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紫陰陽擊退,張若塵立即將真氣運至雙足,用力一踩,身體向後騰躍而起,落到十多丈高的觀戰席上面,佔據制高點。

    如此一來,無論紫陰陽以任何方式進攻,他都能提前出招應對。

    張若塵的目光向武市鬥場之中看了一眼,只見各方勢力的武者廝殺正酣,已經有數十具屍體。

    絕大多數都是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道武者的屍體,其中也有武市學宮的學員和雲臺宗府的弟子慘死,倒在血泊之中,發出低聲的悲鳴。

    黑市和拜月魔教準備充分,早就已經布好了局,所以,就算武市學宮的學員和雲臺宗府的弟子皆是高手,也是損失慘重。

    目光一掃,張若塵看見九郡主正被七個邪道武者圍攻,形勢十分危急。

    那七個邪道武者全是高手,聯手攻擊之下,已經在九郡主的身上留下三道傷口,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袍。

    “唰!”

    張若塵爆發出最快速度,達到每秒一百四十米,俯衝下去,擋到九郡主的身前。

    “龍形象影!”

    一掌拍出,打出無數掌影。

    真氣涌出,形成一道道龍影和象影,在虛空閃動。

    “咔咔!”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七個邪道武者連聲慘叫,口吐鮮血,同時倒飛出去,落到十多米之外,全部暈死過去。

    九郡主終於鬆了一口氣,道:“九弟,現在怎麼辦?”

    “放心,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王城的軍隊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道武者,很快就會退走。”張若塵道。

    九郡主抿了抿嘴脣,看着攻擊越來越兇猛的邪道武者,感覺自己根本撐不到王城軍隊趕來的時候。

    張若塵將洛水寒送給他的那一副戰圖取出來,塞給九郡主,道:“將真氣注入戰圖,即可讓戰圖中的豹頭血蝙蝠甦醒,足以幫你擋住一般地極境初期武者的攻擊。”

    想了想,張若塵依舊不放心,將一枚風之翼取出來,遞給九郡主。

    “張若塵,你的對手是我,今天本少主必取你的項上人頭。”

    紫陰陽體內的真氣渾厚,蘊含龐大的能量,連斬三位武市學宮的學員,從人羣中衝了出來,手中捏着一柄血淋淋的魚腸劍,一劍刺向張若塵的喉嚨。

    張若塵一掌擊在九郡主的胸前,一股掌風將九郡主推送到數十米之外。

    “御風飛龍影!”

    張若塵的身體一分爲九,化爲九道虛影。

    紫陰陽也立即變化劍招,手臂不停揮動,呈現出數十道劍影。

    每一劍幾乎都是貼着張若塵的身體斬過去,若不是張若塵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恐怕他的身體早就被紫陰陽斬斷成數十截。

    “張師弟,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常慼慼發出一聲長嘯,雙手舉刀,向着紫陰陽劈斬了下去。

    常慼慼的武道修爲達到地極境大極位,又是二絕天才,在天極境之下,堪稱一流強者,一般的地極境大圓滿武者也不是他的對手。

    全力一刀劈出,就算是紫陰陽也要避其鋒芒,快速後倒退一步,避過刀鋒。

    “轟!”

    常慼慼一刀劈斬在地上,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刀痕。刀痕周圍,裂出一道道細密的紋路。

    “多事。”

    紫陰陽的眼神一沉,一劍刺出去。

    “驚鴻一式。”

    魚腸劍,急速旋轉,發出刺耳的劍鳴聲。

    “噗嗤!”

    常慼慼的武道修爲雖然極高,可是卻根本避不開紫陰陽的那一劍,身體被魚腸劍刺穿,劍鋒從他的背上穿出。

    “呃……”

    常慼慼的身體痛苦的顫抖,嘴角不停滴血。

    紫陰陽在劍法上的造詣比刀法上的造詣更高,即便是以常慼慼的修爲,也難以擋住他的一劍。

    “常師兄!”

    張若塵大吼一聲,立即衝了過去,食指和中指捏成劍訣,一指點向紫陰陽的右臂。

    “來得好,正好送你一起上路。”

    紫陰陽將劍抽出,連帶着一地的鮮血。一股寒氣,從他的手中涌出來,在劍鋒上結出一層冰寒的血晶。

    在紫陰陽看來,雖然張若塵的武道修爲不如常慼慼,可是在身法速度和招式的運用上面,張若塵比常慼慼高明瞭不知多少倍。

    所以相比之下,他更加重視張若塵,不敢掉以輕心。

    在張若塵衝到離紫陰陽只有五步的距離的時候,紫陰陽立即出手,動作快如閃電,一劍刺向張若塵的眉心。

    做爲頂尖殺手,紫陰陽最懂得把握時機。

    不出劍則以,一旦出劍,必求一劍殺敵。

    這一劍必取張若塵的性命!

    就在紫陰陽一劍刺到張若塵面前的時候,突然,空間微微扭曲,劍尖從張若塵的左側臉頰刺過去。

    “糟了!”

    紫陰陽的臉色微微一變,正要變化劍招,可是張若塵卻先一指點在他的胸口。

    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一指之力,足以刺穿半米厚的生鐵。

    “嘭!”

    紫陰陽身上的鎧甲,發出紅色光暈。張若塵的手指,擊在鎧甲上面,發出一聲巨響,形成一圈圈能量漣漪。

    “居然擋住了?”

    張若塵不想給紫陰陽緩氣的機會,全身真氣在三十六條經脈中狂涌,變指爲掌,一掌打在紫陰陽的胸口。

    “嘭!嘭!嘭……”

    他以極快的速度,一連打出十二掌。

    每一掌打出,紫陰陽的身體就會後退一步。

    當張若塵打出最後一掌的時候,紫陰陽直接倒飛出去。

    紫陰陽畢竟修爲深厚,一連承受張若塵十二掌,竟然還能穩住身體。落到地上,他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他身上的青筋,完全冒了起來,雙眼赤紅,身上的戰意反而變得更濃,冷聲的道:“你剛纔到底使用了什麼武技?若非劍鋒偏移,現在,你已經是死人。”

    張若塵站在對面,臉頰上有一道淺淺的劍痕,流下溫熱的鮮血。

    他的心中暗暗叫苦,剛纔全力打出十二掌,就連他的雙臂都隱隱發疼,可是卻沒能將紫陰陽徹底打垮。

    不愧是黑市七大年輕高手之一,實力強大得驚人。

    紫陰陽已經有了警惕,就算張若塵再使用空間力量,也未必還能起到作用。

    現在,還怎麼戰?

    張若塵向常慼慼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常慼慼只是受了重傷,並沒有死在剛纔那一劍之下。他傷得極重,若是不及時醫治,很可能會不治身亡。

    “唰!”

    張若塵飛掠過去,抓起常慼慼的手臂,將他背到背上,衝飛而起,穿過武市鬥場頂部的巨大窟窿,落到武市鬥場的頂部。

    武市鬥場高達八十多米,站在頂部,可以眺望大半個王城的景色。

    “以武市鬥場的高度,加上御風飛龍影,落到地上的時候,我至少也該在十里之外,足以逃出黑市和拜月魔教的封鎖區域。”

    在御風飛龍影小成的時候,張若塵跨出九步,就能橫跨一里的距離。

    現在,御風飛龍影已經達到大成,自然更加厲害。

    張若塵揹着常慼慼,全身真氣完全調動起來,從體內涌出,形成一股真氣風浪。

    “嗷!”

    張若塵急速衝出去,身體周圍的真氣像是化爲一條飛龍的形狀,在虛空急速飛行,腳踩虛空,每踏出一步,那一條龍影就能橫渡數百米的距離。

    紫陰陽也追到武市鬥場的頂部,向着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好厲害的身法。”

    沒有任何停留,紫陰陽腳踩牆壁,衝到地面,看着張若塵的方向,爆發出每秒一百八十米的速度,急速追了上去。

    “轟!”

    九步之後,張若塵落到地面,雙腳踩碎石板,就連膝蓋都沒入地底。

    以他現在的位置,距離王宮已經不遠。

    只要逃進王宮,還怕紫陰陽殺進去不成?

    可是,張若塵剛剛想要衝出去,腳步卻硬生生的停了下來,目光盯着站在對面的毒蛛少主,華青山。

    “哈哈!我已經等你多時了!”

    毒蛛少主的手中捏着一柄彎刀,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就是那一個所謂神祕天才陳若。九王子殿下,你沒讓我失望。”

    張若塵站在大街的中央,眼神銳利,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你心裏明白。”毒蛛少主笑道:“現在,你只有兩條路,第一條是跟我走,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第二條路,就是等紫陰陽追上來。到時候,你就必死無疑。如何選擇,你可要想清楚。”

    張若塵道:“我從來都不希望走別人幫我選的路。”

    毒蛛少主的臉色一沉,道:“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後方,傳來一聲長嘯。

    紫陰陽追了上來,飛落到張若塵身後的一座古建築的頂部,提着血淋淋的劍,身體站得筆直,猶如一位索命的修羅。

    “華青山,張若塵的命是我的!”紫陰陽冷聲的道。

    毒蛛少主笑了笑,道:“一顆人頭而已,既然紫兄想要,我自然不會與你相爭。可是張若塵狡猾得很,雖然纔剛突破地極境不久,可是種種手段卻讓人防不勝防。紫兄,你可要小心了!”

    毒蛛少主飛身而起,落到不遠處的一座最高的建築上面,看似只是旁觀,可是卻能總攬全局。無論張若塵從任何一個方向逃走,他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將張若塵截殺。

    在兩大邪道高手的俯視之下,張若塵想要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張若塵使用空間領域,還感應到,在周圍數百米的極道和小巷之中,至少還埋伏着近百位邪道武者。將他所以退路,完全封死。

    張若塵兩次從毒蛛少主的手中逃走,讓毒蛛少主對張若塵防範越來越深。這一次,他勢在必得,不給張若塵任何逃走的機會。

    “他纔剛剛突破地極境?”

    紫陰陽有些不信,畢竟張若塵先前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比很多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都要強大。怎麼可能纔剛剛突破地極境?

    毒蛛少主笑道:“我派人查過他的資料,至少在四個月之前,他還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

    “那他今日,非死不可。”

    紫陰陽盯向張若塵的目光,變得更加冷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