慢嚥,一絲聲音也不會發出。

    突然,小黑的兩隻耳朵動了動,向着門外看了一眼,道:“張若塵,你不會是烏鴉轉世吧!”

    張若塵和黃煙塵自然也聽到外面傳來的腳步聲,聲音十分輕細,又加上風雪的聲音的影響,若不是張若塵早就有所防備,幾乎不可能將那人發現。

    腳步聲越來越近,已經走進山神廟。

    一個二十來歲的青衫男子,從外面走進來,彈了彈身上的雪花,看着裡面的兩人一貓,露出幾分詫異的神情,道:“一夜風雪,無處歇息,本想到山神廟中避一避寒風,卻沒想到兩位已經在此。在下雲臺宗府內府弟子,沈峰,不知有沒有打擾二位?”

    黃煙塵本來是十分防備,可是聽到對方說是雲臺宗府的弟子,也就放鬆警惕,將手中的雪龍劍放下,道:“沈峰,我聽過你的名字,雲臺宗府排名第九的高手,修爲已經達到地極境大圓滿。據說你曾經與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交手,支撐了三招,雖然最終還是重傷敗退,可是卻讓你一戰成名。”

    沈峰頗爲儒雅,盯着黃煙塵,眼中露出喜色,道:“姑娘居然認識在下,真是讓在下受寵若驚。姑娘貌若天仙,猶如神女下凡塵,沒想到我沈峰竟然能夠在山間野廟,見到姑娘這等美人,莫非這就是緣分?”

    若是在別的時候,有人敢對黃煙塵說出如此輕浮的話,黃煙塵非要割了他的舌頭。

    此刻,黃煙塵卻頗爲得意,眸光微微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見張若塵依舊在和小黑說着什麼,根本沒有將沈峰的話放在心上。

    她的心中不禁有些氣惱,道:“陳師弟,你沒看見沈公子來了嗎?沈公子可是雲臺宗府的頂尖高手,武道修爲比你強大不知多少倍,你也不拜見一下?”

    張若塵輕輕的拍了拍小黑的頭,似乎交代它的話已經說完,於是站起身來,對着沈峰微微一拜,道:“見過沈兄。現在,雲臺宗府與武市學宮聯手對付黑市和拜月魔教,我們也算是自家師兄弟,沈兄不用客氣,請坐。”

    “原來兩位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沈峰笑了笑,倒也不客氣,直接向着黃煙塵走了過去,含笑對着黃煙塵一拜,隨後就坐在黃煙塵的身旁。

    他向着張若塵看了一眼,道:“陳師弟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

    張若塵點了點頭:“沒錯。”

    沈峰的眼睛一轉,道:“我看陳師弟的年紀應該不到二十歲,如此年紀,就能成爲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實在不簡單。但是在下十分好奇,陳師弟爲何要戴面具?”

    張若塵笑了笑,並不回到沈峰的話,反問道:“沈兄既然是地極境大圓滿的強者,爲何連坐騎都沒有一隻?”

    沈峰道:“坐騎倒是有一隻,不過這次我是到雲武郡國對付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所以,離開宗門的時候,就沒有將坐騎帶出來。”

    “據我所知,方圓三百里,並沒有城鎮,屬於雲武郡國境內的荒蕪之地,應該不會有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沈兄怎麼會追到這裡?”張若塵不留痕跡的問道。

    沈峰笑了笑,道:“我也是第一次來到雲武郡國,並不知道方圓三百里沒有城鎮,要不然也不會到這一座山神廟裡落腳。”

    黃煙塵感覺到氣氛不對,瞪了張若塵一眼,道:“陳師弟,沈公子乃是雲臺宗府的年輕高手,你盤問那麼多幹什麼?你不會認爲,沈公子是黑市的邪道武者?”

    “估計陳師弟對我是有些誤會,看來我必須證明自己的身份才行。”

    沈峰立即將一塊令牌取出來,遞到黃煙塵的手中。

    那一塊令牌的正門刻着“雲臺宗府”四個字,背面刻着“沈峰”兩個字,正是雲臺宗府的內宮弟子纔有的腰牌。

    黃煙塵確認腰牌不是造假之後,還給了沈峰。

    張若塵淡淡的道:“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黃煙塵的一雙杏眸又是瞪了張若塵一眼,道:“陳師弟,你的疑心太重了!以沈公子的武道修爲,若是要對付我們,只是輕而易舉的事,何必要耍那麼多手段?”

    “多謝姑娘相信沈某。”

    沈峰笑道:“還沒有請問姑娘芳名?”

    黃煙塵正要說出自己的名字,突然,張若塵站起身來,目光向着山神廟外望去,道:“來了!”

    “誰來了?”黃煙塵問道。

    張若塵閉上雙眼,將真氣注入耳脈,嘴裡一邊數着,道:“三十里之外,至少有兩百人,他們身上的氣息……是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若是我沒有猜錯,應該是華青山追了上來。”

    張若塵向着小黑盯了一眼,對它示意了一個眼神,就向着外面走去。

    沈峰看見張若塵向外走去,眼中閃過一道譏諷的笑意,向黃煙塵看了一眼,問道:“毒蛛商會的人怎麼會追到這裡?”

    黃煙塵對沈峰並沒有防備,臉色凝重,並沒有注意到沈峰指間出現了一根銀針,道:“他們應該是來抓我。”

    “其實,我也是來抓你。”

    沈峰臉上露出古怪的一笑,手臂猛然向前一伸,指間的銀針,猶如一點銀光,直刺黃煙塵的眉心,想要封住黃煙塵的氣海。

    黃煙塵的臉色鉅變,根本沒有想到沈峰會對她出手。

    這個時候,就算想要躲閃,也已經來不及。

    眼看就要得手,沈峰臉上的笑意更濃。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響起一聲貓叫,一道黑光閃了過去。

    小黑的爪子比刀刃還要鋒利,在空氣中一揮,沈峰的手臂之上,出現三道深深的血痕,直接將沈峰的手臂筋脈割斷。

    若不是沈峰收手得快,手臂已經沒了!

    “你……”

    沈峰瞪着那一隻黑貓,心中驚懼,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地極境大圓滿的強者,就算在觸不及防的情況下,也不可能被一隻貓給傷到。

    小黑舔了舔爪子上的鮮血,道:“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做爲屠天殺地之皇,居然沒有一擊將你殺死,我感覺相當失敗。”

    “你到底是什麼?”

    黃煙塵立即後退,拔出雪龍劍,呈現出防禦的姿態,冷冷的盯着沈峰。

    沈峰將右手收起,恢復從容鎮定的神情。

    他相信以自己的修爲,就算只用一隻手,也能對付黃煙塵。

    至於那一隻貓,也只有在偷襲的情況下,才能傷到他。

    沈峰笑道:“告訴你也無妨,我的確是雲臺宗府的弟子,沈峰。當然,那只是我明面上的身份,我在毒蛛商會的身份,乃是毒蛛少主的師弟。”

    黃煙塵十分惱怒,眸中帶着寒星,道:“你怎麼能找到我們的行蹤?”

    沈峰就像看白癡一般的盯了黃煙塵一眼,笑道:“郡主殿下,你以爲只有毒蛛商會要對付你們?”

    “還有一位比毒蛛少主更加厲害的人物,已經在趕來的路上。若是你落入毒蛛少主的手中,至少還能活命。若是你落入他的手中,那就是死路一條。你若是聰明人,現在就該乖乖的束手就擒,也免得我親自動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