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棲草,是蘊含劇毒的奇草。

    從一株神棲草中提煉出來的毒素,足以毒死十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

    若是毒素的分量足夠多,提煉得足夠精純,煉製成神棲毒丹,甚至能夠毒死一位半聖。

    當然,要煉製一枚神棲毒丹,至少也要上百株神棲草。而且,必須是六品煉丹師親自出手,才能煉製成功。

    神棲草雖然有劇毒,可也是修煉假神之身,必不可少的輔助藥物。

    “對於血肉之體來說,神棲草是劇毒物質。可是對於武魂來說,卻沒有任何毒性,吸收神棲草的藥力,加上特殊秘法的輔助,甚至能夠讓武魂,呈現出神聖的幻象。”

    張若塵小心翼翼的打開裝着神棲草的木匣。

    木匣,剛剛打開一道縫隙,黑色的毒氣,就從木匣中逸散出來,充滿整個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張若塵早有準備,調動空間領域的力量,控制毒氣的流向,使毒氣根本無法靠近他的身體。

    與此同時,一道白色的光柱,從張若塵頭頂衝出來。

    光柱中的光點,凝聚成武魂,懸浮在半空。

    在張若塵的控制之下,一滴半聖血液從面前的玉瓶中飛出來,簡直就像是一輪赤紅色的小太陽那樣的明亮,散發出來的氣息十分膨大,很快與武魂融合在一起。

    融合半聖血液之後,武魂竟然稍微凝實了幾分,開始緩緩的吸收神棲草中散發出來的氣體。

    “修煉‘假神之身’,最好還是使用半聖之光。

    既然沒有半聖之光,就只能用半聖血液代替。”

    張若塵在赤空秘府,一共得到六十四滴半聖血液,耗用了一滴,還剩六十三滴。

    憑藉六十三滴半聖血液,加上神棲草的力量,足以將“假神之身”凝聚出來。

    半聖血液和神棲草都極其珍貴,價值連城,讓張若塵十分心痛。可是想到,一旦修煉成“假神之身”,今後就能肆無忌憚的吸收祭祀之力,享受神靈一樣的待遇,他的心就十分激動。

    只要不是半聖級別的存在,就無法看穿張若塵的假神之身。

    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又有幾位半聖?

    就算真的有半聖,那種級別的人物,估計也很少在世間露面。

    張若塵比誰都清楚半聖的力量有多可怕,半聖哪怕只是一個眼神盯過去,也能將天極境的武者殺死。

    天極境,只是武道的巔峰,在武者之中可以稱爲神話。

    而半聖,已經超越了武道,打破了人類的極限,甚至連壽命都遠遠超過普通人類。

    一天一夜之後,那一滴半聖血液被武魂完全吸收,與武魂融合在一起。

    張若塵的武魂似乎有壯大了一些,竟然散發出淡淡的神聖之氣。

    “譁!”

    第二滴半聖血液從玉瓶中飛出,化爲一道龍形的血氣,就像一套龍形鎧甲覆蓋在武魂的表面,繼續吸收神棲草散發出來的氣息。

    張若塵盤坐在地,雙手不停結出印法,將真氣不斷注入魂脈,補充武魂所需的真氣。

    時間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去,在時空晶石中的張若塵,完全不知時間的流失。

    距離冬至日的祭祀大典,只剩最後兩天時間,天空,降下大雪。一夜之間,原本紅牆綠瓦的王城,變成了一座冰雪之城。

    雲武郡國的八流家族,林家,發生了一件天大的喜事。

    林家的第一高手“林敬業”,突破到天極境,成爲雲武郡國武道界的一大盛事,前去林府道賀的人不計其數。

    要知道,整個雲武郡國知名知姓的天極境武者,全部加起來,也就只有十四位,每一個都是蓋世強者,猶如神話一般的存在。

    誕生一位天極境武者,林家在雲武郡國的地位,立即就會攀升到一個新的高度,甚至在朝堂上也會有一定的話語權。

    此刻,林家的府院,正在召開家族會議。

    已經年過七旬的林敬業,看上去卻只有五十來歲的樣子,坐在最上方的位置,身上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勢。

    天極境武者的強大真氣波動,像是鎮壓得整個屋子中的空氣也跟着凝固,無法流通,讓人感覺到恐懼。

    林奉先、林恩伯、林夕照等權勢人物,全部坐在下手方。除此之外,林辰裕和林濘姍等年輕一輩的天才,也都參加會議。

    林奉先做爲林家的當代家主,站起身來,最先發言,道:“既然父親突破到天極境,我們林家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成爲七流家族。只有成爲七流家族,林家的勢力必定擴增十倍以上。”

    林辰裕是林家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冷笑一聲:“林家想要成爲七流家族,還差一個契機。”

    “什麼契機?”林奉先問道。

    林辰裕道:“想要成爲七流家族,就必須得到王族的支持。濘姍已經滿了十六歲,是時候完成兩年前訂下的婚約。只要濘姍嫁給了七王子,林家在雲武郡國的地位必定變得更高。到時候,自然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爲七流家族。”

    林奉先微微皺眉,沒想到林辰裕會提這件事。

    兩年前,七王子和林濘姍的訂婚,林奉先是舉雙手贊成。

    可是,後來他打聽到,七王子真正想要迎娶的人是雲臺宗府宗主的女兒,韓湫。林濘姍就算嫁給七王子,也只能做一個小妾,地位相當卑賤。

    韓湫是何等身份?別說是林家,就算是雲武郡國的王族,也不敢招惹她。林濘姍若是與她一起共侍一夫,豈有好果子吃?

    林奉先畢竟是林濘姍的父親,自然不希望將女兒往火坑裡推。

    林濘姍與七王子已經訂婚,並且已經到了約定成親的時間,現在想要悔婚,恐怕已經遲了!

    不過現在,林家誕生了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或許事情還有轉機。

    林奉先立即對着坐在上方的林敬業拱手一拜,道:“父親,我覺得濘姍嫁給七王子,未必是一件好事,說不定還會給林家惹來大禍。”

    林敬業冷哼了一聲,道:“當初我就說過這件事不可爲,你們偏不信,現在知道後悔了?若是當初,濘姍能夠與塵兒走在一起,那該多好……哎!”

    坐在下方的林濘姍,聽到林敬業提到張若塵,雙眸也是微微一亮,可是很快就黯淡下去。

    她知道,自己和張若塵根本不可能還有機會,就算張若塵給她機會,煙塵郡主也不會。

    林家不敢得罪韓湫,難道就敢得到煙塵郡主?

    就算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當初太不懂得珍惜。

    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林敬業沉思了片刻,目光向着林濘姍盯過去,道:“濘姍,你想不想嫁給七王子?”

    林濘姍抿了抿嘴脣,輕輕的搖了搖頭。

    短短兩年的時間,在雲臺宗府,林濘姍見到了太多比自己優秀的天之驕女,早就已經沒有曾經的驕傲。她已經漸漸變得成熟,變得理智。

    林敬業道:“好吧!爲了你,爲了整個林家的未來,老夫就親自去一趟王宮。畢竟當初是我們想要聯姻,現在想要退婚,希望十分渺小,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林濘姍的心中一喜,心頭暗道,爺爺現在可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就算是雲武郡王也要給他幾分面子,說不定真的有機會將婚事退掉。

    林敬業當天就進入王宮,拜訪雲武郡王和王后,商談了關於七王子和林濘姍的婚事。

    同時,林敬業也提出退婚的說法,理由是林濘姍配不上七王子,不想影響七王子的前程。

    雲武郡主相當憤怒,當場就拒絕了林敬業的提議。

    王族的婚事,哪有說退就退?

    林敬業也知道退婚是不可能的事,於是就只有另想辦法,繞道前去拜訪林妃。

    林敬業是林妃的父親,自然有資格見她。

    林敬業本來還想見一見張若塵,可是聽說張若塵在閉關修煉,於是也就沒有去打攪,與林妃談了一些話,也告訴了她,林家現在的尷尬處境。

    林敬業離開王宮的時候,王后與七王子也在宮中的一處密室,商談這件事。

    王后娘娘冷峭的一笑,“林敬業膽子倒是不小,剛剛突破天極境,就以爲自己天下無敵,居然敢主動提出退婚,真以爲王族的婚約是兒戲?”

    張天圭坐在王后娘娘的對面,笑道:“母后,這次是你誤會了林敬業。”

    “我誤會了他?”王后娘娘有些詫異。

    張天圭道:“現在,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和韓湫必定會成一對。韓湫是何等身份?她可是雲臺宗府宗主之女,一百個林濘姍加起來,也比不上她的一根手指頭。林敬業只要還算識趣,就一定不敢再將孫女嫁給我。他孫女的性命是小,連累了整個林家滅族纔是大事。”

    聽到張天圭的話,王后娘娘終於明白了過來,道:“王兒,你到底有幾成的把握,追到韓湫?”

    張天圭自信的一笑,道:“十成。”

    王后娘娘道:“爲了不節外生枝,要不就成全林家,將這一次訂婚退掉。”

    張天圭也十分清楚一個女人的嫉妒之心,韓湫也是女人,難道她沒有嫉妒之心?

    若是雲武郡國的勢力強大,他隨便納妾,只是一個小事。

    但是,雲武郡國的勢力,根本無法與雲臺宗府相提並論。若是他還敢輕易納妾,的確不利於他追求韓湫。

    張天圭的眼神有些陰沉,道:“在我看來,林濘姍雖然只是一個卑賤的女子,可有可無。可是在張若塵的眼中,卻未必是這樣。或許,可以用她來對付張若塵。”

    王后娘娘也點了點頭,道:“張若塵的進步實在太快,短短兩年時間,已經達到地極境。據說,就連紫陰陽那種級別的高手,也殺不了他。若是再讓他成長下去,我擔心他會威脅到你。”

    張天圭的眼中露出幾分不屑,笑道:“我不會再給他成長下去的機會,母后,你就等着瞧,祭祀大典之後,雲武郡國就不會再有張若塵這個人。”
最近更新小說