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市鬥場之中,雖然聲音十分吵雜,可是依舊有很多武道高手聽到張若塵的話,察覺到不對勁。

    “戰臺上那人不是黃禮?”

    “怎麼可能?明明與黃禮長得一模一樣,不可能有假。”

    一位雲臺宗府的弟子冷笑一聲,道:“明明是張若塵敵不過黃禮,所以才故意這麼說。大家不要理他,那人就是黃禮,我與他是同門師兄弟,絕不會認錯人。”

    雖然雲臺宗府的弟子全部都聲稱戰臺上的那人,一定是黃禮,可是黃禮表現出來的實力卻越來越強。甚至,就連二絕天才,也未必能夠達到他那樣的高度。

    “大師兄,現在怎麼辦?黃禮根本不可能這麼強,若是繼續戰下去,張師弟必死無疑。”常慼慼有些擔心的道。

    張若塵畢竟是武市學宮的頂尖天才,若是真的因爲雲臺宗府的陰謀,慘死在武市鬥場,對武市學宮來說,絕對是巨大的損失。

    左冷玄站在一旁,冷聲的道:“他們都簽了生死契約,需要絕對公平一戰,若是沒有證據,我們就隨意插手進去,肯定會被天下人嘲笑。畢竟,武市鬥場是我們武市錢莊的產業,我們自己千萬不能隨便破壞規則。”

    常慼慼怒目瞪了過去,道:“左冷玄,你到底還是不是武市學宮的學員,萬一真的是雲臺宗府的陰謀,讓張師弟死在戰臺上了怎麼辦?”

    左冷玄道:“我只知道,戰臺上的人,的確就是黃禮,不可能有假。因爲,我曾經見過黃禮,知道黃禮的長相。”

    戰臺上的戰鬥,越來越兇險,黃禮表現出來的實力也越來越強,早就已經超越地極境中期武者的實力。

    每一刀劈出,爆發出來的力量,似乎都能增加幾分。

    很多人都爲張若塵擔憂起來,卻又礙於武市鬥場的規矩,根本不敢貿然出手幫助。

    現在怎麼辦?

    “哧!”

    刀光從張若塵的胸前劃過,將張若塵身上的武袍割裂開,露出穿在裏面的冰火麒麟甲。刀尖和冰火麒麟甲輕輕的觸碰了一下,發出一大片火花。

    張若塵立即向後倒退,向着胸口看了一眼,再次沉聲問道:“你的修爲達到了地極境大圓滿,你到底什麼人?”

    “你能看出我的修爲?”黃禮微微詫異了一下。

    黃禮自認爲自己掩飾得很好,就算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未必能夠看出他的真實修爲境界。

    他卻不知,張若塵的精神力和眼力比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更加厲害,要看透他的真實修爲,自然是易如反掌。

    給張若塵的感覺,黃禮的實力,絕不在毒蛛少主之下。除了張天圭和韓湫,雲臺宗府的年輕一代,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強者。

    難道是黑市或者拜月魔教的邪道高手?

    短暫的停頓之後,黃禮又向張若塵攻擊過去,立即又增強了幾分。

    站在武市學宮的學員之中的紫茜,目光緊緊的盯着戰臺上的黃禮,緊咬着嘴脣,猶豫了很久,最終,像是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她的眼中露出絕然的神情,道:“那人的確不是黃禮,應該是地府門的殺手。地府門的頂尖殺手,可以修煉移筋縮骨的武技‘蠶蝶功’,改換自己的容貌。”

    陳曦兒豁然站起身來,目光緊盯紫茜,道:“你說那一個黃禮是地府門的殺手?有何證據?”

    左冷玄的目光冷惻惻的向着紫茜盯過去,道:“真是可笑,連我們都不知道地府門有移筋縮骨的武技,你只是區區一個外宮學員,又是如何知道?蠶蝶功?從來沒有聽說過。”

    “你沒有聽說過,那是因爲只有地府門的頂尖殺手,纔有資格修煉蠶蝶功。進可爲蝶,退可爲蠶。蠶蝶同種,卻又異形。一旦修煉成蠶蝶功,骨骼、肌肉、經脈皆可移動,瞬間就可以變成另一個人。我敢肯定,戰臺上的那一個黃禮,實際上是地府門的少主,紫陰陽。在地府門的年輕一代,只有他才修煉了蠶蝶功。”

    紫茜在說出那人是地府門的頂尖殺手紫陰陽的時候,其實就有心裏準備,自己的身份很可能會敗露,甚至有可能會死在武市鬥場。

    但是她卻別無選擇,必須要說出來,只有這樣,他們纔會相信。要不然的話,戰臺上的張若塵,會有生命危險。

    紫茜繼續道:“大師兄,陳師姐,請你們相信我,戰臺上的黃禮,肯定是紫陰陽。他的目的就是爲了在戰臺上殺死張若塵,既能獲得鉅額的賞金,又能挑起雲臺宗府和武市學宮的矛盾。”

    司行空和陳曦兒對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司行空立即向戰臺的方向衝過去,大吼一聲,道:“關閉戰臺上的陣法,那人不是黃禮,而是地府門的頂尖殺手。”

    在司行空衝向戰臺的時候,陳曦兒深深的盯了紫茜一眼,對着兩個內宮學員示意了一眼,道:“看住她,別讓她逃走。”

    陳曦兒何等聰明,一個外宮學員居然對地府門那麼熟悉,心中怎能不懷疑?

    無論紫茜是因爲什麼原因,說出了關於蠶蝶功的祕密,現在也絕對不能放她逃走。

    戰臺上,黃禮向着戰臺下方的司行空瞥了一眼,冷笑一聲,“已經被發現了?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趕在陣法關閉之前,斬殺張若塵。”

    黃禮的目光盯向張若塵,眼中露出冷冽的殺氣,身上的氣息暴漲十倍,身上的皮膚都像是裂開,身軀長高了一尺有餘,雙臂變寬,臉型變得更加剛硬。

    “黃禮”的容貌大變,再也不是原來的樣子,完全變成另一個人。

    直到此刻,武市學宮的那些學員,終於信了紫茜的話。

    “張若塵,《賞金榜》第三十七位,你的人頭本少主要了!”“黃禮”大笑一聲,提着青龍陌刀,向着張若塵揮斬了過去。

    這一刀比先前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若張若塵真的只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可以說是必死無疑。

    觀戰席位上,有人認出他的身份,驚呼一聲:“他是黑市年輕一代七大高手之一,地府門的少主,紫陰陽。”

    “果然是紫陰陽,這下糟了!”

    黃煙塵緊盯着戰臺的方向,心中擔心張若塵的安危,立即下令,道:“璇老,快去救張若塵,絕不能讓他死在紫陰陽的手中。”

    站在黃煙塵身後的那一個白髮老嫗,立即衝出去,原本佝僂蒼老的身體,爆發出強大無匹的氣勢,一拳擊向戰臺上的陣法銘紋。

    “小輩們的戰鬥,老一輩的強者何必要插手進去?”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就像悶雷響動,震得地面顫抖。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空氣中閃了出來,戴着一張鬼紋面具,站在鬥場的邊緣,一掌打出去。

    “轟!”

    兩位天極境武道神話相互碰撞了一擊,造成劇烈的真氣波動。

    武市鬥場之中,不知多少武者被強大的罡風掀飛,七零八落的撞在牆壁上面。

    那一個戴着鬼紋面具的黑衣人將風璇擊退之後,冷笑一聲,將真氣注入聲音,朗聲道:“黑市的武者,還不立即出手,將雲臺宗府和武市學宮的年輕弟子斬盡殺絕。”

    “轟!”

    聽到黑衣人的聲音,原本藏身在觀戰席上的黑市武者,立即取出戰兵,向雲臺宗府和武市學宮的弟子發起攻擊。

    風璇站在離站臺十丈之外的地方,盯着那一個黑衣人,聲音沙啞的問道:“你是何人?”

    那一個戴着鬼紋面具的黑衣人,揹着雙手,身上散發出一股寒冰之氣,大笑一聲:“我乃是黑市新任會長,現在由我主理黑市在雲武郡國的一切事物。你一個人不是我的對手,叫鬆璣也出來吧!今日,我就想知道‘璇璣雙絕’到底有多強?”

    “老身一人,足以敗你。”

    風璇的身體橫移出去,速度超過音速,剎那之間,就衝到黑市會長的身前,打出一招長拳。

    誰能想到一個枯木般的老者,居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裏的場地太小,我們去外面一戰。”

    “轟!”

    黑市會長的腳掌在地上一踩,猶如一發炮彈,沖天而起,直接衝破武市鬥場的頂部,飛了出去。

    風璇也施展出身法,立即追了上去。

    這一次行動,黑市高手齊出,僅僅只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便到了三位,地極境和玄極境的邪道高手不計其數。

    司行空與地府門的一位天極境殺手對戰在一起,也已經打出武市鬥場,戰到別處,只能聽到一聲聲震耳的巨響。

    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交手,毀滅力驚人,可以碾壓地極境的武者。也只有司行空那種級別的存在,才能與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交手。

    毒蛛商會的總負責人華名公,也在武市鬥場中現身,想要再次擒拿黃煙塵,卻被守在黃煙塵身邊的鬆璣給擋下。

    “華名公,你還敢對我家郡主不利,今日,老夫必定斬你。”鬆璣道。

    華名公笑道:“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高手齊出,你們擋得住嗎?”

    鬆璣和華名公兩位天極境強者也戰了起來,廝殺在一起。片刻之後,便擊碎一面牆壁,同時衝了出去。

    整個武市鬥戰,一片混亂,殺聲不絕。

    戰臺上的陣法,早就已經關閉,可是紫陰陽卻依舊咬着張若塵不放,追在張若塵的身後,不斷揮刀斬出,勢要取張若塵的性命。

    紫陰陽的武道修爲與毒蛛少主華青山相差無幾,在殺人技巧上面,紫陰陽卻比華青山更加擅長,招招致命,根本不給張若塵任何生還的機會。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不斷施展御風飛龍影的身法,形成九道幻影,不斷躲避紫陰陽的攻擊。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五掌,五道掌印重疊在一切,爆發出五倍的攻擊力。

    “轟!”

    紫陰陽橫刀一擋,只感覺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張若塵的手掌之中傳出,手中的青龍陌刀被張若塵打出的掌力震飛出去。

    青龍陌刀飛出十多丈遠,倒插在地上,刀杆依舊在不停顫動,發出刺耳的聲音。

    紫陰陽連退十多步,終於穩住身形,有些詫異的盯着張若塵,道:“好厲害的掌法,原來你也一直在隱藏實力。”

    遠處,張天圭也看到張若塵打出的掌法,臉上露出一絲冷色,“果然是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