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陰陽和毒蛛少主的武道氣勢實在太強大,空氣中的靈氣,完全被他們吸收過去。簡直就像是兩位武道神話,站在街道的兩個方向。

    二十丈寬的街道上面,一個行人也看不見,兩旁店鋪的大門也全部緊閉,只有張若塵揹着常慼慼還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中央。

    “張……張……師弟,你……你不用管我,將我放下……先走……,不然……你逃……逃不出去……”常慼慼趴在張若塵的背上,聲音虛弱,十分痛苦的說道。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張若塵的眉頭擰在一起,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根本沒有要獨自逃走的意思。

    現在他們離王宮已經很近,只要戰鬥爆發,王宮中的強者,就能在第一時間趕到。

    所以,他們並不是完全沒有活命的機會。

    張若塵將常慼慼放在地上,取出一枚療傷丹藥,服進常慼慼的嘴裏,道:“常師兄,你先養傷,我一定會將你活着帶出去。”

    常慼慼坐在地上,面無血色,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只是輕輕的對着張若塵搖了搖頭。

    若是張若塵將他丟下,或許還有一絲機會逃走。

    但張若塵留在這裏,那就是必死無疑。

    張若塵重新站直了身體,盯着上方的紫陰陽,道:“你就是地府門的少主?”

    “沒錯。”紫陰陽道。

    張若塵道:“以你的修爲,完全可以輕鬆將我殺死,可是卻連連被我逃脫,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你若是想要拖延時間,等人來救你,那就大錯特錯。拜月魔教的總舵主已經趕去王宮,親自對付雲武郡王,雲武郡王現在是自身難保。”紫陰陽道。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道:“既然你不想知道原因,那就算了,當我沒說過。”

    紫陰陽的眼神沉凝,片刻之後,道:“好吧!本少主就最後給你一個說話的機會!”

    張若塵道:“無論是你的刀法,還是你的劍法,都存在很大的漏洞。”

    “什麼漏洞?”紫陰陽問道。

    張若塵淡淡一笑,卻根本沒有要說出來的意思。

    毒蛛少主冷聲道:“紫兄,別跟他廢話,他是想要故意影響你的心神,從而削弱你的戰力。所謂的漏洞,只是他騙你的把戲。”

    “差一點就上了你的當,依我看,還是讓你永遠閉上嘴最好。”紫陰陽道。

    不得不說,剛纔紫陰陽的確心頭微亂,以爲真的是自己的招式有漏洞。畢竟以他的修爲,要殺一個剛剛突破地極境的武者竟然需要那麼費勁,的確太反常。

    細想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天下間哪有完全沒有破綻的招式?就像天下間不可能有絕對完美的人。

    “譁!”

    紫陰陽從那一座古建築的頂部,飛了下去,一連劈出三道劍芒。

    其中兩道劍芒飛向張若塵,另一道劍芒飛向常慼慼。

    張若塵抓起常慼慼的戰刀,向前猛衝一步,一刀斬了過去,將飛向常慼慼的那一道劍芒給擊散。

    “噗!”

    可是張若塵自己卻被一道劍芒斬中,幸好被冰火麒麟甲擋住,只是後退兩步,就化去劍芒上的力量。

    “紫陰陽,你也算是黑市年輕一代的頂尖高手,有本事衝着我來,何必要用一個傷者來牽制我?”張若塵道。

    紫陰陽道:“對於殺手來說,只要能夠將人殺死,可以使用任何辦法。”

    紫陰陽再次出手,向常慼慼攻擊過去。

    張若塵立即擋到常慼慼的身前,雙手捏着刀柄,劈斬了下去。

    “不知死活!”紫陰陽冷哼一聲。

    “噗嗤!”

    魚腸劍刺穿張若塵的左肩,於此同時,張若塵手中的戰刀,卻斬向紫陰陽的脖頸。

    紫陰陽微微皺眉,正要收回魚腸劍,卻發現張若塵肩部的肌肉將魚腸劍給夾住,根本無法將魚腸劍收回。

    很明顯,張若塵是故意賣出破綻,讓他的劍刺入左肩。

    “瘋子!”紫陰陽冷道。

    張若塵準備拼命,紫陰陽卻沒有想過要和張若塵同歸於盡。

    現在這種情況,紫陰陽只能放棄魚腸劍,快速橫移兩步,躲開張若塵斬向他脖頸的那一刀。

    紫陰陽相當憋屈,張若塵是第一個將他打傷的人,也是第一個逼得他棄劍的人,最關鍵的是,張若塵的武道修爲還遠遠不如他。

    做爲黑市年輕一代的七大高手之一,居然被一個十多歲的少年,逼迫到這種程度,紫陰陽的臉可以說是丟大了!

    張若塵也不好受,傷得很重。

    魚腸劍刺入左肩,將劍氣帶入張若塵的體內,以傷口爲中心,一大片經脈和血脈被震碎,完全麻木,失去知覺。

    忍住疼痛,張若塵拔出插在左肩的魚腸劍,身體依舊站得筆直,緊盯着紫陰陽,道:“你猜我的刀法高明一些?還是劍法高明一些?”

    “就算你的劍法更加高明,也無法改變你今天的死局。”

    紫陰陽的五指捏成爪形,施展出一種詭妙的步伐,猶如一陣疾風,衝到張若塵的面前。

    他的手爪,比精鐵更加鋒利。五根手指,完全被寒冰真氣包裹,形成五根尖銳的冰刺。

    受到紫陰陽的真氣影響,空氣中,凝聚出一片片雪花。雪花越來越大,範圍越來越廣,溫度也越來越冰冷。

    紫陰陽的體質,也能引來天地異象。

    “唰唰!”

    張若塵將劍心通明的劍法境界,完全施展出來,一個剎那,使出十二招劍法,竟然逼得紫陰陽完全近不了身。

    “住手!”一聲嬌喝響起。

    遠處,一個窈窕的身影,衝小巷之中衝出。

    她的穿着一襲青衣,蒙着面紗,身材嬌小玲瓏,嬌軀的周圍繚繞着一縷縷白色的真氣,形成一個朦朧的美麗虛影,根本看不清她的真容。

    見到這個女子現身,紫陰陽立即停手,退到遠處,冷聲道:“你是何人?竟敢敢阻礙本少主殺人?”

    那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嬌聲一笑,似乎帶着幾分輕蔑,道:“別說是你,就算是地府門門主要殺人,我也敢叫他停手,而且,他還必須得停手。”

    “好大的口氣。”

    紫陰陽的雙眼一縮,爆發出每秒一百八十米的急速,瞬間消失在原地,一爪向那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攻擊過去。

    “唰!”

    紫陰陽眼前一花,突然,那一個女子,消失不見。

    不好。

    紫陰陽立即轉身,雙掌同時打出,擊向右方。

    “轟!”

    右方,那一個女子一掌打了出去,將紫陰陽震飛了數十遠。

    而她依舊站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怎麼可能?”紫陰陽只感覺自己體內血氣翻滾,雙臂就像斷掉了一般,就算只是動一動手指,兩隻手臂都會疼痛入骨。

    在年輕一代,紫陰陽自認爲算得上出類拔萃,從未嘗過敗績。

    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人?

    爲何她隨手一掌,就能將自己引以爲傲的修爲擊潰?

    毒蛛少主看見局勢有些不妙,立即趕過來,站到那一個女子的左側,與紫陰陽形成掎角之勢。

    “姑娘,插手黑市的事,絕不是明智的行爲,我勸你及早收手。”毒蛛少主一邊把玩着青銅彎刀,一邊冷峭的說道。

    在場只有毒蛛少主知道張若塵能夠控制空間力量,自然不允許外人將張若塵救走。

    “若是我不收手呢?”那一個女子聲音柔媚,卻又給人一種十分縹緲的感覺,完全聽出她的真實年紀。

    毒蛛少主和紫陰陽快速對視了一眼,同時攻擊上去。

    這一次,他們都沒有絲毫留手,爆發出全力。

    經過真氣的滋養,紫陰陽受傷的雙臂已經恢復過來,力量不僅沒有變弱,反而變得更強。

    很顯然,先前與張若塵交手,他並沒有使用全力。

    “嘭嘭!”

    片刻之後,紫陰陽和毒蛛少主口吐鮮血,同時倒飛出去,掉落在地上。

    他們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顯得無比狼狽,十分震驚的盯着站在街道中心的那一個女子。

    “你……你是天極境的武者?”毒蛛少主道。

    那一個女子笑道:“無知!要對付你們,何須天極境的武者,《地榜》上的武者也能辦到。”

    紫陰陽捂着胸口,嘴角掛着血絲,搖了搖頭,道:“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年輕一代,一共也只有兩個女子進入《地榜》,你絕不可能是其中之一。”

    “然而,我就是那第三個。”那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道。

    紫陰陽道:“以你的實力,恐怕在《地榜》上也排名靠前。”

    毒蛛少主道:“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天我們認栽,敗在姑娘的手中,我們心服口服。就是不知,姑娘可否留下名諱,我們也好知道是敗在誰的手中?”

    “呵呵!你們連我一招都接不住,還想知道我的名字?我不殺你們,已經是很給黑市的面子。”那一個女子冷聲的笑道。

    “等我突破到地極境大圓滿,必定還會再和姑娘一決高低。”毒蛛少主十分不甘心,放出一句狠話,帶着毒蛛商會的那些邪道武者灰溜溜的離去。

    只要有那一個蒙面女子在,就算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全部出動,也不可能抓得到張若塵,甚至有可能會被她全滅。

    那一個蒙面女子的實力太恐怖,簡直深不可測,毒蛛少主覺得,就算他的修爲突破到地極境大圓滿,恐怕也接不住她十招。

    紫陰陽的目光向着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盯着張若塵手中的那一柄劍,道:“三個月之內,我必定親自取回魚腸劍。”

    說完這話,紫陰陽也轉身離開。

    整個街道上,只剩張若塵和那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還有躺在地上已經暈過去的常慼慼。

    兩人目光對視,卻並沒有說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