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等紫茜做出應對策略,左冷玄大笑一聲,向前猛衝,一指點向紫茜的眉心。

    指風傳來,紫茜心中大驚,只感覺寒風凜冽,凍得她渾身發麻。她的眼前光芒萬丈,刺得她眼睛都睜不開。

    兩人的修爲差距死在太大,沒有任何懸念,左冷玄只是一擊,就封住紫茜的氣海。

    “嘭!“

    紫茜慘叫一聲,跌到在地。

    她的身體捲縮在一起,將那一柄短劍拔出來,指向十步之外的左冷玄。

    左冷玄不屑的一笑,走了過去,道:“你在能夠運轉真氣的時候,我也不會將你放在眼裏,更何況你現在還不能運轉真氣。玄榜武者又如何,在我面前,不堪一擊。我勸你,最好別選擇以卵擊石。”

    左冷玄的目光肆無忌憚的盯着紫茜,不得不說,此刻的紫茜,的確與陳曦兒長得極像,不僅美得驚心動魄,就連氣質也一樣的高貴冷豔。

    曾幾何時,左冷玄不止一次幻象過現在的場面,可是他卻根本不敢真的對陳曦兒不敬,所以只能將邪念壓制在心中。

    可是眼前這個女子卻不同,她並沒有陳曦兒那樣高貴的身份,而且,現在又是在無人的地方,左冷玄壓制在心中的邪念不斷膨脹,終於爆發出來。

    紫茜發現左冷玄的眼神不對勁,眼中露出絕然的神情,毫不猶豫的揮劍斬向自己的脖頸,想要了結自己的性命。

    就在這時,一道指風,從黑暗中飛來,準確無誤的打在短劍上面,將紫茜手中的短劍彈飛出去。

    “什麼人?”

    左冷玄一驚,向着剛纔指風飛來的方向望去。

    張若塵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臉上戴着金屬面具,根本沒有看左冷玄,而是盯着紫茜,道:“幸好我跟了上來,你沒有受傷吧?”

    紫茜搖了搖頭。

    看到張若塵,紫茜終於鬆了一口氣,就像是有了依靠,終於不用再擔心左冷玄。

    左冷玄卻緊張起來,盯着那一個突然出現的神祕少年,道:“你是……陳若?”

    “算是吧!”張若塵道。

    左冷玄知道陳若的修爲強大,不敢招惹,於是小心翼翼的道:“陳師弟,我懷疑她根本不是曦兒師妹,你別被她給騙了!”

    張若塵道:“我當然知道,她不是陳曦兒。”

    左冷玄的眼睛一縮,道:“那她是誰?”

    “地府門的殺手,紫茜。”張若塵很坦然的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地府門的蠶蝶功,可以改換一個人的容貌和體型?”

    左冷玄的臉色變得蒼白了幾分,雙手情不自禁的捏緊,全身的真氣運轉起來,道:“既然你知道她是地府門的殺手,爲何還要幫她?難道……你也是地府門的邪人?”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與她的關係,像你這種人,永遠都不會明白。”

    “哈哈!你不就是看她長得漂亮,想要與她睡覺,何必說得那麼高尚?”左冷玄冷哼了一聲。

    張若塵道:“隨便你怎麼想。”

    左冷玄自知不是陳若的對手,微微後退了兩步,道:“既然她是陳師弟要的女人,左某自然不敢幹涉,今晚的事,左某就當沒有看見。告辭!”

    “我既然將所有事都告訴了你,你還想走嗎?”張若塵道。

    左冷玄的眼神一寒,道:“陳若,你莫非還想殺人滅口?你應該知道,以你的修爲,或許比我要強大一籌,但是想要殺我,卻還差得遠。我們無冤無仇,沒必要拼得魚死網破吧?”

    張若塵道:“誰說我們無怨無仇?你難道忘了,在武市學宮,我的武道修爲都差一點被你廢掉。這,難道不算深仇大恨?”

    左冷玄的眉頭微微一皺,在腦海中收索,突然,像是回想起了什麼,臉色一變,道:“我明白了!你是……”

    “唰!”

    張若塵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腳步一動,化爲一道流光衝了過去,從左冷玄的身前穿體而過。

    左冷玄的右手依舊還指向前方,身體卻變得石化,一動不動,只有眉心的位置出現一個血孔,鮮血不停從裏面涌出來。

    “嘭!”

    左冷玄的屍體,重重的倒在地上。

    張若塵背對着紫茜,目光向着夜幕之中望去,眼神銳利,道:“紫兄,你既然已經到了,爲何還不現身?”

    片刻之後,黑暗中,響起一個冷聲。

    “不愧是祕傳弟子,居然能夠發現我的氣息。”紫陰陽從暗黑之中走了出來,身體站得筆直,穿着一件玄色的大衣,抱着一柄黑色的戰劍。

    在張若塵擊殺左冷玄之前,就已經感受到紫陰陽的氣息。所以,張若塵沒有讓左冷玄說出他的名字。

    若是讓紫陰陽知道陳若就是張若塵,恐怕他們兩人此刻已經戰了起來。

    紫茜見到紫陰陽之後,眼神變得不自然起來,故意躲着紫陰陽。

    既然紫陰陽現身,紫茜自然不會再有危險。

    張若塵盯了紫陰陽一眼,徑直向着黑暗中行去。

    紫陰陽盯着“陳若”離去的背影,眼神中帶着殺意,但最終還是沒有出手。他並沒有絕對的把握將“陳若”殺死,所以,只能放任他離開。

    直到“陳若”的身影完全消失,紫陰陽才向着紫茜的方向看去,冷聲的道:“見到兄長也不出來行禮,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將你帶回執法堂,交給執法長老處置?”

    紫茜恢復了本來容貌,眼神冰冷的盯着紫陰陽,道:“我知道執法堂的路,不用你押解,我現在就去。”

    “你給我站住。”紫陰陽沉聲的道。

    紫茜停下腳步,道:“紫陰陽,你還有什麼指教?”

    “這就是你與兄長講話的態度?”紫陰陽盯着紫茜的背影,最終還是有些不忍,語氣變得柔和了一些,道:“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是爲了救張若塵,所以才暴露了身份。也是因爲你,所以我殺張若塵的任務才功虧一簣。”

    “那又如何?”紫茜道。

    紫陰陽道:“父親派遣你去武市學宮,是有重大的任務,你卻爲了一個男人,暴露了身份。若是讓父親知道這件事,他肯定會殺了你。”

    紫茜笑道:“在父親的眼中,從來沒有將我當成親生女兒,從小也沒有給我任何修煉資源,只能靠我自己的努力,纔能有現在的武道修爲。紫陰陽,我告訴你,若是我的修煉資源有你那麼多,我現在的修爲,一定比你強。”

    “你難道想要判出地府門?”紫陰陽道。

    紫茜沉默了片刻,道:“我的事,不用你管。回到地府門,我自然會去執法堂報到。”

    紫陰陽道:“你不用去執法堂了!你的責任,我已經全部幫你擔了下來。父親給你了一個新的任務,你若是能夠完成任務,不僅可以將功補過,而且還有機會去‘黑市一品堂’深造。”

    “黑市一品堂!”紫茜的心中微微一驚。

    紫陰陽點了點頭,道:“你在武市學宮的努力,父親完全看在眼裏。他希望你能夠在玄極境,衝擊到《玄榜》前十。你應該明白,父親還是很疼愛你。”

    紫茜冷笑一聲,道:“父親的女兒那麼多,若不是我在武市學宮表現出傑出的修煉天賦,他會注意到我?在我沒有達到天極境之前,我是不會回地府門,你現在就可以告訴我新的任務。”

    紫陰陽盯了紫茜一眼,從懷中取出一隻玉瓶,遞了過去,道:“這是父親賞賜給你的一滴聖液,可以助你提升體質。”

    紫茜毫不客氣的將那一滴聖液收了下來。

    紫陰陽的嘴脣動了動,將新的任務告訴了紫茜,隨後,他便轉身離去,猶如鬼魅一般,消失不見。

    ……

    第二天,武市學宮的武者,終於發現,被關押在地牢中的陳曦兒。

    陳曦兒被放出來之後,立即將所有凌空莊園的所有武者全部派遣出來,想要將紫茜再抓回去。

    只可惜,那些武者根本沒有找到紫茜,僅僅只找到了左冷玄的屍體。

    中午的時候,張若塵和端木星靈在沒有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下,離開了凌空莊園,根本沒有人懷疑到他們的身上。

    “地牢看守那麼嚴密,你到底是怎麼將紫茜救出去?又是怎麼將陳曦兒給關進地牢?”端木星靈好奇的問道。

    張若塵搖了搖,道:“不可說。”

    “你若是不說,我就去告訴陳曦兒,叫她把你抓起來。她那麼喜歡你,把你抓起來之後,說不定還會將你培養成她的面首,每天晚上都要你侍奉她……會不會太便宜你了,畢竟陳曦兒可是天魔嶺十大美人之一,做她的面首,是很多男人夢寐以求的事。”端木星靈不停的閃撲,眼珠子十分明亮。

    張若塵知道端木星靈只是在說着玩,也就沒有放在心上,道:“端木師姐,我們就此別過吧!我要回王宮了!”

    端木星靈撅着嘴脣,斜盯了張若塵一眼,道:“叫我師姐,也從來沒有邀請過我去王宮做客。張若塵,我恨上你了!”

    說完這話,端木星靈仰着下巴,徑直離去。

    張若塵看着俏皮可愛的端木星靈,臉上再次露出笑容,隨後又想到端木星靈送給他的三株神棲草。

    “距離祭祀大典還有二十五天,一定要在祭祀大典之前,將‘假神之身’修煉成功。”

    王城中的局勢變化無常,只要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纔有自保之力。

    張若塵立即返回王宮,再次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閉關修煉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