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傷得實在太重,不得不坐在地上。

    雖然紫陰陽和毒蛛少主被那一個突然出現的神秘女子擊退,可是張若塵卻絲毫沒有放鬆警惕,單手握着魚腸劍,道:“好厲害的修爲,恐怕就算是天魔十秀之首的司行空,也未必是你的對手。你到底是什麼人?”

    “呵呵!”

    那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體態妖嬈,輕聲一笑,聲音就像是魔鈴一般,充滿誘惑,能夠影響人的神智。

    她的身上只是穿着一層青色的薄紗,晶瑩的肌膚,在薄紗裡面若隱若現,胸臀挺翹,腰部的位置勾勒出纖細的曲線,裙下露出兩截玉白色的美。腿,還有那一雙完美得無可挑剔的玉足。

    她的笑聲中,蘊含“音媚之力”。

    所謂的“音媚之力”,就是將媚功融入聲音,以聲音影響對方的神智,讓對方在腦海中產生幻覺。

    若是精神力不夠強大的武者,只是聽到她發出的笑聲,就已經意亂情迷,陷入她營造的幻境之中,從而醜態百出。

    一旦迷失,那就是死路一條。

    可在張若塵的面前,她的音媚之術卻沒有任何用處。

    張若塵的心志堅定,精神力強大,眼神清澈,淡淡的道:“你若是再敢使用音媚之術,信不信我可以讓你遭受音媚之力的反噬?”

    笑聲停下,那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聲音柔柔糯糯的道:“早就聽說你的精神力強大,爲武市學宮歷屆學員之首。若是我的精神力不如你,又遭到精神力反擊,的確有可能會被音媚之力反噬。但我不信你是一個恩將仇報的人,畢竟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對於救命恩人,你難道沒有想過如何報答她?”

    張若塵道:“你爲何要救我?”

    那一個女子笑了笑道:“因爲,我想收服你。”

    “加入拜月魔教?”張若塵道。

    “你知道我是拜月魔教的人?”這一次輪到那一個女子驚訝。

    張若塵道:“你剛纔使用的音媚之術名叫‘攝魂之音’,除了拜月魔教的妖女,誰還懂得這一種武技?”

    “有點意思!沒想到,你的見識竟然如此之廣,先前倒是小看你了。”

    那一個魔教妖女笑道:“既然你知道我是拜月神教的人,而且你的命現在還掌握在我的手中,那你是選擇歸順神教,還是選擇死路?”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

    那一個魔教妖女向着張若塵走了過去,聲音變得冷沉,道:“張若塵,我是看你的天資還算不錯,可以爲神教所用,所以纔想留你一命,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覺得你吃定了我?”張若塵依舊很鎮定,並無半分驚慌。

    那一個魔教妖女像是被張若塵氣笑,道:“你傷得那麼重,連站都站不穩,還有再戰的力量?”

    “不試過,怎麼知道?”張若塵道。

    “你難道沒有看見,就連紫陰陽和毒蛛少主聯手也不是我的對手,你莫非還想與我交手?”

    “爲何不可?”張若塵道。

    那一個魔教妖女盯着張若塵的眼睛,發現張若塵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

    這就奇了!

    難道他還有什麼後手?

    “也好,正好趁此機會,試探他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那一個魔教妖女的嬌軀一動,橫移十多米遠,速度快得就像鬼魅一般。她伸出一隻手臂,攤開手掌,一道道白色的真氣從掌心涌出來,凝聚成一柄半尺長的真氣飛刀。

    一般的地極境武者,真氣駁雜,不夠精純,根本無法凝聚出真氣兵刃。

    只有《地榜》上的武者,才能使用渾厚精純的真氣,凝聚成兵刃,發揮出超乎尋常的攻擊力。

    而且,真氣兵刃控制起來更加方便,既可以殺人於無形,也可以隨時散去,化爲一縷縷真氣。

    那一柄真氣飛刀的形態,頗爲虛幻,只是一個真氣影子,就懸浮在她雪白精緻的手掌的上方。

    “唰!”

    她的手指一動,真氣飛刀化爲一道白色的流光,向着張若塵飛了過去。

    張若塵盤坐在地,緊緊的閉上雙眼,體內衝出一根光柱,光柱之中,凝聚出一道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武魂,懸浮在頭頂上方。

    不到萬不得以,張若塵是不想動用武魂的力量。

    就算以前使用空間領域,那也只是調動了極少部分武魂的力量,輔助戰鬥。從來沒有將武魂激發出來,懸浮在體外,操控天地靈氣。

    可是現在,就是萬不得已的時候,必定使用武魂的力量,才能自保。

    “雷電之戈!”

    懸浮在張若塵頭頂的武魂,簡直就像是一道神靈的虛影,雙手不停結出印法,調動方圓數百米空間之內的靈氣。

    在武魂的操控之下,天地靈氣發生變化,化爲一縷縷紫色的電紋。

    無數電紋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柄雷電之戈,向着那一個魔教妖女刺了過去。

    “轟!”

    魔教妖女打出的真氣飛刀,幾乎在一瞬間就被雷電之戈震碎,化爲一縷縷白煙。

    雷電之戈的力量強悍至極,震碎真氣飛刀之後,力量不減,散發出刺目的紫色光芒,猶如一道光梭,繼續向着魔教妖女飛去。

    魔教妖女嬌喝一聲,立即後退,同時一連打出五道真氣之盾,想要擋住雷電之戈。

    可是雷電之戈的穿透力實在太強,幾乎在一瞬間就穿破五道真氣之盾,從魔教妖女雪白的脖頸間斬了過去。

    “唰!”

    魔教妖女的身法極快,化爲一道殘影,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

    隨後,她猶如奼女曼舞一般,飛躍到街道邊上的一座古建築的頂部,不敢靠近張若塵。

    她的玉指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面紗,發現面紗短了一截,竟然是被剛纔的雷電之戈給斬斷。

    幸好只是斬斷了一截面紗,若是她反應再慢一點,恐怕被斬斷的就是她的脖子。

    好厲害!

    那一個魔教妖女有些驚魂未定,盯着盤坐在街道中心的張若塵,心中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覺,就像是張若塵已經完全成爲整個空間的中心,天下之間的一切都在圍繞他旋轉。

    “你居然修煉出了武魂?”魔教妖女盯着張若塵頭頂上方的那一團武魂虛影,感覺到不可思議。

    別的武者,因爲精神力弱小,根本看不到張若塵的武魂。

    可是魔教妖女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二十階以上,自然可能看到別的武者的武魂。

    地極境的武者,怎麼可能修煉出武魂?

    一般來說,只有天極境武者,才能使用真氣蘊養自己的靈魂,使靈魂變得越來越強大。當靈魂強大到一定程度,就能脫變成武魂。

    只有使用武魂,才能操控天地靈氣。

    武魂越是強大,能夠調動的天地靈氣也就越多。

    張若塵以前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武魂何等強大,若不是因爲體內的真氣不足,剛纔那一擊,就能將魔教妖女給殺死。

    張若塵的眼皮一擡,盯着那一個婀娜多姿的魔教妖女,道:“既然你已經知道我修煉出武魂,今天,便絕對不能放你離開。”

    張若塵閉上雙眼,以強大的精神力控制武魂。

    天地之間的靈氣,再次向武魂匯聚過去,凝聚成一縷縷電紋,又一次凝聚成一柄雷電之戈。

    “哧哧!”

    這一柄雷電之戈,比先前那一柄蘊含的雷電之力更加充沛,就連整個大街的地面上都佈滿一縷縷蠕動的雷電光芒。

    那一個魔教妖女臉色一變,立即轉身就逃,身影閃動數次之後,就完全消失不見。

    虛空之中,傳回一個美麗縹緲的聲音:“張若塵,我們還會再見面。等我也修煉出武魂,再來與你一較高下。”

    見到那一個魔教妖女逃走,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原本凝聚在一起的雷電之力,轟然一下崩裂開,化爲一股雷電風暴,不受控制的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轟!”

    地面上,形成一個雷電大坑,冒出一縷縷黑煙。

    “呃……”

    武魂自動飛回張若塵的體內,張若塵的臉色蒼白如紙,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幸好將那一個魔教妖女驚走,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雖然武魂是由精神力控制,但是,張若塵的武魂,畢竟和天極境武者的武魂不一樣。

    現在,他要控制武魂,就必須溝通魂脈,向魂脈提供真氣,才能調動武魂。

    第一擊“雷電之戈”的時候,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就差不多耗盡。

    凝聚第二擊“雷電之戈”,張若塵完全就是在硬撐,故意營造出比第一擊更加強大的威勢。

    若是那一個魔教妖女不逃走,張若塵將第二擊“雷電之戈”打出去,就算能夠殺死那個魔教妖女,估計他自己也要送命。

    “只有達到天極境,使用武魂,纔不會消耗真氣,只靠精神力就能控制武魂。”

    “那一個魔教妖女居然能夠擋住我的一擊雷電之戈而不死,武道修爲還真是厲害。恐怕在魔教的年輕一代,她也算是頂尖人物。”

    張若塵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略微調養了片刻,感覺自己恢復了一兩層力量,就重新站起身來。

    他從地上撿起一塊淡青色的薄紗,放到鼻尖輕輕的一嗅,“雲蝶香……端木師姐不就喜歡雲蝶香。”

    張若塵手中的淡青色薄紗,是雷電之戈從魔教妖女的身上斬落下來,自然帶着那一個魔教妖女的氣息。

    (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